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613章 一朝成凡人

第613章 一朝成凡人

        望着白凯鑫瞪眼龇下巴一脸凶恶的样子,严灵不禁觉得好笑,在他的心里,莫名地半点都不害怕白凯鑫故作凶恶的模样,对这完全陌生的环境,对自己失去的能力,严灵也并没有产生恐慌情绪,而是泰然自若,毕竟他曾经可是神帝陛下啊,这处变不惊的素质还是有的。

        “凯鑫啊,你还会武功?看不出来啊?”

        “嘁!~我练的可是天朝上邦从古流传至今的硬气功!你别看我个子不高人也看着不壮,但我身板结实!随便三两条大汉可是都打不过我的!”

        “能挨打啊?”

        “那是!很能挨!……当然,我打人也很厉害的!我还练过铁砂掌,你看看!你看看!”

        白凯鑫现宝似的伸出两只手来,果然,他一双手看着骨骼不大,但却满满的全是硬皮厚茧,严灵挠挠头,

        “这手看着好像很厉害似的……我怎么似乎突然想起了点什么?但又不清晰……”

        “嘿嘿~你是看到我这双铁掌想起了铁板是吧?!给你瞧点厉害的!跟我上楼顶去,我让你瞧瞧什么叫武功高手!我这手,可是能单掌开十砖的!当年荆楚郡古武协会的人找我,让我加入协会我都没答应,就随便搭了个手,他们的会长都不是我一合之敌!那种水货协会我加入进去干嘛?!”

        一边跟着白凯鑫吹牛,一边出门上了楼顶,上边有些砌花坛什么丢弃的砖块,白凯鑫便码了一摞,十块,扶了扶砖,转头夸张地向严灵道,

        “十块!信不信我一掌劈下去,这十块砖都会碎?!”

        严灵上前摸了摸,又用指头掐了掐这砖,一掐一个洞,

        “这砖是豆腐加屁做的嘛?”

        “啊!这怎么可能!……”

        白凯鑫伸手拿起一块被严灵掐出指头洞的砖块,用力掰了掰,纹丝不动,

        “是正常的砖块啊!你练过一阳指嘛?怎么一掐一个洞的!……来来来!你用手指在这水泥板上戳一下试试!我还真不信这邪了!”

        严灵嘿嘿笑着蹲下身去,伸出右手的食指,在水泥板上一戳一个洞,其实严灵在捏坏砖块的时候心里就明白了,虽然他的修为和梦境世界都被那不知名的意志封印,但他的躯体可是融入了超人基因的,别说水泥板,就算是钻石,估计放在掌心一搓也能成粉末。

        “看来我老姐是捡到个宝了!我就说她好人会有好报的!……严灵啊,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以前的事了?”

        “不记得。”

        “我怀疑你是个绝世高手,肯定是练功时走火入魔,所以才失去了记忆!嘿嘿,你还记得你的武功怎么练的嘛?!”

        “记得,怎么了?”

        这货一听,噗通一声就给跪下了,恭恭敬敬地来了个三拜九叩,

        “师傅在上!徒弟白凯鑫这厢有礼了!~”

        “师傅?”

        “是啊!我姐救了你一命!你不该报答她嘛?!你就收我做徒弟,这虽然不能完全报答她对你的救命之恩,但总归是也能表达一下你的心意嘛!~”

        “你……凯鑫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秀君说你一把年纪了还一事无成,怎么我感觉你这性子是个能做大事的人啊!”

        “什么意思?!”

        “你这么惫懒,按理说你若从商,必然几年时间就能成就一个大奸商!”

        “嘿嘿~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没本钱……空有许多想法,没本钱来实现,这是个很现实的社会,你就算有再多想法,也得有本钱有人脉来实现,白手起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本钱啊……这好办,你看看我这个戒指,可是价值连城的,此地可有拍卖所?咱们拿去鉴定一下,保证可以拍出个天价来!”

        “这啥材质的?看着像铁呀?能值钱嘛?!”

        “别小看这东西,这叫铁精,这戒指可是法器呢,呵呵,你们这里有修真者嘛?如果遇上个识货的修真者,就算拿出全部身家都会把这戒指买下来!”

        “修真者……严灵!你怎么知道修真者这回事?!莫非……你就是个修真者?!”

        “哦?看你一脸紧张的,难道修真在这里是个禁忌?”

        “嘘!~咱们回屋说!”

        回到屋里,关上门,白凯鑫跑去把电视机打开,音量调到最大,然后拉着严灵坐到沙发上,

        “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放心说话!就算有窃听,也被这电视声音干扰了!说吧,你是不是修真者!”

        “我不能确定,呵呵,你知道的,我失去了部分记忆,不过在我残存的记忆中,我确实懂得修真功法。”

        “能修炼嘛?!”

        “肯定能啊!你当我这金钢不坏的身躯是怎么来的?!”

        “我都给你磕头拜师了,你得教我!”

        “这个……等你姐回来,我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再给你答复吧。”

        “咱都这么熟了!就不用再找她说了嘛!”

        “咱们熟嘛?……呵呵,你到底多大了?”

        “三十二!”

        “你这年纪再开始修炼,好像太迟了吧?底子不好……失了元阳没有啊?”

        “元阳?……你指的是童身吧?”

        “对的。”

        “没呢!我还是童身!就我家那经济条件,谁家姑娘肯嫁给我啊!……哦!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来的,听口音肯定不是本地人,你肯定对这里的社会环境与风气很好奇吧,我就来跟你好好掰扯一番,让你心里也有个底!”

        “童身嘛,虽然年龄大了点,但如果是童身,还是可以修真的,说吧,你们这里的社会有啥特别的?”

        “自打公元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建立天朝上邦民主共和国以来……”

        “打住!你说的这个日子,我听着好熟悉的感觉,那天发生了什么大事嘛?!”

        “是啊!那天,是窝勾帝国宣布投降的日子啊,所以,那天我们伟大的抗窝领袖姜大人,在窝勾天帝向全世界宣布窝勾战败的同时,他便宣布天朝上邦民主共和国成立了!那天也是我们的国庆节!”

        “姜大人?天朝上邦的领袖姓姜?!”

        “是啊,怎么啦?姜大人坚持走三民主义路线,坚持民主治国,最终打败窝勾侵略者,建立了我们现在这个全新的民主制国家,这有啥不对嘛?”

        “没什么不对……你继续讲吧。”

        严灵心里顿时翻腾如海,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中的天朝,好像在窝勾投降的那个时间点,就与无始神界盘古大千世界中那个地球天朝的历史完全不同了!难道这就是以前听说过的平行世界?在重大历史转折点的时间点上,会分裂出一个平行世界?!然后历史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如果这是真的,那这种感觉……就像是人在做实验一样!如果世界出现重大转折,便把另一个历史发展方向复制一份,按那个方向去发展!这就像人写小说一样,写到某个重要的转折点,无法确定哪个方向更优秀,便在此复制一份放起来,一份朝着选定的方向去写构思情节,另一份则向着别的情节发展选择去写,这样两份都同时存在,但从这个时间点之后,情节却是完全不同了。

        虽然严灵心中震惊,便脸上毫无波澜,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凯鑫啊,那你对这个社会有什么看法?”

        “很糟糕!”

        “具体说说。”

        “我们这么一个文明悠久的古国,现在却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那个该死的梅干菜合众国的附庸!就因为当年姜总统是跟着梅干菜合众国的指挥棒走的,战后,我们国家便成了那个国家的专属农场和工厂,我们拼死拼活卖苦力生产出商品来,梅干菜拿去高价兜售,得到的利润也就给我们一点苦力钱!大头全是那个贼国家拿了!所以我们这么穷啊!”

        “看来这姜总统是个卖国贼啊?”

        “倒也不能完全这样评价他,形势所迫罢了,梅干菜那时候对姜大人援助了不少先进装备和士兵,对我们打赢那场仗也是出了不少力气的,这俗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姜总统也是没办法,而且梅干菜帝国的武力十分强大,在这星球上是排名第一的,没哪个国家敢跟他龇牙,那时候为了打赢战争接受了这国的好处,建国后人家要求在这里开工厂、搞贸易、发展农业,当然都是为梅干菜帝国而做的,那能不答应嘛?”

        “这倒也无妨,但你怎么说现在这社会很糟糕呢?”

        “怎么说呢……由于当了梅干菜共和国的制造工厂,我们的生态受到严重破坏,而且累死累活也都赚不了几个钱,由于引进梅干菜的民主,导致我们的社会畸形发展,女人凶悍得要命,而且见钱眼开,再加上建国初期姜总统发起了一场清剿运动,把战争时期曾经与他作对的势力全部清除掉,同时因为为了不违背民主的宗旨,找了个发动理由,所以同时也把修真文明遗留下来的东西清除干净了,我听父辈说,那时候一些修真门派的残余份子们都纷纷撤离了这片生存了成千上万年的土地,不知所踪,后来又听人传言,说在海外某些大岛上见到过修真者,看样貌是我天朝上邦的人。”

        “哦,看样子现在是发展机械文明,我看你姐开的那辆跑车很漂亮。”

        “有钱人当然还是有,那车是我姐的男朋友白严琅的啊,我不是说过嘛。”

        “你姐还没结婚嘛?你都有三十二岁了,你姐多大啊?看着觉得像二十五六似的!你要不说,我还以为她是你妹呢!”

        “我姐三十五啦,不过是看起来年轻而已,她心态好,会保养。”

        “呵呵,能看上去年轻十来岁,也是厉害!……你姐是干啥工作的?”

        “她是本市西边一个大连锁超市里的一个主管,白严琅是超市老板的儿子,其实我姐她很不喜欢这个白严琅,只不过……为了家人,她便虚与委蛇呗,到现在两人关系确定了都有一年多了,她连手都不让白严琅牵一下,我也私底下问过她,她说见到这人就恶心,不过是骗他给点好处来补贴家里罢了,而且这白严琅还真就吃这一套,越是矜持,他倒是越喜欢,贱!”

        “之前我听你姐说什么靠土墙不靠金墙什么的,到底是啥意思?”

        “这都不懂啊?!……老一辈的说法,金墙指的是儿子,土墙指的是女儿,其实,老一辈这样的思维,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了?儿子女儿都是自己的血脉啊,以后老了,靠谁不是靠?!”

        “我说兄弟!你怎么这么天真?……如果你媳妇儿天天尽把自己的血汗钱往娘家弄,你会开心不?!”

        “这个……应该会不开心。”

        “这不就结了?!女儿嫁出去后就是别人家的人,说话做事都得顾着夫家,如果过多地帮衬自己娘家,那夫家就会不高兴,一不高兴就得吵架,吵得厉害了还会离婚,这就是土墙的来由啊!儿子是留在家里开枝散叶的,无论如何都是自家人,不管赚多少,统统都是自己家里的,养活的是传承了自家姓氏的后人,所以才称金墙啊,看在同一个姓氏同一个家族的份上,这后辈子孙也得顾着失去劳动力了的老人啊!虽说这有点违背民主制的思想,但这就是现实!没谁会情愿拿着本不多的收入,在养着自家老人的时候,还得顾着妻子家的老人,因为妻子家的老人也有自己的儿子可以来养活照顾的啊!所以妻子如果过多地帮衬娘家,这做丈夫的肯定会生气,说多了就会吵架,我姐就是因为这个,连婚都不敢结!……也是怪我没本事,幼年时身体不好,书也没念好,学历不高,成年后吧,我也有些想法,很早我就想办法和同学朋友合伙做点小生意,准备有点积累了以后再做大,但是,老爷子却是时常管教我,骂得我一头狗血!说我不务正业!逼我去打工!打工有什么好打的?蹉跎了岁月,最终帮别人赚了钱,自己那点工薪,勉强只够食宿的!别反驳我!加上生活其它费用,加上与朋友间的交往应酬,加上日常物品的购买,真的落不下什么!枉我智计无双、手艺良多,但却是正义感太强,总是看不惯老板们盘剥职员,也就总是不能在高位上呆下去……”

        “好吧……我收你做徒弟,而且我会与你一同修真,呵呵,我也得努力找回我的记忆是吧?”

        (本章完)

  http://www.abcxs.com/book/13439/8980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