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四百九十章,有鬼?

第四百九十章,有鬼?

        老人穿着朴素的灰色大衣,看起来就好像老实巴交的农家老头,眉目看起来十分的温和,然而却皱在一起,面露愁容,好像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请问...这里的道长在吗...”

        “贫道便是了,有何事寻贫道呢?”李云一脸高深淡然的来到老头面前,然而这高深的气氛都被趴在肩膀上的小九尾狐给破坏掉了...

        看着眼前这长着白胡子的老人,小狐狸露出了一脸【我很好奇】的表情来。

        对于眼前的狐狸老头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多看,毕竟现在养狐狸的还不少,淘宝就能买到小狐狸的幼崽...

        李云不禁为这小苏漓赞叹,能好好听话,在外人前机智的收起自己天生自带的超级魅惑,伪装成普通的狐狸。

        “这...我的村子闹鬼,能不能帮我们村子做做法事驱驱鬼呢,我这里还有点钱...”老头掏出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子来,里面有一些零碎的边角钱,还有一张张脏兮兮的红色钞票,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呢,都是村子里的大家凑的,小道长您这道观应该能做法事的吧...”

        看了这些钞票李云算是知道这老头为什么和自己无缘无故的要找自己做法事驱鬼了,因为这些钱压根请不动罗浮山的法事队伍啊...

        李云没有立刻收下钱来,不过也没有拒绝,只是说道。

        “若是做法事驱鬼的话,贫道到时可以代劳,只不过,在此之前你先说说,你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再说吧,对不同的鬼,有不同的法事,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我们村子啊,突然有一天开始,老人们晚上就开始做着莫名其妙的噩梦,包括我自己也在做着...真的很恐怖...听说那恶灵还扬言要开始杀人...”老头打了一个寒颤,然后说道:“我们听说,村子里以前封印着一个恶灵,是不是现在这恶灵突然出来作祟了啊,我们就害怕这样的情况发生...”

        对此李云只能说想太多了,现在可没有一般意义上的恶灵,假如有恶灵被封印了,那现在也成渣渣了,别说害人,吓人都做不到。

        不过李云也觉得不是没有其他可能,比如说吓人这种事的话,顶着城隍山神马甲的魍魉鬼魅是能做到的。

        “做法事驱鬼吗...可以。”

        李云答应下来的同时,系统也出声道。

        “叮,恭喜宿主应了叶伟国的缘。”

        “任务奖励:随机道法。”

        “任务惩罚:无。”

        ...

        李云连同含香还有白狐来到了这老头的农用面包车处,一辆装满了青菜的面包车,油漆面早就已经破败不堪,剩下的只有一点点狭小的空间能够坐人,和含香挤一挤的话还是能勉强坐下的,旁边还有香火龙纹道台,用来做法事用。

        虽然这道台很可能用不上就是了...

        “抱歉了道长,我们没有什么好的车子让您坐。”老头的语气有些歉意,同时还挺高兴的,有人能够去村子做法事驱鬼。

        李云没有说话,含香则是不在意的望望窗外,第一次坐车还挺稀奇,同时评价面包车后的那一堆堆的青菜菜质不咋滴...

        苏漓则偷偷溜了出来,想要去咬两口这青菜尝尝,对此李云是直接拒绝...

        “唉,因为这鬼魂啊,闹的我们村子里的老人都睡不着觉,人心惶惶的,就连年轻的孩子都一阵的不自在,再这么下去的话,我们村子可真的要毁掉了...”叶伟国叹了叹气,满面愁容,熟练的开着车,然而这车即使在平路上也是一抖一抖的。

        “你说这村子里的恶灵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跟贫道具体的描述一下吗?比如说,所谓的【恶灵】生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之类的。”李云问道。

        “这个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具体也是我长辈告诉我的,说是在我小时候的事情啊...”叶伟国一阵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云知道也问不出什么来也就开始闭目养神,车子走了不少的时间,绕绕弯弯,又是走国道又是走村道的。

        啪嗒——

        一阵行走,车子开始陡起来,一震一震的,这面包车避震本来就不好,李云觉得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在这里指不定得被颠到吐出来,而叶伟国则没有任何异样,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烂到无以复加的路。

        李云觉得这路比起之前见过的贫困山区要烂得多得多...

        “你们这路就没有修过吗...”

        “唉,没人修啊,这大山村子里都一样,年轻人出去打工,市区里也管不到这山疙瘩来,我们也没办法...”叶伟国一阵叹息,对这路是习惯了,也尽量把车子开到这石头烂泥没那么多的地方。

        在这路行驶了接近一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这村子,村子里的村道还算宽阔,起码能并排走两部车,然而周围的建筑是惨不忍睹,老旧破败,就是象头村里最破落的人家都比这里要好上不少。

        同时路过的还有一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这头发竖起来比脑袋还要高,廉价的染发剂导致的廉价发质,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商讨着怎么回家要钱去玩,或者聚集在某个角落里赌博。

        而在田地里干活儿的,也是零零星星,倒不是说这里的人有多懒惰,而是这里的地就那么多,周围四处环绕山林土地,却没有开发价值,也不美观。

        李云对这里的印象只有穷山恶水来形容了,地理环境太过差劲。

        叶伟国在接下来的路里也是一阵沉默,开着面包车,来到了一栋土胚房处,这里就是叶伟国的家。

        ...

        下车之后,李云也粗略的在这里逛了一下。

        这村子,和李云之前去过的村子都有一些不同,其他村子或许是贫穷,或许是暮气沉沉,或许是贫穷,或许是朝气,从来没有这村子那么的...凌乱。

        贫瘠的土地,慵懒的氛围,年轻人们在打牌赌博...当然这也有可能和季节有关,接近年末,没有什么工厂要人,一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都回到了村子里。

        “这种凌乱的氛围对村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李云默默的摇摇头,望着这村子里,途中也依稀看到了几个老人,一个个脸上连半点笑容都没有,好像已经被什么东西折磨的不成样子。

        回到叶伟国的土胚房里。

        叶伟国从厨房里拿出用来招待的糕点来,说是糕点其实就是简陋的鱼糕而已,算是叶伟国家里最好的能用来招待的东西了。

        此时,叶伟国家里也就只有叶伟国还有他老伴两人在这里,他老伴对李云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没有多说什么的意思,只是微微点头就去干自己的活儿去了,沉默寡言,只是这细长有些吊梢眉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李云的身上。

        苏漓从李云的怀中伸出个小脑袋来,用鼻头闻闻那鱼糕,没什么兴趣,继续钻了回去,享受暖暖的‘被窝’。

        “小道长,我们这儿简陋您别见怪了,只有这些东西。”叶伟国轻轻的叹了叹气,说道:“我们村子里闹鬼的地方就在森林里,您看...挑个什么好的时辰去做法事,也让大家好安心安心,你也看到了,我们村子里的老人都被这些东西折磨成什么样了。”

        “嗯...老先生,你先带贫道去看看,这被鬼怪侵扰的人们吧,不是刚刚看到疑神疑鬼的那些,而是真正的,明确被骚扰过的那一种...”李云说道,也至少要去看看是不是真的被鬼怪侵扰才导致成这样的。

        叶伟国也没有拒绝,带着李云和含香就出了门,在这小村子里里外外晃悠,贫瘠的土地,闲适的人们是见怪不怪。

        这些个头发五彩斑斓的人看到李云还没什么,看到含香之后,顿时邪火大起,一阵邪恶的冲动涌上心头,嘴角咧开邪邪一笑,摩拳擦掌...然后继续打牌,无视掉了含香。

        李云才不会说悄悄给含香上个了隐身术,存在感几乎为零,长得再漂亮也没人注意得到她...

        嗯,这么做是为了杜绝不必要的麻烦,这理由没有毛病。

        在一阵自找理由后,李云看到了村口有一个头发凌乱的老婆子,在念念叨叨着李云听不懂的家乡话,身上的衣衫破烂,杵着拐杖的手还一抖一抖的。

        “唉,她啊就是被鬼怪吓疯了的老人之一啊,真可怜,以前明明是那么好的人,现在却变成这一副模样,都是那鬼怪害的啊。”叶伟国抹了抹眼泪,唉声叹气。

        李云则是靠近了这老太婆的旁边,念念有词的家乡话听不懂,不过却能感受到其中的情绪,是害怕,害怕,还有害怕,看起来真的像是被吓疯了一样。

        此时,一个中年妇女从屋子内走了出来,狐疑的看了李云一眼,也没搭理,然后一脸不耐烦的扶着老太婆进门了。

        “该吃饭了,别站在外边丢人了。”

        老太婆任由中年妇女扶着,依然是痴痴呆呆的念念有词...

        李云盯着这老太婆看了一阵子,摇摇头,没有继续关注。

        “嗯...这就是被【鬼怪】害疯的老人吗...”

        ...

        破败的农村土胚房内,凌乱沾满灰尘的家具,摆在老太婆面前的只有一碗稀得要命的糠粥,眼前还有一些青菜。

        “鬼...有鬼...有鬼怪来了...”老太婆喃喃自语着呆愣在原地,双目之中充满了恐惧和呆滞双收发抖,嘴角流着口水。

        老太婆的儿子和媳妇看着老太婆变成这样,也是一阵叹气,特别是老太婆的媳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说这老太婆烦不烦,我们这样照顾她要到何年何月啊,家里也没什么钱,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跟了你们钱家啊,原本以为你们姓钱,可这一丁点钱没有,还摊上这死老太婆,还叫钱攒齐呢,这钱是一个子都没有。”中年妇女一个劲的抱怨着,旁边的中年男子也只能懦懦的接受着妻子的训斥。

        “可...可这毕竟是咱妈啊,也不能不管,咱们不管的话村子里的人会咋看我们呢。”钱攒齐也是一阵苦恼,看着存折里可怜的存款,嚷嚷道:“怎么说呢,我们要不要神不知鬼不觉的...”

        此时,旁边的中年妇女拍了钱攒齐的脑袋,骂道.

        “我也就说说而已,你可不要当真了啊,到时候出了事情老娘可不管,你居然还真的打算丢掉老娘不管,活该老娘当年跟了你这没良心的。”

        “我也不想啊,可今年收入实在是太低了啊,土地收成又差,工厂裁员儿子又没了工作,哪来那么多的收入顾及老婆子啊。”钱攒齐嘀咕道:“我们也是要活下去的,是吧..”

        “没法顾及也得顾及,老娘可不想被嚼舌根,最多少给她吃点不就好了,多一张口算得了什么。”中年妇女白了白钱攒齐。

        旁边的老太婆一听到钱攒齐说到【活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些激动的手舞足蹈。

        “活下去...要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啊!”

        “这老太婆发什么疯,这痴呆又严重了吧,真是的,以前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中年妇女远离了一下老太婆,说道:“莫不是真的中邪了吧,刚刚还看到老叶头的家里请了个道士来驱鬼呢,也不知道这道士靠谱不靠谱,看起来挺年轻的,鬼才知道有没有用哦...”

        钱攒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反正又不是我们出钱是吧,管他有没有真本事呢...”

        “我回家了...”

        此时,大门被粗暴的甩了开来,从门外走进来一个黄毛青年,一边抽着烟一边不耐烦的到处走动,打电话,时不时还对着电话里骂两声。

        钱攒齐夫妇也知道是自己儿子又找工作失败了,也只能默默摇头叹气。

        “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家不得饿死啊...”

        老太婆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继续呢喃着意义不明的话语。

        “饿死...活下去...活下去...为了活下去...”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0336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