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四百九十五章,心鬼

第四百九十五章,心鬼

        尸体早就已经残破不堪,血肉被岁月侵蚀的一干二净,最显眼的是,这一具白骨尸体并不完整,明显少了左手的骨头,空荡荡的十分显眼。

        “叶居士,这便是小河里的‘鬼’了,让你们心神不宁的源头...贫道说的没错吧。”李云取出折扇,掩面淡然道:“是不是很像传说中的刑罚,浸猪笼呢?将一个人放到猪笼子里,然后沉入河底,以前用来惩罚红杏出墙者...还有,当做祭品。”

        看到这一具白骨尸体的时候,叶伟国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钱家老太太更是一脸激动的想要扑上去,嘴里依然念叨着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出笼的尸体弄得紧张,心绪不宁的,这在村子里出现尸体可是妥妥的凶杀案啊,民风淳朴的村民们哪里见过这阵仗...

        “这就是恶灵吗?可就是这一具尸体也没有办法害得钱家老太太这样子吧,她可是被这鬼给逼疯了啊。”叶伟国出来辩解道:“可能这尸体就是以前掉进去的,也没办法吧,咱们祖先惩罚通奸罪都是浸猪笼的,在里面出现尸体也是正常...”

        浸猪笼这种惩罚的方式在古代,甚至近现代的农村都有的惩罚,特别是信息闭塞的村子里,村长基本就充当着法庭,宣判一个人的罪恶,浸猪笼这种事情是屡见不鲜。

        “法医是不会骗人的,若是报警的话,也能很快的检验出这尸体的年份来,不过纵使是检查出年份来也不能怎么样啊,那么多年的悬案,一切的线索早就已经断绝了,或许当年的凶手也已经不见了也说不定,不是么?”李云一脸淡然的看着叶伟国,再看看这一具白骨尸体。

        钱凯则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具尸体,想说点什么,又说不出话来...

        这尸体,好像对他来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叶伟国的老伴儿一脸激动的出来说道:“你这死道士,让人弄出这么个晦气的东西来,你走,村子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此时,苏漓从李云的怀里一溜烟的钻了出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美到让人窒息的小狐狸,这小狐狸冲到了钱家老太太的面前,一把就把束缚住钱老太太的绳索给咬开了。

        咔吧——

        咬开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回了李云的怀里,只探出一只小脑袋来,暗中观察.jpg。

        “活下来...活下来...要活下来...”钱家老太太冲了出去,所有人都以为钱家老太太要冲到河里边的时候,却没想到,钱家老太太是冲到了这笼子的面前...

        “你要...活下来...”

        叶伟国赶紧让人把这钱家老太太拉开来,青壮年们也依着上去办了,这抱着骨头真的像什么样。

        “快把钱家老太太拉开,这样像什么样子,还有外人在这里呢。”

        然而不知道钱家老太太哪来的力气,怎么都不肯放开手中的枯骨...

        这下子众人难办了,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把这原本就已经孱弱不堪的老婆子摔着了,那样就是本末倒置...

        “喂,你应该知道这尸体是什么人吧,不然你叫我捞上来是什么意思...你说啊...”钱凯一脸激动的来到李云的面前质问着,浑身湿漉漉的也不在意。

        李云则是合上折扇,轻轻的指了指这被钱家老太太抱着的尸骨,淡淡的说道:“这尸骨的名字,叫做钟伟。”

        一说到钟伟这个名字的时候,叶伟国的脸色陡然一僵,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云,那表情就是在说【你怎么知道】的一样...

        此时,叶伟国一脸恳求的看着李云说道。

        “这是我们村子里的事吧,你就不用搀和了,这尸体我们会拿去葬掉的,让这来历不明的尸体落叶归根...”

        叶伟国的态度变化之大让周围的人们都是一阵狐疑,有些人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难道...这尸体和叶伟国有关?和那个时时刻刻都为村子着想的叶伟国?

        【难道那看起来面慈心善的叶伟国居然是杀人凶手?】

        刚刚站在旁边讨论众酬驱鬼的农家妇女汉子们都悄悄的远离了叶伟国,生怕和这杀人犯扯上关系,眼神也变得一阵晦气。

        叶伟国不在乎村子里人们对他的态度,只是继续上前,一脸恳求的看着李云,大有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跪下的样子。

        “你钱收也收了,法事也做完了,你已经没有待着的理由了吧...你说出来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啊。”

        “嗯,贫道这法事的确是做了,而且还做的很认真,只是贫道的职责还没能完成。”李云一脸淡然的看着叶伟国说道:“你让贫道来,不是让贫道来驱鬼的吗?这鬼没驱逐,贫道这钱是受之有愧吧...”

        叶伟国一脸激动的指着李云说道。

        “跟本没有什么鬼啊,哪来的鬼,就只有一具腐烂的尸体而已吧!就是有鬼,我们会请另外的人来驱逐的,不用你那么上心...”

        李云则是慢悠悠的走到了叶伟国的面前,一脸微笑的用手中的折扇指着叶伟国的心口上。

        “当然有鬼,只是这鬼,是心鬼,由心中梦魇折磨的鬼怪。”

        “心鬼...”叶伟国呢喃着,低下了头。

        李云则是继续盯着叶伟国的双眼说道。

        “让所有人都看看吧,你的心鬼,你们的心鬼...”

        一轮幻境呈现在李云还有叶伟国的面前。

        硝烟四起,那是一个战火纷乱的年代,还是同样的地方。

        一如既往,和现在没有任何区别的穷苦村子——

        眼前的景象宛如一副默片,没有声音,没有惊天地的动静,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一片贫穷的村子里,贫穷到眼前什么都没有,和这默片一样。

        李云觉得,其实当年的这时,也是没有任何声音的吧...

        而这默片的中心,就是一群衣衫褴褛,身材瘦弱的年轻人,在用抬猪笼的方式,抬着一个人来到这小河边,只是这竹笼里装着的不是猪,是一个人,一个嘴角流着口水的瘦弱中年人,这中年人固守嶙峋,比起周围的年轻人更加干瘦,和周围的年轻人们不同的是,这中年人的嘴角带笑,傻傻的笑着,傻傻的说着...

        而在这一群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后边,同样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这年轻的呆傻女孩儿就这么追着猪笼,想要拦住人们的脚步,可没什么用,一个呆傻女孩儿根本不可能拦住村子里青少年们组成的队伍。

        在猪笼子里,痴痴呆呆的钟伟则是对着眼前年轻的钱家老太太念念有词。

        没有声音,却能从口型轻易的辨认那口型代表着什么。

        【活下去...】

        这三个字的无限循环,是呆呆傻傻的钟伟对自己女儿留下的最后的话。

        幻境破裂,叶伟国从幻境里被拉了出来。

        “你跟贫道说钱家老太太是因为惊吓和痴呆才变得疯疯癫癫的,真实情况是钱家老太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疯疯癫癫的吧,这是遗传病,也正因为如此,你们才选择了钟伟一家作为祭品的吧...”李云面容淡然的看着叶伟国说道:“杀害这钟伟的人,不是你,不是别人,而是你们在场除了钱家老太太外的所有人...也就因为这些原因,这些老人们才不敢让自己的孙儿靠近这地方,不敢靠近这埋藏这自身罪恶的地方。”

        就在叶伟国老伴想要说妖言惑众污蔑人的时候,叶伟国本人却阻止了她,踏出了一生以来最沉重的一步。

        对着那猪笼跪了下来...

        “没错...我承认...就是我们干的...当年的事情...”

        “当年村子里闹饥荒,一年颗粒无收,当时很多人都饿死了,包括我们的家长,唯一的粮食只留给了我们这些年轻人,当时我们就合计着要用活祭给河神,让河神来拯救我们的田地...就抽签选到了...钟家的钟伟...让他去充当祭拜河神的活祭品...”

        空气一片安静,几乎所有年轻一点的人都一阵懵逼,没想到村子里还有这样的一段黑历史,就算在场的人文化程度大多都不高,可都知道,活祭的愚昧和残忍...

        钱凯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对这尸骨有异样的感觉了。

        这尸骨就是自己的外曾祖父,骨肉相连的亲人。

        “不是抽签吧,因为是呆傻病人,活祭掉他不会有任何的后续麻烦...至少在当时是这么看的,只可惜,纵使是活祭掉了,饥荒依然是饥荒,没有任何改变,还是死了许多人,只剩下你们这些人苟活了下来。”李云一脸淡然的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心鬼,困扰着你们多年的梦魇...你们在之后的饥荒延续中,知道了所谓的活祭是改变不了什么的,最后只有一部分人,包括你带着满心的愧疚和悔恨活到了现在...”

        叶伟国一脸沉重的低下了头去,没有再去否认,周围的老人们也同样是这样,叶伟国都承认了,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周围也有些老人不是很感冒,法不责众,那么多年的事情了,连案底都没有的事情...就算现在被揭露又能怎么样?

        李云看着这些老人们的脸就知道他们现在的想法是什么了。

        “你们一定是在想着,法不责众,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你们受到惩罚了,你们错了,大错特错...”李云指着在场的人淡淡的说道:“心鬼由心而生,心鬼不落则随人一生,你们的后半生都会带着这可怜的愧疚活下去...不是吗?”

        心鬼心生...

        所有人都沉默了,钱凯则是来到了自己奶奶的面前,看着她疯似的抱着失去了一只手的骸骨,念叨着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为什么...我外曾祖父的手骨会消失...”钱凯沉默片刻,说道:“就算现在不能做些什么,也让他好好的入土为安吧,我们家也没办法找你们那么多家的麻烦,毕竟我们也是要在村子里生活下去的...”

        不完整的骸骨躺在那里,有些老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当场吐了起来,看着那一具不完整的骸骨好像回忆起了当年的噩梦一样,萦绕在心间,久久不能去除。

        “贫道刚刚不是说过吗?”李云看着这些老人们,她们纷纷都偏过了头去,就连最顽固的叶伟国的老伴儿都低下了头,也没有忌讳的地方,指着那一具不完整的骸骨说道:“当年,这村子可是闹饥荒啊,即使献祭了钟伟,这饥荒依然存在,人们吃不饱穿不暖,却有人在那种环境下活了下来...也许有人能靠吃草皮活过饥荒,可还是有些人,得依靠更加过激的方式才能活下来。”

        当年闹饥荒...

        失去了一只手...

        钱攒齐一脸不敢相信的指了指叶伟国她们说道:“难道你们...”

        最终钱攒齐还是没有说出那两个字来,那个代表恶魔的词。

        “你们简直不是人啊...”钱凯看着这些老人们浑身冷,原本还以为无业游民,天天在村口打牌赌博的事情已经够过分了,没想到今天见识到了更过分的事情。

        “我...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当时想要活下来,除了这个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啊,我们做错了什么?他想要活下去,我们也想要活下去啊!”其中一个老太太神色激动的手舞足蹈道,手里的拐杖挥舞,丝毫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老太太的家人,包括她的孙子,都悄悄的远离了她几步,李云可以想到,这老太太回家后估计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接下来的事情便由居士你们自己决定了,是驱逐心鬼呢?还是听之任之,让下半辈子都活在梦魇之中...这些就由你们自己决定吧。”

        李云淡然一笑,慢悠悠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这心中有鬼,心中无鬼的村民们,场面一阵僵持,都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对方。

        叶伟国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尸骸呢喃道。

        “心鬼啊...不除掉的话,我们的人生又怎么会安宁...”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0515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