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四百九十六章,真相只有一个

第四百九十六章,真相只有一个

        村民们已经离开了,打算回到村子里再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被曝光的这件事,而钟伟的尸骨也被钱凯取走,打算葬在自己家的祖坟里,毕竟钟伟在当时是外来人,在本地没有自己的祖坟。

        “心有鬼,则身惑之,被心鬼和身鬼折磨,终究是会痛苦半生,可被活祭的人却因为无辜的失去了生命啊。”

        李云施展隐身术,站在这小池子的旁边,看着这水波粼粼,不算美丽,却充满了孩子们欢乐的地方,在以前是充斥着封建愚昧的罪恶,没有吃的,就献给所谓的河神吃..丫的就没想过要河神真的要吃人的话,干嘛不直接出来把你们一村子的人都吃了,还能吃个饱,为毛要一个个的吃你们的祭品?

        活祭,在现在看来极其愚昧的事情,在以前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在李云没有见过的地方...

        小苏漓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这么静静的躺在李云的怀里,时不时伸出小舌头舔舔李云的下巴。

        旁边的含香也觉得心情沉重,看着这一片安静的湖面,感慨道:“是啊,我还以为活祭在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了呢...至少在人道时代开化后,应该不会有类似的事情生了,可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啊。”

        “以前也有所谓的河神会要村子里的人献祭童男童女,不过这类‘河神’蹦达不了多久,就会被来往的侠客给做掉,以前当丫鬟的时候就听说当年陈国的王子就曾经干掉过妖怪啊,当山神之后也听说过,有来往的侠客会斩妖除魔,渐渐的就很少有河妖会画地为王了,现在河妖是没了,妖人倒是有不少。”含香看着这水潭面,神色抑郁。

        李云知道这是含香的间歇性感伤,在听到别人不开心的事情时自己也会不开心...然后在十秒钟过后又立刻会回到嗨皮乐天的样子,忘掉一切让自己烦恼的东西。

        对此李云只是笑笑,同样看着这水波粼粼的河面,说道:“斩妖除魔从以前到现在都有,比如我们现在,也是做着斩妖除魔的事情,心魔,心鬼,有时候和现实中的妖魔没有什么两样,或许...比你以前见过的妖魔更加的可怕也说不定呢。”

        比现实的妖魔还要厉害,对此含香没有否认,比如绝大多数妖魔鬼怪都不会同类相食...

        “对了师兄,咱们现在应该回去开饭了吧,还等在这里干什么呢,这里好黑好害怕。”含香问道李云,看着周围这漆黑一片,寂静无人的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假装十分害怕的靠近了李云,跟真的似的,演技十分的拙劣。

        “小师妹,你不用假装娇柔,这一套不适合你。”李云一阵无语的看着靠过来的含香。

        含香愣了一愣,吐了吐舌头,笨拙的挠着脑袋说道:“手机里是这么教的啊,一男一女在幽暗阴森的环境里,无论女的害怕不害怕都要假装害怕的样子,这样能有效提高什么好感度...如果反过来的话会降低双方的好感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还是觉得遵从比较好。”

        “不不不,湿兄是知道你压根不会害怕,真有鬼怪什么的还不够你一只手打的。”李云笑着摸了摸含香的小脑袋,含香有时候就是呆萌呆萌的。

        含香懵懵懂懂,虽然说感觉被摸头夸奖了,但感觉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特别是鬼怪一只手不够打那一句话造成了真实伤害...

        李云继续目视着眼前的池塘说道:“师兄我呢,在等...有一些事情需要亲眼确定才行。”

        “师兄你在等什么?不是已经找出了这村子的症结了吗,因为愧疚而滋生的心鬼...”含香一脸疑惑的说道。

        “心鬼的确是有的,这些人长久以来都会被愧疚感和罪恶感所折磨,从活祭食人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只是,这心鬼再强,也不可能让全村的老人们都在同一时间遇到诡异的事情,小师妹你别忘了,就算是心中有鬼,也不可能影响现实的情况,还记得叶伟国曾经说过的吗?有老人遇到鬼怪的袭击,疯,自残,身上受到的伤害是确确实实的...这里不仅仅是有心鬼啊,还有其他什么东西。”李云淡然一笑,只是眼睛一只盯着这波光粼粼的小河面。

        小苏漓活泼好动,闲得无聊了,就钻出李云的怀里,跑到含香的脑袋上,跟含香愉快的打闹起来。

        树欲静,风不止——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后,旁边的小草丛沙沙的动,各种林子里的野生动物出没,在这种时间里,理论上来说入了夜晚是不会有人走这里的,包括村民也是这样,突然一道黑影闪过,躲在草丛后,盯梢着小河面,没有立刻出来。

        这黑影盯梢一段时间后,终于是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头上还神神秘秘的裹了一层围巾,生怕被人看到一样,黑影来到了这小河边,盯着这破旧不堪的竹笼子。

        里边钟伟的尸骨已经被弄走,只剩下这时光侵蚀的空壳留在这里,显示着这里曾经生的事情。

        “真相只有一个...其实所谓的鬼,其实有人而为的啊...”李云感慨道,看着眼前的黑影。

        黑影终于摘掉了头巾,露出了面容来,苍老的脸庞,干瘦的身子,皱巴巴的皱纹,只是眼神依旧中气十足,乃至凶狠...

        “钟伟叔叔,我帮你报仇了啊...”

        看到这黑影的全貌时含香也吓了一跳,根本没想到居然是她。

        这黑影,是叶伟国的老伴儿——

        ...

        含香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黑影...

        刚刚叫的最欢的,反对声最厉害的,从一开始就在找茬的叶伟国老伴居然就是这一系列的【真鬼】?

        “对,所谓的真鬼就是她,叶伟国的老伴儿了,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让人防不胜防是吧,其实我也觉得有些防不胜防了。”李云看着静静祈祷跪拜的老者,注视着湖面的她,原本有些凶狠的吊角眉都柔和了一点儿。

        含香还想问点什么,李云却摇摇头,让含香静静的听就是了。

        此时,叶伟国的老伴儿对着小河开始自言自语呢喃道。

        “钟伟叔叔...您的恩情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当年在村口把剩下的红薯全部给了我的事情,我下半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份恩情,只可惜我当年不能救下你...但现在,我会替你报仇的,也会好好照顾小钟儿的...不会太远了,那些糟老头子一个个都会遭到报应的...无论是淹死你的那些人,还是吃你身体的那些人,他们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李云和含香解除了隐身术,无论是存在感还是身形都明显到突破天际,而叶伟国的老伴儿好像没看到李云似的,自顾自的诉说着当年到现在的事情。

        所谓的【真鬼】并不是等他们年老了才出现的,而是从活祭的那一天开始就出现了,真鬼在一个个的找当年的人复仇,只是为了不被现怀疑,进度才十分的缓慢,几乎几年才会作案一两起,些人或许是疯了或许是伤了或许是死了,以至于那么多年过去了,在这信息闭塞的村子根本不是什么事儿,大多数都是草草了事,特别是到了他们年老的时候,那些老人的孩子们,还会有【乐见其成】的想法...

        只是这复仇计划,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熄灭过,燃烧到了现在,没有随着时间减少消逝。

        “道长,您怎么猜得到是我呢...”叶伟国的老伴儿转身看着李云,淡淡的说道。

        天目不能看穿一切,至少不能直接看穿人心,纵使李云能通过天目看到叶伟国的老伴儿身上沾染业果,也仅仅只是沾染业果而已,不能就这么说明她就是真凶。

        “曾经有一位******,喜欢用针刺袭击收养自己好心叔叔的万年小学生证明过一个深刻的道理。”李云淡淡的说道:“往往看起来最不像凶手的人,其实就是凶手,你演得太刻意了,从一开始你就努力的在证明着自己是和他们是同一战线的,只是贫道知道,当年将钟伟当成活祭的人里,没有你,你也是依靠着钟伟留下来的红薯,才活过了饥荒,能在他死后为他复仇...”

        叶伟国的老伴儿一阵语塞,她不知道自己暴露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装得太像了,就因为这么个简单的理由。

        “那么现在你想怎么样呢,把我捉拿归案还是怎么样,反正现在仇也报的差不多了,他们也打算商量谁去自,虽然有几个还执迷不悟的漏网之鱼,但他们也会一辈子陪伴着罪恶感活下去,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够多了,有这么些人得到惩罚,钟叔也能好好的安息了吧。”叶伟国的老伴嘴角咧出了一道柔和的笑容来,眼睛依旧目视着湖面,好像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

        又好像回到了当年,同样的地方...

        破败的村口,骨瘦嶙峋的自己,在挖着草皮吃,旁边的,是同样骨瘦嶙峋的钟伟,他没有挖草皮,而是将自己所剩不多的红薯,拿到了这里...

        【小...小花儿...这红薯...给...给你吃...】

        【那钟叔呢?钟叔吃什么啊?这些是你全部的食物了吧!】

        【钟叔...钟叔我不饿...钟叔吃草...就够了...】

        ...

        【你们为什么要抓钟叔?抓钟叔去干嘛!】

        【死丫头,放开我,你还想为这外地佬说话不成?放开,为了全村子的人,我必须要这么做!】

        【我就不放开!你不能抓走钟叔!他是村子里的人啊!他不是嫁给了钱家的胖丫头了?】

        【钱家的胖丫头早饿死了,就留下了个傻女儿...你放开我你个贱女人,你明明是老子叶伟国的未婚妻,居然敢给外人说话?你这是讨打啊!】

        ...

        【为了全村的人能活过这饥荒...这是必要的牺牲。】

        【对,为了全村人能活过饥荒,我们做的事是正义的...】

        【好饿啊...好饿...对了,反正那钟傻子也淹死了,不如我们...】

        ...

        【好吃...真好吃...好久没吃肉了,小花你吃不吃?我这里还剩了一截...】

        【我不要!你滚啊!你不要把那东西拿过来!】

        【真是不识抬举,你就饿死在这里吧,哼哼,不识好人心...反正你也给我生下儿子了。】

        ......

        “我不后悔,就算你把我抓走也不后悔,不后悔我这些年做的事情...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十分正确的...你如果要...”叶伟国的老伴儿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回头一看,却现李云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神龙见不见尾。

        叶伟国的老伴儿有些呆呆的,不知道为什么揭穿自己,又不抓捕自己,看样子也不会报警什么的。

        只是,叶伟国的老伴儿突然看到,地面上留下了一条纸条,旁边还系着一支鹤羽。

        “万事万物,皆有因果报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叶伟国的老伴儿看着这些纸条,老脸一笑,喃喃自语道。

        “不知道这纸条,是在指他们呢,还是指我自己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可能到时候我也会遭到报应吧。”

        此时,叶伟国的老伴儿将纸条收入怀里,珍而重之的保存着,同时跨开脚步,离开了小河,朝着村子里的路走去。

        这一走,究竟有没有回头路,究竟是不是绝路,这一点叶伟国的老伴儿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只能走下去,直到走到生命的尽头为止...

        ...

        此时,施展隐身术的李云再一次现形,没错,李云还是没有离开,等到了叶伟国的老伴儿离开的时候才出现。

        “师兄...这一次不是又有什么人鬼了吧,在那她的背后还有鬼在作祟吗?”含香问道。

        李云摇摇头,笑道。

        “这里不仅仅有人鬼,心鬼,欲鬼,还有不能释怀的鬼,这些鬼怪,才是组成这里的要素啊...”

        先前在这里做法事时,那冲天而起的怨念,现在正完完整整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05753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