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四百九十八章,乖巧的哈士奇?

第四百九十八章,乖巧的哈士奇?

        “这小鱼人是被杀害的,不是弄走妖怪灵海那种,而是赤果果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种弄死的。”白沉郑而重之的再强调了一遍:“从物理上的方式弄死的,不是被那种诡异的方式弄破灵海不知所踪的...”

        鱼人尸骨上边的执念很快就消散殆尽,消散的速度快的让人难以想象,根本没有预料到这在池子里坚挺了那么久的执念会消散的那么快。

        “或许,它的执念仅仅只是向世人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而已...并没有什么可以真正展现的执念,可就是这样的执念也坚持了那么久。”李云默默的看着这执念消散的鱼人尸骨,现在这一滩尸骨只是一具普通的骨头尸体而已,让阿二磨牙都做不到,丫的实在太脆了。

        在李云和白沉两人彻彻底底的探查过一遍后,发现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也就直接烧掉。

        伴随着烟火散尽,这鱼人的骸骨也彻底成了灰,李云也就找了个草木繁盛的地方那鱼人的尸骨葬了。

        “崆峒印,有五方天帝大印,印玺之上有九龙交纽,印座四面有五方天帝圣容,分别为轩辕,伏羲,神农,高阳,玄嚣,由太上老君所持,是天道圣物神器,除了能让长生不老外,还能废立人皇...啊这个功能在后来被废掉了,因为没什么卵用了,只剩下了长生不老还有填山镇海之用...”白沉推了推脸上并不存在的眼镜说道:“怎么说呢,现在知道了钟,镜,还有印都在人间界,咱们的道门天庭啊,妥妥的是出问题了...至于是什么问题呢,我们现在也不得而知...难道是坠落了?...不对,这不可能,内天庭是无敌的,没人能让它坠落,过去现在未来都没有可能...”

        白沉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什么原因来...

        “这些东西流落人间不会给人间带来困扰吗,如果一个个都有着那么强大的力量的话,早就异闻满天飞了吧,什么龙组啊仙学院啊,超能力者啊,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出现吗。”李云脑补了一下这些神器失控的场景。

        昆仑镜带着人穿越...

        东皇钟带着人随便开辟空间,赐人力量...

        崆峒印能让人有无限生命...

        轩辕剑带着人逮谁砍谁...

        神农鼎能百病皆治...

        ...

        那画面太美,要是泛滥早就世界大乱了好不好。

        “放心好了,神器说是神器就说明有着与之相匹配的性能还有灵智,比如昆仑镜,她也不会随便穿越,而且还会伪装好自己,从外形上来看,他们都应该是渣渣中的渣渣,凡人无法主动引出他们的力量,他们也不会随意展现自己的力量,失去了神道的时代,他们就是一坨屎里的黄金,屎壳螂会对屎趋之若鹜,可看到真正的黄金恐怕就直接无视掉了,毕竟黄金于屎壳螂来说,就好像我们对屎一样...”白沉懒洋洋的说道。

        虽然白沉的解释有些微妙,不过李云也明白这神器大概都和昆仑镜一样,是不会随意乱搞的安静美男(女)子。

        “究竟道门天庭出了什么事情呢...”李云默默想着,在白沉继续跑到树上拿着酒壶喝水装逼,含香睡觉的时候,说道:“对了系统兄,奖励呢奖励,我应该已经驱鬼成功了吧,他的心鬼,他的人鬼,我大概都已经驱逐掉了。”

        “叮——恭喜宿主,获得道法唤雨。”

        “恭喜宿主,集齐呼风唤雨两种道法,相辅相成威力大增。”

        “呼风唤雨:呼唤狂风,暴雨,召雷,为龙族必修法门。”

        术法很快就映入了李云的脑海之中,呼风唤雨两种术法,合在一起用不仅仅能呼唤暴雨还有狂风,还能产生无差别大范围AOE召雷...

        普通的雷霆在白沉面前可能没什么用,可在普通人面前,这术法就是真正的天灾...

        “还算可以吧...呼风唤雨。”李云稍稍尝试,将一团小云朵召唤出来,就在道观的大殿内下起了细细的小雨。

        召云呼风唤雨一气呵成。

        得到了呼风唤雨,李云终于有一种自己其实也是陆地神仙之类的人生错觉...

        然而事实证明,真正的陆地神仙正在屋顶上喝着小酒(?)唱着歌,语气有些醉醉哒,望着天空,一脸深沉的传播着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歌声。

        李云也是第一次听白沉唱歌,也就静下心来,聆听着白沉的歌声,那悠扬遥远的歌谣,隐隐传到了耳边。

        【萝莉控,萝莉控,我的主人是一个萝莉控,一个无可救药的萝莉控,到那里都在想着萝莉的萝莉控...你看看他,又在想着萝莉了,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要把我禁言...】

        有些肃穆的音调,低沉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明媚的忧伤,只是这歌词...

        李云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饮水长歌的白沉,默默的给了他一条大禁言术。

        一个晚上的禁言,跑不了了。

        .......

        “爸爸,这是什么啊...”

        “爸爸...”

        “爸...”

        “爸爸,那只狗狗能不能吃...”

        “爸爸,那黑白熊好帅,他的姿势我能不能学啊...啊...你说这姿势是dio?什么意思啊...”

        “爸爸,那一条银色的棍子...咿呀,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感觉好恶心诶,就好像在看白叔叔一样,从生理到心理都一样不适...”

        苏漓站在李云的脑袋上,一脸好奇的问东问西的,软软萌萌的声音喋喋不休絮叨着,李云也不厌其烦的给小苏漓解释着。

        作为九尾狐的一员,苏漓的学习本事不是一般的强悍,汉语的入门到精通,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培养,都十分的迅速,包括感知怪蜀黍的猥琐气息都十分强悍,从对白沉的态度就可见一斑,知道他是一个很纯粹的变态。

        “爸爸,为什么你们和我不一样呢...你们两只手有五只手指,苏漓只有三只,苏漓有尾巴,爸爸没有...”苏漓有些小失落的说道:“小苏漓是不是爸爸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啊...”

        “我了个去,连垃圾桶捡来的梗都知道了...额,你不是爸爸捡来的,你是...咳咳,你是爸爸...怎么说呢,不管怎么说,爸爸就是爸爸,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变化的。”李云微微一笑摸着小苏漓的脑袋,小苏漓也异常的高兴。

        和普通的熊孩子不同,苏漓十分的乖巧,既不会随地大小便也不会乱哭乱闹,也不会随意破坏东西,只会安安静静的缩在胸前的衣襟里,有时候也会跑到含香的衣襟里,转移地点视情况而定。

        李云以前也曾经想过自己以后如果养孩子会养什么样的孩子,只是没想到的是,养的孩子那么的乖巧听话,跟自己小时候完全是两个极端。

        “嗯...我现在也有了一点儿做父亲的心态了,难道我真的已经进化为大叔了吗,这一点都不好吧。”李云自嘲一笑,照着昆仑镜,看着镜子内自己年轻的脸庞。

        样貌十分的年轻,李云自认为自己的心态也十分的年轻,然而气质却是越来越老,随着灵海的膨胀加强,气质也变得逐渐成熟,以至于即使自己照着镜子李云都会发出【哇塞眼前这大叔】是谁这样的感慨...

        想想都有点小悲剧...

        不过李云觉得自己的心态还是很年轻的,气质被灵海改变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爸爸...爸爸...爸爸~~~~”苏漓唱着意义不明的歌声,歌词从头到尾就只有爸爸俩字,清脆的歌谣嗓音十分的动听,这曲风李云也大概知道,是从孩子她...是从含香那里学来的。

        一阵白光闪耀,长枪状态的白沉化为原型,一个长相帅气,气质出尘飘然的帅哥站在苏漓的面前,摆弄着意义不明的姿势,满脸深沉,充满肃然的说道。

        “小姑娘,我看你很有天赋,跟我学唱歌吧,连歌都不会唱,还当什么厨师...来,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来,3.2.1,萝莉扌@#¥%……”

        白沉被禁言——

        李云不去搭理白沉,来到了道观的大门前,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们,今天日子也是一入既往的过,除了越来越旺盛的道观香火,甚至还有主播来看这里的环境到底如何。

        其中也有苏漓的一份功劳,听说这三清观养了一只乖巧可爱超级漂亮的小狐狸,纷纷来这里愉快的玩耍,甚至还有人想摸摸小苏漓,只可惜的是小苏漓只愿意靠近李云还有含香,其他人都不愿意靠近,只要一靠近就会立刻缩到道袍里,就留个小脑袋暗中观察。

        此时,有一个熟人来到道观,可以说是贡献了不少香火钱了...

        面容清秀,虎背熊腰,隐隐有王霸之气射的到处都是的原片警王青...现在估计升职了,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威势满满。

        “哈哈,道长我又来啦...哎哟,听说你这里养着个小狐狸,没想到还真的挺可爱的,跟阿二不相上下了...”王青看到李云怀里探出小脑袋的苏漓,想要上前去默默,只可惜的是苏漓感受到意图后立马就缩回了怀里,那属于苏漓的小窝,就连晚上睡觉都不愿意离开的地方...

        小苏漓用一种极端敌视的眼神看着王青,居然把自己和阿二相提并论...

        旁边的阿二狗脸懵逼不知所措,舌头歪到了一旁,活像一只傻...就是傻狗,看到王青过后特别乖巧的跑过去蹭蹭腿。

        “额,小苏漓认生,生人很难接近苏漓的,阿二就不同了,它很亲近人。”李云笑着说道。

        “好吧,其实我大概猜得到了,狐狸也也算挺难养的,我家那只死狗哈士奇还有加菲猫也是,生人靠近他们俩就乱叫唤...唉,真不如你家的阿二。”王青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说道:“不对,不是生人靠近,就连老子靠近他们也会瞎逼叫唤,就我家那九岁的孩子...哦不对哦,我家那九岁的孩子更特么烦人,比哈士奇还有加菲猫还要烦一万倍。”

        王青的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忧郁,对此李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励。

        俗话说的好,九岁的熊孩子,狗都嫌,逗逼的哈士奇,爱拆家,活泼的加菲猫,到处藏。

        一回到家就会面对这仨极品,想必也是能写下一排排的血泪书来...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还好家里还有一个治愈系的小侄女儿,不然我都快对小孩这种生物绝望了。”王青想到家里的三只熊货有一阵说不出的忧伤,随即跟李云闲聊了起来。

        “对了道长,最近啊,在附近的村子里有一宗五十年的悬案终于破了啊,没想到啊,凶手居然就是当地一特困山村的老前辈,听说那老前辈还十分受人爱戴...叫叶伟国还是什么的...啧啧,真的没想到啊,让人防不胜防,这知人知面不知心。”王青啧啧嘴说道:“听说在五十年前啊,那失踪人的父母到处找可都找不到,最后只能郁郁而终...听说还是个傻儿子,到底是当年的人淳朴,要是现在的话那些人一听说生的是个傻儿子说不定直接就不要了,只不过都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案子会怎么判,有没有销案,过了公诉期没有,不过具体怎么判那是法院的事情了,只是可惜了当年那对父母啊,没有等到儿子的归来。”

        李云只是默默的说道。

        “只有一个凶手吗...”

        “是啊,只有一个凶手,难不成还是团伙作案不成?”王青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不可能的啦,一个村子外的傻子,也不可能有让人团伙作案的动机,我猜那家伙也是失手将人弄死的,现在受不了愧疚的折磨才来自首的。”

        此时此刻,王青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着上边的来电显示,是自己家里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怯懦萌萌的声音。

        “叔...叔叔...小哈快把您家给拆完了...”

        听到这里,王青拍了拍脑袋,一脸的无语,只能翻着死鱼眼说道。

        “行,我马上回家...该死,那该死的哈士奇。”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06229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