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一十章,吾辈心中亦有惑

第五百一十章,吾辈心中亦有惑

        一戒来到了门口,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师傅话里有话,好像真的现自己的目的不是真正的潜心向佛,而是为了寺庙财产而来的。

        “不行,我已经潜伏了那么多年了...绝对不容许失败...我要成为寺庙的主持,就好像释永大师一样,通过寺庙走向人生巅峰...我要成功的人生!”

        一戒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因为一点点微小的欲望泄漏而让自己多年的多努力泡汤,那样不值得。

        和周围的小沙弥一样,一戒开始了自己看守大门的工作,至少对于一戒来说,不用看到空见的遗体也是一件好事。

        此时,一个略显臃肿的僧人从一戒的背后出现,看起来笑眯眯的,十分的平易近人,可一戒知道,眼前这和尚恐怕跟自己的是同一类人。

        没有任何理由,纯粹出于本能的怀疑。

        明法禅师拍了拍一戒的肩膀,一点都不像是和尚,反而像是久经职场的社会人一样打着招呼道。

        “一戒小和尚,你也被赶出来看门了?”

        “额...明法大师,此言差矣,是弟子愚钝才让师傅出来放松心情的,独自悟禅。”一戒面色如常,笑着说道。

        明法对于一戒的小狡辩没有多加追究,只是自顾自的说道。

        “人生啊,总是寂寞如雪,特别是当和尚呢,那更是寂寞无比的事情,你说人这一生图的是什么呢?图的是出人头地?还是凡脱俗,这都不知道啊...那时候来咱这里的小道士说的好,所谓的人欲呢,是谁都有的,你有我有你师傅有,我师弟也有,大家都有,既然都有的话,又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的呢?”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起来,这一番话实在是太过于露骨了,让一戒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有些事情放在心里难道不好吗?非要拿到台面上来讲。

        “那个明法大师啊,您想要说些什么呢,小僧听不懂啊...”

        “理论上来说呢,这寺庙的资产啊,是属于大家的,上一任住持钦定了还好,如果这住持不小心去世了,没有留下下一任住持的名额的话,就得让大家一起选举了..”明法禅师的语气突然悲伤了起来,说道:“我那师傅呢,走之前只留下了代理方丈的名额,没有留下方丈的名额,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我等自己竞争,看谁能获得的支持更多,就由谁来担任这大林寺的住持,可现在那代理方丈给了我那不喑世事,只懂研究佛经的师弟,我担心啊,他这当着当着,就当习惯了,我也不是多么想当这方丈住持...我就是担心师弟把这祖上留下来的寺庙给败掉咯...如果真的落到了这一副田地,可是对师傅最大的地步敬啊。”

        听到这里,一戒瞥了一眼明法,内心一阵冷笑,嘴上说着不让给师弟败掉,心里还不是想着当住持方丈吗。

        大林寺,本地最大的寺庙,铁杆香客众多,虽然素质参差不齐,可总的来说,都是些经济富裕的人,那可是移动的藏金阁,小金库啊...

        如果能当上大林寺的方丈...

        金钱...

        地位...

        女人...

        应有尽有...

        大家都是假和尚,也不用那么遮遮掩掩的。

        深思熟虑一阵之后,一戒看着笑眯眯的明法,一脸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道。

        “明法大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觉得您才是适合下一任方丈的人,那明正大师啊,就是个榆木脑袋。”

        ......

        玄理等人来到大林寺的山下时,这气氛一个个都是沉沉闷闷的,虽然大家和佛门关系不好,可毕竟是参加葬礼一类的事情,还是德高望重的大师,被这氛围影响也无可厚非,对此玄理也是理解,生死这种事情,能看开的,终究只是少数人。

        清月为表敬意,也没坐车,就走路上着大山去大林寺,玄理等人也跟着一起。

        “云观主这一次不来吗...”

        “这一点贫道不知道啊,应该...不知道,已经通知云观主了,并没有回复贫道。”玄理摇摇头,说道:“或许他已经来了,走在我们前边,或许他还没来,走在我们后边,或许他已经不来了,把空见的死当作过眼云烟掠过了也说不定...毕竟上次云观主可是和大林寺起了不小的冲突,心有芥蒂是必然的。”

        清月默然,知道李云和大林寺有不小的冲突,对此也不能多评价什么,继续上山行走着,今天这山没有多少行人行山,天气阴沉是一点,大林寺的高僧圆寂,很多人都在家给这位高僧哀悼。

        几人在上山的途中,至少都看到了有不止一波村民,把贡品放到寺庙的门前,然后又离去,只留下悲伤的表情。

        大林寺,空见禅师,很受这里村民的爱戴,这个在玄理看来被李云戳穿的自私方丈,十分的受欢迎。

        这一点玄理也理解,不管怎么说,空见的自私,是对于自己的自私,是对于寺庙的自私,他的目的为的就是传递禅理,研究佛法,这对于村民们来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高僧形象。

        “人是分两面性的,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那么所谓的佛,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有好的一面,亦或者对谁有着坏的一面呢...佛道慈悲,可对于邪魔歪道来说,佛道才是邪魔歪道啊...啧啧。”

        玄理想了想这个问题,决定等事情结束了之后,带回到道观里研究一番。

        现在的事情,是为这被村民所爱戴的空见禅师送葬,念诵道家的渡化经文,连同佛门同道们一起恭送这位德高望重的大湿。

        然而几人刚刚来到门前的时候,就被几个和尚给拦了下来,除了一戒之外,都是大林寺的僧人。

        为的正是一戒和尚,高挑的身材,圆润的大光头,不似和尚的狡猾眼神,看到玄理等人也没有意外,只是淡淡笑道。

        “阿弥陀佛,几位道友,你们请回吧,今天我们有要事要谈...”..

        ......

        在大林寺门前,气氛不是一般的紧张。

        “我们明明是受到邀请来的,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莫非你是大林寺的座或者是代理方丈不成?”玄理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的一戒,责问道:“还有,你不是大林寺的和尚,凭什么叫我们离开,这不符合规定。”

        “刚刚座明法师兄让贫僧代行看门之职,的确是有佛门要事商谈,不能接待诸位道友,实在是太抱歉了啊。”一戒一脸‘真诚’的道歉,让玄理等人看的是说不出的膈应人。

        明明是来吊唁大林寺的大师的,没想到居然还被其他寺庙的小喽啰堵在了门外,玄山和玄晖俩暴脾气都想开始喷人了,直接就被清月给阻止了下来。

        “哼,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还不稀罕看什么和尚呢,切切切,光头,光头,光头!”小胖子玄山吐了吐舌头,看着一戒是一阵的不爽,特别是蔑视的眼神还在他那光头上走了一遭。

        一戒知道玄山是在嘲笑自己的头,皮笑肉不笑,虽然很想喷人,不过知道现在重要的是保持形象,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做。

        “你们大可抱怨贫僧,不过现在大林寺的确有事,对此贫僧也没有什么办法啊...而且这还是我佛门大事,让你们在总归是不太好的。”一戒语重心长的说道。

        玄晖在一旁嘀咕道:“还佛门大事呢,就一市里的小寺庙而已...”

        小寺庙...

        一戒微微一笑不说话,对于玄晖的认知感觉十分的可笑。

        他根本就不知道在和所谓的‘小寺庙’,能够创造多少的经济收益,或许在整个佛门看来这就是小寺庙,可在个人看来呢,这就是一源源不绝的金库,能够让拥有者享受许许多多让人垂涎的特权。

        这就是寺庙,这就是住持...

        一戒想到了刚刚明法给自己的承诺,心中一阵火热,自己待着的寺庙比不上大林寺,可也不是什么小寺庙,对于私人来说,可是肥的流油...

        玄理盯着一戒的双眼,看破却不说破,淡淡的说道。

        “你好自为之吧...”

        “贫僧不送...”

        而就在玄理等人要离开的时候,一直跟在空见旁边的小沙弥走了出来,这小沙弥有些冒失,来往的途中还撞到了另外一个小和尚,只能连连道歉,有些急切的跑出来说道。

        “诸位道长且慢...”

        小沙弥对着一戒微微颔,然后说道。

        “刚刚我们代理方丈说了,咱们方丈的吊唁法事照常举行,有其他的事情,咱们稍后再说吧,今天最重要的是好好的送走空见方丈...”

        一戒的眉头微微皱起,心中一阵思索,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对着玄理等人说道。

        “既然是代理方丈改变了主意,那么各位道长便请吧。”

        “说到底你都不是大林寺的人,凭什么指挥我们,哼哼哼...你丫以为自己是谁啊。”玄晖也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进去之前还对一戒十分粗鄙的拍了拍屁股,还扭了一扭,让一戒受到了不少精神伤害。

        “玄晖,莫要对人家大湿失礼了...”玄理假装教训一下,头也不回的进了大林寺内,也没有再看一戒一眼。

        玄晖也是,嘴上说着受教道歉,其实在进门的同时依然是屁股一扭一扭的。

        一戒保持着微笑目送着他们进去,到最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最后转变为恨恨的表情。

        “你们等着,现在看不起老子...等老子是方丈的时候,你们连看我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今天你们对我爱理不理,明天老子让你们高攀不起!”

        ......

        玄理等人以进到大林寺内,就感受到了这寺庙内悲戚的氛围。

        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小沙弥们,一个个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台子中央,被火柴包围着,闭上双眼双手合十的空见,从外貌看起来就好像在静静打坐一样。

        实际上空见禅师已经没有了气息——

        周围的都是一众诵经念佛的和尚们,默默度着中间的空见。

        其中就有玄理认识的明正和明法两人。

        一胖一瘦两人在一旁默默的念诵经文,度着空见禅师。

        “玄理道友...”

        “明正禅师...”玄理微微颔,笑道:“现在应该是明正方丈了吧。”

        “现在贫僧还只是代理方丈而已,还不是这里的方丈呢,真正的方丈还没有选举出来呢。”明正双手合掌,叹气道:“师傅走的实在太过匆忙了,就连下一任方丈都没有选出来...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当方丈的料,只能等到师傅的葬礼结束后再说了吧。”

        玄理看着明正,看破不说破,这明正呢他是熟悉的,性格大概是老实忠厚那一类,属于被人卖了都不会被现的那种性格,就连做代理方丈都有些勉强。

        唯一值得称道的是,这明正大概和空见是一个性格的人,都对于传递佛经和禅理有着乎寻常的执念,也大概是因为这一点相同才会被空见选为代理方丈的吧。

        “阿弥陀佛,我们先送走师傅先吧,等师傅好好的走了之后,再考虑下一任方丈的事情吧,反正不要让贫僧当就好了。”明正微微摇头。

        “其实呢,贫道觉得,明正禅师你还是挺适合”

        玄理和明正在交谈着,这一切的一切都被胖和尚明法看在眼里,明法看着这一切微微一笑,不懂声色的退出了诵经念佛的人群之中,来到了门口,看到了一戒。

        “一戒,不是让你阻止那些牛鼻子进来的吗...”

        “额,那个小沙弥突然出门说要放他们进去,谁知道这出现了点小偏差,是不是明正知道了一点什么?”一戒有些疑惑的问道。

        明法遥遥头,微微笑道。

        “没关系,他们进来了也就进来了,我们看着就是了,也让大家都看看,咱们代理方丈的丑恶嘴脸吧...”

        “到了现在,即使我家师弟知道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1026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