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二十九章,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第五百二十九章,年轻时犯下的错误

        李云走在中央公园处,这里有不少的老人在这里和自家的孩子愉快的玩耍,一种莫名的平静和谐感袭来心头,静静的哼着意义不明的歌,唱给正在睡觉的小苏漓听。

        在怀里的睡觉的小苏漓即使入梦,也伴随着音乐也摇摆脑袋还有大尾巴,让李云有一种微妙的按摩爽感...

        这中央公园,大概就是叶赫大湿画爱与家庭的背景地方——

        “爱与家庭吗...在这里画出那样的画来的吧。”李云看着周围家庭和谐的样子,也不禁想到了说走就走的玄道子老头,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在外面吃土吃的好吗?吃的嗨皮吗?

        嗯,李云觉得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存款的玄道子老头,除了坑蒙拐骗给人算命之外就只能吃土了.....

        在一旁跟着一起来的杨莹莹也是双手托着下巴,看着周围家庭和谐的样子,也有一些莫名的感受。

        “我老爸从来就不会陪我出来玩耍,从小都是这样...真是的...明明我都被拐卖过一次了...还是一副不上心的样子。”

        面对杨莹莹的抱怨,李云只是笑而不语,偏过头去,看向了身后一个穿着小西装,戴着墨镜在假装看报纸的短装丽人,这丽人看上去没什么,只是李云知道在她的身上藏了N种武器,其中包括放射型的,突刺型的,扩散型的...

        她是杨莹莹的保镖,非贴身的那一种,只要有怪叔叔胆敢随便靠近的话,肯定会被插成筛子。

        李云还是知道了,杨天虎对女儿关心,起码这是秘密保护不是吗...

        “那么,你希望你的父亲派一个保镖来24小时跟着你吗?”

        “不要,绝对不要。”杨莹莹想了一下被24小时贴身保护的场景就一阵恶寒,说道:“从生理还是心理上都会感到一阵不适应,就像被跟踪狂跟踪一样。”

        “这不就是了么。”李云笑着说道。

        “不是啊,我也不是想要保镖贴身保护我什么的,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有些自我意识过剩,可我真的感觉有人在跟踪我啊...我不知道是不是变态在跟踪。”杨莹莹有些疑神疑鬼的环顾着四周,在寻找着可能存在的变态。

        李云只想说跟踪的这位仁兄就是保镖...

        对此,李云也不禁赞叹杨莹莹野狗一样的本能——抽抽鼻子就知道有跟踪狂了。

        想了一下后,李云悄悄的在杨莹莹的耳边说道。

        听完后杨莹莹一阵恍然大悟...

        “什么嘛,原来真的是保镖...难怪会从心理还有生理上都感到一阵不适应。”

        “父亲永远都是为女儿好的,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李云笑着说道,小苏漓听到父亲这个关键词立刻就从怀里钻了出来,这也是这些日子在怀里睡觉第一次醒来。

        按照白沉的说法就是小苏漓要化形了,睡眠时间可能会稍稍变久一点儿。

        杨莹莹瞬间就被小苏漓的可爱攻坚了内心,果断上手。

        “好可爱的小狐狸啊...”

        杨莹莹的手心刚刚靠近,这小苏漓就十分熟练的闪避了开来,跑到了李云的脑袋上,毛茸茸的大尾巴还在袭击着李云的眼珠子。

        不过苏漓的表情却不是厌恶什么的,和面对白沉不同,不让杨莹莹抚摸仅仅只是想跟她愉快的玩耍...

        “小狐狸,你想不想跟我玩儿?”杨莹莹看着旁边的小孩子逗弄着宠物狗狗一阵跃跃欲试。

        小苏漓犹豫了一下,假装狐狸叫了一声...

        “汪——”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杨莹莹的眼神突然变得疑惑起来。

        “额...狐狸是这样叫的?”

        小苏漓一脸懵逼的看着杨莹莹,那表情就好像在说【狐狸不是这么叫的吗?】。

        “好聪明的小狐狸诶...好像通人性似的...e,嗯,狐狸就是这么叫的,没有错!”杨莹莹赶紧安慰自己,这是很正常的狐狸叫。

        “想去就去吧。”

        李云摸了摸小苏漓脑袋。

        小苏漓立刻去跟杨莹莹愉快的玩耍了,漂亮的小狐狸立刻成为了这中央公园广场的焦点宠物,那些什么哈士奇萨摩耶泰日天什么的都变得不值一提。

        如今的小苏漓已经可以控制住自己的魅力,可还是让在场的男女老少们几乎都生出了对人生产生怀疑的错觉...

        美丽和存在感可以回收,样貌却是不能改变——

        旁边隐隐传来一阵聊天的声音。

        “喂喂喂,那小狐狸超漂亮啊...”

        “该死,你不是有女朋友的吗?”

        “你呢...不也是在搜索什么...悲风大帝是谁啊?你到底有什么大胆的想法...”

        ...

        “看来和同龄人玩耍还是比跟我这个大人玩耍好多了啊...”李云看着小苏漓和杨莹莹愉快的玩耍,产生了一种父亲看着女儿找到朋友的欣慰感觉。

        很快李云就把这想法甩到脑后了,这种大叔心情一旦产生多了那可就真的成大叔了啊!

        “我才不要成为披着帅哥皮的大叔啊,绝对不要...”

        此时,李云感觉到法相有一种波动的感觉...

        不是替身使者在相互吸引——

        旁边有一个老头子在旁边,手里拿着粟米在喂路过的鸽子。

        鸽子聚集在老头子的旁边,也不害怕老头子,甚至还有一只鸽子站在了老头的拐杖上,轻轻的啄着老头的手心。

        老头一脸温和的看着这些鸽子们,将最后的米粒倒在了地上。

        这些格子们吃完地面上地面的米粒之后没有任何留恋,直接就飞走了...

        高飞离开,不留一点痕迹...

        老头子在李云的旁边,形单影只的看着高飞的鸽子,目露神往,随后对着李云柔和的笑道。

        “鸽子这种东西呢,虽然说象征着和平,可在达到了和平的目的后,也不会再一次理会先前发生的事情...”

        “可鸽子终究是和平的象征,不是吗?在达到了和平之后,就不会有人理会之前产生的伤痛...至少,对于渴望和平的人来说是这样的。”李云笑着回应这位老先生。

        “是啊...没有人知道,所谓的鸽子做了一些什么,才让和平到来...带来和平的橄榄枝...”老先生转过身来,看着李云说道:“倒是小道长你,年纪轻轻的,心态却跟老夫我差不多...”

        鬼的心态才跟你差不多,刚刚那句话是从逼乎学来的啊...

        李云默默吐槽自己直接从大叔升级成大爷了,这速度跟飚车似的...

        “真好啊...年轻...充满活力。”这老头子又我看着李云笑道。

        “你不是想说年轻真好吧。”李云却是摇头轻言说道:“你是想说,有家人真好吧。”

        ...

        小苏漓依然在和杨莹莹愉快的玩耍,老头子就呆呆的看着杨莹莹,那眼神充满了眷恋还有渴望,可是这渴望和眷恋又和那种邪恶的欲念不同...

        “是啊,有家人真的是好...曾经我也是有家人的呢。”老先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杵着拐杖,一拐一拐的走到了李云所在的位置上,并且拿出了一块巧克力来,递给了李云,笑道:“我叫羽生真一...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小小魔术师。”

        李云接过了巧克力道谢一声,直接就吞了下去,还说道。

        “老先生这华夏普通话说的比贫道还有熟练,可看不出是日国人啊。”

        “哈哈,在华夏生活久了,这语言呢,自然也就变成了这地地道道的普通话了,别说普通话了,就是客家话我也是会讲的呢。”羽生真一说完还炫耀似的拽了两句客家话...真的是十分的标准,只是李云根本听不懂在说的啥...

        李云觉得,自己作为本地人居然不会本地话应该向谁道歉才对...

        “既然羽生老先生你那么想见自己的家人,又是为何不见面呢?见上一面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吧。”李云盯着羽生真一浑浊的双眼说道。

        羽生真一咯咯笑着,没有立刻回答李云,而是反问道:“小道长,你怎么知道我的家人是不是去世了才见不到呢?如果我的家人是去世了的话,岂不是只有我去死才能看到她们?你这劝老头子我去死啊。”

        李云只是淡淡的说道。

        “生离,有时候,比死别更加的痛苦...也更加的明显,居士你的情况,显然是生离不是吗?还是说贫道说错了吗?”

        羽生真一一阵语塞,沉默不语。

        此时,羽生真一只是低下头,满脸都会很,攥着拐杖的手心青筋都爆了出来,咬牙切齿说道。

        “是啊,生离比死别更加的痛苦...我这是深有体会啊...”

        “既然是生离的话,又为何执着于不回家中呢?说不定你的妻子还有孩子在等着你回家呢?”李云微微一笑说道,用拂尘上的静心术稍微让羽生真一平静了一点儿。

        可静心术终究不能平心,现在的羽生真一内心波动很大,甚至还有点想哭,只是默默的摇头说道:“她们不会希望我回家的...或者说,我现在回家又有什么用呢?这里终究是不属于我的...”

        “多谢你陪我这个糟老头子聊天了...我得回家了,回到我现在的家中,我只属于那个这个地方。”

        不再多说,羽生真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杵着拐杖离开了公园,背影萧索,形单影只,瘦弱的身子时不时还只能依靠在墙上,李云看的出来,不是因为身累,而是心累。

        就连一条狗都没有的孤寡老人——

        在中央公园玩耍到累的杨莹莹终于回到了李云的旁边来,手里还拿着一瓶脉动能量饮料,旁边的是脸不红气不喘,还用一种鄙夷眼神看着杨莹莹的小苏漓。

        “我了个去...这小狐狸...的体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我...我为什么那么蠢...居然想到跟野生动物比拼体力...”

        小苏漓抬头挺胸的跳到了椅子上,四肢摩擦着将小肉垫上边的尘灰都去掉,然后继续回到了李云的怀里,大尾巴好不容易才塞了进去。

        缓过神来杨莹莹终于是一副活过来的样子,看着远去的羽生真一的背影说道:“对了云大哥,你刚刚和那老头子聊什么啊...认识他吗?”

        “跟他聊聊关于家人的话题而已...”

        “哦,那老头子我知道啊,是在咱们华夏的日国人...是一个老赌棍,在十几年前的时候跟别人赌博,然后失去了一切,妻子孩子都离开他了,现在看他蛮可怜的,可谁叫他以前的时候犯了错呢。”杨莹莹看着羽生真一的背影只有一丁点的同情,对于赌博的危害她可是十分清楚的,可以说直接毁掉一个人的人生,这种事情天天都在新闻频道上演着。

        “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啊...你跟那位羽生先生很熟悉吗?”李云问道。

        杨莹莹点头,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小跑着将这脉动饮料的瓶子丢掉,一边用手逗弄着李云怀里的小苏漓,一边说道。

        “那个老头子啊,几乎每天都会来这公园喂养鸽子,听说是以前老婆和孩子非常喜欢鸽子,说是象征和平什么的,平时的时候靠表演魔术来维持生活的样子,不回忆伤心事的时候说话又好听,跟一个老绅士似的,知道他的人挺多的,在附近一带应该算是挺有名气的吧...毕竟空有一身魔术技巧的赌棍,还是外国人,这些特征加起来都挺让人想不关注都难的,真是的,好好的生活不好,非要去当戒赌吧老哥,落得现在的下场也是...不过如果他真的能够成功戒赌的话,说不定现在早就已经回到家中了吧,估计现在还在赌博吧...”

        李云只是摇头说道。

        “有时候,戒赌与否,和他能不能回家可没有什么关系...”

        心中微微一动。

        天空飘下一行白鹤的羽毛...

        优雅的白鹤出现在公园立刻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白鹤飘羽,飘若谪仙。

        如果说鸽子是和平的象征的话,那么白鹤就是高贵的象征,分外的引人注目。

        只是李云一点也不觉得这玩意高贵,通过他心通知道了,刚刚的小白在偷看人家脱羽毛,还看的津津有味的...就是一披着白鹤皮的小流氓。

        “咳咳,小白,帮个小忙。”

        ...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2461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