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三十章,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第五百三十章,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回到家中的羽生真一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只是默默的去泡了一壶浓茶,直接就喝了起来。

        “家人吗...呵呵...我看起来像是有这些东西的人么...”

        思念至此,羽生真一将自己的小挂坠取出来,打开盖子,这里边是一张黑白合照,一男一女,簇拥着中间的一个小女孩...

        看着这一张照片,羽生真一的脸色逐渐变得温柔起来,充满了各种各样不可名状的思念。

        只是很快,这想要见妻女的冲动幻想就被打破了,将这小小的挂坠珍而重之的挂在了脖子上,将这些杂念清除掉了之后,羽生真一从破旧的木箱中取出各种各样的小道具,拿出破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该去工作了...”

        ...

        黑夜的公园,白天一家人温暖和谐的份氛围已经尽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对对以情侣为行动单位的男男女女们。

        羽生真一穿着和白天截然不同的小西装,还有一个略显滑稽的魔术帽,旁边是一个穿着管家服的笑面青年,在固定的小台子旁,是驻足停下来的旅客们,期待着羽生真一接下来的表演。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老头子我要给大家表演的魔术叫做【和平】,也是老头子我呢,最喜欢的魔术了,鸽子是希望的象征,是和平的象征,希望今晚的白鸽能给各位带来希望与和平...”羽生真一像一个真正的老绅士一样,将自己脑袋上帽子取下来,然后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你们看,这里什么都没有...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周围的人们都表现出意兴阑珊的模样,特别是年轻一点的人。

        “哦,我知道,是变鸽子出来的魔术吧...”

        “是啊是啊,我们走吧,好没劲哦...几十年前的魔术师就表演的厌烦了。”

        “好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看完再说吧...”

        意料之内的表演,没有出现任何的偏差,羽生真一将一只小小的白鸽从帽子里变出来,换来的也只有寥寥无几的掌声,还有买泡面用的几块小小的硬币而已,这些都还是贪图新鲜的老头子投递的。

        在第一个的魔术表演完了之后,这小小的舞台就人气凋零,只剩下一些看热闹新鲜的老头子在这里,对于这些老头子来说,在哪里都没有什么区别,在这里也只是免费看几场表演而已。

        即便没有观众,即便什么都没有,羽生真一依然表演完了今晚既定的魔术内容...

        表演完了之后,羽生真一将这帽子里的硬币收起来,同时将这可怜的硬币分了一半给自己的青年助手。

        青年助手摇头一笑道。

        “算了吧,这些钱你自己吃泡面都不够,给了我你连泡面都吃不起了...”

        “我能两顿合着一顿吃不是吗?收下吧,这些都是你应得的酬劳,要是我强行把你的酬劳拿掉,自己都会不舒服的。”羽生真一笑了笑,硬是将两枚硬币塞到了青年助手的口袋里。

        面对羽生真一倔强的行为,青年助手也没有反抗,作为助手他是最了解羽生真一的脾气了...

        “说一不二,果然你是很有节操的魔术师啊...”青年助手将这两枚硬币收好。

        “你也是,干嘛不好,非得来我这里干兼职,你家里也是困难的不行...要我说啊,你还是早点离开,一个人去找一份合适点的兼职吧,在我这里兼职除了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什么都得不到。”羽生真一笑着摇头,将自己的魔术用具收好,准备回家,数了下自己得到的硬币,真的是连泡面都吃不起了...不过羽生真一还是有办法的,去买小浣熊干脆面,能吃两顿呢,简直美滋滋...

        说干就干,羽生真一去旁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两袋子小浣熊干脆面,而那老板也是看在羽生真一老客户还有可怜他的样子,额外送了一袋小浣熊干脆面。

        羽生真一就坐在台阶上,就着冷水吃起了小浣熊干脆面来。

        青年助手看着羽生真一手中的干脆面感慨道:“这玩意是我童年的记忆啊...话说你真的是日国人吗?日国人哪里知道这么冷门的小零食,不过买这干脆面还真是正确的选择,量大,味足,还管饱。”

        “嘿嘿嘿...”

        羽生真一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嘿嘿笑,喀嚓喀嚓的将小浣熊干脆面啃掉,抹抹嘴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青年助手看着羽生真一啧啧道。

        “我呢,也是因为对魔术的兴趣才来当你的助手的...刚开始可没想过那么多收益啊什么的,只是在想,什么时候能学到一两个魔术呢...”

        “只是到现在什么都没学会,不是吗?当我的助手真是委屈你了啊...或者说,在我这里学会的只是十分稀烂平常的魔术。”羽生真一感慨道。

        “不,直觉告诉我你应该有更厉害的魔术没有用出来,不过呢,你也许真的只是个落魄的魔术师而已...”青年助手嘀咕道。

        “我的魔术技巧就是这样的了,不过我当年遇到过一个魔术十分厉害的人,他很厉害,非常的厉害,跟我这种落魄的魔术师完全是两种极端的厉害...其实呢,我的特长是鉴赏古董还有名画,魔术还真只是我的爱好而已。”羽生真一默默的自语道:“只是,我必须要靠着魔术生活才行啊,这是必须的...这是我人生的赌局中规定的。”

        青年助手不知道这里边有什么道道,只是默默的收走属于自己的两块钱硬币,然后说道。

        “好了,我要离开了,明天再见...对了,我提醒你一句,有时间啊,还是要和家人一起过呢,毕竟生命过一天就少一天,和家人相聚的地方也会少一天...你要珍惜啊,有些人,想要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珍惜不了,你至少还有个女儿在,算是很幸福的咯。”

        “生命过一天就少一天...和家人的时间...”这一句话在羽生真一的脑海里环绕,挥之不去...

        随后,羽生真一看着青年助手的背影说道:“对了,你当我助手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叫我的外号,六四开好了...”

        青年助手的背影逐渐远去...

        ...

        回到家中,羽生真一一直在思考那句话...

        “家人...我也想见啊...我也...想在我死掉之前看到家人啊...”

        风微微吹动...

        窗帘摇摆...

        一只通体雪白的白鹤站立在羽生真一的窗台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羽生真一。

        白鹤出现在羽生真一的一瞬间时,羽生真一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形好像消失了一样...

        失去了存在的身形体态,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是物理上的消失,而是感觉上的消失。

        产生错觉之后,白鹤也没有离开羽生真一的身边,一点都不怕人的模样让羽生真一有些许疑惑。

        “这白鹤...好像不怕人啊...真的跟传说中的仙鹤似的。”羽生真一壮大了胆子摸了摸小白,小白也没有反抗的感觉,只给了一个【你赶紧完事】的眼神...

        羽生真一不是很看得懂白鹤的意思,可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现在是去见女儿的时候...

        可以...可以绕过那些人...绕过那些监视自己的人!

        鼓起勇气,羽生真一走出了家门,小白也跟着一起,刚刚走出家门,就跟邻居的中年汉子撞到了一起。

        羽生真一这老骨头的哪里撞得过这中年汉子,一下子就被撞了个满怀,摔倒在了地上。

        “对不起...”

        此时,羽生真一刚想道歉,这中年汉子就撞鬼似的站了起来,发抖了一下。

        “奇怪...这里明明都没有人的,难道是撞鬼了?”中年汉子赶紧瑟瑟发抖的加快步伐,赶紧回到家里。

        看着这一幕,羽生真一呆呆的看着中年汉子,再看看旁边宛如谪仙的白鹤,好像明白了什么。

        “谢谢你...”

        白鹤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的整理羽毛,自顾自的跟随在羽生真一的旁边。

        夜已黑,明月西头,羽生真一自己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有些发冷,因为别人看不到他,所以也闹了不少意外,时不时还会撞到小朋友,对此羽生真一只能满怀歉意的把小朋友扶起来...结果就是小朋友哭成一条狗。

        羽生真一也是无奈,只能走在人迹稀少的小路上,不和人相遇...

        在羽生真一走在最前方的小亭子旁,有一白袍道人在望着桌面上的围棋残局苦思冥想。

        看到李云的时候,羽生真一下意识的想要打一声招呼

        “小道士,我们又...”

        说到一半,羽生真一又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别人可能看不见...

        “老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真是巧合,不是吗?”李云微微一笑看着羽生真一。

        羽生真一语塞,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只看到了白鹤小白飞落到了李云的肩头上,瞬间就明白了一些什么。

        “你...小道士,是你帮我...隐身的?为什么要这么做...”羽生真一有些犹豫的说道,他不知道李云是怎么做到的,更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自己身上好像并没有值得让人如此帮助的价值吧。

        李云只是指着眼前椅子,示意让羽生真一坐下。

        羽生真一老实的坐在了旁边的石椅子上。

        “羽生居士,你,看得懂这棋局吗?”

        黑白落子,围棋绞杀,看起来威势十足...

        “我...看不懂...”羽生真一很认真的看了一遍这棋局,顿了顿,然后说道:“我懂一点魔术,可我看不懂围棋...小...大师,如果您有什么指示的话,不妨直接说出来...”

        李云取出白色的纸扇,掩住面庞,指着这一盘威势十足的残局,傲然一笑道。

        “其实,贫道也不懂...”

        羽生真一:“......”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贫道知道居士在想什么,你肯定在想【你看不懂摆出个毛线啊!】之类的话...只是贫道很少打诳语,看不懂就看不懂,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李云堂而皇之的让尴尬的局面变得更加尴尬,正当羽生真一想要发挥一下身经百战见得多的年龄优势,用巧妙的话语终结这个话题时,李云却是淡然的说道:“可贫道知道,这棋局啊,就如同人生一样,一子落错,有可能满盘皆输,不是吗?”

        听到李云的话,羽生真一瞬间就语塞沉默了...

        看着这残缺的棋局,也好像看懂了什么。

        白子优势很大,白子A了上去,白子骑脸了怎么输?然而输了就是输了,只是走错一步,满盘皆输。

        “人生如棋局...如果我当时...没有赌输了...不对,没有赌博的话就不会落得现在的下场...我真的错了...”

        “如果,十五年前,我没有去赌,而是在家里,和我的女儿还有妻子一起吃美美的晚饭的话...”

        “我没有抵住诱惑,没有抵住那些古董的诱惑,我就不会输掉一切,落到现在这一副下场。”

        没有见证女儿的成长,就连结发妻子去世都不能看望,生离,或许真的比死别更加的刺痛人心。

        羽生真一跪在了棋盘的面前,表情前所未有的坚决,这一次,即使是抛弃掉一切,都要去和家人见面。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既然我已经输了,那就让我输得更加彻底,更加有尊严一点吧。”

        “大师...让我见我女儿一面吧,能见到我女儿一面,即使我现在就去死,我也愿意...付出一切,我都愿意。”

        李云看着羽生真一决然慷慨赴死的表情,顿时有些无语,自己又不是让你去死,摆出那么激动的表情很让人误会的啊,得亏用隐身术消除了存在感,不然指不定会被路人认为是高利贷要债的...要高利贷的道士,这画面想想就不是一般的美,美到让人窒息啊。

        “嗯...贫道确实有一事相求,只是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要什么去死啊,什么的...”

        羽生真一抬头看着李云,静静的听着李云接下来的要求。

        “贫道呢,想要你去...”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25023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