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五十八章,黄粱一梦

第五百五十八章,黄粱一梦

        别说像后代了,这一点相像的地方都没,除了姓杨这一点可能是一模一样的。

        伴随着收音机的戏剧声,杨老也在旁边轻轻的哼唱着戏曲,虽然有些呆呆的,可是对戏曲还是十分的热爱,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一副模样依然能哼唱出戏曲来。

        “你不是杨一青那小子,也不是他的后代...难道是大仙找错了吗?不对吧,大仙也会有错的操作吗...”柳燕璃呢喃道,心中总有一些受打击,一开始看到这一洁包子铺的招牌名时,已经以为这一把肯定是稳了的,没想到这非但不稳,还特么搞了个大乌龙,这飞龙骑脸都输了的感觉...

        “难受香菇啊...”

        此时,宋大叔才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看着柳燕璃,嘀咕道:“哎哟我去,没看出来啊,你这小姑娘家家的跑的比我还快,我可是常年干体力活的诶...还是说我真的老了...”

        虽然柳燕璃对于小姑娘这个称呼有些小小的高兴,可眼下可不是为这种小事高兴的时候。

        “你说你要找一个等了将近百年的人...可老大爷他啊今年可才70岁呢,你要说70岁将近百年也没什么,可直觉告诉我总觉得杨老不是你要找的人...”宋大叔从旁边的水壶里倒出了一杯水来,一口凉白开下去整个身子都一阵舒坦。

        最后柳燕璃也只能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坐在旁边的地板上,也不嫌弃地板有些脏4,只是有些恼怒道:“怎么说呢,我想找的那个人如果不找到他的话,可能已经挂掉了也说不定...嗯,可能早就挂掉好久了,可不找到他总是有些不甘心,我的好闺蜜等了他那么多年了,一点音讯都没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也没有一点音讯,真是的,好歹跟我们说一声吧,留下点手信也好啊。”

        宋大叔最后坐在椅子上才缓了过来,笑着摇头道。

        “人生哪有完美的,有遗憾才是人生啊,我当了那么多年单身狗,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呢。”

        “可以啊,等小晴十年以后,你才多少岁来着,正是那啥的好时候,你年老体衰,她正值花季,你们真是天作之合啊...”柳燕璃一脸懒洋洋,口无遮拦的说道,顺便还打开了旁边的冰箱,想看看里边有没有冰镇啤酒能借酒消愁。

        “咳咳...”

        宋大叔一口老水就喷了出来,作为包子铺的现任老板,差点就被噎死在了自己家里,真的是防不胜防...

        此时,宋大叔也不敢搭腔了,他隐隐的觉得眼前的女孩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没有节操和下限。

        在楼下,原本努力学习和面的小晴也跟了上来,旁边还跟着在吃着包子的李云。

        “嗯...这一笼包子进步很大,不错不错,比起贫道的手艺来算是相差甚远,只是用来卖的话这味道也是足够了。”

        被夸奖后的小晴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小脸通红的接受了这夸赞。

        “我听含香小姐还有那个姓白的叉子说过,你做的吃的连狗都嫌弃,居然好意思说相差甚远?是你跟她的包子比相差甚远吧。”柳燕璃一脸震惊的看着李云这一张风轻云淡,看不出任何吹逼味道的脸庞,究竟得多不要脸才能把这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跟自己是有得一拼。

        李云依然风轻云淡,脸色无喜无悲,领着小晴来到这里,指着这杨老。

        “宋大叔传承的就是他的理想。”

        小晴一开始也有些拘束,可是看到这杨老慈祥安宁的脸庞时,就不由自主的凑近来看。

        皱纹多的能够夹死人,苍老的脸庞上也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可能只有简单的小幸福而已...

        这小幸福,可能是从收音机里得到的,也可能是从其他地方得到的,可小晴觉得现在的他就是挺幸福的,可又说不出幸福的理由来。

        小晴犹豫了片刻,靠近了杨老。

        “就是这个老人吗...”

        两人的脸上同样不干净,只是一个是疤痕,一个是岁月磨砺出的沧桑痕迹...

        在小晴靠近后,一开始只对收音机有反应的杨老却是笑了,笑的很开心,笑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旁边的宋大叔有些愣愣的说道:“嗯...老头子居然会对收音机之外的东西反应,真是奇怪...难道是人到年老,对于孙女的爱意本能?”

        宋大叔仔细想想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人一老啊,就想要个孙子孙女的。

        柳燕璃悄咪咪的盯着杨老的眼神,悠悠道:“俗话说的好,处男就好像可乐上的浮冰一样显而易见,我第一眼就看清了,宋老板,你,是个处男...”

        宋大叔:“......”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宋大叔觉得眼前这漂亮小姑娘长那么大没被人打死简直是一个奇迹。

        “所以说,我的眼力很不错,眼前的情况同样显而易见,他看着小晴的眼神百分之一百不是在看女儿的眼神。”柳燕璃摸了摸下巴,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说道:“就好像...在看母亲一样,没错...小晴就好像在看儿子一样。”

        宋大叔有些懵逼了,看着小晴还有杨老,两人的眼神的确是有些变化,小晴依然是有些认生,杨老也确实是有些痴,可眼神的深处,还是有那抑制不住的情感,发自灵魂的情感...

        这时候,李云站了出来,将小晴的手搭在了杨老的手上。

        苍老的手心和有些幼小的手心相连在一起...

        “还记得贫道之前说过的事情吗?”李云微微一笑,看着柳燕璃。

        柳燕璃有些懵逼,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事情,可随后好像想到了些什么,有些犹豫道。

        “你说...是传承,轮回?”

        “没错,这是一个传承,也是一个轮回,由第一个人传承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传承给第三个,第三个传承给第四个的故事...然后,第四个又传承了回来。”

        李云笑着,属于森罗万象的力量倾泻而出。

        连带着孽镜台的锁链,探寻小晴内心深处的记忆...

        ......

        ......

        小晴做了一个梦,一个很久很久的梦,久的就好像人生一样...

        空山一梦,黄粱苦短...

        人的一生,在梦中,就好像一瞬间一样。

        很快,小晴醒了过来,看到了周围熟悉的人。

        “你刚刚好像睡着了一样,又好像醒来了...”柳燕璃一脸狐疑的看着小晴。

        小晴也只是抹了抹眼睛,嘀咕道:“可能是最近都没怎么睡觉吧,晚上都要出来觅食找吃的...”

        说到这里就连柳燕璃都有些心酸了,同样想起自己最贫穷的时候,在夜晚时去富户家的厨房里找鱼吃,然后看门的大黑狗咬的不要不要的,最后被富户发现的时候,发动楚楚可怜把偷吃的锅甩到了黑狗身上...最后富户居然信了。

        “嗯...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生活了,以后会有更加贫穷的人生等着你,像这个秃顶处男一样,为别人的人生付出一切,然后在穷困潦倒@#¥%……&*o。”

        柳燕璃话没说完就被李云手动禁言了,白哲细腻又不失力量的可靠臂弯和她的嘴巴亲密解除——快把丫憋死了。

        “请不要在意这货传递的负能量,把她当一颗屁放了就好。”李云的内心波动很大,对于柳燕璃的行为简直是吐槽不能。

        小晴也没有在意的样子,只是抹了抹眼睛笑道。

        “没关系...总感觉这样做会很开心,刚刚在梦里我也是这么做的,其实就这样度过一生挺好的...我喜欢...”

        至此,小晴第一次绽放出最真挚的笑容来,脸上的疤痕还有其他什么东西都被这笑容尽皆掩盖,看着这样的笑容,就连下限低如柳燕璃也不好意思再传播负能量了。

        旁边的宋大叔有些好奇的说道:“你说你刚刚在做梦,做了什么梦,能跟大叔我分享分享不。”

        小晴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说了。

        “也不是什么梦啦,梦里,我是一个孤儿,和现在的人生差不多,不过被一个大哥哥收养了,那个大哥哥呢,教我读书写字,教我做包子,特别是做的包子,十里八乡都很喜欢的样子...”

        故事逐渐深入,小晴的表情有了变化,让宋大叔和柳燕璃都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小姑娘在讲故事的时候,不再是个年纪幼小的小姑娘,而是一个历经沧桑的人。

        然而这只是错觉而已,很快小晴的气质又回到了之前的模样。

        “他不仅仅有教导我,还教导了其他人...对了,他开的是一家孤儿院,有好多好多和我同龄的孩子,不过呢,最后那些孩子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待在那孤儿院里...后来就连教导我写字做包子的那个叔叔都离开了孤儿院...”

        小晴讲的是有声有色的,宋大叔也不由得被吸引住了,忍不住说道:“为什么那个叔叔要离开孤儿院啊。”

        此时小晴想了一下,用有些生涩的语气说道:“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好像是在说...,好像是有一些外国人侵略了我们的国家,然后老师就去当军人,去打那些人了...那些可恶的侵略者。”

        那些可恶的侵略者说的是哪一段历史,柳燕璃也隐隐猜到了一些,那是新华夏建立以来最黑暗的时代,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

        在那个时代,有人抛头颅,有人洒热血,为的就是保卫祖国,保卫这一片被热爱着的土地。

        “这梦好像...还挺真实的...你知道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吗?”宋大叔忍不住说道,这说的跟自己真的经历过似的,那个抗战时期的事情。

        小晴摇摇头,只说是自己在梦里经历的事情,至于经历的是什么事情,经历的是什么时代,统统都不知道,就连当年抗战时期这个概念可能都不知道。

        只有柳燕璃隐隐听出了些什么,听出了一些自己熟悉的东西,有些紧张的说道:“后来呢,后来呢,你的老湿去哪里了,回来了没有,现在在什么地方...”

        柳燕璃抓着小晴的肩膀摇晃着,看着面目逐渐狰狞的柳燕璃,小晴有些害怕,一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李云稍微用静心术让柳燕璃冷静了一点儿...

        “莫慌,让小晴讲完...”

        “抱歉,我有些小鸡动了...”柳燕璃道歉道。

        李云总觉得柳燕璃的话里有话,如果换个性别的话妥妥的就是性骚扰了,还是三年起步的那种。

        柳燕璃对上了李云的眼神,还补充道:“对了,刚刚我绝对没有话里有话,把激动这个词指代成鸡动的,绝对木有啊...”

        “你都把你大胆的想法说出来了啊...”李云一手扶着额头无语道。

        “怪我咯...”

        看着李云还有柳梦璃这轻松交流的模样,小晴的心情也稍稍的缓和了下来。

        宋大叔对这事情的后续十分的好奇,忍不住说道。

        “后来呢,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呢,到哪里去了。。。”

        这故事仿佛有魔力一样,吸引着宋大叔听下去。

        “后来啊,我在原来的孤儿院开了一家包子铺,就用的是老师的名字,还有老师念念不忘,在信封上的名字一起命名,这包子铺的名字叫做...一洁包子铺,和大叔你的包子铺名字一模一样呢。”

        “是啊,真是一模一样呢,这名字...”宋大叔点头道。

        小晴则是继续自顾自的讲着。

        “后来啊我遇到了一个孩子,他当时就在门口看着我卖包子,也不来偷也不来买就这么看着,然后我可怜他就收养了他,就好像老师对我做的事情一样,他教我读书写字,教我人生道理,教我做包子...我也教那孩子读书写字,教他做包子,教他人生的道理,最后将他养大,让他继承了我的包子铺”

        此时,小晴的记忆好像有些模糊,最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杨青一...来纪念我的老师,在梦里,我的老师,当年的名字叫做杨一青。”

        宋大叔一阵呆愣...

        杨老的名字,就叫做杨青一。

        ......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31859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