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六十章,老照片

第五百六十章,老照片

        “大哥哥,你到底行不行啊,这道题...”杨春一脸无语的看着思索之中的白沉,



        白发,巨帅,气质迷人优雅似反派的白沉正对着眼前的小学数学题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面对杨春那若有若无的鄙夷眼神,白沉傲然一笑,摇动下摆,无风自起白发飘,淡然道:“不会...”



        “卧槽不会你还那么屌,你这要是会不是要屌上天了?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杨春一脸恶寒的看着傲然一笑的白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是比自己老师下限还要低下的人物。



        最终杨春忍不住了,还是吐槽道:“你难道没有下限的吗...”



        白沉继续傲然笑道:“你知道跟你老师出去那个男人吗?他才是最没下限的那一个,他会肆无忌惮的让人口不能言,肆无忌惮的剥夺他人的爱好,肆无忌惮的对萝莉下手,甚至于肆无忌惮的对动物下手,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型自走渣渣的集合体啊,对于那样的人,我觉得我的下限是比不过他的...”



        这一通不明觉厉的嘴炮下来弄得杨春是一愣愣的,随后就下意识的说道。



        “我才不信,他看起来可比你靠谱的多,至少不会被这数学题难倒...”



        “啧,区区数学题,你这眼界也太小了,遥想当年我斩下多少妖仙鬼神,也是一道数学题能相比的,你就好像那些只盯着我缺点看的人一样,一叶障目,愚不可闻。”白沉对这小学数学题不屑一顾,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这道题应该这么做...”一旁的含香微微一笑,拿起铅笔,就在这作业本上涂涂画画,很快,这一道白沉苦思冥想半天的数学题就被解出来了。



        “这些奥数题本来就不是你们小学生应该做的,真是的,你们老师也太着急了一点儿吧,让你们学这些东西哦。”含香有些无奈的说着。



        杨春一脸崇拜的看着含香...



        旁边的白沉脸上傲然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愕然道:“你...你为什么会做啊,你不应该跟我一样不食人间烟火才对吗?为什么会被这些俗事缠绕。”



        “没有啦,道观里有很多以前云大哥读书时的书,我时不时会拿出来看一看的,那些教材很有意思,能学到以前我都不知道的东西...”含香有些扭捏不好意思的说着,最后顿了顿,补充道:“对了,就在你去网吧玩游戏的时候,我就看那些书还有道家经文...”



        好耀眼...



        快要闪瞎眼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



        白沉用手遮蔽住眼睛,抵御着含香发散出来的莫名光芒,同时对自己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挫败感。



        随后白沉自我安慰道。



        “等一下...我是武器啊,武器的天职就是砍人啊,我学那么多东西根本没有什么用啊,没错,根本没有什么用,她才是渎职啊,作为山灵居然去学那些无用之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沉阿q式的笑声响彻整个孤儿院,引得众人都哄笑了起来,一时间孤儿院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同时这快活的空气也感染了作为孤儿院院长的谢苏洁,此时的她正呆呆的看着这些孤儿们,满脸的笑容。



        含香没有犹豫,将谢苏洁的轮椅推到了孩子们的中间,在孩子们的包围中,谢苏洁脸上的笑容更加旺盛了。



        “你们院长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你们了解她吗?”含香突然对谢苏洁有些好奇,这个看起来即将枯萎的百岁老人,那么多年经营的这一间孤儿院。



        杨春放下了写数学题的笔说道。



        “我们院长啊,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做孤儿院的事情啦....emmm,再早一点的我也不知道,都是老师跟我说的,不过以老师的见闻,肯定也是有很多加工的地方吧。”



        对此,白沉和含香只能在内心默默的吐槽,这看起来年纪不大的老师其实可以当这看起来很老的谢苏洁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了...



        旁边的当事人谢苏洁静躺着,好像在睡觉,又好像醒着,任由杨春诉说着她的人生。



        “院长她啊,本来是天海夜总会的头牌歌女啊,当时可是很火很火的那种,就连军阀啊军官啊,都会特地的前来听她的歌,为她的歌曲买醉。”



        杨春说道:“当初,有很多军官啊,都想着和她一夜风流,夜夜笙歌...对了,夜夜笙歌是什么意思啊,当初我问老师的时候她只是嘿嘿嘿的笑,什么都不说。”



        含香:“......”



        白沉:“......”



        “让这样的人来当老师真的合适吗...”含香小小的吐槽了一下后看着一脸纯洁的杨春说道:“夜夜笙歌的意思啊,就是每天晚上唱歌,一夜风流的意思啊,就是吹一夜的风。”



        杨春点点头,一副很懂的样子,有些高兴的说道:“那我们大家晚上也是一起夜夜笙歌,一夜风流啊,大家经常一起吹风唱歌呢...”



        白沉用一脸淡然的表情看着含香,那眼神好像是批判,好像是嘲笑,还有一点小优越感...



        含香以手扶额,为什么自己要懂那么多啊...



        “咳咳,总之这都是一些细节问题,不要纠结夜夜笙歌还有一夜风流了,到时候你们就会懂的。”含香简单粗暴的略过了这个问题,说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嗯...我想想,后来还是在唱歌,用唱歌得来的钱,在天海开了一间孤儿院,收养那些流离失所的孩子,就跟我们一样...”



        杨春突然灵机一动,说道。



        “对了,还有当初的照片呢...”



        不含糊,杨春就跑到了餐台上,从餐台下的垫脚里抽出了一个脏兮兮的木盒子来。



        打开木盒子,里面都是一堆堆的照片还有信封。



        小小的盒子里,蕴藏着珍贵的回忆,可这一张张珍贵的回忆,却被当成了桌子的脚垫,这行事风格让含香想到了同样把珍贵东西当脚垫的某人...



        嗯,可能白沉并不算珍贵吧...



        “大姐姐,你肯定在想是谁把这盒子当桌子的垫脚吧,没错,就是她,我们的老师,那个没有任何下限可言的生物。”



        杨春有些无奈,对于自己老师的程度已经是十分的了解,现在也不以为然了...



        打开木盒子,里边的照片被一张张的取了出来。



        蕴含着珍贵记忆的照片——



        ...



        “这些都是当年院长的照片,你看漂亮不。”杨春一脸自豪的介绍着院长。



        白沉看了看这些照片,上边的配角不同,和很多人都有合影,只是主角都是谢苏洁,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女人。



        眼角一颗乌泪痣,倾城一笑百媚生,白沉觉得这照片上的女人很美,非常的美,有一种俗世中特有的抚媚,又有超脱物外的温柔,能化出水的眼神,如诗,如画。



        无论和谁合影,无论是军阀,大人,书生,这照片的主角,都是谢苏洁本人,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散发着坚强气质的女人。



        “不错,虽然不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可是这气质还是有着足够的吸引力,那些男人扑上去也是可以理解。”白沉看着照片上的谢苏洁赞叹道。



        最后,杨春在这盒子的最底层,翻出了一张照片来。



        同样的黑白色,同样的和别人的合影,只是这主角不再是谢苏洁,站在这个男人旁边,她就是配角...



        这男人相貌平平无奇,身高平平无奇,身材平平无奇,戴着个小眼镜,有些小羞涩,又有些独属于年轻人的男子气概。



        “嗯,直觉告诉我这些男人和那些炮灰不一样...”白沉嘀咕道。



        “嗯...这个我也听老师说过,说她是一个抛弃女人的人渣,不过老师的话嘛,信一半就好。”杨春耸了耸肩说道:“听说他们也是通过孤儿院认识的,当时院长啊,在一次酒会上,遇到的在偏远山村里教导学生的年轻夫子...哦对了,当初这年轻夫子还在扫厕所维持自己开的孤儿院的开支呢,刚好就遇到了院长...”



        此时,杨春顿了顿,又用一脸懵逼的表情说道:“emmm...我想下老师当时是怎么说的,哦对,老师当时说过,当年的院长啊,因为这人敞开了心扉,和这夫子一夜风流,夜夜笙歌..”



        “打住打住,这个可以略过,可以略过,不用说的那么详细。”含香赶紧咳嗽打断。



        含香看着这一张照片,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同,拿起摩挲了起来,最后发现这照片,有些鼓包的地方...



        啪嗒,一封信掉了出来,是一张封早就已经破旧殆尽的信封,这字还是繁体字,虽然模糊但看得清。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封情书,这上边有情书特有的味道...”白沉有些好奇的摊开了这一封情书,旁边的含香想要阻止白沉偷窥人家的隐私,可小小的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慢了一步,让白沉打开了信封。



        就连杨春这货都对这情书有了那么一丢丢兴趣...



        “佳人难弃,一世长安,然贼寇入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腔热血犹在,精忠报国之愿。”



        “故立下此誓,他日月明高悬之时,于桃花树下,我许你一世姻缘——”



        “等我...”



        杨一青,留——



        字迹娟秀工整,蕴含着一腔热血澎湃,又不乏儿女柔情,看得杨春是一愣一愣的,含香也是心有感触,只有白沉一脸不屑的看着这一封信。



        “你们老师说的没错,这就是一渣渣啊...真正的人渣。”



        “可他...这情书写的很好啊,我都有些心动了。”杨春脸红道。



        “情书写得再好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渣渣的事实,他参加的战争,保家卫国的战争,一不小心就会抛头颅,洒热血的战争,可不是过家家,你以为存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那都是万中无一的天选之人。”白沉偏过头,不屑道:“恐怕他还以为自己是天选之人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吧,想太多了,这样的凡人每时每刻都在诞生,每时每刻都在死去,在家里,在哪里,或者在医院,他有什么能担保自己能从战场上回家,还立下这样的誓言让人等着,浪费青春浪费生命,着实是可笑至极啊。”



        这一次,就连含香都觉得白沉说的话有道理,同样经历过许多时光的她,知道战争的残酷性,十死一生,知道十死无生都是家常便饭的...



        空气突然尴尬安静,白沉的脸色黑起来还是很可怕的,特别是对于小朋友们来说。



        此时,旁边的谢苏洁打破了尴尬安静的氛围,咿咿呀呀的,将手朝着这一封信凑过去。



        信是破旧的,可信上边的字却不是,至少含香觉得对于谢苏洁来说不是...



        含香没有犹豫,将信封放到了谢苏洁的手上。



        扯过信封,谢苏洁只是轻轻的握着,就能笑上一整天,一个月,一年,一辈子...



        无论是白沉还是含香都不想打扰谢苏洁此时此刻的宁静和幸福。



        “啧啧,总感觉有一种错觉,只要握上了这一封信,她就不是那个枯槁的老人,而是那个迷倒众生的歌女,或者说只有在某人面前的时候才是这样...”白沉啧啧道。



        就在这个时候,含香突然感应到了李云用他心通的传讯,先是顿了顿,然后点头说道。



        “明白了...”



        含香突然撸起袖子,叉着腰,对周围的人们说道。



        “女生们留下帮忙,男生们先出去吧...”



        “干嘛...”杨春疑惑道。



        “嗯...就是有事啦,刚刚师兄传音跟我说要帮老院长换一身衣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听师兄的。”含香撸起袖子,准备开干,并督促男人们出去。



        白沉倒是很识趣,把这些熊孩子们都卷了出去,只有杨春还呆呆的愣在原地。



        “嗯?你怎么不出去啊。”含香疑惑道。



        杨春突然有些扭扭捏捏的说着,又说不出话来...



        最后才鼓起勇气似的,说道。



        “其实别看我这样子啊...”



        “其实我是女孩子啦。”



        含香:“......”



        根本看不出来好不好...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3230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