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六十三章,善的传承

第五百六十三章,善的传承

        宋大叔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自己的家里,狗窝一样的包子店二楼,揉了揉脑袋道。

        “好困...嗯?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总感觉忘掉了好多东西,是不是昨天喝酒喝多了诶...该死,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mmp...”

        此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宋大叔望去,是在阳台晒着衣服的小晴,这些衣服有杨老的,也有宋大叔自己的,特别是那条穿了n年的小熊内裤...

        “额,这些事情我来做就可以了...”宋大叔觉得让这小孩子来做这些有些不好意思。

        小晴只是笑着说道:“没关系,这些我都会做,大叔你等一下教我怎么熬煮汤汁就好了...”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还很好学。”宋大叔打了个哈欠,起身穿好衣服,赞叹道:“不过你也不要老是做包子什么的,以后你还要去上学的,虽然年龄有些大了,不过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读起还是没问题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先把那些教材看完咯...”

        看到这些教材的时候小晴脸色瞬间就灰暗了下来,和绝大多数小学生一样,在看到这玩意时会有一种自内心的绝望情绪在蔓延...

        “对了,我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啊,怎么总感觉昨天忘掉了什么事情似的,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宋大叔把衣服换掉,换成了白色的围裙,还有厨湿专用的高帽子还有口罩,准备开始新的一天,新的包子铺,随即转过身去说道:“总感觉我对昨晚的事情会很在意似的...”

        小晴顿了顿后说道。

        “昨天晚上...是那个大哥哥搀扶你回来的,说你是在外边喝酒喝嗨了,都断片了,对了,那个大姐姐还说你昨晚喝酒喝掉了她几百块钱呢,说那些包子都可以两清了,下次还会来蹭包子吃的,就当抵掉那欠酒的费用...”

        “直觉在告诉我,那个小姑娘绝对在说谎,她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宋大叔下意识的说道,又愣了愣,嘀咕:“咿,奇怪,之前我应该和那个小姑娘没有交集才对的啊,为什么我本能的觉得她是一个没有任何下限可言的人,绝对不值得相信...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

        “不过呢,我觉得大叔昨晚可能真的出去喝酒喝的开心过头了吧,我还记得你当初回来时的表情呢...应该怎么形容呢。”小晴有些词穷,作为一个没上过学的小学生,没法用言语来形容宋大叔昨晚的表情。

        最后,小晴只能笼统的说道。

        “反正很心满意足就对了...好像实现了多年没有实现的愿望一样。”

        “多年没有实现的愿望啊...难道是讨一个媳妇么...嗯,大概是没人看得上我的啦,一个又穷又没文化的糟糕大叔。”宋大叔自嘲一笑,也没放在心上,双手叉腰,不再多想,看着小晴笑道:“昨天的事情就不说了,对我们人来说啊...明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你去做作业,我去做包子,就这么决定了...”

        小晴继续在绝望的旋窝中蔓延...

        同时,还有一个个的孩子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个脸上带着拘谨,只有为的杨春表情比较稳定。

        宋大叔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些孩子们。

        “这些孩子是...”

        “哦,这些孩子啊,是那大哥哥带过来的,说这些孩子们,可以继承意志什么的,让传承不再循环轮回,而是播散出去开花结果,将善的信念传递的更高更远...”小晴重复了李云的话,让宋大叔更是呆愣。

        良久之后,宋大叔笑了,笑的比谁都开心。

        “那感情好啊...我看你们骨骼惊奇,来跟我学做包子吧。”

        不知道为什么,宋大叔看着这些孩子们,总感觉像在看自己的孩子,和看小晴时的感受是一模一样的。

        关于善的传承,终究延续下去,开花结果...

        ......

        一个小时前——

        “你说让我们去那个大叔那里?”杨春强行抹掉了眼泪,还没有从老院长的死亡中走出来。

        “嗯,你们去那个大叔那里,那个大叔会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对了,不是柳燕璃那种歪理,而是真正的道理。”李云拍了拍杨春的肩膀,笑道:“好好继承谢院长的意志,也将这种善良的信念传递下去,这个世界需要英雄。”

        旁边一直沉默寡言的小胖墩,弱弱的说道:“英雄不是...像迪迦奥特曼一样的大佬吗?我们怎么可能是英雄...”

        周围的孤儿们也同样是这个想法,能手里放光波打倒怪兽的才能叫英雄。

        李云认真的看着这些人说道。

        “小朋友们,你们的想法大错特错了啊,像昨天那个其貌不扬的大叔,就是真正的英雄,他将善的理念传递了下来,给了别人,有人因此而生,有人因此而对生活充满希望,有人因此而学习他传递希望,那么,他做的事情,和手中放波的人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那...真是那样的话,我要当英雄!”

        “我也要当英雄!”

        “我也要我也要,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当什么厨师!”

        李云眼看忽悠成功后,打开昆仑镜,直接让这些小朋友们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然而等回过神来已经无影无踪,眼前的是一洁包子铺。

        大家都犹豫了片刻,踏入了包子铺内...就算只是做一个简单的包子,那也是英雄。

        在送走了小朋友们后,李云来到了孤儿院的后院,有一座小小的无名孤坟,旁边有只有一块简陋的木牌,上边写着谢苏洁还有杨一青的名字。

        老院长的身,杨一青的魂。

        “不错啊,小苏洁终于是在挂掉之前实现了她的愿望...真的是太好了,能够和心爱的人葬在一起,她这一生算过的有滋有味了吧。”柳燕璃看着很洒脱,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其实身后已经堆满了啤酒罐子。

        借酒消愁愁更愁——

        其实这也算不得是离愁,至少柳燕璃是这么认为的,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才对。

        李云则在一旁默默的念诵着往生的经文,渡化着逝去的老院长,那个横跨世纪的天海歌女。

        “真是个平凡又伟大的女人,用了一生去等一个人,又用了一生去完成了两人当时的理想还有事业。”含香感慨的看着这小小的坟头,双掌合十,为她祈愿。

        就连一直严肃不起来的白沉都罕见的没有挖苦,而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看着自己的学生们,柳燕璃笑道。

        “话说你们这个时候不应该问一些老院长去哪里了之类童真的问题吗,怎么你们好像一点都不悲伤一样。”

        “为什么要悲伤啊,就算我哭的再大声院长她能回来不,况且老院长走的时候她脸上还带笑呢,完成了多年的心愿,我们这些做后辈的为她高兴还来不及呀。”杨春不以为然的说道,给老院长上了一炷香。

        焚香升起,伴随着烟火飘散,死者的魂飘向远方。

        杨春看着那一缕幽魂的离去,脸色毫无波动,周围的孤儿们也是一样的。

        李云念诵完了渡化的经文后,将最后一项事物,那簪埋葬下去后,缓缓起身来到了柳燕璃的旁边,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她。

        “干嘛,看我漂亮像要【哔哔】我啊。”柳燕璃懒洋洋的说道,还风情万种的扭了扭纤细的腰肢,将头掩面,媚笑道:“怎么样,看到大美女是不是蠢蠢欲动啦,别啊,这是人家的坟头前不要那么...”

        李云:“......”

        这玩意的节操值大概约等于没有...

        李云当然不是情,只是指着柳燕璃干瘪的胸口上,那一块刻有五方天帝的崆峒印说道:“你知道这玩意是什么吗...”

        “这玩意?”柳燕璃毫不在意的将这崆峒印挂了起来说道;“这是我妈留给我的啊,当时跟我说是挂着也行,当成桌垫也行...”

        “当桌垫,这玩意你居然被当桌垫。”李云无力吐槽,感情这破性格是遗传的,一个比一个熊。

        柳燕璃依然不以为然,甚至当着李云的面儿玩起了这崆峒印来,跟悠悠球似的转来转去,李云都不知道这玩意有这种操作。

        整理了心情后,李云肃然道。

        “这是神器,从开天就存在的神器之一,你不老不死的源泉...可老牛逼了。”

        “我还以为我们生来就是这样的呢,原来是这玩意的原因?”柳燕璃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悠悠球崆峒印,还愉快的玩耍了左三圈右三圈,就算知道是神物也没有任何尊敬可言——反正都没有意识的,怕个毛。

        “原来这是那么厉害的桌垫?用来压衣服挺好用的,块头小小的,还挺有重量。”柳燕璃对这玩意没有什么实感,佩戴了那么多年来看,仅仅只是个耐磨之余有些小用处的挂坠罢了。

        “五方天帝崆峒印,能赐予鲛人不老不死的躯体,同时还有着属于神器的基本力量...比如像大气运一样,能强化人的能力,也能应愿而生,应愿而为之。”李云看着这小小的崆峒印,这崆峒印也给了李云一丝回应。

        和昆仑镜不同,这崆峒印连最基本的神志都没有,只能给李云一种属于神器的回应,那回应的意思就是【我是咸鱼】,大概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衍生的基本意识...

        这些神器保护自己的方式都有不同,李云见过最咸鱼的大概就是这崆峒印了,自己又不是要弄死丫的,那么紧张是作甚。

        崆峒印不再散着淡淡的萤光,又继续是一块小挂饰的咸鱼模样。

        李云则是看着柳燕璃,淡然说道:“你知道周围的人都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周围的人?不知道啊...”

        柳燕璃还真不知道周围的人是怎么评价自己的,她还真不在乎别人是怎么评价她的,在时间长河里游荡了那么久,对于自己在乎的人,和不在乎的人的态度那是截然不同,毕竟大多数都是弹指一瞬的过客,在乎那么多是给自己找罪受。

        “我猜一下,他们对我的评价大概是一个貌美如花的美女老师?年轻漂亮又温柔善良,是许许多多大龄未婚男青年夜里施展魔法的对象?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傲女神?”

        李云:“......”

        空气突然安静,李云不知道这姑娘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做成的,究竟是怎么清奇的脑洞才会把自己和大龄男青年的施法对象连接在一起的。

        “他们对你的评价...大概就是一个每天胡言乱语的女神经,带着一个老人生活的女酒鬼,同时买酒喝的时候还喜欢欠债,有时候一块钱都能讨价还价半天,没有任何节操和下限可言的悲哀生物。”李云盯着柳燕璃说道。

        柳燕璃呆愣了片刻,对于下限之类的评价早就已经习惯了,只是带着一个老人生活就不明白了,愕然道:“那你说那些熊孩子们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都是鬼怪吗?”

        “他们不是鬼怪,不过如果在你身边待久了,可能就真的变鬼了...你的愿望是能够用稀薄的存在感生活下去,这是你下意识的愿望,也是你的生存准则,这没毛病,作为长生种存在感爆表的话第二天就得被解剖。”李云认真的看着柳燕璃说道:“可是啊,这崆峒印同样会削弱其他人的存在感,比如杨春,比如老院长...老院长还好,作为老人存在感本来就不强,这小孩子存在感低下,一旦定型,他们以后的人生就会宛如一条真正的咸鱼...”

        柳燕璃想了一下有些后怕,乍一听不算什么,可一个人如果在社会中存在感低下的话,那真的只能一辈子当咸鱼了,顿时一股莫名的挫败和明媚的忧伤涌上心头,难道真的只能孤独一辈子了吗...

        李云眯着双眼盯着柳燕璃,此时小苏漓的狐狸尾巴突然从李云的衣襟中露了出来。

        “你以后如果继续过着正常生活的话,势必会影响到别人,这是必然的事情...”

        “所以说...”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3288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