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零五章,大地渐渐苏醒

第六百零五章,大地渐渐苏醒

  五块小镜子来到了李云的手里,发动自己的力量,肉眼可见的庞大力量从镜子中散射而出,让这五块钱的小镜子...看起来像装了霓虹灯的小镜子,彩色的光束射的到处都是。

  这场景看的周围的人看着这场景就是是会心一笑。

  “到底是年轻人啊...”

  “是啊是啊,在镜子上装霓虹灯...噗哧...我笑出声来了。”

  “我觉得加点音效好,如果我是dj,是dj,是dj你会爱我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柳燕璃还有白沉两人默不作声的远离了李云几步。

  李云手扶着额头,虽然觉得很丢脸,可他们说的是事实啊,这五块钱的小镜子还特么会闪烁霓虹光,塑料底霓虹光,基本就是手动DJ机没跑了。

  “我了个去,非要用这种摇摆霓虹光吗...我记得你没必要这么玩的吧。”

  【这样子能让我看起来更加的廉价...】

  是你赢了我的姐...

  摇摆DJ昆仑镜的力量包裹着李云等人,思绪直接连接到了这大树身上。

  走进这一片土地的记忆里...

  ...

  晴朗蓝蓝的天空,没有任何污染的大地,澄澈的让人心醉。

  不在庙会上,李云等人出现在了一片郁葱的小树林里。

  “大地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么,一方水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李云用手敲击了下地面,有些湿润的泥土,草木的芳香全部呈现在眼前。

  这是记忆,渐渐苏醒的大地的记忆,和人的记忆完全不同,跟穿越了似的。

  “我们是穿越了吗?我靠...”柳燕璃一惊一乍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身上有没有金手指之类的东西。

  一旁的白沉看的乐了,说道:“和萝莉控挺像,觉得来到新世界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身上有没有自带外挂,特么的你以为你是24套的天选之人啊,随便穿越。”

  “不是穿越?”柳燕璃感觉索然无味。

  白沉给柳燕璃解释了一下,大概就是在场的人都入梦了。

  “大梦黄粱,庄周梦蝶,这画中能诞仙,那么这梦中又有何不能呢?亦或者说,这里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和现实世界又有何区别,有触感,有土地,这就是【真实】,假如这里的人有意识,能交流那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在一旁的白沉用一脸哲学家的表情说道,双目之中充斥着原本不应该有的睿智。

  在这一片土地上,小苏漓变回了小狐狸,立刻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李云的怀里,探出个小脑袋来,唯一遗憾的是小狐狸的尾巴在这里似乎不能幻化,九条尾巴撑着李云肚子看着像啤酒肚似的。

  得亏不是现实世界,不然李云觉得自己不仅会被安上【早婚早育的人渣道士】【玩DJ镜子的先导潮流人士】还会被安上【被肥胖和啤酒肚困扰的大叔】之类的称号。

  画面太美,李云不敢想。

  “哞”

  一声老牛叫响起,黄牛拉着梨车强势路过,在上边赶车的是穿着布衫的老人,操着李云听不懂的语言,唱着很久以前的歌。

  “哟,小伙子,我问你点事儿,知道当世最强的斗帝萧炎...”柳燕璃想要表现一把自己的语言知识,操着同样的口音和语言去打招呼,可直接被无视掉了,这老人继续唱着朴素的山歌,赶着老牛。

  “终究还是只能具现已经发生的事情,你能触摸能感受,可终究还是改变不了什么...”李云呢喃道,抬头望望天,想着这土地几百年前的记忆,可不可以看到飞天遁地的修真者之类的,比如魔门大叔和正道小姑娘相恋,最后被逼落悬崖...自己还能去无情嘲笑一下,反正都是发生过的事情。

  “你身上的恶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长...”柳燕璃眯着双眼看着李云。

  此时李云只能无辜一笑,打死不承认,跟着老头走着。

  聚落是很小的聚落,耕种织布,怡然自得,大家身上都穿着生产力极其低下的粗布麻衣,可脸上那种纯粹属于大自然的笑容是怎么都换不来的。

  在村口处,有一条浑身漆黑的大狗,皮毛润滑的跟绸缎似的,就这么盯着李云这一边,好像能够看到站在这里的众人一样,和普通的黑狗不同,那睿智的双眼看起来跟人一模一样,充满平静和智慧的目光。

  然而很快,这一条大黑狗就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继续渡步,在这村口小道上走着,也没有主人跟着,走起路来能用【龙行虎步】来形容,是一条充满了情调的狗,连走起路都装逼如风,惹不起惹不起。

  然而除了李云外也没人注意到这一条大黑狗。

  “是我的错觉吗?那条黑狗能看到我们?”李云皱着眉头,看着周围,包括不可燃垃圾白沉都是一脸观赏游览的表情,完全没有注意到大黑狗。

  最后李云只当是自己的错觉了...

  “小聚落发展成村子,村子在最后发展成镇子,从镇子再发展成繁华的镇子,最后可能变成大城市也说不定啊,跟深圳一样。”柳燕璃看着眼前的贫瘠,再想想庙会上繁华的场景。

  然而生活好了的代价,就是镇子没有了现在的清新和繁茂,生活在钢铁丛林里好,还是生活在原始自然的社会里好,李云不知道,也不会去评价,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嘛。

  此时,一个身上穿着粗布麻衣的小朋友从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走出来,浑身脏兮兮的,看起来才十岁不到的模样脸就被晒黄了。

  小朋友将一枚小小的种子种在了地面上。

  梧桐的种子,在时间的浇灌下生根发芽...

  这是最开始,梧桐木在这里的故事。

  此时,从草丛里走出一个老人来,老人面白无须,戴仰天冠,身披蓝白道袍,神情怡然,身旁跟着一条大黑狗。

  老人出来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继续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带着大黑狗离开,仅仅只是强势路过的样子。

  “噗”

  李云差点一口老水吐出来,反应之大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

  “卧槽老李你吐毛。”

  “如果我的狗眼不是瞎了的话。”李云看着那老头子的背影,嘴角抽搐道:“那老头子,怎么跟玄道子老头长得一模一样...”

  玄道子老头?

  含香最先反应了过来,说道:“玄道子老头,这不是师兄你的养父吗...”

  ......

  ......

  玄道子老头,李云对这个养大自己的老头儿,有着深深的眷恋,直到世界那么大要去看看的时候,李云也想着他能早点回来,看看自己道观现在被经营成现在规模时的场景。

  无论成为怎么样的人,得到父母的夸赞总是最美滋滋的,包括李云也有这样的想法,玄道子老头回来的时候,能用大湿的语气得瑟的说道【现在我才是真正的大湿!】之类的话。

  然而现在却是看到玄道子老头了,在小镇土地的记忆里几百年前的记忆。

  虽然在这土地记忆里的玄道子看起来比较年轻,可李云能够百分之百确定,这就是那个养大自己的人。

  “你的老爹?你确定?长得是一模一样?”白沉皱着眉头道,他知道李云有一个养父。

  李云点头:“之前我还不确定,直到他刚刚露出笑容后,我知道那人绝对是他...当时我在床底下藏匿的学习资料被他发现以后,被他臭骂了一顿,然后他自己拿去看的时候就是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李云尝试站在小朋友的旁边,模仿刚刚玄道子的动作,极目远眺,果然在这里能撇到,远处的小溪里有大姑娘小媳妇在洗澡。

  绝对是玄道子老头,李云可以一定确定以及肯定,这没跑了,姿势到神态都一毛一样,看到福利后的闷骚表情。

  “你的养父不是修真者,本系统的本体在被你拍死的时候,能够确定,没有任何灵海残留的痕迹,就是一普普通通的道观。”系统充满了疑惑。

  如果不是修真者的话,怎么可能活那么久,难道和胖头鱼一样是被崆峒印赐福的鱼人二代?

  想想李云就不寒而栗,如果自家养父是胖头鱼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和胖头鱼柳燕璃有那么一丢丢亲戚关系了,想到自己可能是胖头鱼的亲戚,想想就发自内心的肝儿颤。

  “怎么感觉我躺着中枪了?”柳燕璃愕然道。

  “没有,只是我在思考一些很可怕的可能性而已,不过现在想想好像也不太可能,毕竟老头子还挺穷的。”李云觉得不大可能,如果自家老头子是胖头鱼种族的话也不至于那么穷,这钱的事情哭一顿就能解决。

  李云想了一下,原本以为自家老头子是真的因为世界那么大才想到处去看看的,可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有更加深远的理由。

  此时,玄道子老头的身影渐行渐远,很快就从这土地的记忆中消失了,一条老狗,一个老道,浪迹天涯。

  就连这一片土地生成的幻境也跟着消失。

  “这事儿只能后面再想想了...”李云微眯着双眼看着老头子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毕竟能再一次看到远行离开的家人,那感觉还挺好。

  ...

  幻境流转,村子还是那个村子,种子变成了小树苗,小朋友变成了青年,牵着一个女孩儿,这小女孩儿是青年的孩子。

  两人出来,给小树苗浇灌,小女孩儿在浇灌的同时,将一颗石头放在这小树苗的下面,双后合十,小脸上的笑直接把丫的想法都出卖了。

  她在祈愿,向这一棵小小的树苗许愿,用的是石头。

  梦境消失,青年已经不在,小女孩儿长成了大姑娘,小梧桐木没什么变化,仅仅只是长高了一些而已。

  沧海桑田,对于树来说仅仅只是转瞬而已。

  对于青年的不在李云没有什么意外,在那时候,医疗条件还有食物是普通人最大的敌人,就算是王公贵族平均寿命也比现在低的多的的多,更不要说小村子。

  即使是在富饶的地带,人们的平均寿命也不过中年而已。

  大姑娘还有村子里的人将原来的青年葬在了这棵还没有长大的梧桐木下。

  ...

  梧桐木长成了大树,小姑娘也变成了老姑娘,相比于青年,老姑娘活的久了些,还能杵着拐杖,带着儿孙来到这大树下。

  儿孙们将石头堆在这梧桐木的下面,静心的祈祷着,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树木上,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们效仿这一家子,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石头上,放在梧桐木的下面。

  后来大家都对这梧桐木有了寄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拜这梧桐木,敬重,敬重这一棵上一代种下的树。

  老姑娘死了,小伙子和小姑娘继续照顾着这梧桐木。

  大家都尊敬着梧桐木,只有一个孩子,对梧桐木不是尊敬,无论大人怎么说,他都会跑到树上皮皮,钻树洞,上树桠,摘树枝,对于梧桐木来说简直是无恶不作。

  可这孩子对于梧桐木的喜爱也是发自内心的。

  和种下这棵树的少年一样,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在这时候,这一道伤疤已经变成了胎记和熊孩子融为一体。

  “缘...妙不可言...”白沉忍不住说道,怎么看都看的出来,这熊孩子的前世就是种树的孩子。

  随手玩闹种下的树,已经成长为可以供后人乘凉的大树。

  “是啊,缘妙不可言...”

  李云继续看着这熊孩子折腾树木。

  熊孩子长大了,变成了大孩子,大孩子变成了老孩子,每年秋季都为清扫着落叶。

  秋去,老孩子也和落叶一样逝去

  新的孩子,陪伴这大树,陪伴着度过一年四季。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

  聚落变成了村子,村子变成了镇子,最后变成了繁华小镇。

  只有那个种下的人,还陪伴在身边...

  为清扫落叶,照顾直到生命的尽头。

  纵使小小的梧桐木已经被奉为守护大地的神木,青年的初心还未变,无论多少次,都没有变。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2288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