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一十九章,狂风,召来

第六百一十九章,狂风,召来

        这里的气候十分的奇特古怪,很多学者来这里都找不出原因来,地处南方水乡,雨季明显,这一片区域却是干旱异常,降雨稀少。



        然而降雨稀少并不代表不降雨,这稀少的降水就成了村民们维持生活用水的主要途径。



        天微微凉了下来,这种天气谁也不会把这和干旱地区联系在一起。



        “好舒爽的风啊...”方晴呢喃道,敞开心胸,迎接这拂来的凉风说到:“这里怎么会干旱呢...”



        “降雨稀少,附近没有稳定的水源,其实就是看起来比较好荒原而已...”旁边的王泽静说道。



        “恐怕只有贝爷才能在这里生活了吧...哦不对,其实贝爷也不行,这连蛋白质高的虫子都特么没多少。”谢衍嘀咕道,他还挺难想象极端缺水应该怎么生活下去。



        在村长们号召下,这些村民很快的动员起来,行动力十足,将锅碗瓢盆全部拿出来,还有一个专门用来蓄水的帆布,帆布上面放满了沙子,一脸期盼的望着天空。



        “这些沙子大概是用来过滤雨水的吧。”李云看着这上边的沙子,这沙子固然会将水染成黄色,可黄色的水又怎么样呢,至少比吃嘴里一大堆脏东西要来的好。



        风微微吹起,下起了雨来,细碎的鹅毛从天而降。



        一看到下雨,这村子里的人高兴的跳起了狂野的民族舞蹈来,然而在众位学生们看来是一阵的瞠目结舌。



        这...这叫下雨?



        细雨似毛毛从天边落下,打在了这些容器上,如果这雨水能持续个把小时的话,那大概能够蓄到一小杯水的程度。



        “我撒尿的水都比这呲的多啊...”谢衍下巴都掉了下来,这一点雨至于那么高兴吗?



        



        这雨水真的像谢衍说的那样,说像小猫两三滴都是给面子的,这雨下的丁丁点点的,没有任何活力可言,就连让学生情侣们雨中漫步的兴致都木有...



        “太好了...真是上天开恩了,在这个时候下雨,已经好久都没有下过雨了啊,这下子咱们不用去外边高价买水了...”老村长喜滋滋的看着天空。



        没过多久,这雨就停了下来,就跟谢衍说的那样,一泡尿的程度都比这水蓄的多,几乎每一户人家只收集到了一杯水的程度。



        就这一杯水的程度还被村民们珍而重之的收藏了起来。



        “你们这里平均多久会下一次雨...”王卫宫忍不住问道。



        “大概一个月...两个月...其实市里下雨咱们这里也会跟着下雨,只是这雨水少的可怜而已,最大的雨在外边也是毛毛细雨的程度呢。”老村长心情一好就说的多了些,赶快自己亲自动手去帮乡亲们收拾这雨布还有器具。



        老村长的话让学生们都一愣愣的,在外边下的小雨就相当于这里的大雨,有没有那么魔幻的地方。



        “旱村旱村,就是这样啊...你们也别闲着,如果有空的话也去帮帮忙,算是那些大饼的回报。”班主任说道。



        一些学生有些不自在,这黄泥土地的那么脏去帮忙,吊儿郎当的谢衍没有犹豫,撸起袖子跑去帮忙,就连刚刚满脸不屑高傲的王泽静都去帮忙收拾雨布,报那一大饼之恩。



        “这就是年轻人啊,虽然有时候臭屁了一些,不过大多数心都是纯净不坏的...”李云笑了笑,和白沉一起去帮忙。



        村民们对学生们也是千恩万谢,很快在学生们的帮助下,这村子为数不多的人家外边摆放的幕布都被收拾进了屋子。



        这时候,村民们屋子里的陈涉也被学生们看了个通透。



        破旧杂乱,但是不脏,明显可以看出来这里的村民们并没有因为缺水而自暴自弃,也有好好的维护自己的生活环境。



        “妈妈,我要喝水...”其中一家的孩子弱弱的说道。



        这位母亲这一次没有拒绝孩子,而是喜滋滋的说到:“嗯,今天有水了,不用再口渴咯,妈妈给你烧水喝...”



        将其中一杯沾满泥沙的水用简单的原始装置过滤后,再用火煲开,一碗热腾腾的水就这么出锅了,再放一勺子白砂糖进去,就成了孩子今天的水。



        孩子高兴的捧着水,将这水微微抿着,喝下,也不管多烫嘴,一下子就喝了一小半,喝完后,还递给了妈妈。



        “妈妈喝水...”



        “宝宝乖乖,妈骂不渴,你喝嘛...”



        “妈妈喝...爸爸也喝...”



        所谓的爸爸,就是旁边一个遗像而已,上边只有一个灰白色的干瘦青年,脸上的污垢还是死了之后才清除掉的...



        这一幕让一些感性的学生们看的又是心酸又是心疼,这缺水实在是太厉害了,就连自诩理性的方晴的心都隐隐有些抽痛。



        最后这位妈妈难以推脱,只能稍稍的抿了两口,感受到这甜水润喉的感觉。



        “唉,姐姐一家人也是苦,家里的顶梁柱本来是运水队的队员,可是最后因为想运多一点水回村子让大家能够好好喝上,让牛车超载,最后摔下了山崖...”旁边的青年说道,言语之中满满的都是惋惜,不再多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将这些水收好来。



        帮忙收拾好了,这些学生们开始在这观察游览,观察这里的地形,取材,并且跟孩子们互动,顺便拍拍照,体验体验这里的日常生活。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学生们亲自去看了,自己的晚饭大饼是怎么烙出来的,眼前的场景给了他们小小的心灵极大的冲击。



        土制的窑子用来烙着大饼,和面用的是最干净的纯水,从水桶里流出来,干净透彻,像是不要钱一样,和这面混杂在一起。



        这大饼之所以有沙子,纯粹是因为这里实在没有太多的水去清理容器了。



        一想到白天,这一家子,一杯水还要分成两个人来喝的场景就不是滋味,这么珍贵的纯水,都给自己烙大饼吃了...



        香喷喷的大饼被送上了餐桌,伴着简单的香菜和酱料,这一次没有人有意见,都很快的将眼前的大饼给吃下了肚子,没有一丁点的浪费。



        ......



        ......



        夜晚回到了这学生住宿的楼里,气氛都不是个滋味,孩子们都比较感性,特别是一些女孩子,心疼直接都写在脸上了。



        在这时候,李云却是看着她们说道。



        “现在你们明白了吗?他们不是不想去努力生活,他们足够努力,足够勤奋,可天生的资源匮乏并不能让他们好好的在这里生活下去,他们在很努力的活着了啊...”



        方晴抿抿嘴没有反驳,这话说的没错,在这里就连活着就已经很吃力了,也不能说村民们不工作,在这一片贫瘠的土地里刨食不可谓不困难,只能种植马铃薯一类的东西,可这里的土地情况实在太过特殊,就连种植马铃薯的地都少的可怜。



        用来维持生计的主业就是纺织业还有做一些小手工艺品了,基本上留在村子里的人都靠这一手来养活自家。



        “可是...他们如果真的不能生活下去的话,难道不能出去打工吗?打工的话,总比待在这里要来的好吧,人都要向前看,这里的环境那么恶劣...去外面的话,起码还能保证生活啊...”



        “什么是家乡,有乡有家,这观念在老一辈人眼里是很难改变的,你以为没人说过这事儿吗?况且这些年纪大的,没什么技能的,离开村子后又能靠什么生存下去呢?还不如坚守在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家乡,起码还有个念想...”老师继续说了一些。



        比如说,这里的很多年轻人,是因为想要照顾村里的老人才没有离开,如果他们离开的话,村子里的老弱们如果没有去打水的年轻人,那可真的就是万事休矣了,只能活活渴死,并且将传承断在这一代。



        方晴犹豫片刻,心中的那些坚定的精英想法隐隐有些动摇...



        怀揣着各种各样的心情,这些学生们去睡觉了,只是这第一天过的是那么揪心,就连原本说想要挑灯夜读的心情都没有。



        在教职工这里,白沉李云还有那位老师睡一个房间。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今天你教了那些孩子很多,谢了啊。”老师笑着说道。



        “贫道道号为云,三清观观主,这位是贫道的师弟。”李云说道。



        一听到三清观的时候,这老师微微愣神,说道:“三清观,好像听说过似的,挺有名的吧...嗯,不管了,我叫牛志伟,你叫我老牛就好了,是这些孩子的地理老师。”



        “牛老师...”李云看牛志伟,顿了顿,说道:“你觉不觉得,这里的气候有些问题?”



        提到地理问题的时候,牛志伟老师就来劲了,打起精神来说道。



        “岂止是有问题啊这里,简直问题大了好不好,科学完全没有办法解释,这里明明气候宜人,标准的南方气候,可这里又没有地下水,降水又稀少的,这在咱们这儿跟百慕大三角一样玄乎,不可思议。”



        “就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让这一片地区干旱一样,一点都不科学...嗯,你可能不知道,前几年的时候走进科学曾经来过。”牛志伟一脸吐槽似的说道,对这走近科学是满满的想吐槽。



        李云愣了愣,点点头,并且对牛志伟的感受深表同意。



        只有旁边的白沉听的是不明所以的,走近科学是什么梗。



        “所谓的走近科学呢,是一个恐怖悬疑类的科普节目——主要就是装神弄鬼,还有矫揉造作,突出的就是一个假...”



        “对啊,我还记得那走近科学的栏目组来的时候水了一期,营造了恐怖至极的气氛后,结论得出这里是磁场问题,我真不知道什么地球磁场能够让这一片区域全部干旱并且不降雨,真是什么都能归类到磁场,我真服了。”牛志伟继续吐槽道。



        的确,在很多专业人士面前走近科学这类节目就是搞笑的,一般人都当恐怖悬疑类的节目来看,毕竟灵异和恐怖气氛还烘托的挺不错的...



        在聊了一阵子后,时间不早,牛志伟表示早早睡觉,李云和白沉也在此睡去,不过和牛志伟不同的是,他心通的聊天频道还在开启着。



        “走近科学有一点没有说错,那就是这里的确是有被不知名的东西在影响着,让这里的降雨变得极其稀少,我能感受的到。”



        李云沉吟道,身后的法相配合着东皇钟的神,扫描着这村子,有一种别于灵海的力量在影响着这一片土地,十分的微弱,但绝对存在,哪力量温暖中带着暴烈,暴烈中又有一丝浩大,虽然微弱,但实实在在的是奇异的力量。



        白沉也感受到了,和李云一模一样,能感受到十分微弱的波动,根本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嗯...熟悉的力量,应该是某个我见过,但是没放在心上的力量...”



        听着白沉的话,李云闭上了双眼,身上灵海鼓动。



        “不管是何种力量,明日初晨之时试试吧...”



        ...



        次日清晨天微微亮,李云和白沉早就已经起床,这些学霸们还在半睡半醒之中,平时习惯了六点钟起床的他们再怎么都不会有李云早起。



        整个村子,最早起床的就是李云了。



        起床后,李云直接来到了屋顶,迎接着早晨的风,带着沙子,有些凉凉的,拍在脸上其实还挺舒服。



        “怎么都不像是干旱地区啊...”



        “我大概猜到你要做什么了...”白沉打了个哈欠,在李云的周围设下了一道屏障,屏障内李云想搞什么事情外界都不会注意到。



        李云双手平举,强烈的灵海波动在周围闪耀,把身体都染成了金色,额头上的三目在此时直接被打了开来,用以协调周身的灵海波动。



        双目无情又有情,法相重叠到了身上,单手指着天空,旋窝雨云在天空凝聚流转。



        阴云密布,大风呼啸环绕,遮蔽了整个天空...



        暗影蔽日,渡鸦吞天,一副暴雨前夕的模样...



        “狂风,召来!”



        呼风唤雨,灵海通天——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392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