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二十三章,吾为雷神

第六百二十三章,吾为雷神

        金刚怒目,降魔金杵,一道莫名的灵力涌入了李云的灵海中。

        眼前的,不再是一尊石像,而是帝释天本人,金光闪烁,被梵文佛光包围,隐隐有威严闪烁,宛如真正的怒目佛陀。

        神态肃穆的帝释天依然保持着这姿势,周围的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下来,空间凝滞,这种感觉李云熟悉,和真仙交谈时的时候,都是这样的情景。

        眼前的石像,真的能够沟通帝释天,是真货...

        然而眼前的这帝释天的影子却一动不动,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双手高举,想将降魔杵刺入大地的样子,宛如被定格住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李云疑惑道,对于进入这种和真仙交流的静止状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以说早就习惯如常,可现在进入了这种状态后,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可是第一次,不说话,不低语,没有任何动作。

        帝释天一动不动的立于大地之上,李云顿时有些大胆的想法,比如去搜搜这真仙的身,说不定能搜出个什么天材地宝来,能让人白日飞升的那种...

        “请不要有那么大胆的想法,你在他身上搜不出什么东西的,或者说唯一有点价值的东西已经在你手里了。”系统吐槽道。

        李云当然知道系统说的是什么,手中这破烂的金刚降魔杵,破旧无比,看起来除了身为古董的价值外没其他坐拥的玩意,愣了愣后说道。

        “你说这降魔杵?”

        “对,这是真货,因陀罗天的【佛果】,相当于你手中月老的姻缘簿,这降魔杵凝聚了祂所有的体现,过去未来现在的精华全部凝聚其中,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上...”系统沉默了片刻,说道:“那是因为,你眼前的石像,就是因陀罗天的遗骸...祂已经挂掉了,对手中的佛果失去了任何的掌握能力,才能被你轻松握住,不然你早就当场爆炸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或者说在这静止的状态中,空气本来就十分的安静,李云终于憋不住说道。

        “遗骸?我了个去...这佛陀金刚都能挂掉?你不是说过这真仙应该是不死不灭,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的吗,怎么可能会死...”

        因陀罗天作为三十三天,掌握雷罚的修罗,真身的遗体居然出现在这里,这已经不是震惊不震惊能够说明的事情了,这岂不是在说不仅仅人被杀会死,神仙被杀也回死。

        “对,不死不灭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的祂已经陨落,身体化为毫无意义的石像,能被挖掘机一铲子攥倒的那种石像,只有这降魔杵,能够证明祂曾经存在过...你之所以会被拉进他的领域内,大概是因为祂话还没有说完,最后的一口气还没有咽下去...祂想说,祂想等,终于在今天等到了能听到祂低语的人。”

        系统话刚说完,眼前的帝释天遗骸就化作一道道蓝色的光芒,朝着李云的身边涌去,身后的法相浮现,吸收着这一道蓝色的波纹光芒。

        没有语言,没有低语,这最后的波纹化作了一道意识朝着法相倾诉。

        【助吾...完成未完的事...】

        ...

        说完话后时间又开始流动,李云还是刚刚手握降魔杵的状态。

        牛志伟凑过来看着这降魔杵啧啧道。

        “这做工挺精致的啊...真正的古董货色啊,如果...咳咳。”

        本来牛志伟想说把这降魔杵卖掉估计能改善村子的情况,不过话刚说到一半就知道不妥,这人家祖上传承下来的东西哪里那么容易卖掉,真想要卖掉的话早就卖掉了,哪里会等道现在。

        一听到牛志伟夸赞自家的东西好,老村长就满满的自豪感。

        “以前那走进科学剧组还想说把咱这东西买走,最后我都没有答应哩,这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可不能忘本卖掉...”

        李云笑了笑,将这降魔杵放回了这帝释天石像的手上。

        此时,用了接近半天多的时间,这一辆辆手扶拖拉机终于带着一桶桶干净的水归来。

        “水来啦!”..

        这时候,在场的老弱妇孺都发出了振奋的笑声,这一桶桶的水无疑就是最珍贵的宝物,孩子们欢快雀跃,妇女们绕着水桶跳舞。

        十分淳朴简单的愿望,为了一杯水可以唱歌跳舞。

        “大师...”

        经过刚刚的事情后,谢衍方晴还有王泽静对李云的态度明显好上不少,甚至能用恭敬异常的态度。

        “救苦无量天尊,看来你们没有什么事...”李云笑了笑。

        “多亏大师的提醒,卫宫同学才能准确无误的救下我们...过段时间我肯定去你道观还愿,你是真正的大师啊...”谢衍完全就是一副小迷弟的样子。

        旁边的学生们十分的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让鉴定的唯物主义战士谢衍变成这样的,丫在这半天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此时,谢衍开始在同学堆里对李云大吹特吹,吹的天上有地上没的,特别是吹到王卫宫一拳打爆大树的时候,周围的学生们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谢衍。

        “一拳打爆大树,你以为武侠小说呢,这么牛逼...鬼才相信呢。”其中一个同学忍不住说道,这王卫宫一拳敲爆别人的脑袋他们信,敲爆大树可真的不信。

        “是真的啊,一拳打爆大树,我一开始也不信,等看到了你不得不信,我就是亲眼看到了,我信了,这人就是那么牛逼,更别说他师祖了,那道士肯定更牛逼...说不定一拳打穿这里,然后让水涌出来也说不定。”谢衍夸张的说道,让周围的同学们,包括牛志伟在内都哭笑不得。

        “这也太浮夸了吧。”

        “你就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他太吊。”谢衍耸了耸肩,眼见为实,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信了。

        这些学生们在闲聊的时候,李云站出来,笑着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有事情要说...”

        “大师,什么事儿?”谢衍自告奋勇站出来说道。

        “让同学们到有遮蔽的地方吧,屋檐下最好,直接进屋子里在好不过...”李云望着这一望无际的蓝天,呢喃道:“等一下...”

        “可是要下雨了...”

        ......

        ......

        在谢衍的动员下,这些学生仔们都被聚集在了屋檐下的地方,包括老师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去了屋檐下,难道要躲雨?

        老实说,就算是下雨,牛志伟不认为这里的雨要到躲的程度,洒在身上连点动静都不会有。

        “你们干嘛呢?”牛志伟问道。

        “组织同学们躲雨啊...”谢衍理所当然道。

        “这地方那么多年来下的最大的雨就是今早的那场了,根本不需要躲吧,你们年轻人不是喜欢雨中漫步么,那种雨里漫步不美滋滋?”牛志伟调笑着说道。

        这周围绝大多数同学都是这么觉得的,可谢衍这撺掇着也挺好玩的,再加上就连最固执的王泽静和方晴都在说多少信一信,反正不要钱,倒不如说聚集起来这更好。

        有人开始拿出书来学习,有人拿出手机来愉快的玩耍,甚至有些人打起了牌来,神色轻松释然,丝毫没有将谢衍的话放在心上,这破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来大雨的样子。

        聚集在屋檐下的时候,王卫宫双手抱胸,看着天空上逐渐聚集的云彩,面色没有波动,平静异常。

        “喂,你师祖该不会真的要跳大神求雨之类的吧...”

        旁边的谢衍和王泽静都觉得这是要跳大神求雨,都挺好奇的,之前都没有见过跳大神究竟是个什么流程。

        王卫宫沉默片刻,笑着说道:“如果师祖真的要求雨的话,肯定不会用跳大神的方式求雨,我的师叔祖...也就是那白老湿曾经说过师祖的行事方式...”

        一提到白老师的时候这王泽静是浑身难受,虽然表情不自然,可还勉强说道。

        “白老师他怎么说来着...把天捅一个窟窿么?”

        “就是把天捅一个窟窿。”

        ......

        李云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蓝天普照,感受着这一阵阵的风...然后吃了一嘴巴沙子,又又又装逼失败。

        “这里果然不是人待的地方。”李云嘀咕道。

        这风的确是不小,然而没有草丛覆盖这里吹起风来就是风尘沙暴,丝毫没有任何舒服的感觉,也是这里的村民们,从小孩到大人,从男人到女人,皮肤都十分粗糙的原因,不过这一份粗糙也给这里的人平添了一丝狂野的感觉。

        此时,李云对旁边收拾东西的老村长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老先生你是否有想过,如果这里的水源充足后会如何呢?比如说,在这里突然发掘出大量的地下水来。”

        “水源充足?这怎么可能,我做梦都不敢想那么美的事情哩。”老村长笑了笑,真的能有充足水源的话别说做梦笑醒了,让他去死都可以,不过还是一脸憧憬展望道:“如果有充足水源的话,我们就不用活的那么累了,想去外边看看的孩子们可以没有负担的离开,想要留在家乡的孩子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和外边的孩子一样能想喝水就喝水,想洗澡就洗澡,每天干干净净的。”

        然而老村长最后还是将这些美梦忘掉,这实在太美,想多了都感觉是罪过,根本不敢对水有过多的期望。

        “现在的话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让这里下一场大雨,让孩子们有那么几天能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些事情就足够了。”

        这梦想其实说出来还挺卑微的,然而李云却觉得这梦想平凡而伟大。

        仅仅只是想要让这天下一场雨而已,然而因为降魔杵的影响这里变得赤地十里。

        “救苦无量天尊,你的缘,贫道...哦不对,早就有人应了啊。”

        ......

        在附近的山坡坡上,黄土伴随着微风拂过脸庞,即使不开口说话,这黄沙还是能钻入嘴角鼻子耳朵里,李云自己都觉得浑身难受,更别说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了,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仅仅只是为了留在家乡...

        白沉被李云使唤去聚云,不得不说在降魔杵的影响下,这一片大地真的能用‘万里无云’来形容。

        “即便是已经残破的降魔杵,也能对人间产生极大的影响和危害,改变这里的‘规则’。”系统淡然道:“如果是完整形态的降魔杵的话,恐怕会将这周围变成赤地十里的雷域,黄沙十里寸草不生,所过之处皆是死亡。”

        “也许不是因为残破,而是因为被压制了也说不定呢...”

        李云说完,系统没有反驳,也许真的可能是被这里莫名的规则给压制住,让这降魔杵没有发挥出原本的坐拥。

        一片片薄薄的云覆盖在天空上,李云双手高举,召唤出了自己的法相,法相做着和李云相同的动作。

        【降魔杵,如果你能听到贫道的呼唤的话,请来到我的身边...这是你主人最后的愿望。】

        在庙里,帝释天的石像没有任何动作,包括降魔杵也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破败的模样,然而很快,这破败模样的降魔杵中,一道蓝色的虚影奔涌而出,朝着李云那边的方向飞去。

        降魔杵的形已经破碎殆尽,只有祂的魂还曾经记得,自己主人曾经的愿望。

        一支蓝色的降魔杵从天而降,直直落入了法相的手中,伴随着逐渐变黑的乌云,细小的雷电在天空中咆哮。

        和那支破败的降魔杵不同,眼前法相手中握着的降魔杵,威严,盆怒,是真正的金刚法器,宛如可以净化世间一切的邪恶。

        李云的双眼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双眼的眼白也逐渐消失逐渐被染成黑色,然而这一片黑色过后,涌现出的是无尽的光芒,充斥着雷电的力量包裹着身躯,狂暴的力量让李云觉得优势很大。

        双手高举降魔杵,和帝释天石像的动作一模一样,将降魔杵刺入大地。

        单手一挥,终于完成他没有完成的动作,伴随着狂暴的雷电,化为一道长矛直刺天空。

        乌云蔽日,雷电咆哮。

        “今时,吾为雷神...”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4526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