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二十八章,中医院

第六百二十八章,中医院

        噗——

        李云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的表情,可内心一万个mmp在狂奔,老和尚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懂,可合在一起就真的听不懂了,孩子是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吗?和尚生了孩子?

        释叶大师依旧保持着拈花淡然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有任何花和尚的意思,李云很难将眼前这人和孩子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云观主,你没有听错,的确是贫僧的孩子。”释叶大师淡然一笑道:“在贫僧出家成为和尚之前,曾经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俗世人生,从外人来看,算是妻儿美满吧,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

        这一段话让李云更想吐槽了,有家室居然还出家当和尚,这绝对已经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了吧,按照通常标准来看的话这就是一个妥妥的渣男。

        “咳咳,这个,既然红尘有惑,又何必出家呢?这不好吧。”李云疑惑道,虽然不好对人的人生评价什么,可还是忍不住吐槽。

        此时空气沉默了片刻后,释叶老和尚缓缓的说道。

        “因为,那孩子并不是贫僧亲生的,是贫僧的妻子与前男友所生孩子出生的时候,贫僧已经成婚有三年之久,如此说来,道长明了?”

        剧情峰回路转,突如其来的骚,闪了李云的腰,别说养气功夫,现在李云觉得自己能去吸氧了,用防不胜防来形容都不为过。

        释叶老和尚依旧是一脸平静,拈花微笑,仿佛这绿帽之祸只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和的事情似的。

        “贫僧早就已经看破红尘,对这些世俗之事早已放下,不再生气,只可是这一份情谊终究是难以割舍,纵使她曾经对不起我,如今斯人已逝,再多的因果都已经放下,现如今,贫僧始终还是放不下那个孩子,那个不幸的孩子啊”

        此时,释叶老和尚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经文来,这经文十分的破旧古老,上边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梵文,跟普通的经书没有任何区别,区别仅仅在于这经文比普通的经文封皮更加的稀烂

        释叶老和尚默默的将这经文放在了李云的面前,双手合十,一脸他就拜托你了的表情,转身离开。

        这释叶老和尚,是苦行僧,朝着远方行走,用余生来诠释佛法。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释叶老和尚,活不久了,至少在李云的天目看来,他的生命已经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可行走起来,精气神依然十足的旺盛,至少在真正的死去之前,他都会是这一副模样。

        有大智慧,大苦行,大修为的凡世僧人,李云觉得至少在大智慧这方面,和空见禅师相比都不逞多让。

        “福生无量天尊,大师一路走好罢。”

        李云将释叶大师留下的经文端起,一脸深沉的阅读着上边的经文,时不时恍然大悟,好似有所感悟一般,就差顿悟成佛了。

        “宿主,好玩吗?”系统吐槽道。

        “什么?”

        “不懂装懂好玩么?”

        “还挺好玩的不骗你。”李云嘀咕着,将这经文放正来,其实刚刚一直是在倒着看,将不懂装懂挥道极致,随后说道:“这经文感觉有些不对劲我是真的读不懂上边的文字,不过我能感受的到,这经文的意思。”

        身眼不明,用心眼来观,这经文上边散的禅意之高深,和之前封印小苏璃的盒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是异曲同工之妙,根本就是同样的东西,从里到外都一模一样。

        同时这梵文好像有魔力一样,让李云有产生了一阵恍惚,眼前的不再是道观,而是大类,自己在佛祖面前,听着梵音的洗礼。

        有那么一瞬间,李云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光头,而不是道士了,在犹豫了一秒后才想起自己其实是道士,而不是秃头和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经文有问题,仅仅只是文字都能对我产生影响。”李云的眼神严肃了起来,这经文如果是真货的话,那价值可不能用言语来衡量。

        系统没有说话,很快用灵识扫了一遍后,说道:“这是《往生净土论》的原本,由东土大唐高僧玄奘从西天带回的经文之一,是真正大乘佛法。”

        “这是大乘佛法?”李云意外道。

        “对,这是大乘佛法,西天取经的产物,由金蝉子的转生唐玄奘,带着几只护卫的原妖魔西行的产物你好像对这玩意很熟悉?”系统淡然道。

        这怎么能不熟悉,西游记的故事早就已经说烂了,上到8o岁老头,下到5岁孩童,没人不知道去东土大唐取经的玄奘。

        李云这下子真的是不淡定了,这西天取经的大乘佛法在自己一个道士手上,虽然感觉怪怪的,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真的是好东西。

        然而李云还想翻翻这经文的时候

        咔吧——

        手还没抖呢,这往生净土论的其中一页纸被撕了下来

        系统:“”

        李云:“”

        这

        “哇靠,真货就这质量?你特么是在逗我?”李云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手中被撕开的一页纸,这还没用力呢就掉了,跟普通的作业本似的,以前撕纸的时候都不会那么费劲儿。

        “这的确是真货,西天取经的产物,然而在长久的时光或者因为什么其他原因,这上边加持的佛法早就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了这纸张上的经文残留下来,对于人间的意义来说,这纵使是原典,却早就已经失去了曾经的性质,仅仅只是一本普通的经文。”

        系统的声音突然扭曲起来,声音从原本有些情绪波动的声音转化为了一阵冰冷毫无感情的冷硬声音。

        “叮,恭喜宿主,应释叶老和尚之缘。”

        “任务奖励:???”

        “失败惩罚:无。”

        李云觉得,也就这个时候柳燕璃能够派上一点用场,作为一条鱼,她有着李云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丫的有钱。

        除去吃吃喝喝还有氪金以外,这姑娘意外的有钱,比如说这一次,李云用拂尘借给她玩一天,就乖乖的承包了这一次进城里的路费,同时还充当免费随侍的苦力随行,值又划算——最主要还是胖头鱼感觉到无聊了,又不认识路,只有跟着李云才能出门的样子。

        “你是把本姑娘当成提款机了么”柳燕璃眯着眼睛说道,细长的眼睛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条鱼的。

        “请你不要用本姑娘来称呼自己,还有我们是公平交易懂不懂”李云觉得这一句话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一句本姑娘,这八百岁还能自称本姑娘得多大的心和多厚的脸皮。

        理论上来讲进市区应该是不用胖头鱼出钱打车的,然而昆仑镜今天突然说月有盈缺,灵力不满,传送不能,并表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这不舒服的几天刚好是丫最喜欢的电视剧播出的那一天,至于是不是灵力不满李云也不知道。

        就像系统说的一样,神器是神器,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他们还是活生生的个体,有自我思维的个体,面对这样的个体能做到的只有平等的交谈和互相帮助。

        “又带本姑娘来医院,说吧,这一次是什么医院,精神病院?阿卡姆疯人院?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夜勤病”柳燕璃口无遮拦的说着,让身旁路过的路人不由自主的远离这货。

        李云现在也不想搭理这货,对于荤段子信手拈来,惹不起惹不起,和如水的外貌完全是两个极端。

        “等一下不要乱说话好吧,让你不要乱说话比登天还难,你注意一下就好。”

        没有像柳燕璃想象中的那样,在某个市中心的街区处,人流量络绎不绝,来往的病人们多如牛毛,而是来到了老城区里,社区医院都没有什么人的地方。

        柳燕璃还有李云来到了其中一家中医院,相比于社区医院来说,这中医院的人气可以说是更加的旺盛,更加的有人气,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还是老人,都来这里求一剂汤药。

        和胖头鱼走进中医院后,在听诊的一个胡子花白的老爷爷瞥了瞥李云两人,懒洋洋的说道:“要抓药等一下不要插队要有秩序。”

        李云还有柳燕璃在后边排队,柳燕璃则是东看看西看看,对这周围的重要十分的好奇现在柳燕璃很想试试中药是什么味道的,毕竟从来没有生过病,也不知道吃药是什么感受。

        “大妹子,你这那么精神的看不出有什么病啊”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奶奶突然问道,神秘兮兮的,李云很简单的就联想到天桥底下卖盘的老哥。

        本来柳燕璃想回喷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直接被李云手动禁言,得亏没让柳燕璃喷眼前的

        这老奶奶也是个话痨,看着李云和柳燕璃的样子表情瞬间变得暧昧猥琐。

        “哦原来是这个啊,恭喜恭喜,喜得贵子啊,喜得贵子啊!果然年轻就是好啊”

        还没等柳燕璃反应过来呢,这老奶奶又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们啊,想要儿子不,我这里有独家秘方,准能让人生儿子,保证这一胎是带把的百试百灵!”

        “额,虽然打扰你八卦的兴致我表示道歉,但有一件事必须要说,请不要用胎来形容,老娘其实是卵生”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并非来看孕科的,而是来找杨医生的。”李云一脸无奈的继续手动禁言,这一次柳燕璃算是铁了心的要把这口槽吐出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用十分模糊的声音说道。

        “来找杨医生?找杨医生不就是为了看病吗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这偏方保证有用,能让人生个大胖小子,看你这姑娘屁股小不好生养,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

        老太太刚说到一半,在听诊的老医生拿着鸡毛掸子就跑了出来,怒骂道:“死老太婆,赶紧给老子死开,别在我这做安利,咱们中医的名声就是被你这样的老王八犊子给败坏的”

        老医生看起来挺儒雅的,这喷起人来不输任何人,这安利药物的老太太立刻就被吓得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用很难听的家乡话回身骂着老医生。

        “切,真是不知好歹的狗东西,赶了一次又一次还敢来,下次报警抓死你要不是看在和你老伴关系还不错的份上,啧啧”老医生啧啧一声,对着老太太的背影竖了一个大中指后打量着李云还有柳燕璃道:“对了,你们不要相信那老太婆,更不要相信类似的事情,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没办法让你想生男的生男的,想生女的生女的知道不,现在啊生男生女都一样切不可抱着那些固有的老思想。”

        柳燕璃翻着死鱼眼,已经不想解释什么了,就目前来看,解释也会被当成掩饰,倒不如不解释

        然而在一阵阵的思索后,柳燕璃也在想着,作为卵生动物的自己,到底是生男的好呢还是生女的好呢,还是男鱼女鱼都一样

        李云才没有打理只是微微颔表示感谢,便继续排队。

        排队很快,轮到了李云以后,老医生懒洋洋的说道。

        “哪里不舒服,说来听听记住咯,全部症状都要说出来,不然不好判断。”

        中医讲究个望闻问切,老医生寻思的盯着李云,没有现个什么所以然来,反而十分的健康,而且健康过头了

        李云则是淡然道。

        “贫道的手不舒服。”

        “手哪里不舒服?”老医生听到后皱了皱眉头,看不出李云有哪里手不舒服了。

        “因为一次车祸,双手粉碎性骨折,即使好了过后依然无力精准握物,以至于贫道曾经最钟爱的手术刀都无法再拿起来,请问,这病可治否。”李云平静的盯着老医生的脸庞。

        老医生沉默片刻后,说道。

        “没救了,治不了,下一个”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5309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