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三十六章,斩业不斩人

第六百三十六章,斩业不斩人

        “得赶紧解决...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冯翠感觉自己心中的不安在逐渐的放大,特别是想到李云临走之前那一抹莫名的微笑时,心中的不安则更加旺盛。

        戴上塑胶手套,戴上口罩,看着玻璃罐子力的尸体温柔的说道:“老公,我这就带你离开,这就带你...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够阻碍我们的幸福,阻碍我们一家人的幸福,等着哈。”

        就在冯翠准备上手的时候。

        咚咚——

        一阵阵敲门声传来,冯翠面色一僵,十分紧张,没有选择出声,假装不在家。

        咚咚——

        敲门声还在响起,没有急促的意思。

        “你好,我们是顺风快递的...我知道有人在家,收件人是石虎是吧,听说是很重要的学习资料...”

        咚咚——继续敲门,没有离开。

        很重要的...孩子的学习资料...

        良久之后,冯翠犹豫了一下,没有假装不在,而是大声说道。

        “抱歉,我刚刚肚子疼在厕所没听到,你有什么东西放在门口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上完厕所会去拿的,谢谢了啊。”

        门外的声音用十分敬业的语气说道。

        “不行哦,这样我们会被罚的,咱们顺丰快递有规矩,你一定得签收才行,我可以等,等你上完厕所吧,咱不着急,现在门口玩几把游戏也行...”

        说完门外还传来一阵阵打游戏的声音,三杀,四杀,五连绝世,听起来真像是在偷懒的快递员。

        觉得外边是真快递员之后,冯翠的心稍微的放松下了一点儿,想要继续料理着眼前的尸体,然而门外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将声音直接外放到极限,导致冯翠心神不宁,无法认真操控眼前的锯子...

        在迟疑片刻后,冯翠小心翼翼的摘下了口罩还有还有手套,蹑手蹑脚的将房间的门关上,保持着平静的脸色去打开大门,用最平和的笑容说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

        刚打开大门,迎接她的不是顺丰快递的快递员小哥,而是一个个身着警服的大汉,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切生的太突然,冯翠感觉防不胜防。

        “你家涉嫌藏毒,请配合我们的调查,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接下来所说的一切将成为呈堂证供。”

        王青二话不说,带着兄弟们就进门,冯翠立刻激动的扑上来,不准人进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门很粗暴的就被打了开来。

        直接朝着房门走去,散落一地的香料,药剂,还有那被处理过,正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

        所有的一切,都呈现在了王青等人的面前。

        “嗯,看来这就是你【失踪】多年的丈夫呢...”王青淡然说道,内心早就对李云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房间里是真的有尸体啊...

        面对被揭露的事实,冯翠也只能是颓然的瘫软下来,只能认命。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破坏我的家庭,明明我们生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跟那个小瘟神一样,为什么要破坏掉我们幸福的家庭,为什么啊!这么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

        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整个楼道,很多吃瓜群众都出来看热闹,然而事实就是事实,面对眼前的尸体所在,任何辩驳都是苍白无力的。

        很快,法医来到了现场,检查一番过后,现这尸体的确是在五年前被人杀害,死因是背部的一道刀伤,直插入心,一刀毙命,果断决绝。

        “都是瘟神的错...都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的错...”冯翠激动的说道,依然下意识的就将这怪罪到石燕的身上。

        “我还都是时辰的错呢,这甩锅技巧可真不是一般的溜。”一旁的小警察嘀咕道,转身看着王青说道:“看来这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咋先把她带回去再说吧。”

        冯翠依然神色激动的拒绝被抓捕,想要朝着男人的尸体跑去,好像想要掩盖什么又好像解脱了一样。

        很复杂,王青很难理解这样的情绪。

        随后王青听完负责搜查的同僚简易报告后,盯着这男人的尸体淡然道。

        “不,已经说出来了...我大概能猜得到为什么这男人会被做掉了,啧啧...你们俩夫妻真是人渣中的人渣啊。”

        ......

        “福生无量天尊,让贫道来猜猜,你所说的放下屠刀究竟是什么意思吧。”李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神色恬淡清雅,即使在佛寺里,也能很好的和周围的气质融合在一起。

        道法自然,圆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词。

        石虎则是坐在了圆空的旁边,一副认命了的样子。

        看着这坐下的石虎,圆空苦笑道:“我说过你不要来找我的,可你还是来了...”

        “可...可我很不安...”【石虎】扭扭捏捏的说道。

        圆空只得叹气,双手合十背诵佛经,这佛经背诵的十分的流畅,不像是最近才加入寺院的样子,显然是早早就已经背诵好。

        看起来像是一心向佛的样子...

        “阿弥陀佛...”

        李云默默的听着圆空背诵经文,内容几乎都是表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的想法,从头到尾,都在表述着对人间无恋的意味,从气质上来看,和九善和尚累死,然而九善和尚是自内心的善,这人自内心的,是想要赎罪这一份心情,他想要为了自己做下的什么事情而赎罪。

        从当时石燕的精神状态来看,这是有可能的,毕竟经历了学校家人的歧视,变成这一副模样也是无可厚非。

        念诵完经文后,圆空叹气道:“阿弥陀佛,这位道长,有话的话不妨直说,如果能说的,我能如实回答,但我有一个请求...可不可以不要将我在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特别是我的母亲。”

        圆空用一种恳求似的眼神看着李云。

        李云沉吟片刻后,淡然道。

        “当然可以...圆空...不对,应该叫你石虎吧。”

        圆空双手合十,没有否认说道。

        “我父亲死了...”

        “贫道知道。”

        “是我杀的。”石虎一脸平静的诉说着这事情。

        沉默片刻后,李云指着身后的【石虎】,也就是石燕道。

        “不是你杀的,是她杀的。”

        .....

        .....

        “你...没有...”石虎眉头抽搐的说道,这下子是真的慌了。

        “贫道能够看穿谎言,你们在说谎这方面实在是太过于生涩了,处男的撒谎就好像可乐上的浮冰一样显而易见。”李云看着圆空还有身后剪了短的石燕说道:“关于令妹杀掉父亲的原因,贫道大概也是知道的,不就是失去一切后兽性大想要对妹妹出手,然后被反击杀掉不是吗?”

        父亲想要侵犯妹妹,结果妹妹举刀反杀,哥哥苦于没有保护好妹妹所以长大出家偿还妹妹的罪孽,这剧情李云从石家那萦绕不去的怨念和孽就能看得出来,那个男人死后八成连畜生道都入不了,要下十八层地狱洗刷刷最后被钟馗吃掉的那种程度。

        眼见事情已经败露,圆空摇头叹气道。

        “不,恰好相反,是父亲想对我出手,被小燕阻止了...当时,是小燕保护了我,很可笑是吧,作为哥哥却被妹妹所保护。”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木鱼声滴滴答答,李云感觉自己十分尴尬——

        “咳咳...”

        突如其来的骚,闪了李云的腰,脸上的表情虽然毫无波动,但内心的波动不是一般的大,合着刚刚自己装逼装了半天还特么猜反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失败,获得本系统的嘲笑一枚。”系统冰冷的提示声响起,这充满恶意的声音简直蛋疼。

        圆空不知道现在的李云有多么的尴尬,而是继续说道。

        “我的父亲,他是一个人渣,彻头彻尾的人渣,欠债,酗酒,赌博,无恶不作,即使是在做生意那些年里,也依然是一个到处欠款的赖子...唯一不同的是,母亲很爱他,很爱这个人渣,这个只为寻求刺激,吸毒赌博样样都沾的人渣。”

        “那一天,这位父亲想要对我出手,我无胆,也无力抵抗,在那时候,我的妹妹出手了...她懂得反抗。”圆空一脸温柔的看着石燕说道:“那一天后,母亲就病了,病到觉得我父亲还活着,同时对杀掉了父亲的妹妹十分的厌恶...明明是妹妹保护了我,明明父亲才是错的那一方,可在母亲看来,都是妹妹的错。”

        “我无力改变,无力阻止,我的妹妹因此而变得内向,我拥有了一切,而我妹妹承受了一切,我不能...不能再让我妹妹这么活下去,我拼命的活着,活出最好的风采,努力的活着,用尽全力的活着,就是为了给她留下最好的石虎,她用我的身份活下去才是最好的结果,不必再承受瘟神的名,不必再承受杀人的罪,不必再承受他人的白眼,以被人憧憬的【石虎】之名活下去...”

        剪了短的石燕护在了石虎的面前,这个懦弱,在家里,再学校都被欺负的妹妹,在有人对她哥哥有威胁的时候,会挺身而出站出来...

        有时候像妹妹,有时候像姐姐,这就是石燕,能够再最弱小的时候,爆出最大勇气的女孩儿。

        “你觉得贫道会去揭你们吗?”李云笑着看向这两兄妹。

        两兄妹犹豫,没有说话,心里其实都觉得李云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了揭他们俩,像对待杀人犯一样供出去。

        圆空觉得,被揭或许也是一种解脱的方式。

        “天道轮回,因果循环,那位居士孽障缠身,死有余辜,贫道自当了解,作为警察的他们也能理解这事儿。”李云笑着说道:“贫道不是说过吗?你们从未拿起屠刀,又谈何放下?”

        圆空还有石燕站在眼前,李云能够感觉的到,身上的因果缠线,那能够屏蔽天目的道具没有产生作用。

        他们的身上,没有孽,无孽,便无屠刀。

        “那你...”

        李云笑而不语,转身看着这佛门古刹。

        普通的佛,普通的寺庙,普通的僧人,普通的方丈,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地方。

        当然,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普通而已,李云已经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无法被天目探查。

        不再看向寺庙,李云单手指天。

        “因缘而来,因缘而去,贫道因你的缘而来到此处,自然也应当应你的缘。”一道光芒闪过,白色的长剑从天而降。

        两兄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从天而降的长剑,上边用古文雕刻着【斩心】两个字。

        周围的时间已经停止了流动,只剩下了一把剑,一个道人。

        “你可曾知道一式从天而降的剑法?”..

        “你...你想干什么...”石燕下意识的挡在了石虎的面前,无论眼前的情况多么不可思议,可手中拿着长剑这种危险东西是最真实的。

        李云则是一脸淡然,看着石虎...现在的圆空说道:“你真的愿意放下一切?放下和父母的羁绊,冯翠对你扭曲的保护欲还有恨意,这些,你真的愿意放开吗?贫道可以斩断你们之间的因果,让你了无牵挂,能够真的做到四大皆空,佛门出家。”

        本来李云觉得再原则上是不会主动使用斩心剑的,然而今天的情况实在是有些特殊,将石虎和他母亲,父亲,家庭彻底的斩断开来,才能让他的心【放下屠刀】。

        屠刀从来就没有放下,这并不是指石虎的屠刀,而是石虎父母的屠刀,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这些话石虎还有石燕第一反应就是不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想要相信的感觉。

        望着李云手中朴素平平无奇,却从天而降的长剑,石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次他选择了相信,相信眼前这看起来像无稽之谈的事情。

        “如果...如果你真的能做到的话...真的能将我和这个家彻底剥离的话...”

        “斩吧,包括我妹妹的...和我一起...斩断...只有斩断了,我的妹妹才能毫不犹豫的以石虎的身份活下去,才能和我的母亲和睦相处。”

        石虎的目光决绝而坚定——

        没等石燕多说阻止,斩心剑的剑锋从上边落下。

        红尘俗世,一刀两断——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633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