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四十二章,恶魔在人间

第六百四十二章,恶魔在人间

        夜晚的小巷子,老鼠还有蟑螂出没,一间小小的出租屋里,灯火还在闪烁着,三个男生在这出租屋内走走进进,有时候去小卖部买买香烟,有时候买买啤酒,就这么过了三天的时间。



        周围的人也都没有在意,觉得这只是这一户户主的朋友而已。



        “我的热情,就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吊儿郎当的男生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小酒,又从出租屋内走了出来,神态轻松愉悦,还一边唱着歌,那叫一个欢乐。



        住在隔壁的胖大婶看到吊儿郎当青年后直接叫停了他,一开始他还有些紧张,不过胖大婶只是拿了一袋子青菜来笑道:“你是他们一家的朋友吧,正好,这青菜帮我带给他们,就说是隔壁老王送来的...”



        “哦...哦好,谢谢哦...”这男生呆愣片刻后回答道。



        紧接着胖大婶就带着自己的菜笼子出门,身旁还跟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小女孩儿表情天真烂漫,能和家人一起出门脸上挂满了幸福,这男生直勾勾的盯着这小学生模样的女生,迟疑片刻后,还是摇头道。



        “嗯...还是算了吧,等下一次有空再下手吧。”



        男生缓缓的收起了手中的刀子...



        男生带着隔壁邻居带来的青菜回到了出租屋内,出租屋内另外两个男生正喝着酒,吃着外卖,打打牌,生活过的好不滋润,在出租屋里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样,直接就躺在了沙发上。



        “王炸!”



        “草尼玛,怎么又是你赢。”



        “我运气好啊,嘿嘿嘿...”



        “别嘿嘿嘿了,赶紧弄完走,不然周围的人都发现不对了。”吊儿郎当的男生拿着这青菜根磕巴了起来,喀嚓喀嚓吃完还赞叹道:“不错不错,还是这自己种的青菜好吃,你说是吧...老师。”



        这男生一边嗤笑一边摇摆炫耀着手里的青菜梗,原本这青菜叶就是属于这一家人的。



        眼前的,是一个双手被捆缚住,嘴巴被胶带封住,衣衫破烂,头发乱糟糟,双目泪痕早就已经流干了的女人,这女人用一种祈求的眼光看着三个男生,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只能给这三个男生增加更多的成就感和征服感。



        “你看她的表情像什么?”其中一个男生捏着女人的脸蛋儿说道。



        “你看,她好像一条狗啊...一条死狗似的。”周洪泽一脸嗤笑的看着这女人说道,言语之中充满了戏谑,这求饶的表情满足了三人内心的征服感,那表情分外的愉悦。



        旁边两个在打斗地主的男生也换着方式来折磨着眼前的女人,一边折磨还一边嘀咕着:“老子让你请家长,老子让你得瑟,你得瑟啊,现在还得瑟的起来不?害老子被骂,你这是想死啊知道不,现在你就要付出做错事的代价了,死狗。”



        女人拼命的摇头,好像是在认错,疯癫的向这些少年们认错。



        “你不是很屌的吗?我让你屌啊!摆老师架子啊,快摆啊!我在这看着呢。”一个男生看着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兴致大发,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才刚脱下裤子呢,直接就被周洪泽拦了下来。



        “洪泽,你拦着我干什么?我看谢大伟也兴致大发啊,别拦着我们好不。”这男生不满的指着旁边一个人,和他一样,看着楚楚可怜求饶的女人兴致大发,谁能想到前几天还威风凛凛的老师会变成这样。



        周洪泽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两人说道:“谢大伟,吴显章,你们俩人消停一点,准备准备咱们走,咱今天还要去网吧玩游戏呢,开黑三人爽翻天,咱们不是跟他们约好了五黑么。”



        “嗯...算了,就这样吧。”谢大伟甩了甩自己的黄毛嘀咕完站了起来。



        在开黑和再爽一次的选择中,两人选择了开黑,就这么三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这小出租屋,只留下了被绑着的,不断求饶的女人,只是在现在求饶,没有任何人能听得到,只有无尽夜空的寂静还有这些人在她家里疯狂留下的痕迹。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四个小时...



        女人拼命的用被竹签插的伤痕累累的脚拨开了大门,一丁点,一丁点的拨开,大脚趾被门上的木屑刺穿也无所谓,只求能够开门。



        【求求你...】



        【求求你...不要死...】



        【求求你一定要活着...】



        发自内心的祈求,艰难的拨开了房间的大门后,女人的表情呆了,表情从坏掉的样子变成嚎啕大哭。



        已经有苍蝇,在这里飞舞了,浓烈的味道是那么的呛鼻,原本她不信,现在眼前的场景,不由得她不信。



        映入眼帘的,是千疮百孔的男人,为了保护她,而被刺的破破烂烂的男人,双目圆睁,死不瞑目,隐隐有血泪流下。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你们,明明是你们殴打同学,上课扰乱课堂纪律...】



        【明明是你们,骚扰女同学,还做一些过分的事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些错归到我的身上来...】



        【我管不了你们,我让你们家长来,有什么不对的?】



        【我究竟...究竟做错了什么...】



        前一天还幸福的家庭,前一天还在享受着丈夫温暖的怀抱,享受着丈夫亲手做的红烧肉,对未来充满期待和憧憬,期待这肚子里的小宝贝能在九个月后出生。



        可这一切都在如今破碎殆尽。



        女人脸庞逐渐变得呆滞,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时间缓缓的流逝,女人的意识开始逐渐的模糊,饥饿和口渴在侵袭着她的身体,身体已经接近极限,而女人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还在环绕。



        杀掉他们...



        杀掉他们!



        将痛苦给予自己的那些人,必须去死!



        痛楚...



        苦难...



        仇恨在烈焰中燃烧...



        “我恨...”



        “我仇...”



        “谁能帮帮我...”



        “我要复仇...”



        “谁能...帮我复仇...”



        ......



        ......



        “浓烈的怨气和执念,甚至可以直接召唤邪神...我算是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了。”



        李云踏入这小镇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实质化的怨念直接朝着脑海涌去,无论萦绕多久都难以抹去。



        普通人感受不到这萦绕在这里的怨念,灵觉敏锐的李云则能直接感受到,这些怨气化作声音直接映入耳边。



        【痛楚...】



        【苦难...】



        【仇恨...】



        实质化的怨念被法相所吸引,缠绕在上边,被一股属于道门的浩然正气所隔绝,夏则是漂浮在身后,沉默不语,只是看着手心环绕的黑色气息。



        “实质化的怨念还有冲天的仇恨,这放在其他世界大概能召唤出真·邪神来实现她的愿望...啧啧,这纯正的怨气,做这事的是魔道修士么,也只有魔道修士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吧,用折磨受害人的方式来产生魔气,运气好的话还能干掉被召唤的邪神。”系统说道。



        李云一边顺着这怨念走着,眉头一挑道:“邪神是什么意思?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此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变得不屑。



        “仙道神道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你吸收愿力能够变得更强,然而一些先天神道鬼道的人吸取愿力却是为了生存下来,用来维系自身,如果没有愿力加持的话,连存在的概念都无法做到,其中一些和大名鼎鼎的先天神灵不同,先天神灵大多有名气,拥有无数香火愿力的供奉,而一些所谓的弱小无名的概念神,他们想要获得愿力就必须什么脏活都要干...”



        “比如邪神,恶神,这冲天的怨念换而言之就是冲天的愿力,一般正神都不会去搭理这些愿力的,只有【邪恶】的神会去做这些事情...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钟馗也会做,不过钟馗的出发点并不是替这人了结仇怨,而是为了惩戒罪恶。”



        系统一番话下来李云算是涨了姿势了,然而在看了看夏的手后...



        “夏,你之前为什么能感受到这冲天的怨念...”



        按照系统的说法的话,无论是真仙还是真神都不会对这怨念有过多的反应...



        “啊,当然是因为我之前当过恶神啊。”夏很老实的说道。



        李云:“......”



        “抱歉这话我不能当作没听到啊。”李云用脚指头都想不出,这镇守南天门,逼格极高的神器居然当过邪神。



        “恶神邪神并不是坏的代名词哦,只是一些对什么事都做的神道的一种蔑称而已,我呢,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我曾经投胎的人间体被概念化为【正义】的象征,然后就有时候被召唤去做一些惩奸除恶的事情...虽然我并不讨厌就是了,到现在转世多次这种特质依然保留了一些下来,只要有类似的声音在附近的话,我还是能听到的,也是能被影响的。”夏一边说话,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并不因为痛苦,而是因为这黑气之中的怨念实在太过庞大旺盛,旺盛到难以忽略的地步。



        李云也觉得很不舒服,对于灵觉已开的人来说,这种怨念在身旁萦绕的感觉简直是泡在沼泽地里一样难受。



        “我可以一定确定以及肯定有邪修或鬼修在这里搞事情,你赶紧准备好法宝,准备好战斗,这是很宝贵的经验,你的第一次实战,跟你说啊,第一次正面交锋的时候记得插眼,有草丛的话记得蹲草丛,能偷袭绝对不要刚正面...”



        李云不想搭理系统的絮叨,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魔道邪道修士干的。



        没一会儿,李云就来到了这小巷子里,虽然很微弱,但还是闻到了一股子腐烂的臭味,有不少人聚集在一栋出租房的面前。



        其中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生十分担忧的在这门口走走看看。



        “谢姐姐...”



        “没关系的,谢姐姐只是睡晚了而已,没关系的。”大婶安慰着这小学女生。



        这些人聚集的出租屋,正是散发着腐烂味道还有怨念的源头。



        李云轻叹了一口气,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大概是里边的人被入室抢劫后杀害了吧,等一下要好好的超度一下。



        “咱们还是报警吧,都三天没出门了...”其中一个穿着背心的汉子看着这大门,当场就想要报110。



        “可万一真的是人没在怎么办啊,那咱们不是报了个寂寞?”又有人出来说道。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有人主张撬锁,有人主张报警,有人想要过几天再说,一阵讨论声后,带着小学生的大婶站了出来,担忧道。



        “我觉得还是把锁弄开吧,前几天他们进了屋子就没出来了,人也联系不到...”



        “成,你是房东你说了算,咱们把锁砸开吧...”大汉想要上石头砸锁,可看到这重重的大锁头后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房东大婶为了租客安全特意定做的大锁,一般人可是弄不开来,防的就是不法分子。



        这下子让大汉难办了,立下海口,这锁又弄不开来。



        就在大汉迟疑的时候,李云走了过去。



        “道士?”大汉疑惑道。



        “福生无量天尊,让贫道来吧...”李云来到了这大门的面前。



        “这锁很难搞的,咱们还是请开锁公...”



        大汉话音刚落,李云一巴掌就把这锁给拍掉到了地上,看的大汉是差点惊掉了下巴,这可是重锁头,不是一般的小锁,一巴掌就给拍掉了...



        李云没有去搭理惊讶的大汉,做好了心理准备打开了大门,然而刚刚踏入,一股气血直接上涌,强烈的杀气迸发而出,脸色肃然。



        苍蝇飞舞,打开大门,腐臭味直冲而来,冲的在场的人一阵干呕。



        “福生无量天尊...”



        “这些...这些都是什么啊...草!这是...谁干的。”



        在场几乎所有没被眼前的景象吓晕的成年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股子属于愤怒的血朝着脑门涌去。



        两具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尸体,挣扎的伤痕还有到死都不瞑目的双眼。



        光是肉眼可见就知道这两人生前究竟受到了多少折磨。



        李云轻叹道。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不是什么邪恶的修士,而是...人啊。”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7081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