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四十七章,掘坟

第六百四十七章,掘坟

        略显平和的新年,鞭炮声嘎吱作响,和去年一样的流程,只不过今年的道观多了不少人(妖)(鱼),比如莫名其妙多出的一个女儿,还有莫名其妙多出的一条胖头鱼,还有白沉这不可沉淀污染物。



        小苏璃喝了一点小酒,立刻就变成了人形态,娇俏的姑娘模样,和所有孩子一样,对鞭炮有着莫名的热衷和喜爱,特别是那些拍到地上就响的小沙炮...



        今天柳燕璃是意外的安静,没有闹腾闹腾,就这么坐在小台阶上,端着一杯清茶,面带恬静的微笑,看着小苏璃愉快的玩耍,一点都没有平时八百岁少女的风姿,倒是像一个看着孙女的十八岁老奶奶。



        就连白沉都消停了下来,没有玩手游,没有玩陌陌之类的交友软件。



        “你们以前的新年是怎么过的。”李云有些好奇道。



        “嗯...这些年还好,跟孩子们一起过的,不过以前就不同了。”柳燕璃回忆起了自己n百年的日日月月:“有时候自己一个人过,邻居的看我可怜,就给我一碗长寿面什么的...好吧,其实我也没有真正意义上过过一个好好的新年呢。”



        说的是轻描淡写的,可说起来还是挺孤独的。



        “天庭没有过年这一说法,不过,我曾经下凡执行任务的时候凑巧遇上过年,人们都喜气洋洋的迎接我这个【外地人】,没有身份的隔阂,没有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有最纯粹的欢乐...哦对了,当时有年兽想要来村落搞事情,结果被我干死了...”白沉嘀咕道。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干死年兽?”李云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对啊,用鞭炮干死的,过年过年,最纯粹,最开始的意义不就是用烟火爆竹驱赶年兽么,只是在很久以前,鞭炮是用来杀死年兽而不是驱赶的。”白沉说道:“所谓的年兽啊,就是这样的概念,也许在最开始的时候,只是野兽或者恐惧而已,然而久而久之,这恐惧就变成了概念,变成了华夏的意识集合中的产物,在过年的时候会出现的【恶兽】,其实也挺可悲的,祂从诞生之初,就是注定被驱赶的【概念】,就连身不由己都做不到啊。”



        李云了解,就像系统还有夏提到过的那样,这些先天香火灵诞生于人类的概念,诞生于信仰之中,有些身不由己,只能按照既定的概念做既定的事情,恶就是恶,善就是善。



        信仰赋予祂们一步登天的同时,也制约了祂们的生存方式,这让李云想到了某武侠小说提到的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对于这些天生为【恶】的概念来说,这世界失去奇迹或许是一件好事吧,现在的过年就真的是过年咯,大家开开信心。”白沉久违的展露出一丝微笑来,没有平时的猥琐,只有最纯粹的微笑。



        此时,白沉化作白龙,在天空摇摆,白龙过日,瑞祥显现,以祝福护佑大地...



        “妈妈,来玩鞭炮...”



        “来咯...”



        含香还真像一个合格的老妈子,照顾着小苏璃,在放鞭炮的同时还提醒丫的要远离这玩意,不要被火星子给烫到,不过孩子嘛,哪里会在乎这些,自然是怎么高兴怎么玩。



        在道观里其乐融融自嗨自乐的时候,山下也有不少人上来拜山,相比于去年,今天来的人可是更多,从以前的香客,再到之前帮助过的人,带的东西那叫一个多。



        特别是王青大警官,带的东西叫【石楠花焖鱿鱼干】,这味道一来就连阿二都忍耐不能。



        其实李云倒是挺喜欢这味的...



        “奇怪,怎么村民们没上来拜山呢...”李云嘀咕道,倒不是多奢求村民们来拜山,只是感觉有些奇怪,以前过年这拜山速度最快的应该是小黑还有赵大婶他们才对,可今天无论村长还是赵大婶,就连小黑都没来拜。



        这就非常的奇怪了——



        就在这时候,在外边偷窥别人脱羽毛的小白回到了道观里。



        “有些事情我想要跟你说说,山下那些人好奇怪啊,他们都聚集到了一个地方...”



        “聚集到了一个地方?”李云有些意外,难道是集体放鞭炮么。



        直接开启他心通,小白的思维直接涌入了李云的脑海中,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看上去还是有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这小白真的是偷窥大师啊,各种各样的姿势,各种各样的动作,隐蔽在无人知晓的地方,用最犀利,最纯真的眼神去研究年轻女性脱羽毛的动作,并且还有一大堆的欣赏心得被传送了过来。



        【这羽毛,不好,红色和绿色搭配,简直阿二的屁都不如,失败。】



        【过于暴露的羽毛,完全没有任何引诱的美感可言,失败。】



        



        【这就很不错了,暴露到恰到好处,没有将身体完全暴露出来,又给以遐想空间,这按照那谁的话来说不就是所谓的情趣...】



        “好了别给我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遭不住...”李云真的无力吐槽,究竟小白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能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耍流氓的话,真的是强到不行...



        通过小白的心灵,关于它看到的东西全部都呈现在了李云的面前。



        村民们别说没来拜山了,就连自己都没有过年,而是全部聚集在了一个地方...



        共享了这一段影像后李云算是知道为什么村子里的人都没有过年拜山了...



        李云收拾好东西,来到山下,看到了气呼呼的众人。



        还有眼前凌乱不堪的场景。



        ......



        象头山村的坟被挖了!



        位于象头山外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公共的坟地,埋在山上的人固然不少,不过埋在公共坟地的也同样多,对于山村的人来说,无论是山林还是这公共坟地都是自家的祖坟,都是能让自己家人安息的地方。



        然而就是这安息的地方,被人弄的一团糟,现场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原本这地方也是因为人烟稀少没有多少人路过,这一次逢年过节的大家来祭拜家人,就看到眼前这一副场景,一些年纪大一点的,看到自家坟地变成这一副模样,差点脑溢血当场去了。



        那可是先祖被辱!对谁来说都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况且还有一些近几年来逝去的亲人,拿感情上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无论对于哪里的人来说,祖坟被挖都是不死不休的事情,要结世仇的,一般没有人会这么做,也不会做这种断自己后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这事实就是事实,自家的坟头的确是被挖的七零八落的。



        村民们都聚集在了这坟头上,杨村长看着眼前杂乱好像被翻了一遍的场景更是气得胡子都在发抖,到底是谁那么缺德,干这种事情。



        “杨村长,你的血压又升高了...冷静..要冷静下来...”



        “我这不是被气的!这叫我怎么冷静的下来?咱们村的坟啊!新坟旧坟都被挖了,这是和咱们多大的仇啊!”杨村长气急道。



        赵强的表情同样很难看,不过他知道目前的情况应该要保持理智才行,挖山掘墓,取人尸骨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村子里,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甚至连他妹妹赵小曲的尸骨都被人盗走了,而那些祖墓尸骨被盗走了不少,有些尸骨直接被丢到了地上,看起来像是在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只是自己是被开玩笑的那一方。



        用祖坟来开玩笑,这事情做的不能更过分。



        “到底是谁干的这么个丧心病狂的事情。”其中一个中年汉子有些犹豫道:“会不会是隔壁村子的人干的...”



        一旁的李云可是知道,隔壁村是比象头山村要小一些的村子,在曾经的一段时间内曾经和象头山村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的过节,有一段时间因为土地纷争还闹的挺大的,都发生了流血事件...没错,就是在对喷的时候一个熊孩子强势路过,结果吓得摔了一跤,膝盖流了不少血。



        一般情况下村子利益集体受损,先想到的就是隔壁村子干的好事,这种互相膈应的事也干了不少,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对路。



        “咱们就算有冲突也应该不会干这种世仇的事情吧,充其量一点小冲突闹的那么大没有必要,我认识他们村长,不像是会鼓动村民搞这个的人。”赵强虽然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可思绪还是挺清晰的,反而觉得隔壁村子做的可能性最低。



        “也许是村民自己干的呢,有些不爽咱们村子的人...”其中一个人嘀咕道。



        这下子赵强语塞,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是对村子不爽的个人干的,一些人会不顾村子利益,做出类似的事情来。



        “如果不是他们的话,那别人凭什么挖咱们的坟啊,我可是听说他们村子毫发无损啊!”



        “对,肯定是他们干的!”



        “咱们这能忍?干死他们!”



        群情激奋,叫骂声起,场面越来越难以控制,不管是不是隔壁村子干的,现在众多村民想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发泄的渠道而已。



        赵强很想安抚群众们,可一个人的声音在人潮中显得实在太过于渺小,还没说两声就直接被群众中更大的声音淹没。



        眼看局势有些无法控制,李云挥舞手中的拂尘,群体静心术在人群中传染。



        在静心术下,这些村民们的情绪稍稍安定了那么一些...



        “大家稍安勿躁,对于诸位的心情,贫道十分的能理解,但是你们仔细想想,隔壁村子的人真的有必要跟咱们结下死仇吗?”李云说道:“以前也发生过冲突,可仔细想想,即使是最严重的冲突,我们有将对方得罪死的理由吗?相反,上次我们村子遭灾的时候,隔壁村子也来慰问咱们了...”



        在李云这一番话下,周围的村民们都冷静了下来一丁点儿,不过群情激奋的情绪还是少不了。



        “可是...可是除了跟咱们有仇的人外,又有什么理由来挖咱们的墓呢?要知道咱们可没什么陪葬的东西,也不可能是盗墓的吧!”其中一个中年汉子忍不住反驳道。



        这象头山村现在可能就是小康村子的范畴吧,给逝去亲人陪葬的东西最多是一壶好酒,过年过节的上上香,一只黄金烤乳猪,一只盐焗肥鸡。



        几乎所有人都排除了盗墓贼这个选项...



        “大师,你说有没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赵强这下子也拿不准主意了。



        李云没有说话,天目闪烁,在这些被翻出来的棺还有遗骸上边扫视。



        没有看到确切的结果,因果之线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任何的结果。



        这些散落骸骨的因果之线更是连接在她们生前家人的身上。



        即使是亡者,和生灵世界之间的牵挂也就只有家人了吧。



        “大师...”赵强小心翼翼的看着思索着的李云,大气都不敢一喘。



        良久之后,李云才缓缓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尸骨被处理的太过刻意了?单纯的未来破坏尸骨而破坏尸骨,就好像...就好像是被特意挖出来散落在地面上的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人挑衅了,或者在恶作剧一样。”



        “所以真的是单纯的变态活着神经病做的事情?那样乡亲们可怎么交待啊。”赵强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如果是被精神病或者变态弄的自家的坟地变成这鬼样也太冤了吧。



        杨村长的脸色同样十分的难看,如果真的是变态或者神经病干的话,就算是警察也不好找出这样的人,毕竟没有目的动机的犯罪除了靠目击以外十分的难找。



        李云却是摇摇头,眯着双眼说道。



        “这一番破坏尸骨的行为,目的可能就在于让我们第一时间联想道隔壁村子身上...以此来掩盖他们真正的目的。”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803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