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五十六章,我可是产自灌江口的鱼

第五百五十六章,我可是产自灌江口的鱼

        在这种现实的时候出现一支全部由壮汉组成的施工队是什么样是感觉,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用普通的日了狗这样的词汇是没有办法形容的。

        然而仔细用灵视一看,却现这些人身上都没有【生气】,只有充沛的灵气,就好像这些人本身就是【术法】一样。

        能够自主行动的【术法】,就是眼前这些肌肉壮汉。

        “不要惊讶,他们都不是活人。”系统说道:“你应该听说过,这是由【撒豆成兵】构成的【黄巾力士】,没有魂灵,只有纯粹的术法作为驱动源泉的召唤物,基本能力相当于一个你的样子...”

        原来自己只是黄巾力士的水准啊...

        李云不想多吐槽什么,对于自己目前的弱鸡水准已经有了那么一丁点的逼数。

        这些黄巾力士没有任何意识,从天空降下来后就开始改造这破地方,肩膀上扛着不知名的木材建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成品装饰物。

        万界施工队,威势恐怖如斯,这效率不比biu的一下,但以人的角度来看的话那可是相当的迅捷。

        “还是比较怀念之前biu的一下就完成的感觉...”李云嘀咕道,自然的东西见多了,乍一下看到这有那么些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东西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对于这一点,本系统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居然出动了一整支施工队来,看来是你的奖励有一些微小的变动...”系统疑惑之余,这些施工队的彪形大汉已经开始动手了。

        黄巾力士的建造效率很快,包括上漆,刷墙,贴板砖...为什么明明叫黄巾力士那么高大上,刷墙还要用油刷子?

        “不管怎么说,他们是来改建道观的,根据上面来的消息,大概也就几天的时间就能完成。”

        “这些黄巾力士不会吸引人的注意?”

        “不会,有专门的术法处理过,即使到建成,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道观【原本】的模样,只会记得被扩建后的模样,这是上头特意额外附赠的。”系统说道。

        李云点头,倒是省了一番解释的力气,之前人少还能解释忽悠一下,现在客流量不少了之后,想要忽悠也只能强行忽悠,比如说天降道观什么的...

        施工队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改建,这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

        “我了个去...这些肌肉兄贵是来玩摔跤的吗...你终于觉醒了哲学的爱好了?”柳燕璃看着这群黄巾力士就开始满嘴跑火车。

        李云嘴角一阵抽搐,这破嘴怎么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张口就是肌肉兄贵...

        得亏这些黄巾力士是没有意识的召唤物,不然真得让她体验体验什么叫做真正的摔跤。

        “道观正在施行扩建计划,你当他们不存在就好了...”

        在解释了一通黄巾力士的运作原理后,柳燕璃表示大涨姿势,上去揉揉捏捏的,充分挥了一条作死之鱼的本质。

        “提问,在眼前有一堆哲学壮汉晃悠,怎么才能当不存在,在线等,急。”

        “得亏这施工队是建造用的黄巾大汉,如果是战争用的黄巾力士的话,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白沉看着柳燕璃吐槽道:“真的,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你那么好奇心旺盛的鲛人,一般来说,鲛人这种战斗力比凡人强的有限的种族应该非常胆小才对,为什么你这么狗胆包天。”

        “狗胆包天这个词用的好。”在李云看来,这已经不能用狗胆包天来形容了,这胆色无双可以说是大的没边儿。

        柳燕璃耸了耸肩,说道。

        “我妈曾经说过,咱们灌江口的鱼,要有锲而不舍的冒险精神,才是一条合格的鱼,才是骄傲的鲛人,作死一般是不会死的。”

        李云:“......”

        白沉:“......”

        得亏这世界没有修真者了,不然可能十八岁的时候就被炖了。

        然而李云还注意到了,这本来应该东海产的鱼怎么说自己是灌江口的...

        “你不是东海产的?”

        “别用【产的】这种好像本姑娘是一条鱼的说法...虽然好像没什么违和感。”柳燕璃有些蛋疼,还是回答道:“非要这么说也没错,我妈是东海的鲛人,我爸是灌江口的鱼,按照现在的说法来看的话,我这不就是老家灌江口的么...别说,我记得1o岁之前都是住在那儿的,老房子还在呢。”

        成都灌江口算是十分有名的地方,最有名的大概是那儿的八百草头神,还有镇守在那里的二郎真君,本身那里也算是当地有名的景点之一。

        “你在那儿有房子?”李云有些意外。

        “对啊,有房子。”柳燕璃老实说道。

        李云瞬间就想到了传说中华美的龙宫殿堂,传说中即使是一条小河也是有龙宫的,泾河龙王就住在里边。

        “灌江口吗...”

        对于胖头鱼的事情李云还是一无所知,特别是对于鲛人这种奇异的生物更是如此。

        同时,一听道【灌江口】这个词的时候,心中顿时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就好像那地方在召唤自己一样,必须去看一眼才行。

        “你想家了吗?”

        “想啊。”

        “那么跟我去看看吧,看看你曾经的家。”李云笑了笑,召唤昆仑镜打开传送门,那边连接的是灌江口,也就是四川的都江堰。

        ...

        来到了这四川都江堰,这极富盛名的美景城市,此时天气还有点冷,柳燕璃一感受到家乡味道的时候,就开心的像一个八百岁的孩子。

        “这就是回家的感觉啊...回家真好。”柳燕璃一脸怀念的看着这周围,背井离乡那么多年,乍的一回来,那心情感觉真的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在家乡,即使是shi都是香的。

        李云也能感觉到,一踏入都江堰的土地,就能感受到心里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这里才是自己的家乡一样。

        明明自己的家乡是象头山才对——

        “你现在还能回忆起自己原来的家在哪里吗?”

        “回忆不起来了,不过我知道我房子在什么地方。”柳燕璃笑了笑,带着李云走在这清冷的都江堰。

        很快,几人一阵晃悠来到了一间民俗展览馆里。

        一进民俗展览馆,李云就有一些不详的蛋疼感,总觉得会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在进入之后,这不详的蛋疼感直接就应验了...

        “看,这就是咱的老家,多漂亮。”

        空气突然安静,最后李云终于震惊道。

        “你特么管这玩意叫老家?”

        眼前的是一块大号的贝壳——

        ......

        “对啊,这就是咱的老家,妥妥的,我小时候级爱缩在里边的,怎么,住大房子的就看不起小房子了吗?谁不是从小房子奋斗来的啊。”柳燕璃嘀咕的看着李云,小小的抗议了一下。

        对此李云无力反驳,其实仔细想想,这个版本的居所才符合鲛人的风格啊,才不是什么龙宫,人鱼都是住在贝壳里的...只是没想过,现实那么的残酷。

        “原来你们都是蚌精么...”

        “才不是蚌精呢,其实鲛人们有不少人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居所的,不过这些都是少数,是本事强的人才有的东西,就好像人类一样,有房有车的人也不是多数啊,更多的人都是租房子住,或者住小房子,何不食肉糜呢?”柳燕璃用十分深沉的表情说道。

        不得不说这一番话实在是太社会了,原来鱼人的世界也特么玩的是这一套,实在是吐槽不能,摧毁了李云对【美人鱼】这个物种的想法。

        社会,社会。

        在民俗馆的展览台上,这上边标注的是注释内容是【来自湖底的巨大贝壳】,从观赏性来看,几乎为o,除了看起来十分庞大以外,完全没有任何可以称道的地方。

        这民俗馆也是小的不行,人气稀烂,以展览当地的民俗物为主要的噱头,只可惜民俗物这种东西,到处都能看,就连周边都能随意看到,可以说这博物馆存在的意义并不是很大。

        明明看起来并不算什么的大号贝壳,反而成了这地方唯一的看点,就更显得蛋疼了。

        “老家被人强势围观的感觉好受不?”

        “还行吧,至少有人知道我的老家存在,像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存在了呢...比如瘦鱼的2oo平大房,比如螃蟹的oo平别墅,比如...哈哈,再强的钉子户也敌不过拆迁的挖掘机,哈哈哈...”柳燕璃出了杠铃般的鬼畜笑声,李云觉得担心她触景生情绝对是多余了。

        这货还沉浸在别人被拆迁自己爽了的幸灾乐祸状态中呢...

        在李云和柳燕璃闲扯淡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面带爽朗的笑容。

        “哈哈,你们真有眼光,这贝壳可是咱们这里最好的东西呢,传说,这里可是人鱼的居所呢。”

        不用传说,这真的就是人鱼的居所,而且那一条人鱼还在你的面前谈笑风生呢。

        柳燕璃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暗爽,自己成为【传说】被人讨论敬仰的感觉简直是欲罢不能,说不出的畅快。

        “你相信人鱼的存在吗?”李云看着这老板笑着说道。

        “相信,当然相信了,咱作为本地人,村子里一直有流传着人鱼的传说,传说啊,在这都江堰的水的那边,曾经有一个美丽的水下王国,里边住着的,是长生不死的鲛人...也就是咱们常说的美人鱼,传言中她们活泼又聪明,可爱又美丽。”

        中年汉子开始滔滔不绝的讲着,这刚讲到兴头上呢,就被一个中年妇女给拉了下来,连忙对李云抱歉道:“抱歉啊客人,我家丈夫老毛病了,看到有人去观览那贝壳就兴奋的停不下嘴来...”

        中年妇女李云知道,是在门口负责卖票的,还兼职这里的老板娘一事,中年汉子是这里的老板,两夫妻经营着这一家小小的民俗馆。

        “无妨,倒是贫道也对这里很感兴趣,文化这种东西,一旦深入了解,总是会有让人入迷的地方,不是吗?”李云笑着说道。

        中年妇女语塞,中年汉子则是露出一副你是我知己的模样,说道:“这位道长说的对啊,一旦对什么文化有深入的了解,你就会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其中,想要研究他,这是人的本能,对未知的探究本能啊老婆...”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只知道...你不要在想这些东西了,生活终究还是要过的,你想这些没用的,不如想着好好赚钱,让女儿...唉。”

        说完这中年妇女就一脸生气的离开了这大贝壳的展览地,也不管呆在原地的汉子。

        一听到提起自己的女儿,中年汉子就哑火了,原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不过很快,接待客人用的公式化笑容又重新挂了上来,只不过没有了之前自内心的愉悦。

        “你叫我程飞就好,随便走,随便看看,感受一下咱们呈都的风土人情,保证你能很快的爱上这一座城市。”程飞笑了笑后说道:“抱歉客人,我先去抽一根烟,失陪了...”

        借烟消愁愁更愁。

        这大叔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只是这故事多半是人的家事...

        “风土人情吗...这里的确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啊...”李云嘀咕道:“也许我应该了解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什么的。”

        莫名的熟悉感萦绕心头,挥之不去,像是【即视感】一样影响着自己。

        曾经的曾经,自己来过这里,不是现在,不是过去,也不是未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李云一边思索着,走出这民俗院的院门,看到了在偷偷抹眼泪的中年妇女,不过很快,这中年妇女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回到原来的样子后,中年妇女去了这民俗馆的阁楼,这让李云有些想吐槽,合着知道自己这生意不咋滴,连票都不卖了呢...

        打开大门后,李云就感受到了,从大门内涌出来的死气。

        浑浊的,浓厚的死气——

        无法逆转的死亡。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49140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