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六十一章,龙生龙,凤生凤?

第六百六十一章,龙生龙,凤生凤?

        孑然一身的去都江堰,并非孑然一身的回来——还带回来了从程飞那里拿的特产和有四川产的大辣条还有很多辣味食品,突出的就是一个辣嘴巴。

        “我就是去吃翔,也绝对不吃这辣条!”小苏璃闻了闻这辣条,咔吧一下吃了下去,还意犹未尽道:“真香...”

        李云:“......”

        此时,湿了一身的柳燕璃直起了身子,薄薄的衣衫贴紧着身子,将身子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妖娆的身姿正背对着李云...

        “请不要背对人,这应该是常识...”李云下意识的就吐槽道。

        “我tm背对着你了?你黑我也不要那么明显好不好,有话好好说,嫌弃小就嫌弃小,滚你妹...话说老娘什么时候轮的到你嫌弃了!吃屎吧...”柳燕璃一包辣条就爆了李云一嘴巴。

        咀嚼着一嘴巴的辣条,李云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真香。”

        果然还是四川的辣味正宗,其他地方的辣条总是少了点什么味道似的。

        另外,还有柳燕璃的【老家】也给弄回来了,超大号的贝壳,程乐去世了,这馆子也不打算再开下去了,打算另谋生计,好好的经营自己的生活。

        生活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悲伤,学会放下才能更好的前进——

        而对于这贝壳,程飞感觉这贝壳和柳燕璃有缘,就赠送给了丫,潜意识里认为柳燕璃就是那蚌鱼合一的妖精,事实证明她的确是。

        这贝壳原本就是她的家,算是阴差阳错的回到她的手上了,她是乐呵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柳燕璃并不觉得自己还能回到贝壳里住,睡惯了床再回贝壳里还不如要了她的命来的实在呢。

        “原来小柳她以前住这里啊,到底是怎么住进去的诶。”留守道观的含香戳戳这贝壳,一脸好奇的样子,她还真不知道柳燕璃其实还能规划到贝类里,一般贝类里住着的都是软体动物来着,难道柳燕璃还能化为软泥怪不成?

        拥有贝类和鱼类两种特质,强,无敌——

        “当作个纪念品吧,反正现在也不需要了,这贝壳还是能让我想起家的感觉啊,真好,那时候我还天真无邪,把这里当成全部的世界啊...”柳燕璃脸庞贴在贝壳上,感受着传来的冰凉感觉和家乡的味道...

        李云不觉得柳燕璃这货会有什么天真无邪的时代,这词从她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带那么些讽刺的意味。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你之前是怎么住进这贝壳里的...”李云忍不住问道,尺寸上来看就算了,人鱼塞到里边倒也说的过去,可就不嫌弃搁着慌?

        “这你就少见多怪了,让姐来给你表演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技术,有了它,在哪里都是快乐老家...”

        双腿开始消失,化为鱼类的尾鳍,原本有些傻傻的脸蛋变得妖娆无比,充满魅力,淡蓝色的长发如水一般泼洒在肩头上。

        柳燕璃当场表演了一下自己是怎么住的,化为人鱼后,身子骨变得十分的软绵绵,柔若无骨,宛如水蛇一样盘在这贝壳里,有些诡异又有一些说不出的美感,然而很快胖头鱼就卡壳了,这大贝壳闭不上。

        第一次,啪嗒——没关上。

        第二次...

        第三次...

        贝壳,真的闭不上了。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起来...

        “不知道怎么说,劈个叉吧。”阿二萌萌的看着柳燕璃。

        柳燕璃:“......”

        “是是是,小蜗居比不起你们的一千平超大型道观,还有肌肉兄贵施工队为我们献上最美的汗水。”柳燕璃站起身来,恢复人身道:“玛德,差点忘记住贝壳的时候我还是小盆友,现在都是大姑娘了肯定不合型号啊,丢人了丢人了...”

        “你这型号也大太多了...”李云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真能在鱼类和软体动物中转化啊,涨姿势了。”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姿势——

        李云将这大贝壳拿起,来到了后院,放到了水池里...

        对,就是水池,在这些黄巾兄贵的努力下,后院居然多出了一个大池子,清澈无比,还泛着闪闪荧光,跟放了添加剂似的。

        黄巾兄贵挖了一个池子,水眼就是龙泉井,这系统奖励的龙泉井已经不复存在了,变成了这天德池...龙泉池。

        这里是五毛镜选择的居所,看完电视都会回到这龙泉水池子里。

        龙泉水无污无垢,晦物过之而不染尘,即使将贝壳放在这里也不会影响水质,反而上边的污垢还会被龙泉水净化。

        “总感觉你对我的老家有很大的意见...”

        “这只是你的错觉而已,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李云笑着说道,看着这些肌肉兄贵鼓捣着自己的道观,隐隐还能看到打墙扩建,进一步扩大道观的规模...其实仔细想想,这象头山基本没有什么土地纠纷,不要太过分稍微扩建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只是习惯了以前超自然的方式扩建道观后,这一次看到不那么自然的方式有些不习惯而已。

        一些黄巾力士在完成自己的任务后就化为一缕青烟消散殆尽,而没完成任务的则是还在履行着自己的使命。

        跟既定的程序一样,他们只会冰冷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在完成了特定的任务后就会直接消失,不会去帮自己的‘同伴’。

        “挺像是机器人的...”

        “更高级的黄巾力士会有更高级的行为模式,甚至连产生灵智都是可能的,现在在你这里工作的只是最低级的黄巾力士而已,行为模式都是最低级的...如果你会【撒豆成兵】的话,召唤的就是这种黄巾力士了。”系统说道。

        “咱们这也并不需要什么高级的黄巾战士之类的...”李云说道。

        没有去管这些黄巾力士,倒是看到有人进了道观,和周围人的画风完全不同。

        这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不良少...青年的气息,大冷天打个赤膊,左青龙,右白虎,肌肉精壮,耳朵上还戴着个耳环,充满阴翳的气息,看起来好像随时都要砍人似的。

        青年一进来,周围的人就对这人避之不及...一般人都会做出这样的情况,远离这种看起来就十分危险的人物。

        一看就知道不是来做好事的,至少在周围的人先入为主就认为是有人搞事情...

        ......

        ......

        青年拽里拽气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也许只是眼角有些吊梢眉而已,反正目光十分的不友善,方圆几米内的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

        对此,青年没有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在道观里走着,在道观,除了院子不对人开放外,其他地方都是开放的。

        包括藏书阁也是一样,有不少人在这里借阅着经文,了解着道家文化。

        青年却不一样,对书架上的道家书籍完全没有任何兴趣的样子,好像在找着什么其他书一样。

        看到李云出现在旁边后,青年皱眉道。

        “老板,你这里就只有这些书吗...”

        “道观里,自然是只有道观的书。”李云说道。

        “就没有...那种方面的书吗?”青年眼神飘忽,游离不定...

        李云:“......”

        坦白说,如果这货去其他道观敢说这一手的话,指不定得被人暴揍一顿,这问题实在太骚了,李云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回答。

        干脆劈个叉好了。

        这青年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说道。

        “等一下,不是你理解的那种,是有关推理还有刑侦的书...”

        推理和刑侦更不可能啊!要是真要那些不可描述的书的话,李云还是有的,比如自己年轻时候珍藏的产物,还有白沉的,存货那是真的不少...

        “咳咳,贫道的道观并不是图书馆,并没有类似的书。”李云还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这青年是为什么来道观的。

        不过一番接触后,李云倒是知道了眼前这青年不是什么搞事选手...或者说现在不是搞事选手,看起来十分凶恶仅仅只是这吊梢眉的眼睛不是那么友好而已。

        “真的吗...没有刑侦类书籍,抱歉了...”青年有些失望的对李云道谢一声,然后转身打算离开。

        “市区的图书馆还有大学的图书馆有这类书籍,或者在网络上都能查到类似的书,若是真有心思的话,可以尝试着在那方面下手吧。”李云说道。

        青年点点头,再次致谢后转身离开,不得不说,这货散发的赶人光环还真是一等一的厉害,即使转身离开那混混羊毛还是镇的藏经阁内的人鼠躯一颤。

        李云看的出,他很焦躁,对于类似书籍的渴求,对于这类知识的渴求,他的执念。

        同时他也没有安全感,左青龙右白虎,就是为了在人群中建立安全感而设下的屏障,不让人靠近,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此时,在藏书阁内,一个看着道家经文的道士一脸厌恶的看着青年的背影,仿佛在看着什么仇人似的。

        李云觉得这道人有些奇怪,你说不喜欢混混也就罢了,对这人表现出那么本能的恶意,怕不是认识这人哦。

        “这位道友,莫不是对那位居士有什么意见?”

        这道士看到李云主动搭话一脸的受宠若惊,呆愣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后用半生不白的普通话说道:“云观主,在我当道士之前,就已经见过这人了,十年前我还采访过他...当时我来大陆这边给报纸收集新闻...”

        李云有些意外,合着这道士入道之前还是个向港记者,跑的比谁都快那种。

        “他啊,是一个杀人犯的儿子...”

        说话的时候倒是脸色充满了厌恶和鄙夷,原本的养气功夫是丢的一干二净。

        杀人犯的儿子?李云眉头一挑。

        “嗯,杀人犯的儿子,很凶残的那种杀人犯,听说还是一个禽兽老师,将自己教导班级的一个女学生,杀害并且分尸了,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极其狡猾,做的是一个滴水不漏,幸好有一个人看到了当时杀人犯的脸,不然的话以当时的刑侦手段还真的挺难找出来...又不像现在有监控之类的东西。”这道士倒是一副恨屋及乌,义愤填膺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道士,李云轻叹一声道:“这你便偏颇了...杀人者,是谁?”

        “是他爸爸啊。”道士理所当然道。

        “那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李云淡然说道:“这是他父亲做的事情,和他的关系又在于哪里?”

        “可是...可是这种东西是父债子还啊...他爸都已经死了,那人们的怨气得有一个发泄的地方啊。”道士忍不住说道。

        “那么,他父亲欠下的债,还了吗?他的现状如何呢?”李云又说道。

        这道人想了一下当时的新闻,对于后续的事情他了解的还真不多,或者说根本不关心,在当时只知道这恶贯满盈的大坏人被定罪,吸引到足够的流量就足够了。

        思来想去半天后,道人终于想起了,这位被唾沫淹没的大罪人的下场究竟是什么。

        自杀了,用看守所里的勺子,硬生生的捣入了眼球之中,还挣扎了一会儿才死的,可以说是在痛楚和苦难中去世的。

        听起来,就好像是畏罪自杀了一样。

        道人语塞,这么想的话,他其实已经将自己的罪孽偿还了,用自己的生命和名誉为代价偿还...

        “道理就是这样,他是他,他父亲是他的父亲,切莫用主观的认为以貌取人,大恶人的孩子就一定会是大恶人吗?”李云说道:“并不是的,将眼光从上一代带入到下一代,再到下一代,这样的歧视链本身就是很多冲突的起源啊...”

        李云一番话让道人语塞并且陷入了沉思之中。

        自己刚刚的确是以貌取人,将他父亲的罪恶代入到了他的身上,将他也归类到了大恶人的身上,再加上这小混混的扮相...

        “无上天尊,是我偏颇了...”

        这道士连忙道歉,并且心中有愧,想到自己刚刚的丑态,就一脸羞愧的离开了这藏书阁,一时间这藏书阁变得冷冷清清。

        只有李云对想了想这事儿,嘀咕道。

        “杀人犯的孩子吗...”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016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