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六十二章,留得清白

第六百六十二章,留得清白

        “我为什么会晃悠到道观里去呢?”

        徐长山回家的路上,不止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可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自己为什么会被道观吸引。

        自己明明是去找刑侦类的书籍看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家中,普通的小区,普通的高楼住所,这是徐长山他爸留下的最好的东西。

        “我回家啦...”

        简单的客厅,一张沙,一个电视,一部电脑,还有散落在地面的罐头和饮料瓶子,一大箱啤儿茶爽仿酒精饮料。

        空无一人——除了门口的灵位上有一男一女...

        看着灰白照片上的父母,徐长山笑了笑:“今天不知道法什么神经了,居然跑到道观里去了...真的是...”

        徐长山默默的倾诉着,就好像父母还在世一样,这灵位上的‘父母’也充当着合格的倾听者,默默的挺着徐长山的抱怨。

        这个家只剩下了徐长山一个人了,从十年前父亲去世,再到五年前开始,徐长山的母亲因为伤心过度郁郁而终后,到了如今就只有一个人...

        习惯性的烧开水,冲着眼前优惠购买来的老坛酸菜牛肉面,吭哧吭哧的吃起来。

        还是熟悉的味道,不好吃,还呛鼻子,没有营养,还容易上火,不过能醒神,能填饱肚子,不用浪费时间。

        搭配上类啤酒的饮料,不到一会儿,徐长山就神采奕奕,精神百倍。

        “果然老坛酸菜面比咖啡要有用的多咯。”徐长山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搜索着刑侦书籍来看,并且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的微博。

        回复还不少,有十几个呢,只不过这回复都大同小异,徐长山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干脆苦笑一下吧。

        【杀人犯的儿子...】

        【果然杀人犯的儿子就是杀人犯的儿子,狗改不了吃屎,混混就是混混.】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总有一天你也会被抓住的,我相信正义...】

        ...

        “啧,都十年了,还惦记着咱呢,这喷子的战斗力也太低了,翻来覆去就特么几句话,真是弱鸡。”徐长山看着这眼前的回复,鄙视的不行,没有什么反驳的意思,任由他们喷喷,同时对自己也有些无奈,以前因为贪图帅气,而且没有安全感弄的纹身,更是成为了正义使者们的主要喷子途径。

        自以为是的正义使者用自以为是的正义声音抨击他这个继承【犯罪因子】的孩子。

        关于反驳的事情,十年前的徐长山已经做过了,无论是在微博上,还是在新闻媒体上,都出了自己的声音,只不过这些声音到最后都会石沉大海。

        那时候,面对微博上成百上千的喷子攻击,徐长山都不会退缩,都会骂回去,对方用多难听的话,自己就用更加难听百倍的话重新喷回去,绝对不会退缩。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徐长山累了,他觉得自己的反驳没有任何意义,无论从什么有理有据的角度来反驳,最后得到的都只有鄙视,自己的声音只会淹没在更大的声音里。

        没人能听到徐长山的声音,或者说没有人愿意听他的声音,很主观的就认为他说的是在吹牛逼,都是加了特技的,认为上梁不正下梁歪。

        可他们连上梁是不是歪的都不知道.....

        纵使人证物证聚在,可直到现在,徐长山依然觉得,自己那个以【厚德载物,教书育人】为人生最高宗旨的父亲,不会杀人,不会以那么残忍的方式,杀害自己的学生。

        他是被冤枉的,被人证,被物证冤枉的,纵徐长山觉得,自己父亲在教育自己孩子这方面绝对是菜鸡,可另一方面,绝对是真正的好老师。

        在简单的无视掉这些【正义使者】后,徐长山开始了自己的学习,学习刑侦方面的知识,努力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打算从当年的线索中,找到自己父亲清白的理由。

        尽人事,安天命,徐长山不觉得自己有多聪明,可有些事情,总是要去做的,不做的话,自己也会不安。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孩子,当初会说那晚上看到的是我父亲呢...”

        徐长山有一点不明白,就是当年指正自己父亲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徐长山认识,家境贫穷,成绩差劲,和自己一样是个真正的学渣,然而即使是学渣,自己父亲也没放弃,去拯救这孩子,为她补习。

        事实证明,有效果了,那个学渣少女的成绩有所好转,以前是连最基本的及格线都达不到的人,居然去考了个不错的成绩。

        凑巧,刚好那一晚上,自己父亲准备给她补课,然后不明不白的就背上了这个罪,留下【清白在人间】这句看起来好像很苍白的辩驳就匆匆的离开了人世。

        自己的父亲拯救了她,可又是这位少女,摧毁了自己的父亲,以现场唯一证人的身份将自己的父亲推下深渊。

        徐长山很难回忆起那天看到父亲的尸体时,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想去回忆那种事。

        直到现在也不想。

        正在思考人生的时候,徐长山现,有人正在自己放着刑侦书籍的书架旁,有一个身着蓝白道袍的倒是正坐在书堆的上边。

        徐长山认识眼前的人,之前自己还懵懵懂懂,去过他的道观里,傻乎乎的进了人家道士家的藏经阁,想要找刑侦类的书籍。

        “等一下...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徐长山反应过来之后一脸的震惊,阳台门一直是关上的,再加上大门完好无损,根本想不通眼前的人是怎么进来的。

        李云则是自顾自的看着眼前的刑侦类书籍,说道。

        “坦白来说,贫道并不认为名侦探柯南和少年金田一能归类到刑侦类书籍里去...”

        “可我找不到其他书了。”徐长山下意识的回答道。

        李云对着徐长山说道:“你想证明,你的父亲是无辜的。”

        “想啊...当然想啦...”也许是很久没有正常的跟人交流过了,现在有李云在眼前徐长山出乎意外的话痨道:“我做梦都在想着证明父亲是无辜的...我不想再遭受别人的白眼,更不想连原本和睦的邻居都这样看着我们家,不想父亲承受着这些东西。”

        “亲戚,朋友,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但我都不在乎。”

        “我只想让我的父亲留得清白在人间,留下作为一个老师,一个男人的尊严。”

        李云默默的将眼前的名侦探柯南闭合上。

        “叮,恭喜宿主应了徐长山的‘缘’。”

        “任务目标:留得清白在人间?”

        “任务奖励:???”

        “失败惩罚:无。”

        ......

        ......

        恶魔老师。

        人渣。

        渣滓败类。

        人间恶魔。

        这些都是外界对徐长清,也就是徐长山父亲的评价。

        还有更多更多的外号,能在逼乎的科普论坛,还有虎扑之类的公众社区找到,反正都是十分唾弃厌恶的态度。

        以他们的角度来看,对这穷凶极恶的罪犯抱有这样的厌恶是嫉恶如仇,是正义,是没毛病。

        李云在看了之后,基本上都是盖棺定论,对罪犯就是徐长清这件事深信不疑。

        “你就那么坚信你父亲是清白的吗?”李云看着徐长山说道:“你真的了解他吗?”

        面对李云的问题,徐长山坚定道:“我相信,我相信我父亲是清白的,至于我了解不了解他...我觉得,我是了解他的。”

        李云一脸微笑的随意坐在椅子上,一点都没有不闯自来的恶客模样。

        “以前我不理解,可我逐渐长大了之后,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一个刻板的中年人,戴着眼镜,对自己的孩子严格,对所有人都严格,动不动就骂人,是活脱脱的暴躁老师,我曾经很恨他,很恨这个脑子刻板,不尊重我的爱好的人,当年我喜欢嘻哈,喜欢抽烟喝酒,都是被他管出来的,我叛逆,我不想循规蹈矩...”

        李云明白,叛逆少年的本性,在那个年纪,越是父母逼得越紧的东西,就越是有多青少年去干,比如早恋这个老师家长的头号大敌,就是学生们在那个青春时代最热衷的事情。

        有些东西,逼得越紧,就越反弹...

        “很普通的家长。”

        “嗯,很普通的家长。”徐长山神色陷入回忆,说道:“当时他讨厌我喜欢的东西,我也讨厌他喜欢的东西,比如责任,比如说滴水不漏的性格,比如说,为每一个学生献上自己的心血...这些都是我最讨厌的特质,事实证明,他最后也是被自己的学生,被自己帮助过的学生给坑了。”

        “但我觉得,他不后悔,就好像我也曾经在妈面前陷害过老爸他在外边有小老婆,最后差点离婚的事情后,他也不后悔那么严厉的对待我...在我道歉后,依然态度如常。”徐长山的脸上展现出了一丝笑容来。

        对于这里,李云很想吐槽,这徐长山以前得多熊孩啊...

        “他是一个对别人严厉的人,对自己也十分的严厉...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什么神憎鬼厌的事情,这不仅仅是出于我这个儿子,对父亲的信任,更多的是...我相信父亲,他不是这样的人。”

        徐长山的眼里充满了坚定,这是从很早很早以前就下定的决心。

        为自己的父亲洗脱冤屈,为那个严于律己,严于律人的老师洗脱冤屈的决心。

        “嗯,贫道也相信,你的父亲是冤枉的。”李云笑着说道。

        徐长山愣了。

        真的愣了。

        突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样属于【感动】的感觉,上一次体验还是自己父亲生前的时候,给自己买的天线宝宝玩具。

        同时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对他说出,【我相信你】这句话,对一个看起来好像小混混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杀人犯之子说出这句话。

        就连自己母亲在临死之前,都有那么一丁点怀疑,其实自己那个严厉至极的丈夫,在压力下化身为杀人犯。

        “你...你真的相信我吗?”徐长山有些不敢相信的再问了一遍。

        “嗯,相信,出于贫道的个人判断,知晓你的父亲不是真正的凶手,而是被人陷害的。”李云笑道:“就算已经被盖棺定论也是如此,真相永远都只有一个,杀人者,并非你的父亲,而是另有其人。”

        说完,李云直接走出房门,身后的徐长山犹豫了一下,直接就跟了上去。

        跟上了眼前这个唯一信任自己的人。

        ......

        在小区内徘徊,徐长山立刻就跟主角似的,吸引了在场几乎所有邻居的目光,一个个都对他指指点点的。

        这些邻居们没有十分显眼的表现出厌恶来,可眼神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闪过这里。

        “咱们还是...不要走在一起了吧。”徐长山跟在李云身后,总有些不自在,害怕李云也因此被指责,他不想别人承担他应该承担的东西。

        并不是对李云不自在,而是身后那些邻居的双眼盯着不自在,明明自己以前是绝对不会在意这种目光的...

        同时,李云也被同样的目光淹没,被周围的大妈大爷们归类到了【杀人犯孩子的朋友】上去。

        李云看穿了徐长山的想法,说道:“莫要觉得贫道会在意周围的人的想法。”

        徐长山讪讪的点头,终于抬头挺胸,和李云并肩走在一起,不再在意别人的目光。

        “嗯,找到了,这里的特异点...”

        突然,空间开始扭曲起来,徐长山感觉周围的空气在变得粘稠,空间与空间的界限开始模糊。

        这里...明明是自家的小区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徐长山呢喃的看着周围的场景,空间开始糅合,属于这里的地方,不属于这里的地方,都连接在了一起。

        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这样的奇妙触觉了。

        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不是小区了,而是一个他熟悉的地方...

        一瞬间,刚刚还在家里,现在就出现在了距离n里之外的地方,徐长山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世界疯了。

        “你...究竟是谁...”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019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