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六十五章,心中有愧,心中无愧?

第六百六十五章,心中有愧,心中无愧?

        没有变化没有变化和十年前一样的模样,真的,真的是你那个神仙。文倩有些语无伦次的看着眼前的李云,那熟悉的身影那么多年还是没能忘记。

        眼神,衣着,还有出现的方式,一模一样。

        十年来的小心翼翼,十年来的紧闭心房,十年来痛苦煎熬的内心,终于在这个时候崩溃。

        神仙的审判,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不会来的,我还以为我已经逃过一劫的我还以为就这样可以瞒过去的,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放过我!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没有做错!什么都没有做错!文倩突然开始痛苦不已,周围的工友们看过来,纷纷以为文倩又在神经了,自顾自的远离她。

        只有文倩还有徐长山能看到李云的存在,在工友们看来,只是这文倩的间歇性精神病突然作而已,这也是文倩被疏远的原因之一,精神状态十分的不稳定,经常做类似的事情,要不是工价费低的话,工厂也不会要她。

        李云摆好表情,一脸严肃的看着文倩说道:你,是否心中有愧?

        声音宛如大吕洪钟一样,敲击着文倩的内心。

        是否有愧

        我是否心中有愧。

        你若心中无愧,便不会见到贫道,你若心中无愧,就不会被这件事折磨那么多年,你若心中无愧,便不会害怕见到徐长山。李云淡然的看着文倩说道:贫道再问你一遍,你,是否,有愧。

        第二次问,声音不仅仅在文倩的耳边响起,还有心中响起

        或者说这一道声音,不止第一次在心中响起了。

        从做出那件事的第一天起,这声音就已经响起。

        折磨了文倩十年的时间,无时无刻都在传出徐长清的质问声。

        一旁的徐长山看着文倩的精神状态,觉得有戏,看来她能真的说出当时杀害学生的凶手是谁

        良久之后,文倩的眼神变得十分的坚定,回答道。

        我,心中,无愧!

        我不后悔!

        即使面对十年前的神仙。

        也绝对,不会说出来!

        绝对不

        李云的身影逐渐的消失,化为一道虚影,用隐身术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她徐长山的表情有些复杂,没想到这一次得到的答案居然一模一样,依然是心中无愧。

        顿时徐长山有些沮丧,就算知道这不是自己父亲做的,可这证人如果不翻供的话,还是没有任何用,自己的父亲依然会在耻辱柱上被钉到死。

        她心中有愧,只是这愧并没能让她交待出真凶的程度,人的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两杆天秤来衡量。李云淡然说道:她有着必须不说的理由,即使这理由践踏她的良心,践踏她的底线,践踏她的一切,都在所不惜,被苦痛折磨十年的程度,在这理由面前都算不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理由,能让她这样对待自己的恩师徐长山呢喃道。

        人心是肉长的,他也曾经思考过,是什么驱使着文倩做出这样的行为来。

        有什么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徐长山真的不明白。

        徐居士,你了解过,当时被杀害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吗?李云微微一笑道。

        徐长山回忆了一下,当时被杀害的是班级里的一个女生,面容姣好,家庭条件不错,成绩优异,身材高挑,是老师中的顶级学生,是男生们倾慕的对象,女生中的大姐头,在校园里最混得开的那一小撮人。

        那么,她和文倩又有什么关系呢?李云又说道。

        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徐长山犹豫,这怎么说都不像是会和文倩扯上关系的人:她们可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不会有可能有交集吧。

        李云淡然道。

        当然有关系了

        文倩今天没有加班,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浑浑噩噩,走回去的时候,还买了啤酒。

        这些啤酒,是她自己喝的。

        借酒消愁,愁更愁。

        酒水和香烟的味道,能让文倩暂时忘掉痛苦,忘掉心中被愧疚折磨的感情。

        我回家了

        打开出租屋的大门,在里边是散落在地面,更多的啤酒,只不过这些啤酒都是空的。

        空空的啤酒罐子,空空的心。

        这些酒罐子的主人,就是躺在沙上,一个有着圆鼓鼓啤酒肚的男人。

        男人醉醺醺的倒着,神志不清,就连文倩回到家里了也没有现。

        爸,别在客厅睡了

        给老子滚!不要来烦我!文宇飞摇摆双手,粗暴的把文倩的手打开来。

        文倩的手有点红,不过无所谓,还是习以为常的拿出毛巾来帮文宇飞擦拭着脸庞,最后回到房间里,拿出毛毯来,盖在自己父亲的身上。

        文宇飞醉了,醉的很厉害,酒液伴随着的呕吐物一地都是,没有任何边幅可言。

        只剩下两个人的家,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

        在稍微酒醒了过后,文宇飞又粗暴的把身上的毛毯甩到地上,开始用手机玩赌博。

        不出门,不工作,靠女儿的供养来赌博吗,这就是文宇飞的日常,切猪肉的手艺早就被丢的一干二净。

        对此,文倩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洗完澡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浅浅睡去——被愧疚折磨的心灵,让她无法深睡,想要休息还得依靠安眠药,只是安眠药对于现在的文倩来说太难支撑,只有累的受不了才会吃上安眠药。

        切,又是老子输了吗真的是文宇飞啧一声,直接从账户上划了648进赌博平台。

        这是她女儿月工资的四分之一——还是要加班的那种。

        文宇飞毫不犹豫的就划了进去,继续赌博,用十秒钟的时间,输了个一干二净。

        没钱赌了。

        文宇飞觉得自己醉了,醉的很厉害,瘫软在沙上,喃喃自语着。

        好像一醉不醒啊

        就在文宇飞要闭上双眼睡觉的时候,一阵清凉的感觉侵蚀了他的心灵。

        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再是自己

        周围的环境生变化。

        一阵恍惚后,文宇飞感觉自己的思维被什么刺激了一样,看着周围的景色,想到了最恐怖的东西。

        最恐怖的事情

        在学校里——

        光坛中学

        下午的学校早早就已经没多少人,就算有人也是在篮球场里疾驰的少年,一排排的教室更是寂静。

        为什么会回到这里来我这是做噩梦了吗?

        对于环境的变化,文宇飞惊疑不定,甚至有些瑟瑟抖。

        文宇飞想要逃离这里,可无论往哪里走,都只会朝着另一边教室的深处,无论怎么样,都只会越靠越近。

        那个他绝对不愿意回想起的地方

        那个带给他噩梦的地方。

        那个让他那么多年都沉浸在酒精中的地方。

        这道题应该这么做,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知道不知道。

        谢谢老师

        终究还是来到了教室里,文宇飞记起来了,那一天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事情。

        自己来学校接女儿回家,顺便来拜访拜访,感谢一下那个免费辅导自己女儿的老师。

        对那个老师,文宇飞表示由衷的感谢,真的

        然而,一股愧疚直接涌上心头。

        这是我的梦啊那么多年了,还是放不下那一段往事。文宇飞只能在一旁看着,看着徐长清老师辅导文倩。

        在辅导了一段时间后,徐长清趁此去上了一个厕所,诺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了对未来信心满满的文倩。

        文倩写着眼前的作业,认认真真的解答每一道题,无论语文数学还是英语,三科主科都是由徐长清亲自教导。

        不求回报,只要学生肯学,他就无条件的教,是真正的为人师表。

        就在文倩在认真学习的时候,教室的大门被打了开来。

        进来的,是那个班级簇拥的中心,女生中大姐头。

        文宇飞知道,她的名字叫叶文静,很好听,很文静的名字,在班级,老师里人气高的女生,和文倩属于两个极端,理论上来说完全不可能有交集的人。

        看着叶文静,文宇飞双目冒火,咬牙切齿。

        叶文静进教室的时候却是笑了,对着文倩绽放出了笑容。

        很漂亮。

        却不怀好意的笑容。

        小倩倩

        额,静姐文倩在看到徐文倩后笑得十分的勉强。

        放心,今天不是来欺负你的。叶文静在文倩的面前展露出了平时不会暴露出的一面,坐在椅子上,肆无忌惮的将脚靠在前排的桌子上。

        对了,我今天听那个谁那个嗯,名字不重要了她说了,你喜欢楚方,还给他送了巧克力是吧。叶文静将手搭在了文倩的肩膀上,眯着双眼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是

        文倩话没说完,脑袋就被一把按住,十分的粗暴,整张桌子上的书本都掉了下来。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他,还跟我抢男人,你真的是不要命了啊想怎么死你说啊!叶文静拍着文倩的脑袋,文倩只能默默的承受:就你也配跟楚方告白?

        拍打完,这叶文静也不欺负她了,直接掏出自己的最新款的手机来,打开里边的录像软件。

        里边有从以前到现在,文倩被欺负,被嘲笑的视频,都是叶文静拍来玩的。

        其中,当然还有徐长清给文倩辅导时的视频。

        这视频本身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这拍摄的角度十分的诡异,就好像徐长清在亲文倩一样。

        看着这视频,文倩面如死灰,苍白无比,立刻跪下来,对着叶文静磕头喃喃道:求求你,千万不要把视频流出去,千万不要,老师老师会身败名裂的求求你真的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打我骂我都可以!

        叶文静嘴角微微翘起,脱下自己的鞋子,将脚放在文倩的面前,淡淡道。

        舔。

        一边命令着,一边拍摄视频,打算将文倩更多屈辱的一面,拍摄下来。

        文倩无奈的颤抖着身子,最后只能低下了头

        哈哈,像一条狗似的,想让我不曝光?正好,我有几个朋友,他们很想脱离处男的身份,要麻烦麻烦你了

        听到这里,文倩终于忍耐不住,爆,直接去抢夺叶文静的手机。

        叶文静表情意外,没想到那个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文倩会反抗。

        凭什么?

        凭什么她能反抗!

        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文宇飞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也就是当时目睹着全程的自己。

        文宇飞是一个缩头主义者。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看着没想要管,就算自己的女儿被欺负,想想以后还要在学校生活,觉得忍忍就算了。

        从以前忍到现在,不都这么过来了。

        忍你。

        忍他。

        歧视。

        鄙夷。

        全部都能忍。

        忍一时风平浪静。

        就算被逼着吃屎,也要忍。

        可看到叶文静拿出了旁边的花瓶,面色狰狞的朝着她想要一把砸下

        文宇飞忍不了。

        真的忍不了。

        看到不顾一切的冲上去,随手拿着旁边徐长清办公室里用来削苹果的小刀。

        一把捅了下去。

        一刀。

        两刀。

        三刀。

        好像泄似的,将平时的不快还有女儿被欺辱的痛苦,全部泄在叶文静身上,这个站在班级顶端的光鲜女孩儿身上。

        旁边的文倩看呆了。

        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杀人了,平时杀猪用的手,在刺向人体的时候没有任何迟滞。

        为了自己杀人了。

        叶文静连喊都没喊出声来,就死在了教室里,瞪着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文倩,死不瞑目

        文宇飞看着眼前的尸体,呢喃着,想要上去触摸,可一触摸这里只有一片镜花水月。

        这里是梦,是他自己的梦,无法触碰记忆中的东西,只能当一个旁观者。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从四面八方而来。

        你是否心中有愧?

        我文宇飞脸色复杂,深深的洗了一口气说道:我,无愧。

        杀人无愧——

        我有愧

        伤心有愧——

        文宇飞跪在了地上,鼻涕和眼泪流了下来。

        对女儿,还有,对那一位善良的老师有愧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060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