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六十八章生死无界仙凡有别

第六百六十八章生死无界仙凡有别

        “刚刚是不是有个大叔进来了,还挺扎眼的...她人哪儿去了?”柳燕璃左看右看没有看到进来的徐长清,左顾右盼就是找不到在哪儿。

        “他已经走了。”

        “走了?从哪里走的,他会土遁么,是土地仙人之类的?”柳燕璃吐槽道。

        李云指了指天上,笑道:“从这里走的。”

        突然,柳燕璃的脸色僵硬了下来,有些磕巴的说道:“你是说刚刚那个大叔...从天上走的?”

        “对,从天上走的。”

        “那么...”

        “他是鬼。”

        “卧槽!”

        一想到自己和鬼擦肩而过柳燕璃就感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一阵不寒而栗。

        强行让自己冷茎下来后,柳燕璃才说道:“怎...怎么...这鬼看起来...那么不像鬼啊...我日...我刚刚还嘲笑他的胡子来着...会不会半夜来打我啊。”

        “如果我说是因为心中有正气,浩然于一身,死者如生的话,肯定是在忽悠你的,你只需要知道,作为鬼怪站在道观上和活人是平等的就行了。”李云老实的说道,魂灵除非是像含香一样的半灵体存在,不然都是会给人一种这丫是鬼的违和感,甚至一般的鬼柳燕璃看都看不到,毕竟她就是一长寿点的【普通鱼】。

        之所以能在这道观大摇大摆的走还能被看到,就是因为这一片被改造过的土地和道观格局。

        天庭格局,天庭之土,生死无量,凡人无论生死立于此地皆为平等,仙神脱于生死之外,化为永恒,无视生死的概念。

        生者册封仙官人,亡者化为城隍灵。

        天庭之上只有仙凡之别,没有生死之别,这是天庭的【规则】。

        “哎呀妈你这一说我特么嗑辣条的心情都没有了。”柳燕璃鱼皮疙瘩掉了一地都是:“鬼就是鬼,像不像人他特么都是鬼啊老兄...”

        “其实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你就没现么,他走路的时候没声音,而且还是惦着脚走路的...”

        “老大,你别说了好吧...我怂,我怂你了还不行吗。”柳燕璃吓得当场丢下辣条,化身一条奔放的鱼跑到了龙泉池子里,吓得回了自己的老家,然而尴尬的是,这货想要回自己老家,最后还被卡在门口的样子...

        长太大了,连老家都回不了,这才是最悲剧的——

        李云都觉得有些小悲剧,内心有点波动,甚至笑出声来。

        看来她一时间还真接受不了自己已经变成胖子的事实...

        “有时候,人比鬼更加的可怕,鬼不能害你,而人可以,又何必如此惧怕鬼物呢。”李云语重心长的说道:“所谓人生...鱼生,就是不断的接受新鲜的事物,不然的话,人未老,心就老了啊。”

        其实对于柳燕璃本能的恐惧还是能够理解的,不管长了多少年岁,对未知的恐惧都是存在的,特别是对于女孩子来说。

        在水底下舒缓心情的柳燕璃终于缓过劲来,直接站了起来,习惯性的回到天桃花树后,拿出干净的衣物来换——这也是李云觉得最现实的地方,原来人鱼在变会人的时候也是要换上干净的衣服的,不会xiu的一下衣服就便干净的了,和普通人落水一样,出水就是当场表演湿身诱惑。

        李云决定不吓唬她了...

        柳燕璃换完衣物后,说道。

        “对了,最近好像有一宗案子被破了,真的是惊天大反转啊,那案子我也关注过一段时间。”

        “什么案子?”李云眉头一挑道。

        “很火的野兽教师案子啊,强暴学生不成,然后残忍杀害,最终分尸,最后畏罪自杀的那个,一开始看图片我还觉得奇怪呢,看起来那么刚正不阿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野兽老师之类的,早说相由心生啊。”柳燕璃说道:“案子最近是反转了,真凶在潜伏了十年后直接去自了,可怜那老师蒙冤十年啊。”

        柳燕璃出一声感慨,对事情的真相大感意外。

        李云则是沉默片刻后,说道:“那当时这野兽教师案的时候,你做了什么...”

        “我?我想一下哈,十年前看到案子的时候...”柳燕璃眼神一亮说道:“对,当时我十分的愤怒,当场就打开了微博,把这犯人喷了一万八千遍,这小王八犊子,居然敢对那样的花季少女下手,真的不是人啊...”

        李云听完后有些叹气,这柳燕璃听到的版本真是比原版更加的过分,还是经过精密加工过的。

        当时去看新闻的时候,明明最开始交待的原因是失手杀人,后来流传了n多的版本,什么抢劫,强//暴,侮辱,还有更多乱七八糟的帽子扣在了徐长清的身上,甚至连私生女之类的【小道消息】都传了出去,这让当时受害者的家人都深受其苦。

        这一场案件中,没有任何胜利者,反而是当时在外入局的新闻媒体们才是最大的胜者,赚得了不知道多少流量,无节操的小编不知道凭借着这新闻拿了多少的奖金,他们倒是美滋滋了,从来没有考虑过家属的感受究竟怎么样。

        和键盘喷子一样,仗着在屏幕的另一边为所欲为。

        也就是仗着徐长清没有背景,就一普通老师,还有一个主妇遗孀和未成年儿子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编排,当时的新闻媒体...真的没什么节可言,一出事儿跑得跟特区记者一样快。

        “你来一下吧...”

        “干嘛,盯上我纯洁的肉体了?”柳燕璃双手抱胸,一脸警惕的看着李云。

        “抱歉,我不是很喜欢吃鱼肉、”李云嘴角抽搐,抽出三根香来,递给了柳燕璃,并且指着天上道:“给他上三炷香吧,顺便给他道个歉。”

        “道歉...给他...?给谁哦...”柳燕璃一开始还没听懂说的是什么,可听到这里,再怎么蠢也能听了个七七八八了。

        难怪看刚刚那鬼有些眼熟,现在想起来,和十年前刊登在报纸上的照片是一模一样的,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看到的鬼,就是徐长清,就是那个背了十年【野兽老师】污名的人。

        嘴角抽搐片刻后,柳燕璃直接跪了下来,一脸复杂的对着天的那一边上香。

        “对不起,当初不应该被媒体带节奏喷你的,你就行行好,把我当一颗屁放了吧。”

        作为当初跟风的键盘侠,柳燕璃感到由衷的道歉。

        三根香缓缓的燃烧,代表着柳燕璃的歉意。

        也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歉意——

        ......

        ......

        “话说,你觉得医生会信道教么?”

        “一般情况下,医生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大概不会信道,更不会信佛,一切鬼神之说在他们看来都应该是滑稽无比的东西。”李云顿了顿说道:“如果信鬼神的话,大概是做不了医生的吧。”

        按照旁门的说法的话,医院大概是阴气最重的地方,真信鬼神还来医院工作不是找罪受么,指不定会被一些风吹草动吓得精神失常。

        “就在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有一个医生来道观了,还挺熟悉的...虽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医生,不过也算治病救人的一种吧,咱见过的那个谁...”柳燕璃说道。

        李云想了一下,也没在意,大部分医生不信这些而已,有小部分医生信也不是没有的...

        出于好奇之下,李云调动了这一片土地的【记忆】,在道观内,无论生了什么都能直接映入李云的脑海里。

        就好像这象头山内,含香能直接知道一样。

        调动道观的记忆,李云有些意外,的确是有医生来道观了,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医生。

        是精神病医生,还是精神病院的院长,整个蕙州内最大精神病院的院长。

        ...

        吴长富再三犹豫之下,还是原路折返回了道观,原本都打算上车回家了都...

        陪同吴长富一起来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穿着一身漂亮的牛仔裤和长衬衫,在人群中分外的亮眼,元气满满洋溢着青春活泼味道的脸上却有一点愁容。

        “爷爷,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小姑娘无奈的说道。

        “这个...唉,刚刚不是去看过么,那人不在就算了吧,”吴长富院长的胡子有些抖,是自内心的不想去道观,正好人没在,索性离开就好。

        正当吴长富想要离开的时候,小姑娘突然开始背起了书来。

        这一背书,吴长富就愣在了原地,脸上的表情更加的蛋疼挣扎,隐隐有进化成蛋裂的趋势。

        希波拉底誓言。

        每个医生在学医的时候,都要立下的誓言,朗诵的无比大声。

        “将病人的利益置于我专业实践的中心,并在情况需要时置于我自己的自我利益上。”

        “承认我的能力的局限,只要我的病人病情需要,我应向我的各种卫生专业的同事求助。”

        “好好好,我输了,我服你了好不好,我去,我去还行吧,你别念了,再念我这小心脏可受不了。”吴长富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不过奔跑归奔跑,道观还是要去的。

        就好像希波拉底誓言说的一样,要承认自己能力的局限,只要病人有需求,就要向有能力的人求助。

        小姑娘终于笑了,亲了吴长富的脸一口,顿时这心情也没那么坏了。

        “不过这道观的道长好像不在,如果还没在的话那就下次再来看看吧...”

        吴长富无奈道,带着自己的孙女儿来到了这半山三清观里,还特意压低了帽子,害怕被熟人认出来,觉得这堂堂医院院长居然来道观求助,这可是滑天下之大稽。

        “坦白说,我挺讨厌这些场所的,之前老婆信这些还去罗浮山,那里的焚香味呛的我脑壳疼,不过...这里的道观好像不一样,焚香的味道也不讨厌...实在是太奇怪了,这是用什么成分做的...”

        吴长富踏入道观里的时候,仿佛所有的烦恼都被抛在了脑后,只觉得内心一片平静,开始静静的欣赏起这道观的陈设来。

        淡然出尘中又有几分肃穆和威严,只是这肃穆和威严并不会影响心情,反而让人更加的放松平静。

        原本的焦躁感和羞耻感交加的感觉也逐渐的消失...

        只剩下了纯粹的,想要治疗好病人的心情。

        吴长富孙女的心情也十分的复杂,越接近越踌躇不定。

        看出了自己孙女的不安,吴长富安慰道。

        “小梅,别担心,这道观的观主别的我不知道,就治疗精神分裂这一块儿,绝对是大师级的人物,咱们医院之前不是有一个分裂出很多个人格的小姑娘么,这年轻道士两下子就治好她了...虽然用的方法我不是很理解就是了。”

        吴月梅点点头,其实这一次来,是死马当活马医,作为医学生的她,知道自己这行为有些荒谬,可现在是没有办法了。

        这已经是最后的办法...

        两人走到大殿里,看着在场的神像们。

        对于道教文化两人都不是很熟悉,可就算不熟悉,三福神,月老,还有钟馗还是认识的。

        “这道观还挺奇怪的,供奉那么多杂神仙在同一个大殿里,一般来说不是分成几个大殿才对么。”吴长富嘀咕道,以前去罗浮山看的时候道观陈设可不是这样子的。

        其中,吴月梅将眼光放在了其中一个无名的神龛上。

        这神龛上边的焚香都是很旧很旧的了,根本没有多少人会去供奉,吴月梅也是这么觉得的,基本上来道观的人是不会对那根本没有神像的神龛贡献香火吧。

        思来想去之下,吴月梅懵懵懂懂的就来到了这无名神龛的面前,取出自己钱包里的一点钱,放在这神龛的箱子里。

        双手合十,默默的祈祷着。

        “希望我的闺蜜能够平安无事,能够不要遭受病痛的折磨...”

        一点香火尘烟,给这无名神龛上香。

        香火尘烟缭绕,吴月梅刚刚睁开眼,就看到了眼前多出了一个人。

        手持白羽拂尘,身穿蓝白道袍。

        眼前的人是神仙,不是凡人...

        这是吴月梅的第一想法,没有任何杂念的想法。

        一旁吴长富的一声惊呼让吴月梅惊醒了过来。

        “道长...可算找着你了啊...”

        :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085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