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七十一章,你咒她了

第六百七十一章,你咒她了

        和儒雅的父亲不同,岳耀玲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娇蛮大小姐应有的素质,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客气。



        李云笑道。



        “你有病。”



        “我没有。”



        “他们说你有。”李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撕开辣条,递给岳耀玲说道:“吃辣条不?”



        “不吃,好了你走吧,我要和小梅姐姐看书呢。”岳耀玲一脸警惕的看着李云说道。



        李云笑而不语,和柳燕璃吃起了辣条来,一旁的吴月梅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还不开始治疗,不过还是认真的跟岳耀玲聊起天来。



        岳耀玲见李云赶不走也不赶了,直接无视她,和闺蜜亲昵起来,李云就着辣条欣赏着百合朵朵开。



        片刻后,吴长富院长也来到了二楼,在看到李云后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阵大安定,第一反应就是这一把稳了。



        并不是处于了解李云治疗的能力,而是出于对李云的一种莫名的信心...



        “吴爷爷,你说小梅怎么请了个跳大神的来呢,我就算有病也是您治的吧。”岳耀玲充满敌意的看着李云,以为李云是花言巧语骗了吴月梅。



        “没有,大师是我们请来帮你看病的,和外面那些人不同,他是精通心理学的专家,肯定能对你的病症有所帮助的。”吴长富沉吟道,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那一天李云治好人格分裂靠的是心理学知识,甚至是催眠术之类的常规手段。



        对此李云不想解释,继续吃着辣条。



        岳耀玲有些语塞,一脸狐疑的看着李云,觉得李云怎么看都不像是精通心理学的大湿。



        此时,吴长富说道。



        “大师,关于她的病情...”



        “她这病不是没病发么,没犯病老李怎么知道是什么情况,心理学又不同于其他疾病对吧。”柳燕懒洋洋的说道。



        吴长富觉得也有道理,现在距离发病还有一段时间,便开始小声的科普起了岳耀玲的身世来。



        单亲家庭,母亲早逝,早年的时候,在学校是被欺负的对象,幸好有吴月梅的保护才没有被一直欺负。



        两人就是在早年的时候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直到现在都是好闺蜜。



        后来岳耀玲的父亲发达了,小日子好了,到了现在,两人的感情丝毫没有变化,反而变得更加深厚了,在学校里也是有名的姐妹花...



        可惜的是,现在岳耀玲却是患上了这种怪病而停学,可以说是所有人都感到唏嘘,多可爱一人啊。



        “你说半天怎么不说病情呢...”柳燕璃忍不住吐槽道。



        “心理疾病这种东西,很大程度上跟人生经历有关,比如说成长过程中的心理创伤什么的,这些都是我们治疗的重要依据,又不像生理疾病一样,查个血验个b超什么都知道了。”吴长富白了柳燕璃一眼,继续跟李云说道:“然而现在的情况是,无论是我还是小梅,还是岳家当家的,都不知道她受了什么心灵创伤变成这样的,这真的是...唉。”



        一个健健康康成长的人突然得了心理疾病,吴长富不是不知道怎么治,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除了单亲以外没什么其他毛病。



        “单亲不是心理创伤?”



        “有些情况是的,不过岳耀玲这个,绝对不是因为单亲导致的。”吴长富笃定的说道。



        单亲缺少的感情,也被另外一份感情【31小说网  更新快】所填补,成长过程已经接近完美无缺。



        听腕吴长富讲述的事情后,李云说道。



        “真的是完美无缺吗...”



        ...



        “你说,你和你爷爷是不是被这跳大神的骗了啊,怎么看都像只会跳大神的样子啊。”岳耀玲嘀咕着望向李云还有吴长富。



        吴月梅则是一脸温柔的抚着岳耀玲的头发,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岳耀玲很享受吴月梅的摩挲,这样感觉全身很暖和,想睡觉..



        很暖,想睡...



        睡去...



        叮咚——



        六点整的时钟声响起。



        岳耀玲的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很快,被另一种眼神代替。



        呆滞,没有任何灵动的眼神。



        “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的人都成了眷属...”



        开始唱戏了,这种戏曲结构类似于说唱的方式,和现代戏曲有些许的区别。。



        “又来了,准时开始唱...看吧,症状就是这样的。”一旁的吴长富无奈道,然而内心却觉得这岳耀玲唱得还挺好听的。



        从来没练习过美声的大小姐,在这个时候却能唱出好听的曲子来,这是吴长富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曲儿如莺莺声,声音不大,楼下的岳明奇知道自己女儿发病了,上来查看,脸上皱眉有些痛苦。



        看到自己女儿又发病的样子,岳明奇是说不出的揪心...



        吴月梅则是赶紧回头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李云。



        李云起身,来到了正在忘我唱戏的岳耀玲面前,没有刚刚的排斥,只顾着自顾自的唱戏,仿佛全世界都置身事外,心中只有这戏的样子。



        听着这戏,李云还赞叹道。



        “西厢记,唱得还蛮好听的...”



        一旁的吴月梅看李云悠哉悠哉的样子,赶紧说道:“大师,能不能赶紧治疗她,她这一晚上一晚上的唱,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因为一晚上在唱戏,岳耀玲只能在白天吃饭睡觉还有解决自己的事情,健康更是因为这病大打折扣,也是岳明奇一直痛苦的原因,再这么下去的话,岳耀玲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你就那么担心这位岳居士的身体吗?”李云转身看着吴月梅说道。



        “我...我当然担心啦,她是我的好朋友...”吴月梅不知道李云问这问题是什么意思。



        李云看着吴月梅说道。



        “在贫道看来,就着寒风在道观苦等一夜,着实是感人至深的闺蜜情谊...”



        此时,吴月梅的眼神有些闪躲不安,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咒她了吧。”



        ......



        ......



        岳耀玲还在唱着戏曲儿,只是从刚刚的西厢记变成了大家都不懂的曲目而已。



        没有人懂,也没有人觉得岳耀玲会懂这些东西。



        李云这一言出,吴长富一口老水直接喷了出来,根本不明白李云说的是什么意思。



        自己的孙女,咒别人了?



        “道士,虽然这个社会言论自由,可人还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



        岳明奇用不善的眼神盯着李云,就差没有当场赶人了,两家因为孩子的关系走的十分近,不可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相信一个外人。



        面对岳明奇不善的目光,李云的内心毫无波动,盯着吴月梅的双眼。



        此时,吴月梅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后才复杂道。



        “没错,我咒她了...”



        “你...”岳明奇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吴月梅。



        “孙女儿,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吴长富惊愕道。



        吴月梅沉默片刻后,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小草人来,上边钉着一个钉子,还有一张符纸。



        草人上,写着岳耀玲的名字。



        民间流传的,十分传统的茅山术,在各大电视里都流传过的,最普遍的咒杀术之一,通常用于小三干原配,或者原配干小三,也可以归类到巫术的分支里,李云以前就看过不少类似的电视剧。



        对此只能感慨,这在现实里还真的有干这种事的啊,扎草人,拍鞋底。



        旁边的柳燕璃顿时就一口盐汽水喷了出来,道:“合着你们这是塑料姐妹花啊,尼玛扎小人这种事儿都干的出来,难怪你昨晚肯吹一晚上冷风,合着是心中有愧啊...”



        因为心中有愧,所以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所以无论待多久,都想要治好岳耀玲。



        吴月梅已经后悔了,后悔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愤去扎岳耀玲的草人。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扎小人真的有用,我扎完不久后,她就变成这样了,我真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吴月梅有些慌张恳求的说道,祈求李云能够治疗好岳耀玲。



        这也是吴月梅那么笃信李云能够解决问题的原因。



        并不是从自己的爷爷那里听说李云是所谓的【心理学】专家,而是相信李云以一个道士的身份,能帮她驱邪。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岳明奇神色激动的说道:“我只有她一个女儿了啊!她...她是我的全部!为什么要伤害我最珍爱的人,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的吗!”



        吴月梅保持着沉默,没有回答岳明奇,只是一脸祈求的看着李云,希望李云能好好的给岳耀玲【驱邪】。



        “你是不是以为,这小姑娘是因为你的诅咒变成这样的呢。”李云说道。



        “难道不是吗?”吴月梅脸色复杂,从一开始她就觉得罪魁祸首是自己。



        “并不是。”



        “从来就没有什么唱戏的名角儿。”李云轻轻点了点岳耀玲的额头,用欺天换日暂时封印了她的【欲】。



        这一点,岳耀玲停止了哼唱戏曲,脸色变得平静无比。



        第一次没有唱一个晚上,在仅仅三分钟后就停了下来。



        “明明之前怎么样都无法让她停下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吴长富抹了抹眼睛,难以置信,这专家都没办法解决的事情就这么给解决了...



        还有,李云说的是什么意思?从来没有唱戏的名角儿。



        吴长富看着面色平静的岳耀玲,好像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岳耀玲一脸复杂的看着李云,之前的刁蛮大小姐不见了,唱戏的名角儿也不见了,现在只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



        “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你是岳耀玲,岳耀玲是你,是岳耀玲在唱戏,不是其他人在唱戏,你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某个目的而唱戏的。”李云笑了笑说道:“让贫道想想看,你是想要让某人一直看望你才假装自己生病了吧,只有你病了,才能接受到足够的关怀。”



        岳耀玲没有否认,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吴月梅。



        假装的原因不言而喻,就是为了让吴月梅能来看望她,所以才做这样的事情。



        空气安静的可怕,就连岳明奇都想不到,自己的女儿居然是装病,还装得那么像,就连自己请的心理专家都骗了过去。



        一个人,分饰两个角色,还扮演的完美无缺——



        “没想到不仅仅是塑料姐妹花,还他妈是塑料百合花。”柳燕璃疯狂吐槽,只恨手中无辣条。



        柳燕璃猛的想起吴长富之前说过的话。



        【早就已经被其他感情所代替填补...】



        “因为有其他感情的存在,所以母亲这个位置也就变得无关紧要。”吴长富呢喃道,想起了自己的孙女儿在学校对岳耀玲的照顾是怎么样的。



        其实想一想,能想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以前吴长富一直以为是姐姐似的关怀。



        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保护。



        这不就恰好填补了失去母亲的情感空白了吗?



        等一下,还有不对的地方...



        吴长富觉得,这里边,还有不对的地方!



        “你这牛鼻子真的什么都知道吗...”岳耀玲偏过头去,没有否认,就是为了吸引吴月梅的关注才假装生病的,本质上来说,和撒娇装病求关怀的小朋友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一次装病的范畴有些大了而已。



        闹剧,一场真正的闹剧,至少在吴长富看来是一场绝对的闹剧,让自己的父亲关心,将自己这一排排的专家耍的团团转,这演员的自我修养已经不是一句厉害能够形容的了。



        岳明奇看着完好的女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管怎么样,不管浪费了多少精力,只要自己的女儿没事就好...



        “你没事...就好...”吴月梅喜极而泣。



        岳明奇则是护在女儿面前,警惕的看着吴月梅说道。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咒我家女儿呢...”



        虽然这是一场闹剧,可吴月梅对岳耀玲的恶意是明明白白的,作为父亲,岳明奇不能不管。



        吴月梅一阵语塞,默默的垂下了头...



        柳燕璃悄悄的问道李云。



        “老李,你知道不?”



        “岳耀玲想让吴月梅成为自己的家人。”



        “看出来了。”



        “吴月梅也想让岳耀玲成为自己的家人。”



        “好像也没毛病,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在于,一个想让她当自己的伴侣,一个想让自己成为她的妈。”



        柳燕璃:“......”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133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