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七十九章,不会逃避

第六百七十九章,不会逃避

        “在...在商业街左转38号的小巷子里,有一个大师...”肖成语气游离不定的说道,面对李云的目光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害怕,或者说两种情绪都有。

        “你信吗?”

        “我...我信...我听那谁...说...的...”

        “看吧。”李云叹气道:“说的你,自己都信了啊...”

        说的我...自己都信了?

        我自己...

        不经意之间,肖成坐到了地上。

        我自己都信了...

        肖成才猛的想起...

        商业街左转38号?

        那里...好像是卖盘一条接来着?

        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大师啊。

        “既然没有大师的话,那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流传出来的...是从哪里...”

        “哪里...”

        肖成好像精神错乱似的,在脑海里拼命的回忆,终于回忆起了,这些东西都是臆想出来的,是自己想出来的东西。

        第一个说的人,就是自己,在某一天,突奇想,说在商业街左转38号有一个能够解惑的大师,还传给他招魂的游戏还有扎纸人的诅咒技巧。

        一切都是从他开始的...

        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谁跟自己说的。

        “记起来了吗?你传出这种事情的目的。”一旁的李云淡淡的说道。

        “我想...我想得到关注,想让大家注意到我的存在,注意到班级里有一个叫做肖成的人,我不想当一个小透明,我不想当班级里最底层的人物,我希望我喜欢的女孩子能够注意我,我希望舍友能够不要无视我,我想,我想...我不想当透明人。”肖成呢喃道,这就是他的愿望,他的渴望。

        能在班级里,得到哪怕一丁点的关注——

        肖成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平庸的人,平庸到一言两语就能完全概括整个人格的人。

        一个...透明人。

        缺了自己也不会有人注意的人,平平无奇,毫无价值。

        自卑涌上心头,一切伪装都不需要,肖成展现出了最真实,最卑微的自己。

        “你知道这游戏有多么火吗?不仅仅是周边的学生,就连大学,甚至辐射到整个地区都在玩这游戏,并且对此乐此不疲。”李云打开森罗万象,将这一片土地上生的事情都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场景扭曲变换,变成了曾经的学校。

        曾经生过的跳楼事件。

        鲜血淋漓,年轻的生命在此地逝去。

        肖成看着眼前的尸体,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

        尸体因为跳楼的冲击变得肢体扭曲,头歪着在盯着他,那一双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

        闭不上的眼。

        死不瞑目。

        “人在死之前会有走马灯,思维的度会是往常的无数倍,人生之前的情绪会全部在那一瞬间爆出来,比如说...悔恨,恐惧,不甘。”李云叹了叹气,看着眼前幻境形成的尸体,无论看多少次,那么年轻鲜活的生命跳楼还是感觉十分惋惜。

        学校有圣人气运庇护,借此可以具现出最真实的幻境来。

        从肖成的体感上来看,溅到脸上的鲜血,都是真实的,没有加特技的。

        很热,很稠。

        “他们...后悔了...”

        “是啊,他们都后悔了,所有人,因为自杀而后悔,因为一时的恐惧还有压力,抛弃掉了一切,家庭,人生,恋人,还有以往的努力,就因为一时的念头,而死去...”

        李云挥手,继续将幻境具现化,别的学校的自杀者同样呈现在了肖成的面前,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绝望中带着悔恨,在生命的最后几秒钟里感受痛楚。

        对于肖成来说,他们只承受了几秒的痛苦,可李云知道,他们的痛苦才是刚刚开始,以自杀之身,入轮回死,将经受地狱苦难,等生死簿上寿元已尽时才能转生投胎。

        “神仙...你给我看这些干嘛...”

        “贫道就想让居士你看看,这蔓延的恐怖究竟害死了多少人。”李云说道:“纵使其中也有他们的心理素质问题所在,可追根究底,诱因是这个的,被恐惧所累,被恐惧所牵连,最终因恐惧而死。”

        幻境流转,最终消失殆尽,只剩下了呆呆的肖成,又回到了自己的学校。

        一节课已经过去,学生们下课,又开始玩起了笔仙碟仙还有占卜游戏,有人因为占卜的结果差劲而沮丧,有人因此而高兴。

        就好像赌博一样,赌赢了高兴,赌输了伤心。

        李云带着肖成来到了学校的垃圾集中处理地,除了一些日常的生活垃圾以外,还有草人,写着人名的布娃娃之类的东西躺在垃圾堆里,无一例外,都是千疮百孔,已经被针扎过无数次的样子。

        扎草人,和笔仙之类的占卜游戏一样,是传播出来的恐怖。

        在肖成的视角看来,有一张大网罩住了整件学校,整个片区,都被一种名为【恐怖】的情绪笼罩。

        恐怖激着人的肾上腺素,让人对此乐此不疲。

        而恐怖将一个人燃烧殆尽后,又能彻彻底底的毁掉一个人。

        “这一切...”

        “这一切都是因为...”

        “都是因为我啊...”

        肖成无力的瘫软下来。

        因为自己想要得到关注,想要不泯然于人群中,将这笔仙之类的占卜游戏散播出去,将这网上扒下来的扎草人流传出去。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在这扎草人的游戏中消失,一旦某一方被人现,就会变成集体欺凌事件,可还是有人会去扎草人,算笔仙。

        就连那所谓的大师,都是他胡诌出来的存在,流传出去,已经不知道魔改了多少个版本了,他这个创始人自己都不知道。

        李云觉得,谁传出来的已经不重要了,这里的恐怖正逐渐形成一种概念,蔓延在整个地区,蚕食着人们的心灵。

        “知道了吗...因为你的一时兴起,将这恐怖散播出去,纵使你只是想得到一点关注而已,可事实终究还是事实,你播散的恐怖引起了这些自杀效应,并最终将笼罩这一片校园,从而蔓延出去...从某种方面来看,你成功了,你散播的东西成功得到了关注,成为了学生们心中的明星‘游戏’。”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代价就是这些学生的生命。”

        李云默默的看着肖成。

        现在的肖成,脸上有愧疚和懦弱惧怕的情绪在蔓延,同时还有逃避的情绪。

        此时,肖成的反应李云觉得很正常,无论这人的性格怎么样,知道自己背了那么大一口锅,闯了那么大祸,还被人现了之后,那表情怎么都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肖成的表情依然复杂扭曲,想要逃避,想要躲藏。

        然而,在扭曲了一段时间后,肖成的脸色却变了,依然是扭曲懦弱的样子,语气颤颤巍巍的说道。

        “我...我能不能...如果可以的话...这些东西能让我一个人承担吗!”

        说出这话来用尽了肖成全部的力气,说完后就瘫软在了地上。

        面对说出这话的肖成,李云一脸的意外。

        “原来,你还是有勇气的啊。”

        ...

        我,叫做肖成,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差生。

        不会打架。

        不会骂街。

        长相一般。

        成绩不好。

        家庭平庸。

        没有人格魅力,喜欢随波逐流,还有点软弱无能,就连对待唯一的朋友都十分粗暴的人。

        渴望得到关注,然而没有任何卵本事的普通男高中生。

        或者说,底层男高中生。

        有一个普通的胖子朋友,在学校一直过着被无视的生活...

        老师无视,同学无视,家长无视的人,没有人正视的人。

        肖成觉得,自己就是一废物,字面意义上的废物。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那么废?

        我是一个废物。

        至少...

        “至少我不会逃避责任,如果这一切的原因都在我的话,我知道你很牛逼,你不是普通人...所以找上我肯定是有事要我做的吧,放心吧,我肖成就站在这里,你想做什么都行,只要让这些游戏不要再害人...”

        “这是你的选择啊...不错。”

        李云不多说,召唤出拂尘来,灵海缠绕在拂尘上,蕴含着法力直接涌入了肖成的额头上。

        肖成感觉有点点痛,眼前的场景好像变得模糊了起来...

        但有一点能很清晰的感觉到。

        自己的身后,有一股凉气,打在自己的脖子上...

        肖成的身体有些僵硬,梗着脖子,最终转过身去。

        一个面容模糊,浑身冒着凉气,穿着白色大衣的女鬼正趴在背上。

        ......

        ......

        这女鬼一出来,就差点让肖成被吓晕了过去,整个人都在打糠糠,原本天不怕地不怕老子男子汉的气概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下十分本能的恐惧。

        鬼怪,恐惧中最神秘的存在,最根源的源泉,李云知道,那些因为笔仙而跳楼死的人,很大程度上就是被心中【笔仙】的规矩所折磨。

        笔仙真的存在吗?

        存在,眼前这个就是...

        笔仙能害人吗?

        不能,害死他们的仅仅只是恐怖这个概念而已。

        肖成快要哭出声来了:“大仙!求你能不能把这玩意给弄走啊...我怕啊...”

        “莫要慌张...”李云用拂尘自带的静心术让肖成能够强行安静下来,奈何这身后的玩意带来的恐惧实在太大,这静心术根本没有什么卵用,只能说道:“你把她当成是3d影像就好了,这玩意没有意识,没有实体,害不了你。”

        “可这恶灵趴在我背上啊!”

        “都说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这玩意不是细节啊大仙...”肖成这下真的哭了,哭到不能泪流。

        直到哭了一会儿后才真的停下来,并不是不怕了,是现李云说的好像没错,自己背上的东西没法影响自己,而且看起来十分的脆弱,挥手就会化为烟雾飘散。

        只是这烟雾又会很快凝聚成形,继续附在肖成的背后。

        此时,肖成的情绪稍微安稳了一点儿,至少能够正常交流。

        “恐惧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祂可以是情绪,也可以是一些别的东西,看似无形无质,其实和魂灵一样,是一种凡人难以观察的东西。”系统淡淡的说道。

        祂是【鬼】,却不是害人的鬼。

        “你找上我来,是知道找上我能够解决这事儿吧...没关系的,只要能解决的话,我义不容辞。”肖成说话的时候还在抖,身体在拒绝,可思想上却在接受着。

        “你刚刚在想你是一个废人?”

        “嗯...我就是一个废人...”肖成点头说道,从主观上,客观上来评价都只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此时,李云却是摇头说道。

        “即使面对未知的恐惧,能够承担责任,这已经比很多人都要强的多了啊...”

        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在这里蔓延,由肖成无意中创造的,并且一步一步口口相传,壮大,到现在一不可收拾,成为了学生们口中的【传说】。

        眼前这‘女鬼’的形象,就是附近所有人意念中【笔仙】【碟仙】【筷仙】的集合体,无意识的集合体。

        如果不是在这个世界的话,恐怕已经变成到处流传的恶念体了,是被本地当成香火神供奉起来也好,还是成为以活人为食的精怪也罢,都有可能。

        只是在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有灵感者能看到的幻影而已,没有意识,没有行动,只会本能的追寻着最初的创造者。

        肖成——

        “因你而生,引你而死,你是最初的源头...”李云单手指天,呼唤斩心剑,这一把山寨的仙剑从天而降,伴随着一阵阵的雷霆。

        李云面色无喜无悲,手执长剑,宛如战神。

        风萧萧起,雷霆伴风,肖成被这一阵阵的狂风刺的睁不开双眼,只是现在早就已经习惯奇异的事情生。

        “来吧,无论是砍我还是怎么样都没所谓,只要不要再有人因我而死,我可不想背上良心债之类的。”

        到现在,肖成的眼神反而更加坦然了,嘴角微微翘起。

        就算...

        就算是自己的锅...

        那也算当了一把英雄吧...

        也算...没有那么废柴了吧。

        肖成没有问自己要承受什么代价,人家因为自己传出去的玩意都挂掉了,自己还在乎什么代价?

        天下起了雨来,斩心剑伴随着雷霆‘刺’入了肖成的身体里。

        “欺天换日...”

        一剑,将这恐怖的实体斩断,并塞进了肖成的身体里。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216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