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八十二章,拳击手

第六百八十二章,拳击手

        “他们都跑到这里来了吗,为什么到这里都不放过我...”



        牛国安呢喃道,双手用力,不知不觉间,三轮车的把手都被捏出了痕迹来。



        一路保持沉默,将的三轮车骑到了医院。



        找到了位置停下,用今天赚来的钱去买了一大碗的皮蛋瘦肉粥。



        香喷喷的,热腾腾的,又用今天烤肉剩下的鲜肉熬煮了一锅猪肉红枣汤。



        提着皮蛋瘦肉粥和汤水上了医院的六楼。



        楼道静悄悄,只有寥寥几个病人个护士路过,这些护士一看到牛国安后吓的闪到了一边去,对此牛国安已经习以为常,被人害怕早已经是日常。



        打开病房的大门,上边躺着一个头发发白的老太太,老太太十分的精神,戴着个老花眼镜,斯斯文文,阅读着眼前的书籍。



        “哟,你来啦。”



        “妈,俺来了。”牛国安尽量压低了声音,控制在不打扰周围病房人的前提下照料自己的母亲。



        “嗯...”



        白发老太太慈祥一笑,道:“别那么累了,医院有人会照顾我这糟老太太的,你尽管忙自己的就好。”



        “医院照顾我还真不放心。”



        “可人医院是专业的啊,他们也把我照顾的很不错哦。”老太太一脸无奈,不过也知道拗不过自己的儿子,任由他去了。



        牛国安闷头的把粥水和汤汁乘上来,一口一口的喂着自己的老母亲,温柔的和外表完全不同。



        野兽的外表,身为人子的心灵。



        等到医生来换药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了牛国安后,整个人都犹豫了下来,不知道应该进去呢,还是进去呢,还是进去呢...



        “医生,没关系的,我家孩子就看着吓人而已,人其实挺温柔的...”



        医生看了看这牛国安,最终走了进来,给老太太换药。



        牛国安很乖巧的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



        掀开被子,老太太的下身是空荡荡的。



        没有双腿——



        “额,没关系的,我就下意识反应...”



        “兄弟,说话大声点!”牛国安说道。



        这让医生一阵语塞,有些怕怕的,老太太赶紧解释道:“他耳背...”



        “我知道,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就是说话大声有些不习惯。”医生心想不是第一次接触了,可一旦接触还是会有本能的害怕,于是乎调高了声调说道:“您母亲的截肢手术进行的十分成功,不过她的身体依然有一些不良反应,别的伤口都有一定程度上的感染,所以...”



        “没问题!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要多少钱没关系,只要我家老娘能好什么都没所谓!”牛国安没有继续听下去,反正只要能治好,要钱都无所谓:“就是卖命这钱也要搞来!”



        医生顿了顿,没想到牛国安答应的那么爽快,继续委托了一些注意事项后点了点头说道。



        “嗯,就是这些了,注意不要让老人着凉,也不要乱买外边的补品之类的东西。”



        在叮嘱了一会儿后,医生离开了病房,只剩下了牛国安还有老母亲。



        只要能够治好,怎么样都可以,牛国安说了一下:“妈,以后我打算晚上出摊,白天来看你...只要小心点避开他就可以了。”



        “不来看我都可以,医生能把我照顾的好好的。”白发老太太怜惜的看着牛国安说道:“不用晚上出摊了,妈没事儿,晚上出摊很麻烦的...”



        很麻烦是字面意思上的麻烦,牛国安知道,像自己这样有前科,浑身纹身刀疤的人晚上在外游荡,怕不是三天两头就要去协助调查。



        只会烧烤,只能在白天开档,白天里光明正大,至少不会因为这一身而被找茬——



        纹身和伤疤,在年轻人看起来挺酷的事情,在更多人看来,就是犯罪的源头,潜在的暴力分子。



        在牛国安两母子交流的时候,大门被打了开来。



        一个和牛国安有八分相像,肌肉发达,身穿背心,浑身纹身,眼神凶厉残暴的青年走了进来。



        “奶奶,我来啦,今天我给您带了最喜欢吃的...”



        青年看到了牛国安后,先是顿了顿,然后眼神变得更加阴沉暴戾,双拳捏紧,浑身肌肉紧绷。



        “你来干什么,你有资格来这里吗?”



        “我...”



        “给我滚!奶奶的医药费我来承担,你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啊!还回来干嘛!彰显你可怜的孝心?我呸...早干什么去了,真是恶心。”牛子强一脸不屑的看着牛国安。



        面对自己儿子的怒骂声,牛国安沉默片刻后,没有选择反驳,或者说根本没法反驳,想要默默的转身离开。



        之所以晚上来的原因之一就是要避开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没能避开,自己的孩子会在晚上的时候来探望。



        牛国安默默的离开,牛子强没有再看一眼牛国强,也就是自己的父亲。



        纵使这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可怜都没有一丝半点的波动。



        白发老太看着两父子这样的状态叹气道:“强子,你...你还原谅不了你爸爸吗...”



        “要我原谅,我怎么原谅,他那样的人不配得到原谅,当年我妈快死的时候,他在外边风流快活时,我就知道我永远原谅不了他。”牛子强在面对自己奶奶的时候,脸上的戾气统统都消失殆尽,只有恐怖的有点可爱的微笑:“放心吧奶奶,我会治好你的,我已经找到了发财的路子了,不仅仅你的医药费有着落了,以后咱们俩也能过上好的生活,有自己的房子,不用看房东的脸色,不用过着三天两头被房东怼的生活了。”



        “我们,即将有自己的家...”



        牛子强一脸对未来向往的样子,奶奶挺着隐隐有些不对,自己这初中毕业的孙子哪里来的发财路?



        这些话,牛国安也曾经说过——在身上充满了纹身和伤疤之前就讲过类似的话。



        此时,奶奶一脸恳求的看着牛子强说道。



        “千万不要犯法啊,算奶奶求你了,我不要房子,不要治好,只要咱们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好了...”



        奶奶再三恳求,牛子强也没有听进去,满脑子都是有钱以后的幸福生活。



        仿佛幸福生活就在眼前。



        良久后,牛子强才咧嘴一笑道。



        “放心吧,绝对不是犯法的事情,我一定...一定会让你好好的,一定!他做不到的事情,就由你的孙子,就由我来做到...”



        ......



        ......



        “唉,那孩子还是那么恨我啊...呵呵,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牛国安走出了医院,骑上了自己的三轮车,想要离开,心中比一般的时候更加的落寞,就算早已有心理准备,可被孩子这么骂心中还是很痛。



        心很痛,但这是自作自受,怪不了任何人。



        牛国安停下三轮车,想要抽一根烟,就这抽烟的时间呢,在这周围散步的人们就好像看到了可怕的东西一样,一个个加快脚步离开,只剩下牛国安一人,一三轮。



        对此,他早就习惯了,被人害怕,被人厌恶。



        只有一直通体洁白,气质宛如天神圣灵的白鹤降落下来,一点都不怕人,不怕他,降落在三轮车上。



        “白鹤?...你也是孤身一人吧,就好像我一样,从来只有一个人,孤独,对这个世界充满冷漠和绝望....”



        白鹤斜斜的看着牛国安,那眼神灵动就好像在说【我们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



        给完眼神后,小白直接飞走,就留下呆呆的牛国安。



        旁边的肉少了一块...



        白鹤下来,是为了肉——



        片刻后,牛国安笑了:“还有那么有灵性的白鹤呢...”



        托白鹤的福,牛国安的脸色变得稍微好了那么一丁点。



        心情就是这样,因为某些东西变好,也有可能...因为某些东西变坏。



        比如现在,牛国安的神色瞬间慌了起来,慌张中带点愧疚,又带点恐惧。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了自己面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老头。



        老头穿着很传统的唐装,手中还杵着拐杖,不紧不慢的下来看着牛国安。



        “哟,老牛,好久不见了,你还是没什么变化啊。”



        “好久不见...”牛国安脸色复杂,最后说道:“老板...”



        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被老板找到了这里。



        “呵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敏锐呢,像野兽一样,我手下当时可是准备好了电棍还有刑具,准备好好让你享受一番的呢...”这老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牛国安,牛国安没有反驳,只是紧紧的捏着三轮车的把手:“我欣赏你,那么多年了还没忘掉自己的本事,不错,真的很不错,看来亲情也是一种催化剂啊,能让你变得更加强大啊。”



        “老板,你有什么惩罚冲我来,我的母亲还有孩子是无辜的...”



        牛国安肌肉紧绷,如果老板在这里流露出对他家人的杀意的话...



        片刻后,这老头淡淡的说道:“你也知道你做错了,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逃跑了,真是...让人恶心,理论上来说,我应该好好的炮制你一顿才对,然而现在嘛...我改变主意了。”



        老头来到牛国安的面前,幽幽道。



        “我知道,你的母亲在住院,需要一大笔的手术费...如果说,我能给你一大笔钱的话,你愿意回到我的手下做事吗?...对了,不犯法的正经事儿。”



        不犯法的正经事儿?



        牛国安呆了片刻,自己也能有能做的正经事儿?



        “老板...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天生我材必有用,不要妄自菲薄。”老头一脸鼓励的拍了拍牛国安的肩膀说道:“事成之后,我给你700万,之后我们再两清了,我也知道那么多年这样的生活让你压力有些大了...”



        牛国安瞬间热泪盈眶,一脸想要肝脑涂地的感觉。



        没想到自己逃离了那么久,还能被原谅,还能被优待...



        士为知己者死的表情。



        “这事儿,我干,只要不违反华夏法律,要我怎么干都可以!老板,您真是太好了...”



        牛国安的词汇有些匮乏,都不知道怎么赞美自己这个前老板了。



        老头只是微微一笑,淡淡道。



        “上车吧,我们去做一些准备工作...”



        ......



        小白回到了道观,将看到的一切都呈现给了李云。



        看着这些影像,李云的内心毫无波动,倒是很想吐槽一下那奔驰老头的衣着,这出场装逼如风带bgm跟教父似的,那么大阵仗...



        不过吐槽归吐槽,毫无疑问,这位牛国安先生八成是被这教父似的人卖了都还在给别人数着钱呢。



        “我的妈呀...”共享影像柳燕璃也看到了,直吞口水:“这纹身老哥的样子是怎么想到去卖烤串儿的,根本没有人会去买好不好...话说这肌肉真结实,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强者吧。”



        “强者个屁,在凡人中也许能够算不错的水平,然而老子徒孙都能单手吊打他。”



        “就是那个北斗神拳画风的小朋友?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级别啊...”柳燕璃想了一下,王卫宫论气势还真没有这牛国安的一半那么强。



        面对牛国安,这白沉身上的优越感立刻就爆炸了,评头论足道:“空有肌肉,但太过分散,看起来很可怕,然而一拳打不打的死一头牛都说不定...我那徒孙,或许在肌肉上比不过那个肌肉男,但别忘了,在我的不懈教导下他能够将力集中到一个点上,纵使力量不足,可一拳的破坏力可是强上无数倍...再加上他前世本来就是武学大宗师,觉醒后更是比都不能比。”



        白沉在跟柳燕璃狂吹自己徒孙的战斗力,并将其归为自己的功劳...



        “话说这人有点熟悉...”



        柳燕璃总觉得见过这人,苦思冥想后,立刻打开了自己的吃鸡本来。



        连上网络,打开网页,搜索选项...



        很快,搜索的结果就呈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是他就是他,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以前在网络电视上看过这人的录像啊...”



        灰白色的照片,上边是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壮汉,身上没有那么多的纹身,浑身上下挂满了奖牌,手中还有奖杯,风光一时无两。



        吸引着聚光灯的闪烁,脸上带着宛如香蕉的笑容。



        世界职业搏击比赛1999届的重量级选手。



        代号,牛战士。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2411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