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4 5孩子

4 5孩子

        “等着吧妈,我一定会弄到足够的钱来治疗你的...”牛国安信心满满,觉得优势很大,他知道自己老板叫自己去干嘛。

        打拳。

        不犯法的打拳。

        牛国安知道,自己脑子有些轴,别的不会,就只有挥舞拳头上,是真正的好手。

        屏气凝神,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只要打赢了对手,将没什么好怕的。

        回到家中,小出租屋内,牛国安拿出了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蛋白粉,一边搓着,一边热身,挥舞拳头,在自制的沙包上留下一块又一块的痕迹。

        一拳,两拳,拳中带风,快如闪电,重如巨岩。

        “也只有这样,才有活着的实感啊,才能忘记自己的痛苦啊...”

        打完这一次拳,最后一次拳...

        就回老家卖烧烤——

        ...

        三天后,到了出发的时候,牛国安早已准备就绪,浑身肌肉紧绷,仿佛回到了巅峰时代...即使很久都没有挥舞拳头,依然没忘记那一份沉重。

        将这一份沉重,击打在对手身上,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感觉优势很大啊...”

        穿着西装革履的小弟看着精气神巅峰状态的牛国安,面色毫无波动,没什么好气的说道。

        “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跟我出发吧...”

        “嗯。”

        牛国安上了奔驰车,一路上,负责开车的西装男说道:“等一下,我们去边境坐船过去那边,记住了,不要问,不要看,你只需要负责打拳就好,直到把对方打倒下就可以了。”

        “我知道,这流程我懂,我已经不止一次打这种拳了。”

        出境打拳,对此牛国安没有什么意外的。

        仔细想想,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打拳...是不违反华夏法律。

        在其他国家打,不就不违反华夏法律了吗?本身在很多地方,地下拳击就是允许的。

        这一点文字游戏,牛国安想明白了,就算已经想明白,依然没有退缩的意思。

        无论怎么样,只要不留下案底,不留下影响自己,影响孩子未来的东西就足够了。

        那种东西,已经太多了。

        多到牛国安自己都已经数不清。

        驱车一路前行,黄皮肤的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皮肤泛黄带黑,还有斑点,瘦如马猴的人们,在贩卖着奇奇怪怪的食物,有烧烤老鼠,烧烤蝙蝠,猴子,虫子...

        越走,这些东西越来越多,到最后,黄皮肤的人消失不见,所有人都变成了皮肤泛黄带黑的人。

        彻底离开了自己的国家,来到了边境之外。

        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曾经的曾经,自己曾经来过这个国家。

        有着无数奇奇怪怪的美食,奇奇怪怪的人们,一些人对这里趋之若鹜,一些人又不屑一顾,还有一些人仇视这个的地方。

        越南,一个落后的国家,至少在牛国安看来,十分的落后,律法不齐,暴力和恐惧蔓延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些擦边运动的乐土。

        比如说拳击,地下拳击。

        最纯粹的,血与血,血与肉的交融,轰击,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

        没有正规拳击那样,分重量级,轻量级,只有最强大的拳头和肉体才能站在台上。

        “我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

        牛国安问道,知己知彼,纵使牛国安对自己的拳头很有信心,可一些基本的信息还是要了解的。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只有老大才知道是谁,这一次算保密的吧。”这人顿了顿说道:“不过你放心,听说是轻量级选手,论正面交锋的话完全不是你的对手。”

        “轻量级选手吗...没什么好怕的。”牛国安脸色平静,重量级和轻量级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门槛,一般来说两方对打重量级是赢定了。

        随即牛国安发现了不对的地方,皱眉头道:“等一下...难道我的对手都是轻量级选手?只需要打一场?”

        “哦,这一次你只需要打一场就可以了,对手只有一个,打赢了就可以了。”

        “那么简单?”

        “就那么简单。”

        “我的任务到这里结束了,祝你好运。”

        “嗯...”牛国安憨厚一笑,眉目之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奖励美滋滋的带回家中。

        下车,换车,从奔驰车换成了小面包,载着牛国安直接前进到目的地。

        望着远去的面包车,西装男的脸色毫无波动,当场点燃了一根当地特产的【蝎子烟】,望着牛国安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事情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年纪不小还那么天真,森破啊...”

        

        ...

        舟车劳顿,休息一日后就是比赛,七百万在牛国安看来唾手可得。

        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绷,力求明天可以一拳ko对手,给自己的拳击生涯,留下最棒的结局。

        “巅峰,那种重回巅峰的感觉...”

        这时候,花白胡子的老板笑着来慰问牛国安,一支好酒摆在了牛国安的面前,让牛国安是一阵受宠若惊。

        “放宽心一点,这一场比赛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对手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才二十岁,根本没有什么比赛上场的经验,充其量只是一个打架斗殴比较强的选手。”老板倒满了红酒,递给牛国安,眯着双眼笑道:“你只需要一拳就能将他ko了,干掉他,你们一家人就能过上幸福美满的快乐生活。”

        牛国安沉默片刻,所谓的干掉就是字面意思。

        “二十岁,跟我孩子一样年纪的年轻人啊...”

        异国的地下拳击赛有一个潜规则,就是没有战败,只有生死,跟古代的角斗士场一样,给那些有钱人表演世界上最原始的搏杀运动。

        只有血肉与血肉的交融才能挑起观众的感官。

        “放心吧老板,我...会干掉他的,为了我的母亲,为了我的家人...”

        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

        就算对方是年纪和自己孩子一样的小伙子也没所谓。

        为了家人,无论多么自私都无所谓。

        “很好,你的气势很不错,我就欣赏你这一点,哈哈哈...”老板深深的看了看牛国安说道:“还有,失败的话,后果你懂的,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母亲...”

        “我不会失败。”

        “牛战士,永不失败。”

        牛国安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头套来,上面扭曲狰狞,宛如恶牛...

        那个男人,又回来了。

        ......

        ......

        “还是一样的味道,香烟还有烈酒。”

        牛国安来到了地下拳击场,看着在场的这些人,疯狂的脸庞,无论男女都一样,烈酒洒在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丝毫看不出啊,这些人居然就是那些商场上衣冠整整的成功人士,这些人就是这种地下拳击赛的主要顾客啊。”牛国安发自内心的厌恶台上那些衣冠禽兽。

        此时,领着牛国安的老板淡淡的说道:“人嘛,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各种各样的压抑,成功人士也好,中层底层人士也罢,终究还是人,只要是人,就会去要求人本能需求的东西,血脉喷张的东西...这些东西篆刻在血脉上,万年以前,我们就是在血肉中生存的,你明白么?他们不会以身犯险去追求这种刺激,却能用自身的资源,去让人去做这种事情...这就是所谓的地下拳击。”

        “真像是野兽...”牛国安厌恶道。

        “人本来就是野兽的一种,只不过穿上了衣服,拥有了理性而已,从本质上来讲,和野兽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老板一连绅士模样,微微笑道:“其实在老朽的内心里呢,也是有一只野兽的,只是我从未压抑,尽情的去拥抱它,去释放它,感受它的美好,而不是像一些人一样去排斥他,排斥内心最深处的渴望简直是最愚蠢的行为。”

        对此牛国安想要反驳,却没有反驳。

        因为眼前的人是自己的老板。

        老板的话,就是天,就是错的都是对的——

        “你是压轴,就先看他们表演吧。”

        牛国安点头。

        “下面我们来欢迎来自泰国的【血狼】还有来自俄罗斯的【暴熊】!”

        两个人被关进了装满电网,谁也没法逃脱的铁笼子里。

        血狼看起来骨瘦如柴,甚至能看到肋骨,脸上的伤疤和眼神看起来真的宛如一只饿狼,随时择人而噬。

        另一边,肌肉膨胀爆炸,浑身上下都充满力量感的俄罗斯人为暴熊,这暴熊还对血狼竖了竖中指。

        场面一片热血沸腾,所有人都在高喊这【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牛国安知道这些观众们是在为谁加油。

        是在为活着的人加油,无论是谁杀了谁,都能让他们热血沸腾...或者说是兽血沸腾。

        次轻量级选手,和重量级选手有可比性?

        “你说,谁会赢?”老板倒上了一杯红酒,淡淡的笑道。

        “我觉得...俄罗斯人会赢。”牛国安沉吟片刻后说道:“重量级和轻量级选手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老板笑了笑,继续抿着红酒,用最优雅的姿态去观赏最原始的战斗。

        “3.2.1!”

        “开始!”

        在周围人的欢呼声中,两边开始搏斗起来。

        泰拳。

        重量级拳击。

        两边的拳头相互击打,只一回合,泰国血狼的手就被打成了骨折,手臂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态扭到了另外一边。

        场面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在欢呼着暴熊的声音。

        “暴熊!暴熊!暴熊!”

        暴熊张开双臂,拍击胸口,炫耀这自己的肌肉。

        血狼的脸色毫无波动,依然在晃动这自己的身体,左手的手臂摇摇摆摆也好像没有注意到似的,根本不能影响到他。

        “猴子,找死!你还剩一个拳头,拿什么和我打!”

        暴熊嗤笑一声,继续挥舞着拳头砸下去...

        只是这一次,迎接暴熊的却不是拳头。

        血狼身体下伏,抬腿上扬,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蓄力...

        谁都没反应过来。

        鞭腿落下——

        正中脑门。

        两百斤的俄罗斯壮汉倒下...

        鼻血冒出,身体抽搐。

        没有再起。

        也没有了呼吸。

        ...

        场面一片寂静后又欢呼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最精彩的绝地反杀。

        就连牛国安都愣了...

        “看吧,这就是重量级小看轻量级选手的下场。”老板淡淡的说道:“你要记住,这里不是打拳击比赛的地方,这里...是角斗场,拼上性命的地方,只要不用武器,用身体的哪个地方都没有关系,就好像那个用泰拳的一样,浑身上下最有力的地方就是手肘还有鞭腿,在来这里之前,这位血狼先生可是战功显赫,杀了出轨老婆的全家上下男女老少,都是一脚毙命,打碎头盖骨的力量...”

        牛国安瞳孔收缩,最后依然化作坚定。

        “放心吧老板,无论是怎么样的人...我都能赢给你看的。”

        接下来又进行了几场压轴前的拳击赛,包括表现出彩的血狼都被打成了渣渣。

        这让牛国安有些疑惑,眼前的这些有技巧,有力量的人打起来可比自己蛮牛似的好看的多了,为什么自己才是压轴的呢?

        想不明白...

        “接下来,就是本场的压轴了,这位想必也听说过。”主持人调动着情绪说道:“来自华夏沿海的牛战士,以前曾经横扫美利坚拳坛无敌手的存在,现在,被本场拳击赛定为压轴人物!”

        “永不脱下面罩的牛战士!”

        牛国安上台,面色平静的进入了这电网里。

        像野兽一样,被关在台上,供人观赏。

        场面欢呼,然而这欢呼声却没有之前那么大,毕竟牛国安看起来只是一个稍微有些肌肉的大汉而已,纹身还有伤痕根本唬不住台上的那些人。

        他们需要更加爆炸,更加血腥残暴的刺激...

        主持人见这些人不满,突然神秘一笑道:“各位稍安勿躁,请各位...看看接下来的挑战者是谁...是同样来自华夏沿海的轻量级选手...”

        另一边的大门打开,一个青年缓缓的走了出来。

        看着眼前从阴影中逐渐出现的青年,牛国安的手在发抖...

        终于,青年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挑战者的名字...叫做牛子强!”

        “是这位牛战士的...亲生孩子!”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2621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