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六百九十一章,请开始你的表演

第六百九十一章,请开始你的表演

        语言,是交流的工具。  .

        在现代,几乎所有的话,都被同化为了普通话,用以让国内人与人的交流没有芥蒂,所谓官方统一语言就是这么个道理。

        而古代的语言则没那么细化,各个地区分割开来,各有不同,到了现在,就化为了方言。

        方言可以说是文明的瑰宝也不为过,一个个灿烂文明曾经流传过的证据。

        李云听不懂这方言,可用他心通能够直接理解她的意思。

        “李教授,你能听得懂的吧,这本地的方言。”李云眯着双眼看着李教授说道:“包括前天夜里,她晚上的【呓语】,你也听的明明白白,为何装作没听懂呢。”

        学生们都看向了李教授,李教授保持沉默,淡淡道。

        “一次微小的恶作剧而已,听不听得懂又有什么必要呢?”

        “她是广东人,不可能会山西这边流传的晋语方言,你就没觉得这很奇怪吗?”李云靠近了李教授后说道:“或者说,李居士,你不愿意相信,不能相信,更不敢相信”

        空气突然变得毛骨悚然起来,特别是对于周围的实习生来说,一个个都远离了邱昱萍。

        不管是相信这些的,还是不相信这些的,都对邱昱萍这可以的行径表示惊悚。

        “没有怪力乱神,这仅仅只是一次恶作剧而已,一次恶作剧,我并不需要特意去理解,去翻译。”李教授皱着眉头说道:“好了,你可以停下来了,对于你的表现欲我表示很能理解,不过现在不是表现的时候,周围的同学们都很害怕”

        邱昱萍满脸歉意,以一种大家闺秀的姿态微微鞠躬。

        “抱歉了,只是我有些事情,必须要说出来”

        理论上来说,鬼魂是不可能留存那么久的,即使是城隍的灵,也仅仅只有一丁点真灵坚持到现在,还很快就消散殆尽。

        这墓里,没有鬼,没有任何人附身到了邱昱萍的身上

        “现在没有鬼,以前却是有鬼,鬼物残留,留下记忆和思念在这一片土地,映照在了邱昱萍身上”

        不是转世。

        而是【同一个人】。

        又是一模一样的魂灵。

        以前还没觉得,现在看来,这一模一样的魂灵,好像有那么点多了。

        场面霎时间有些诡异,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自顾自说着方言的邱昱萍,只有李云看着李教授,再看看周围的学生们说道:“不如大家就将她的胡言乱语当成故事吧,反正当成发掘棺木打发的时间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考古并不是什么玩闹的事情,请你们不要再闹腾了行不行?”李教授有些生气了,想要制止邱昱萍的行为。

        此时,邱昱萍却是直勾勾的看着李教授,让李教授猛的悚然一惊。

        这种感觉李教授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上一次还是在学生时代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古墓内的尸体时感觉到的情绪。

        害怕

        担心棺材里的尸体会突然蹦出来,好像长辈曾经调笑过【僵尸】吃人一样。

        李教授害怕了,也仅仅只有一次,在知道了尸体仅仅只是死后等待被大自然分解的物质之后,就不再害怕,可以坦然面对古老的尸体,新鲜的尸体,各种各样的尸体。

        早就已经麻木。

        可这害怕的情绪却再涌上了心头,唤起了李教授很久很久以前的恐惧。

        仿佛眼前自己的学生,是一具活生生的,会走动的尸体一般。

        李教授直直的倒退了两步。

        邱昱萍看完李教授后,转身对着李云说道:“妾身并非无理取闹,实在是无法对其产生任何好感。”

        李云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说道。

        “你说你的名字叫莺莺?”

        “妾身名讳却是崔莺莺”

        李云虽然早就有那么些心理准备了,可一听到这名字的时候还是感觉防不胜防。

        对于这个名字,李云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

        唐朝的崔莺莺,其故事被白居易改编成西厢记,广为流传下来,其中那一句【愿天下的有情人都终成兄眷属】更是风头无两,成为了大姑娘小媳妇儿萌汉子心中的名言警句。

        这女主角,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真灵已逝,记忆不灭,共鸣在邱昱萍的身上,这崔莺莺,是因为有所诉求,才站在这里的。

        对于李云,崔莺莺做足了礼仪,躬身道。

        “能不能,让妾身见一见元君。”

        元君这个名字,李云大概知道是谁,是西厢记原型里的张生。

        和西厢记的原版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不同的是,历史上的崔莺莺是被元稹始乱终弃的可怜小姑娘,根本谈不胜任何终成眷属,是彻彻底底的渣男玩弄抛弃纯情表妹的故事。

        在当时民风开放的唐朝,大湿人渣个表妹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元稹自己也将这破事儿记载在了自己写的《会真记》上,到了后来,王实甫道此故事太过于悲惨,遂将其改编成了现代脍炙人口的爱情轻喜剧。

        以上内容全部由李云用他心通科普给了系统兄,为的就是显摆得瑟一下自己的姿势水平

        “哇,你为什么懂那么多。”系统突然吐槽道。

        “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好不好,对于一些基本的历史常识还有奇闻轶事还是知道的”李云得瑟一抖,等的就是系统的这句话。

        得瑟完,李云继续看着眼前这悲惨的大妈

        对,就是大妈。

        和故事中的那个花容月貌的柔弱少女不同,历史上的崔莺莺享年七十有二,在古代医疗水平受限的年代,是真正的寿终正寝,大限到才死去的。

        平淡的一生中,也是会有那么一丁点遗憾的

        历史就好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有时候可以人人操控,有时候也就那么回事儿。

        事实上,从眼前崔莺莺身上听到的故事,和历史上说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被渣男抛弃,最后嫁给了郑恒,生活在崔家的庄子,最后平静的走完一生,没有被任何记载,和元稹完全不同,高中状元后一发不可收拾,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一气呵成,又和白居易并称双雄,风头一时无两,即使最后被贬,可在历史上,他已经流传百世。

        一个生活的平淡如水,一个可以用传奇一生来形容。

        “既然你自称崔莺莺的话,那么你的语言逻辑很有问题。”沉默良久的李教授突然说道:“死后都那么想见当年抛弃掉自己的人,又为什么生前的时候没有见?眼睁睁的看着情郎娶了别人?”

        恐惧碎片在躁动,李教授在害怕,害怕着眼前疑似被【鬼】附身的邱昱萍。

        纵使好怕,他还在问,他想知道,想知道这不被知道的【真相】。

        李云知道,是什么东西在驱动着他。

        是求知欲,是一个考古学满级的教授的求知欲,着一股求知欲短暂的战胜了恐惧。

        朝闻道,夕可死。

        对于知识和历史的渴求,偏执的能让人放下生命,即使眼前的对象可能是【鬼】。

        崔莺莺看着李教授,双目中充满了敌意,不过还是说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张口就是元稹的名湿

        李云知道,大概意思是忘不掉旧人的意思。

        即使是嫁给了别人,心灵还是那啥表哥的。

        恰似一头绿水上心头,默默的给那位郑恒兄。

        “在听你吹牛逼之前,贫道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到底是崔莺莺,还是邱昱萍?”

        “妾身说过,妾身名为崔莺莺”崔莺莺疑惑的看着李云,不知道李云问这个问题是为了什么。

        “很好。”

        李云手一挥,灵海朝着棺材板涌去。

        原本需要几个人才能搬得动的棺材板,好像被什么东西炸了一样,直接蹦开。

        “哇靠”周围的学生们都被李云这一下吓了一跳,突然打开棺材板,就不怕里边的重金属有毒气体流出来?

        刚打开,一阵微风拂过,将这里边的气体全部吹散。

        两口棺材,只有一口棺材是有尸体的,只剩下骸骨,显然是崔莺莺的骸骨。

        另一口棺材,是空的,没有任何存放尸体的痕迹。

        并不是被盗走的,而是从一开始就没在那里。

        “为为什么有一口棺材是空的”李教授呢喃道,满脸不可置信的看这这一口棺材。

        “历史记载,崔莺莺在之后,嫁给了郑恒府君,理论上来讲,这就应该是崔莺莺两口子的墓室。”李云侃侃而谈道:“其实仔细想想,这一口墓室里的人,或许是元稹也说不定呢?”

        “不可能,元稹高中状元,当得河南御史,虽然其中有所起伏,可最后还是出任尚书左丞,他的墓不可能那么寒酸”李教授反驳道。

        “唐朝时代的风气如何?”李云突然问道。

        李教授愣了愣,犹豫道:“开放,崇尚自由的精神”

        “对,开放崇尚自由,和规矩森严的朝代不同,这一朝代对于任何事情都抱着极其开放的态度,从当年的诗仙李白便能看出一些事情来。”李云微微一笑道:“即使是放至现代,李白的行径都可以用【目无律法】【狂妄】来形容,那么那个时代的人,又怎么会拘泥于墓葬的方式呢?”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李教授当场闭嘴沉默。

        旁边的学生们都被吓了一跳,根本想不到那个铁面无私李教授会被人辩的无言以对,顿时对李云有所改观。

        被崔莺莺记忆感染的邱昱萍看着自己的尸骨,双目中有迷茫。

        是认知错误,对自己是谁的认知

        这些记忆原本就是沉睡在邱昱萍魂灵深处的,只是在现在的时候苏醒了过来,本质上来说,她还是邱昱萍,不是崔莺莺。

        我是崔莺莺,还是邱昱萍?

        记忆错乱交杂,挣扎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缓缓出声,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话。

        “我我是邱昱萍不是什么崔莺莺”

        眼前的邱昱萍表演着人格分裂。

        到最后取回了自己的认知。

        是邱昱萍。

        只是脑海里,多出了一段不属于邱昱萍的记忆,这人生前的记忆,曾经徘徊在这里多年的魂灵的记忆。

        “我刚刚又听到那声音了她在说想要见某个人”邱昱萍缓过神后犹豫道:“不对,是我想见那个人那个该死的渣男。”

        得,换回现代人的人格后立刻就把元大诗人贬为渣男了

        从邱昱萍的表情上来看,大概已经将崔莺莺的人格和自己分离开来了,只不过分离归分离,本质上还是【同一个人】,在诉求方面是一样的。

        同样渴望着,见到那个渣男。

        “贫道知道,并且已经将人带来了。”李云默默的掏出了袖里乾坤内的信封来,递给了邱昱萍说道:“在此之前,你先看看,这一封信吧”

        城隍千年的执念,留下的信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3992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