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零一章,冤

第七百零一章,冤

        李云默默的看着这五枚香火钱,轻轻叹气。

        五枚香火钱,就意味着,这钱上边,缠绕着不止是一人的愿力,而是多人的愿力。

        能承载多人愿力的金钱,人间的银行大概是印不出来的,就只有天地银行荣誉出品的了...

        天地银行出品,必属精品。

        等中年大婶走出来后,李云说道:“你明白自己的状态吗?”

        “我明白啊,我已经死了嘛。”面对李云的问题,中年大婶的表情坦然,脸色毫无波动道:“只是很奇怪啊,本来我不知道的,就一路晃悠随便来着,可一进道观来后就知道自己的状态是怎么样了...”

        “死者蒙尘,本来心有执而怨不消,居士是一个很大度的人啊...”

        道观是生者的土地,也是死者的土地,踏入后,蒙昧消散,知道自己如今的状态。

        “不大度又能怎么,死都已经死了,只希望我家那口子还有孩子幸福的好啊,特别是我家那孩子,我还真不放心他那性格啊,唉...我还挺后悔的,可现在说那么多好像也没什么用啊。”

        生死两茫,思量难忘,中年大婶很快的就离开道观,有些留恋眷恋,有些悔恨,和普通的亡者区别不大。

        能真正毫无遗憾离开人间的亡者,又有几何?恐怕并没有多少...

        只有放下,和没放下的区别。

        这中年大婶不仅仅离开了道观,还离开了人间。

        走出道观的那一刹那,生者的土地就容不下她的存在。

        和普通魂灵散去不同,这中年大婶死去时,浑身上下都被一股黄色的火焰包裹着,直到最后燃烧殆尽。

        先是衣物燃烧。

        后是皮肤。

        血肉。

        躯体。

        骨骼。

        化为尘烟,消散——

        “要幸福啊...”

        一个最纯粹的普通人,在死亡后,仅仅只有一点牵挂留恋,这留恋更像是老母亲出远门叮嘱孩子一样,平凡的絮叨,简简单单的母爱而已。

        ...

        李云默默的给这中年大婶念上了两口经文。

        度化的经文流转,对于已经离去的中年大婶并没有什么卵用,李云这么做只想让自己好受些而已。

        “人生啊...”

        ...

        大婶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走,不带走一丝云彩。

        三福神到底有没有回应大婶,李云也不知道,毕竟祈祷的对象并不是中年大婶。

        “爸爸,老师呢!她怎么不在啦。”玩耍累了的小苏漓扑到李云怀里,左顾右盼,没看到刚刚教自己学习的老师。

        李云柔和道:“老师啊,老师已经离开了...”

        “真的吗...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吗?”

        苏漓的脸色有些小失望,明明刚刚才认识老师的。

        就九尾狐的第六感,已经隐隐能感觉的到,自己是再也见不到老师了。

        李云安慰了一阵后,脸色逐渐变得认真起来。

        含香给李云上了一杯水,随后犹豫道。

        “师兄,刚刚的那个...她是...”

        “你看的没错...”李云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她,是冤魂,虽然放下,但冤魂还是冤魂,她,死的不明白。”

        冤魂。

        冤死之人,在进入道观的那一刹那,身上的怨气就已经被消除,只不过冤死就是冤死,身上有那一股特别的味道,东皇钟能够闻的出来,李云也闻的出来,她离去时的场景再现了当时的死状。

        被火焰吞噬殆尽,最终成为不值一提的枯骨。

        在玩着手机的柳燕璃突然啧啧道:“老李,你看了最近的新闻没,最近的连环车祸,被一辆超载的无牌大货车给撞了,最后一排车子起火,造成5死3伤的沉痛惨剧,最后大货车司机还逃逸了...可惜啊,如果大货车司机没逃逸的话这些人是能救一大半的,毕竟是车祸半小时后才起火的,妈呀这些人都烧成焦炭了都。”

        翻到现场图片的时候柳燕璃赶紧划拉了过去,即便打了马赛克,可那凉飕飕的感觉依然能打上心头。

        李云看了看这新闻,的确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照片里传来的绝望。

        半小时,被压在大货车下,结果肇事司机弃车逃跑了。

        一开始没有被撞死,在绝望之中感到希望,只是因为肇事者的行为,又被绝望掩盖,最后燃烧殆尽,产生的戾气和怨气多么浓重想想就能知道。

        柳燕璃和李云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阵阵的不寒而栗,为这肇事司机感到可怕,仅仅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就害死了那么多人。

        “哎呀妈,想想就有点可怕,跟玩吃鸡的时候前有八倍镜,后有剧毒圈,左右两边有神仙一样...好绝望的场景。”

        “总感觉你这比喻有什么不对,又好像没什么毛病的样子。”

        李云觉得里边槽点太多,到了现在反而不知道从何处吐槽,道理的确是这么讲没有错的。

        “你说那个肇事逃逸的人会心中有愧吗?知道了因为一己之私弄死了那么多人。”

        “应该会吧。”

        “只是应该而已啊。”

        “超载,超速,肇事逃逸,做出这些的人,你说他会不会有愧?”

        “大概...”

        ......

        在市区火葬场里,穿着黑色衣服的少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焚化炉。

        哗啦的一下。

        焚化炉燃烧,基本不用费任何功夫,就能做到让人成灰烬,里边的尸体刹那间变成了一捧骨灰,被装进骨灰盒里。

        “去送送你妈妈吧,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在少年旁边,一个颓废至极,面容落魄的中年,面如死色,从脸色上看没比周围的尸体好多少,亲手送走妻子的感觉,谁都知道不好受。

        哀莫大过于心死。

        场面十分的冷清,或者说,来悼念的人早就已经来过,现在已经离开,只剩下了两父子在这里,默默的送别。

        少年捧起骨灰盒,想哭又哭不出来,早就已经干枯了泪痕。

        将骨灰盒子放到父亲的车上,让车子将骨灰带回老家。

        少年没有上车,尽管他很想上去送一程。

        “可以了,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知道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什么的吧...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孩子他妈的,放心吧。”中年男子直接驱车离去,留下了少年一人孤零零的站在火葬场的门口。

        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草草的送别了自己的母亲后,少年打车回到了学校里,开始了最后的高考冲刺。

        来到了自己的座位后,没人注意到的他,早就已经习惯。

        多一个他,少一个他,没有人去想,更没有人去关心。

        “汪成峰,这道题...”

        “是这样做的。”

        “谢谢哦。”

        善于随波逐流,善于泯然与众人。

        可有可无的角色,既没有人会去找他的事儿,也没有人会去关心他,询问他这段时间请假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可有可无。”

        “没有谁是可有可无的。”

        汪成峰愣了愣,转身看去,看到了眼前微笑的青年。

        怎么教室里突然出现了人?

        而且周围的人好像还没人注意到一样。

        李云没有多说,将一张符咒放在了汪成峰的面前。

        “祂能保你一命...不过如何使用,你自己选择罢。”

        “为什么给我这个...”汪成峰下意识的就相信了。

        “于贫道有恩,因果而已。”

        ......

        ......

        道人突兀的出现,突兀的消失,没有一点点防备。

        只有那画着鬼画符的符咒还呈现在眼前。

        预示着刚刚的事情并不是黄粱一梦。

        “咿?这是什么?符咒?”同桌,同样平平无奇的女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和汪成峰是同一类人,没人关注,梳着包子头,戴着厚厚的眼镜,有些雀斑的脸庞。

        平凡的同桌,平凡的一类人——

        “哦...刚刚捡的吧。”汪成峰犹豫了一下,将这符咒放到了口袋里,到现在,汪成峰还在自嘲着自己居然能那么平静。

        母亲的死,突然出现的道士,还有留下的鬼画符。

        “你好像一回来就挺奇怪的,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说啊。”同桌女孩弱弱的说道。

        汪成峰盯着女孩的脸庞沉默片刻后说道:“方宁,你经历过吗?亲人因为意外逝去...”

        “没经历过...抱歉哦...”方宁顿时猜到是什么事情了,陷入了沉默之中。

        “没什么,反倒是我自己都感到意外,经历这些事情,没有感觉到有多么伤心,你说,这很奇妙吧...”汪成峰面无表情,抬头望望天,对自己的情绪感到吃惊。

        送走了母亲后,连眼泪都没多少滴...

        两人继续沉默,是这对平凡同桌的相处日常,同样平凡,却没有话题。

        然而,却能在很多事情上,保持着互相的默契。

        朋友?

        应该算是吧。

        至少在很多事情上,两人能够互相理解。

        然而作为朋友,汪成峰又觉得交流过少,互相不知道手机号码,连微信和qq都没有加上,只有在上课下课的时候,会互相诉说着一些只言片语的事情。

        波澜不惊的一天,就好像汪成峰的前半生一样。

        放学的铃声响起,一个同学来到两人面前问道。

        “汪成峰,方宁,去唱k不...”

        平平无奇,却不是会被人无视欺凌的类型,至少在每次班级有活动的时候,两人会接到邀请...当然,汪成峰知道自己这一对同桌无论去还是不去,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活动有活动的主角,而他们显然不是。

        “我今天家里有...”方宁看着汪成峰后,犹豫道:“家里没事,我会去的,老地方吧。”

        “嗯,汪成峰你呢?”

        “我...去...”

        ...

        放学后并没有直接去ktv,而是把应该放的东西都放回了家里后才出门去的...

        家里空荡荡的。

        原本自己那个严厉的母亲,可能会煲一锅汤等着自己的。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不在了...

        汪成峰觉得自己的情绪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有些难受,憋得慌。

        在半路上,正好看到了方宁。

        是被她父亲送过来的,戴着口罩墨镜还穿着风衣,就好像怕被人发现的明星一样。

        汪成峰自嘲,方宁这平平无奇的,父亲总不可能是明星吧。

        “好巧哦...”方宁换了一身衣服,老土的校服换成了白色的连衣裙,脸上还画了一些淡妆,让平平无奇的脸...依然平平无奇。

        风衣男目送着方宁,很远很远,直到最后都在目送着她。

        “走吧...”

        “嗯。”

        两人并排走着,好像情侣一样...

        很有默契的,没有聊天,或者说两人都没什么好聊的地方。

        距离不远,方宁觉得还是找一些话题比较好,笑道。

        “刚刚那是我爸,他超厉害的,是开大车的司机呢...”

        “正好,我最讨厌的职业就是开大车的司机。”汪成峰看着方宁的脸说道:“我是认真的...”

        最讨厌大车司机...

        这一番话直接让方宁说不出的尴尬。

        “我的母亲就是被大车司机撞死的,还有很多人也因为这司机而丧命,就因为他想要逃避责任,就因为他的自私...”

        “对不起,不知道你还经历了这些。”方宁真心觉得对不起,揭开了朋友的伤口。

        “没关系,这些你都不知道...倒是我,小心眼了,因为一个人去厌恶一个群体..不过没办法,我没办法不讨厌,就算说不讨厌,那肯定也是虚伪的。”汪成峰说道:“我不是君子,但我也不想当口是心非的小人。”

        “太耿直不好。”

        “嗯...”

        两人继续保持沉默,保持着两人相处应有的相处默契和心照不宣。

        淡淡的情愫萌生。

        不是爱情。

        让汪成峰来形容的话,应该是和替身使者之间的互相吸引是一个道理吧。

        上电梯的时候,方宁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钱包掉了出来。

        钱包里的照片,也掉了出来。

        方宁穿着裙子不好弯腰捡起,汪成峰自然是不会放着不管的。

        “谢谢...”方宁连忙道谢。

        汪成峰刚刚捡起钱包,就瞥见了那照片...

        那照片上的中年男子,旁边还有一辆崭新的,刚买的大货车,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来。

        新买的车子,红丝带都还没拆掉的那种。

        太像了...

        和撞死自己母亲的那一辆遮牌货车,是同一款。

        一模一样。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599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