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零六章,此子,不可留

第七百零六章,此子,不可留

        那么夫人,贫道,便告辞了。李云站起身来说道:贫道已经有所了解,只是在最后贫道忠告一句。

        什么事?

        无论如何,请不要放弃你腹中的胎儿,切记,只有他才是你的孩子,在必要的时候,请自私一点。

        李云离开了小房间,留下秋雨绫在大厅内。

        周围安安静静,客人都已经离开,场内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腹中的胎动,还有秋雨绫心脏跳动的声音。

        秋雨绫继续拿起书本来,一边安静的,仿佛世界里只有书籍一样。

        宝宝乖,今天给你讲故事

        一个人,两颗心脏。

        蕴含着老板和老板娘两人生命的延续。

        有力的跳动着的心灵。

        秋雨绫感受很奇妙,这种要当妈妈的感觉,瞬间感觉肩膀沉甸甸的,可又觉得甘之若饴,温柔的抚摸着肚子后,柔笑道:安心吧,小宝宝,我会让你出生的

        就好像道长先生说的一样,无论如何,都会让你出生的,谁来阻止我都一样,我的父母,我的丈夫,都一样。

        李云直接来到了白沉的身旁,白沉在看到李云后,饶有兴致的说道。

        怎么,从未亡人那里打听到什么消息了?是不是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放心,我不会告诉小山神的,更不会放道的,更更不会把你的照片p的老大老大的

        顿时李云有些无语,这货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净往不健康的方向去想,自己一个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对人产生妄念好吧,其实有那么零点零几秒的时间里产生了那么一丢丢的妄念。

        大概知道了一些,她几乎把情况都告诉我了李云顿了顿说道:当然,她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反过来听大概就是真相了。

        面对眼前堆积如山的尸体,李云默默念诵着度化经文,从年份上来看,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百年,日积月累,从以前到现在。

        铭记着历史,铭记着过去——

        李云之前问秋雨绫,知道不知道这旅馆以前是什么的,她回答不知道。

        可李云是知道,秋雨绫的心里是有逼数的,知道这温泉度假村建成以前,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掩藏着什么样的罪恶。

        这里应该是专门用来藏匿婴儿尸骸的地方,那么旁边的话李云挥手将其中一扇木门打开,常年的封闭让这门早就腐朽不堪,手轻轻一碰就烂成了渣滓。

        门的另一头,墙壁上挂满了乱七八糟的道具。

        有生锈的刀。

        火盆。

        水盆。

        钩子。

        还有一张铁床,上边还有生锈的镣铐。

        用来固定住在铁床上不停挣扎的人,地面还有早就已经腐朽的粗麻布料,用来堵住口,不让其乱喊乱叫。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和谐的地方。

        这里是刑场吗,好可怕小狐狸瑟瑟抖,实在忍耐不住这里的阴森氛围,直接钻到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李云的怀里,这下子连头都不探出来,安安静静的当缩头狐狸。

        这里的确是刑场啊李云捡起一支沾满铁锈的钩子,感慨道:只不过,这里,是对于母亲和孩子来说的刑场。

        在古时候,没有麻药,妇女们依赖来堕胎,只不过红汤归红汤,手术还是要的,和接生孩子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剪脐带的剪刀,变成了这里的铁钩子,将在母体身体内死亡的胎儿勾出体内。

        外边的那些尸体,都是未能到这个世界上的婴儿啊

        门的这里还有地下室,地下室内,摆放着的不是胎儿的尸体,而是一具具女人的尸体,被单独摆放,一些早就风干的尸体,还能看出惊恐的表情。

        即使在现在都有一定危险性的堕胎手术,更别说古代那种医疗环境了,一旦遇到了无法处理的出血环境,大概率就是一尸两命。

        未能出生的胎儿的恐惧,他们的怨念,凝聚在这一片土地上。

        孩子的母亲渴望孩子们出生,渴望自己能和孩子一起过上梦幻般的幸福生活。

        孩子们也渴望。

        渴望出生。

        渴望见到这个世界。

        同样憎恨这个世界。

        憎恨这个不让他们出生的世界。

        憎恨这个沾满了罪恶的世界。

        在李云还有白沉的视角下,潜藏在这儿的胎儿怨念凝聚在了一起,缠绕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无数的触手从球体内伸出,好一副真实的3d电影。

        触手本能的憎恨生命,触手朝着李云还有白沉两人身上跑去,两人内心毫无波动,任由冷冷的触手在脸上胡乱的拍。

        和普通的怨灵一样,无法影响到现世。

        两边能互相看到,却好像是相位一样,无法被触碰。

        除了视觉冲击比较大以外,完全没影响。

        一副真实的恐怖片。

        然而这触手虽然无法影响李云还有白沉,但李云和白沉却能影响到黑色球体,别说白沉身上逸散着的锋锐气质,就连李云身上逸散出的灵海都不是这怨念聚合体能承受的东西。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怨念体。

        无论变得多么强大,终归无法影响到现实,这个世界的规则果然很有趣。白沉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光打脸了。

        才不是无法影响现实

        只是无法影响到正常‘人’而已。

        恐惧凝聚的小黑猫看着触手怪立刻融化身体,和这大地融合在一起,并且还在嘀咕着

        相比起这由婴儿未能出生的怨念凝结起来的物质,恐惧黑猫还是太过咸鱼了。

        李云看着这些暴动的婴孩怨念聚合体叹气道。

        你仔细看看,这些胎儿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暴动么?他们的怨念是什么,他们想要得到什么答案就在他们自身内啊

        这些长满触手,除了能吓坏苏璃和黑猫外没什么卵用的聚合体,立刻朝着外边奔涌而去。

        目标,老板娘

        妈妈跟你讲讲,咱们这温泉旅馆的历史吧,其实妈妈并不是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哦。秋雨绫温柔的抚摸着肚子,一边说道:这里,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是一间娼馆了什么是娼馆呢?大概就是女孩子出卖身体的地方吧

        和青楼不同,娼馆没有什么所谓卖艺不卖身的姑娘,没有所谓的高雅文人,只有最原始的,身体与身体之间的交易,没有你情我愿,只有金钱与金钱,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啊

        秋雨绫脸上略有怜惜,怜惜在以往的时代,遗弃在这娼馆的女人还有孩子。

        在以前,娼馆的女人怀孕就意味着失去价值,而这里的老板,并不能让这些女人失去价值,在以往的老板看来,这娼馆里的女人就是财产,就是奴隶嗯,其实在古代,女人的地位基本和奴隶没什么差别呢。

        于是呢,为了再利用这些女人们,就会不停的打胎,不停的打,直到女人彻彻底底的坏掉为止,悲哀的命运啊,无论是对于女人,还是对于孩子来说

        黑色的肉球聚合体在秋雨绫的脑袋上鼓动,在她的耳边倾诉。

        秋雨绫听不到黑色聚合体的话。

        但有人能听的到。

        秋雨绫怀中的胎儿,能听到。

        这些怨念聚合体,立刻就涌入了秋雨绫的肚子中。

        听不到这些话的秋雨绫立刻独自一阵绞痛,疼的站不起身子来。

        这疼痛来的没有一丁点的防备。

        秋雨绫有些懵,自己还没怀胎十月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这是要流产的征兆。

        强忍着疼痛,秋雨绫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可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抓不住手机。

        谁来救救我

        为什么

        为什么谁都不想让孩子出生

        自己的父母是这样,丈夫也是这样。

        我和那些可怜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和以往那些娼妇一样,没有人希望孩子出生

        秋雨绫回忆起了自己的人生,因为追求爱情,所以跟着老板私奔到了这里,用偷偷拿出来的钱,盘下了这房子。

        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然而怀孕之后,秋雨绫兴致勃勃的去告诉自己丈夫这个喜讯时,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没有做父亲的觉悟。

        当时秋雨绫觉得很可悲,也觉得很好笑,对丈夫言听计从的自己,终于还是反抗了他。

        一定要将孩子给生下来。

        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希望他生下来也没所谓。

        无论什么情况都要把自己的孩子生下来不能像他们一样

        一阵阵的阵痛中,秋雨绫陷入了昏迷之中

        梦境里,是一片小水洼。

        沾满了湿漉漉的淤泥。

        在这淤泥的周围,躺着一堆堆正在哭泣的婴儿。

        他们哭泣,他们悲伤,为自己不能出生而感到痛苦。

        这些都是那些没有出生的婴儿吗。

        秋雨绫呢喃道,不用谁告诉她,在这梦境中,就能感受这些婴儿的怨念。

        是的,这些孩童,都是当时还未有出生婴儿他们很想出生,甚至嫉妒你的孩子,并且想要对你的孩子取而代之,想代替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事实上,他们的确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李云淡然的说道。

        这些婴孩的怨念的确无法真正攻击到人类,但对于婴儿是不一样的。

        先天之胎,初生之灵,本就介于神秘与非神秘之间。

        神秘可以攻击的到神秘。

        以前老有人说,孕妇不能去阴气煞气重的地方就是这么个道理,人家影响不了你,但能影响你们的孩子。

        你是道长秋雨绫立刻下跪,恳求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救救他们吧。

        贫道没办法救下他们,仅仅只是一缕求生的妄念而已。李云说道。

        眼前这些不是怨灵,仅仅只是怨念,盘踞的怨灵要么早就魂飞魄散,要么早就转世投胎,他们只是空壳而已。

        只不过,是有灵智的空壳。

        由无数的组成的独一无二的。

        在妄念中,孕育出的意识。

        被打掉的胎儿是打掉的胎儿,留存在这里的妄念是妄念,以李云的角度来看的话,和黑猫是基本相同的存在。

        只不过,眼前这怨气日积月累有了灵智,而黑猫是在来到道观后才生出的意识,一个生得活泼灵动宛如猫咪,一个只有对生者世界的无边怨念。

        你想救他,除了你的孩子,那些人也在的人当中?李云倒是有些意外,毕竟这妄念实体可是给她带来了不少上的疼痛。

        嗯我想救他,难道不行吗?秋雨绫一脸怜惜的看着满地的婴儿尸骸,母爱泛滥的不要不要的:他也有资格,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吧。

        李云顿时有些钦佩了,虽说是在睡梦中,可面对这一地的恐怖场景,能说出这两个字,是十分的伟大。

        在这里,是不能撒谎的。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吧

        平凡又伟大的勇气。

        梦境中,这聚集的婴孩怨气好像听到了秋雨绫的答案,立刻聚合在一起,形成那恐怖的大肉球。

        黑色,十分的丑陋,在中间有一张孩童的脸庞,双目赤红如血,却依然在笑着,笑的很开心。

        肉球对秋雨绫没有任何敌意,反而伸出触手抚摸他的脸庞,好像初生的婴儿,对母亲的眷恋一样。

        在这一瞬间,他不再是怪物,仅仅只是个想要出生的孩童而已。

        这一番表现,更加坚定了秋雨绫,想要让他出生的心情。

        多可怜,多可爱的孩子啊

        对于眼前这好似母子相见的情景,李云是十分感动,拔出斩心剑,表示同情的说道。

        虽然贫道很理解你的想法,不过抱歉了夫人,他必须死

        此子,不可留。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7684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