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零八章,贤者模式

第七百零八章,贤者模式

        在某些地方的驱魔仪式,大概就是消除怨气,让怨灵被感情所同化,失去了怨气,就不会被再被称为怨灵系统说道:像这种怨念集合体的存在,死去不会有任何轮回的机会,居然能有勇气自杀,佩服佩服,原本还以为会象征性的反抗一下的。

        他只是得到了原本没有得到的东西,心满意足的离去了而已这样的结果也不错吧。李云收回斩心剑,梦境破碎,被弹出了秋雨绫的梦境中。

        一切回到原来的样子,尸体还是尸体,秋雨绫还是秋雨绫,腹中的胎儿不再异动,沉沉的睡着,等待着接下来的出生,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挂掉的边缘上疯狂徘徊。

        此时的秋雨绫双目紧闭,昏睡在大厅内,双目隐隐有泪线划过。

        她哭了。

        为没有成功拯救这可怜的孩子而哭。

        白沉和李云都没有叫醒她,而是让白沉给她上了个守护结界,直到她醒来之前,都不会有任何人能惊扰她。

        秋雨绫需要一个美梦来安抚心灵

        我在房间里现了这个。白沉从裤裆里掏出了一块好似鳞片的东西来。

        赤红如火,如血。

        一般情况下都会认为是个天材地宝什么的,不过上面没有任何能量源逸散,和普通的废料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婴孩怨灵的,依靠着祂才能坚持到现在的

        坚硬更甚钢铁,全力一剑劈下,没有在上边留下半点划痕。

        哇靠,你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用剑去砍啊。白沉觉得李云第一反应的行为充满了槽点,正常人都不会这么想的好不好。

        李云则是摇摇头,将剑收了起来,拾起这红色的鳞片说道。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想用剑砍上一试试应该说是出自本能的反应?

        李云也觉得自己的反应十分的奇妙。

        就好像在夏天遇到蚊子一样,一般人的反应下意识就是一巴掌过去,李云自己也不例外。

        去他吗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万物平等,蚊子必须死——

        遇到这鳞片也是一样。

        李云下意识就想到召唤白沉,一刀劈了这玩意。

        感觉这玩意必须要弄死。

        斩妖除魔的本能?

        李云懵逼,自己哪里来的斩妖除魔的本能哦,遇到的好像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坏人

        想到这里才反应过来一些,转而用斩心剑劈的,如果用白沉去砍的话,估计这鳞片要光荣牺牲了

        挥你渊博姿势的时候到了,这玩意是什么,姓甚名甚,来自何处?

        应该是某种妖物的鳞片,至于是哪种妖物我也有一种感觉。白沉敲着脑袋,看着这鳞片说道:我也我也见过这玩意,但我忘记了不对,不是忘记了,是有人让我忘掉了,我的记忆有缺失不也不是不是缺失是原本就不存在的记忆,我特么在想什么?

        白沉感觉脑壳有些混乱,好像忘记了什么。

        又好像想起了什么。

        脑壳疼。

        尘封已久的记忆

        模糊,又清晰。

        不是吧这不可能

        平静。

        安宁。

        祥和。

        将身体的负面情绪化为物怪,斩之,既为熊猫人之道。

        阿大单足立于瀑布之下,双目紧闭,感悟熊生。

        一旁的柳燕璃一边抓着鱼,一边观察着阿大的练武历程。

        在观察了一小时后,柳燕璃终于受不了了,吐槽道:尼玛啊,你一天就做这样的事情?太牛逼了吧不会觉得无聊吗?

        在宁静和祥和中领悟自然之理,既是熊猫人的武道阿大神色肃然一阵后,就萌态可掬的说道:这是师傅说的话

        神神叨叨的,不知所谓。柳燕璃还真觉得云里雾里的。

        阿大咧嘴一笑,从瀑布中走了出来,来到柳燕璃的旁边,用手搭住了她的肩膀。

        来,让你见识见识。

        瞬间,柳燕璃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清明。

        一条条黑色的小鱼,从身体里排出。

        似真是假,如真似幻。

        阿大随手将这些黑色小鱼拍掉,柳燕璃感觉自己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宁静,祥和,顿时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愤怒,憎恨,绝望,疑惑,骄傲,暴虐,恐惧,这些元素,组成了生灵的负面情绪,这些就是你的负面情绪。阿大微微笑道:同时,除非你战胜他们,否则,这些负面情绪都是会源源不断的产生的。

        你刚刚不是干死他们了吗?那我是不是战胜了他们啊。柳燕璃感觉非常神奇,刚刚还因为吃鸡落地成盒的绝望感和愤怒感全部消失了。

        战胜,和打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我只是消灭了他们,并没有战胜他们。他们依然会产生,我每天也会和他们战斗。阿大盘腿坐下,宛如一个大师:你也是一样,我打败了你的愤怒和绝望,但却不是你战胜的,明白了不?

        练武的阿大,和平时的阿大是不同的

        柳燕璃理解了,打败和干死两种哲学的概念,一个是肉体上,一个是心灵上。

        嗯,我觉得我永远不可能战胜这些东西了不过心情倒是好了很多,这就是传说中的贤者模式吗,真牛逼。柳燕璃感觉内心一片宁静祥和,现在只想吃瓜睡觉,顺便思考鱼生。

        此时,李云和白沉出现在阿大面前,阿大看到李云后,大师气质瞬间消失,又变回了那萌萌大熊猫,开始满地打滚。

        恶意卖萌可耻。白沉很想吐槽阿大现在的行径:有些事情要你帮忙。

        啥?师傅都不能做吗?阿大歪着脑袋说道。

        并不能,这是你们熊猫人的天赋,与生俱来的技巧。

        白沉将鳞片递给了阿大。

        阿大看到鳞片后一牙口就下去了。

        李云:

        白沉:

        啊不是要我去咬吗?阿大揉了揉嘴巴,这玩意,口感贼差劲。

        并不用咬,用你的武学,将这鳞片内的引出来。白沉说道:将祂引出来,就知道这玩意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了

        阿大能将柳燕璃的引出来,是一条条的鱼,代表着柳燕璃的本体。

        接引李云和白沉并不能,这种早在渡劫的时候斩掉了。

        阿大表示了解,气沉丹田,氤氲之息从身体涌出。

        缠绕着这鳞片——

        黑气疯狂涌出。

        代表着这鳞片主人的

        是疑惑。

        黑色的气逐渐凝聚成人形,穿着一席布衫短打,从婀娜的身材来看,这大概率是个妹子。

        人形没有脸庞,只有一片模糊。

        阿大看着眼前的煞魔,气沉丹田,一朝气功波就打了出去——

        然后就被这人影揍飞了。

        额,我好像打不过她

        看出来了李云没有对这煞魔动手,而是等白沉鉴定种类。

        此时的白沉,面容呆滞,呢喃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居然是真的

        白沉的话吸引了这人形,一看到白沉后好像看到了杀父仇人,嘶吼着冲了过来。

        非人的吼叫,野兽一般的咆哮,和她的外表完全是两个极端。

        白沉则呆愣在原地,一直没有反击

        斩。

        李云觉得不用犹豫了,一剑将这煞魔给砍成了灰烬。

        直到变成灰烬之前,都在朝着白沉跑去

        她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我觉得我应该认识她可是这不可能白沉的心神动摇说道:在我当矛之前,她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白沉陷入了混乱状态中,一脸懵逼不知所措,李云没有打扰他思考人生,只是捡起了地面的鳞片。

        清除了上边的黑色煞气后,另一点光芒从里边迸而出。

        梵音阵阵,点点佛光。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

        上次在寺庙里见到的那个将死和尚。

        在旱村见到的因陀罗天。

        像是两种佛力混杂在一起

        李云想起了,因陀罗天那一击好像要击碎什么东西似的

        难道那一击是对这鳞片的主人使出的么那要这么说的话,很有可能在旱村有什么被我们遗忘掉的东西

        可能当年因陀罗天那一击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也有可能没有完成,或者只完成了一半,正静静的躺在地里

        旱村美滋滋,生活乐融融。

        自从有了水之后,村子里的生活不说上升了一个档次,起码生命可以保障了。

        生命得以保障,对于旱村的人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恩赐。

        那雷霆一击,不仅仅击出了个湖泊来,这水蔓蔓延开来,让土地得到了水的滋润,一些植物的嫩芽正缓缓从土地里长出。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不用百年,这里就会变得和另一边的森林一样繁茂美丽。

        感谢水神

        额,这大概不是水神吧

        李云有一股强烈的想要吐槽的欲望,眼前这三只眼,拿着三尖刀,锁子甲,大披风的石像怎么看都不像是水神之类的东西啊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在外边的人看来,这是二郎神的石像,不过对我们来说啊,这可是带来珍贵水源的神仙。老村长笑着说道,将几条香喷喷的蒸鱼供奉到了台前。

        有了源源不断的水源,能挖池塘,能养殖,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向往。

        所谓的立场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吗李云点头,接受到了来自这石像的愿力。

        很浓重,很醇厚,自内心,没有任何驳杂的愿力

        每天例行的拜完水神后,老村长热情招待了李云还有白沉两人,这一顿不仅仅有大饼,还有米面,鱼肉,红烧肉都有。

        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这些依然是奢侈品,却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东西,每逢大日子都能吃得上了。

        李云是深刻的感受到了能够改变什么。

        仅仅只是蓄力一击而已,就让这村子里的人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悲惨的命运。

        力量啊

        对,这就是力量的美妙之处了。白沉已经从恍惚状态中恢复过来,依然是懒洋洋的样子说道:恶人能从中领悟到为所欲为,普通人能领悟到明哲保身,好人能领悟到我为人人,圣人能领悟到舍己为人。

        当然,也有人,即使拥有了力量,也依然身不由己,无论为善为恶,都任人摆布,没法遵从自己的意志

        你在说你自己么?

        大概是吧,曾经的自己,不知因何原因而挥动长刃,不知因何而召唤洪流白沉轻描淡写的说道。

        等到村民们招待用的饭菜都送上来了之后,白沉瞬间从忧郁哥的状态消失,开始往嘴里塞着食物。

        真尼玛香

        酒足饭饱后,法相从身后涌出,同时夏也在旁边。

        劳烦你了。

        没有关系,举手之劳而已。夏微微一笑:你也帮过我不少啊,大家互相帮助而已。

        我也帮助过你?李云还挺意外,自己好像并没有帮助夏做过什么事。

        一旁的白沉悄悄的在李云耳边说道:这钟大姐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挂在门上,安安静静的当大钟,心思很容易就得到满足,其实有时候去敲敲她的话,她会更加的开心,敲的东西越大,越粗,越壮越好,只要满足了作为的基本功能就可以了

        李云:

        这位夏姐姐的爱好还挺别致的,不愧是钟,李云根本无法理解

        夏的灵连同法相融入了这一片土地里,开始逐渐蔓延,宛如枝叶花开一样。

        拥有最强力量的钟,瞬间就找出了这土地里的奇异点来。

        有一段地方,我的灵识渗透不进去,大概就是那里了吧,有什么东西

        多谢,下次一定会找又粗,又壮的撞钟砸你李云满脸真诚的道谢,只是感觉说出来有些不对劲。

        又好像没什么毛病。

        哟吼吼,那就先谢谢啦。夏一脸喜滋滋的期待着。

        夏回到了寄宿的法相内消失不见。

        李云接收着夏传递来的信息,位置不偏不倚。

        正是在那泉眼池塘的下边。

        当年,因陀罗天想要轰击的地方。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866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