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零九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七百零九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雷云咆哮,大雨蔽日。



        天又开始下起了雨来,这一次下雨,旱村里的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一个个都打起了伞来。



        雨水早就已经不是生命中必要的东西了。



        劳作的人们因为大雨坐到一旁,悠哉闲暇之余欣赏着雨景,享受田园乐趣,岂不美哉。



        “变身,美少男战神。”



        白沉身形膨胀,化作白龙,钻入了这湖泊之中。



        李云望着天边的狂风暴雨,说道。



        “白沉,他并不平静啊,以前变身可是不会念台词的,更不会呼唤狂风暴雨...”



        这雨是白沉召来的。



        不过并不是主动召来的。



        是变身时无意识带来的结果。



        大雨如心,并不平静。



        白沉下水寻找,李云则是来到了村长的面前,坐到了台阶上。



        村长悠哉悠哉的喝着便宜的杂茶,一边幸福的笑着。



        “咿?道长,那位小兄弟呢...”



        “如厕去了吧。”李云随口口胡道:“现在村子应该能吸引一些青壮年回来了吧...”



        游荡一会儿,李云发现青壮年还是那几个哥们。



        “无论经历了什么样的改变,村子终究还是村子啊,落后贫瘠,和城市是没办法比的哟,去了城市里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回来,咱们村子就是,出去了,大部分都回不来了,能回来的,都是放不下我们这些老骨头的人...”老村长感慨道。



        人,终究还是自私的...并不是自私,在有更好的生活环境下,人们会想当然的选择更好的生活,李云对此表示十分的理解,当年自己不也是一样,不想当个道士,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社会人就好。



        所以有些青年终究前半生都没有出过村子,怕的就是觉得自己意志不坚定,被花花世界迷了眼睛,不再留守村子。



        “不过呢,我也觉得他们应该出村子追求自己的人生,毕竟现在我们不用去外边取水了,干干农活,养养鱼的话我们这帮老骨头还是应付的过来的,政府也说要来修路了,到时候啊,无论是回来还是出去都没区别呢。”老村长咧嘴一笑:“好了,我要去干活儿了,桌子上有饼子,想吃就吃吧,不用客气。”



        “多谢...”



        天还下着雨,老村长没出去干活儿,而是拿着材料,去院子,一边享受着凉爽的风雨,一边做着手工活儿,唱着山歌,好不幸福。



        李云闭目思考,这也是【力量】的一种体现。



        自己使用【力量】让村民们改善了生活,得到愿力和心里上的满足,美滋滋。



        青年使用年轻人的【力量】帮助老人们打水,让老人们能够活下去,同样心满意足,无愧于心。



        老人们因为自己有了能活下去的【力量】,所以就不再束缚青年们,让青年们能好好的追寻自己想要的未来,不被束缚在村子里。



        “力量,果然是个好东西...”



        “也有可能是坏东西,比如说,为恶之人拥有力量的话,就会作恶多端,伤害他人,给世界带来不幸...”系统顿了顿,又说道:“有些力量,从出生开始就代表着不幸,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无论意志如何,都没法改变...想要为善也好,为恶也罢,终究是出于自己的意志。”



        “身不由己的使用着自己的力量吗,还有这种东西...”李云有些意外。



        “很多妖留存着动物的本能,无法和人类相处,不是有很多奇闻轶事记载着人和妖的生死之恋吗?那当然是可以的,狐妖,蝶妖,画皮,蛇妖,这些经常出现的形象是比较【高级】的种类。”系统说道:“比如说狐狸,天生有着魅惑柔和外貌,然而作为犬科动物,和人类相处起来是没有什么难度的,比如蝶,本身就以花粉为食,对人类更没危害。”



        “画皮和蛇虽是冷血动物,可很多时候,感性是能驾驭住理性的...当然,这也仅仅只是少部分,血食依然是他们必不可少的东西,顶多是不会伤害自己所爱之人而已。”



        李云表示明白,一般来说怪奇志异里记载伤人的大多都是蛇妖或者画皮之类的妖怪,当然也有很多跟人友好相处的例子,但这真的很少很少。



        因情而克制己身,逐渐朝【人】靠近,李云觉得,成妖的过程,就好像是由兽性迈向理性,有些兽性浓的,就悲剧了...



        “但有些妖就不同了,情感不能驾驭住野性,和人类在一起,注定是悲剧,比如说虎妖,豹子妖,夜叉鬼,僵尸,狮子精...在它们对人产生感情之前,就会将其作为血食杀掉并吃掉,这就是天生【力量】带来的悲剧,它们可能在某一时刻强极一时,可最终的结果就是孤独的只剩下一个人的存在。”系统的语气突然有那么点点感伤。



        “我以前以为不拿他们来写故事是因为丑而已...”



        “其实也有这个原因在里边,毕竟两边的审美观有那么些微小的差异...”系统沉默片刻后说道:“还有,你破坏气氛的功力还挺强的。”



        李云:“......”



        “怪我咯...”



        人非草木。



        妖鬼也非草木。



        万物有情,可最终还是要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



        李云思考着系统兄的话,感官的另一边,在共享着白沉的视野



        这货并没有急忙忙的冲过去将东西拉出来,而是小心翼翼的在这水中探索,搜寻,生怕破坏掉了那东西。



        原本的白沉并不是会做类似事情的人,八成会二话不说,冲到最底,然后一嘴巴叼起来,得意洋洋的开着黄段子笑话。



        白沉,很认真。



        他认识躺在水里的货。



        要亲自去确认。



        ......



        ......



        水,有些浑浊。



        同样浑浊的,还有白沉的双眼。



        每靠近一分,白沉的心情就会沉重一分。



        一段属于白沉,又不属于白沉的记忆开始涌现。



        “如果是你的话,我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是劈叉吗?还是吃瓜,明明我们都死了那么久,还要来纠缠我...真是沉重的命运啊。”



        “终究,还是记起来了啊,那段早就应该被我忘掉的事情。”



        白沉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份心情,究竟是什么...



        到最后靠近的时候,神态愈发的凝重。



        快要靠近了。



        无视着眼前的泥沙和土块,白沉直直钻了进去,和如水没有任何区别,土块和石头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一块石制的棺材,呈现在了白沉的面前。



        叹气一声,尾巴一卷,就将棺材卷了出去。



        棺材传递来的丝丝热度,白沉无比的熟悉。



        一滴龙泪从眼角划过...



        “原来,真的是你啊...”



        ...



        雨停了下来,天一下子就放晴了,大家都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迹上。



        李云当时就和白沉传送回了道观里,连同着这石制的棺材。



        棺材上的花纹早就已经模糊不可见,可见经历了多长的时光...



        白沉化为人形,抚摸着石棺...



        一旁的柳燕璃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大石棺好奇道。



        “为什么不打开呢,还拖着那么个大棺材回来。”



        白沉心不在焉,沉默片刻后才说道:“只能在道观里打开,如果在其他地方打开的话,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李云同样观察这石棺,按照并不算渊博的修真知识还有系统的提醒后,知道这石棺顶上唯一清晰的花纹是做什么用的。



        是【封印】。



        不是什么强力的封印,作用仅仅只是【封闭】,让里边的灵质不流出来而已,同样也说明了里边的东西是危险的。



        “不是道家的,不是佛家的,更像是巫法之类的封印手段...”



        “那是当然了,毕竟,当初制作这石棺的时候,可没有什么道家,佛家之类的说法呢。”白沉温柔的抚摸着这石棺,好像在抚摸情人一样。



        放在往常的话,李云肯定吐槽一句死宅真恶心。



        但着一次,白沉是认真的,发自内心温柔...



        已经不是罕见了,这根本就是见所未见。



        “很多人,渴望得到力量,包括我,认为力量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得到了力量就能得到一切,登天成仙,灭杀仇敌快意恩仇,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百无禁忌。”白沉自顾自的说道:“可是啊,有时候力量就是那么不详的东西,至少对于她来说,这绝对是不详的...从出生开始,就想要摆脱,却没能摆脱的宿命...其实仔细想想,我和她又有什么区别呢?同样没办法摆脱...”



        李云没有说话,将道观的禁制全部打开,将后院再次【隔绝】于道观。



        本身道观就隔绝与世界,现在后院再单独分离开来。



        “现在你可以将这棺材打开了,无论跑出什么东西来都能控制住...”



        “不愧是这‘天庭’之主,真厉害。”白沉笑着赞叹了一声,将这石棺抬了起来。



        嘎吱——嘎吱——



        声音响彻,一股肉眼可见的热流从石棺里涌了出来。



        “妈耶——”



        柳燕璃差点吓尿了,赶紧和阿二躲到天桃花树后避难。



        “咿?怎么不怎么热...”



        这热流看这吓人,好像没什么卵用。



        李云也一样,感受这热流,大概相当于柴火的热浪。



        然而着热流要吞噬一切,燃烧一切,威势越来越大,几乎都朝着白沉涌去了。



        “哇,什么仇什么怨,他是欠钱不还了还是怎么滴?”柳燕璃很想吐槽,这白沉究竟怎么惹毛棺材里的大神了,死了都妖干掉他。



        “你再仔细看看...”阿二微微眯着双眼,用深沉的口音说道:“那样子,就好像...在拥抱他啊。”



        热浪形成的模糊人形,在怀抱着白沉。



        出自本能,出自这逸散灵质的想法。



        白沉也反手搂住这热浪,身上的衣物燃烧,皮肤在被热浪灼伤。



        几乎所有热浪,都被白沉承受了。



        看着就很痛,不过白沉并不在乎,直到身体的灼伤严重时,李云才出手。



        “风。”



        李云挥舞拂尘,将热浪吹散。



        白沉还有留恋,抚着指尖残留的热量。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眼前,可是我没有珍惜,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想说...”



        “真的,很抱歉啊...我们还是不可能的...”



        躺在石棺内的,是一个朴素的少女,没有配得上她清丽相貌的华贵衣衫,没有首饰挂饰,只有一席粗布配兽裙,活脱脱的一副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原始人模样。



        尸身不腐,双目紧闭,好像在久睡不醒的少女一样。



        即使死去,身体依然在逸散着热量,难以想象活着的时候究竟多么强悍,李云觉得至少自己是打不过她的。



        水火不容。



        白沉是水。



        这少女是火。



        两者不相容,产生的爱情注定是悲剧。



        李云想起了系统的话。



        【力量不是万能的,身不由己的力量只能造成悲剧...】



        水与火之间的爱情也注定是个悲剧。



        “她的名字叫什么。”



        “叫天女魃。”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5945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