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一十几章,城市里

第七百一十几章,城市里

        警察出警还是很快的,刚报警没多久,夜班的警察大佬就把这徘徊在夜里的犯罪者给抓了进去。

        为什么青年知道那些毒贩的确切位置。

        李云从王青那里知道,这青年本身,就是这大黄哥的资深客户啊...

        因为了解,所以才能

        “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李云看着正在沉思的阿大说道:“看到了吗,无论是程序正义,还是结果正义,都有着自己的弊端,程序正义的弊端你应该看到了,牺牲不应该牺牲的人,而结果正义的弊端呢就像眼前一样,追求这个的人,绝大多数会因为私欲无限制的膨胀,最终将自己放到【律法】的位置上,然而却没有执掌律法的心性,变成这个模样,杀害无辜者。”

        “所以说咱们人间有自己的行事之道,警察,法官,司法系统,就是为了在做到程序正义的同时也做到结果正义而生的呀。”

        阿大在沉默片刻后,终于点了点头。

        终于理解了正义的偏差。

        平衡的两端,无论朝哪一边偏差,都会造成不可估计的后果。

        ...

        白沉在看到阿大后立刻调侃道。

        “哟,正义使者回来了?”

        “我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阿大挠了挠脑袋:“只不过是见义勇为的小熊猫而已。”

        “不错嘛,有这样的自知之明。”白沉眯着双眼赞叹点头,没再多说,又开始了手机之旅:“有本龙当年的风范。”

        娴熟的在屏幕上打完【打野射手,不给就送】,半分钟后,白沉关掉了手机屏幕。

        说送就送,绝不食言。

        白沉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真没意思,现在的年轻人玩游戏那么暴躁,一点小小的建议都不能接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这个时代错了啊...”

        “其实我觉得绝大多数时候,责任出在你身上,特别是这种时候。”李云默默的吐槽白沉这货,谁跟他匹配到了队友谁就自认倒霉吧。

        “我才没错。”

        白沉不认为自己有错。

        玩自己喜欢玩的,有什么错!

        凭本事坑的队友,有什么错!

        “我都被你发自内心的呐喊给感动哭了,来来来,给你上个buff。”

        白沉禁言时间10分钟。

        李云心满意足的帮那些被坑的队友们制裁了这货色。

        此时,小狐狸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到李云父亲回家后,跟所有的小姑娘反应一模一样,直接扑了上来。

        很轻,几乎没什么重量,即使化为了人形,重量还是狐狸的重。

        然而现在的小狐狸是越来越像人了,耳朵和尾巴统统不见,除了重量有些不似常人外,基本就是个普通的小女孩儿。

        事实上李云觉得...

        有耳朵还有尾巴不是更棒吗?

        小苏璃很粘李云,腻腻歪歪挂身上不肯下来。

        十分钟后,白沉解除了禁言,看着李云跟小苏璃父女情深后,嘴上说着很羡慕,其实内心...那是相当的羡慕。

        “我也好想有一个软乎乎的抱枕啊...”

        “啧,你这斩妖除魔的神兵好意思说话...”李云一脸无语:“其实我觉得,她这么粘我,大概是因为不想学习吧...”

        含香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是新鲜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拟】。

        小苏璃更粘着李云了,看着含香手里的书瑟瑟发抖...

        白沉则是理直气壮道:“年轻人,可爱就是正义啊,只要长的好看,做什么都可以原谅,更何况小狐狸还那么乖巧听话...唉,我要有个那么漂亮的女儿该多好,要是当年能成的话,估计我家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说完白沉还有些伤感,李云也没有再提。

        看起来挺轻描淡写的,其实白沉内心受的情伤那是相当的深。

        这是真·世界的错...

        从生理结构上就决定了,两方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极端。

        “其实很快了,现在小狐狸已经具备了【形】【真】,还差一个【理】就能完全化形,不必在道观里才能维持人形态了。”白沉摸了摸小苏璃的脑袋道:“她现在就差【重量】了,只要重量不再是狐狸后,就万事大吉了。”

        面对白沉的摸头杀,小苏璃没有闪避,要是以前的话,这浑身上下充斥着妖血和杀气的兵器靠近,肯定二话不说拔腿就撤。

        “我能去上学了吗...”小苏璃拉着李云的肩膀,满脸期待。

        “嗯,就像你白沉叔叔说的一样,有了【重量】,你就能去学校了。”李云摸着苏璃的小脑袋柔和道:“跟你同样年龄的孩子,有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

        “高兴!”

        小苏璃整个脑袋埋在了李云怀里,磨蹭磨蹭。

        这算不算是另一种意义的人,妖大和谐局面?

        一起生活那么长时间,李云觉得,除了先天的小神通以外,小苏璃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当然也像白沉说的那样,小苏璃是九尾狐,妖族里天生的白富美,天性上野性就少一点儿有关系。

        但是人就没野性吗?

        灵长类,不还是【动物】。

        李云觉得是有的,至少村里的孩子那是野性十足的,而且小朋友,绝大多数都是具有【野性】的。

        不管文明社会是承认不承认,在小孩子的世界里,有着自己的一套规则,一套无限接近于野性的规则。

        能打架的,个头大的,就是地位最高的,这种地位偏差会一直从小学开始持续到初中,到高中的时候会有些减弱...毕竟大家都忙着高考和谈恋爱呢,谁会去一言不合用拳头争地位。

        “妖和人还是能和平相处的啊。”

        “是啊。”白沉打了个哈欠,淡然道:“以前我也在想啊,如果在现在,未来,有什么科技啊,法术能够消除天女的热该多好啊,如果没有这天生的力量的话,她应该是一个喜欢唱歌,喜欢小动物,逛风景的俏皮小姑娘,而不是行走到哪里,人神魔皆畏惧的移动灾害,这对她来说不公平啊。”

        白沉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就算时代在发展,有这样的科技还有法术又能怎么样。

        前提,是她还活着。

        还活着,才有希望。

        斯人已逝,香消玉殒,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难道还能用复活币站起来不成?

        白沉没这样的能力去复活,就算打下十殿阎王也没办法。

        “啧,明明早就决定放下的,今天还想那么多,我真是煞笔一个...”

        还不如打两盘王者农药比较实在。

        白沉拿出手机,打开熟悉的亡者农药,准备对菜逼们大开杀戒。

        等着,等我六神装一秒干爆水晶。

        怀揣着对未来的憧憬,点击了匹配...

        良久后,哭笑不得。

        “哈,被禁赛一天啊...”

        ......

        ......

        有人进了道观,并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

        身穿黑色卫衣,让自己掩藏在黑暗之中的男人。

        无面警察的父亲。

        中年男子看到李云后,笑道:“我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这里啊...”

        此时,中年男子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

        甚至还感到了久违的有些开心。

        好像...

        好像自己的孩子曾经来过这儿一样。

        让人安宁。

        “福生无量天尊,看来,居士你的心情不错。”李云微微一笑说道,比起之前苦大仇深,一脸戾气好像随时都要杀人的状态来看,现在的中年男子状态是好的不行。

        并不是被平和的抹掉了戾气,而是戾气通过某个途径倾泻了出去。

        倾泻在那些贩毒者身上。

        “嗯,警察掌握了一些基本证据,将几个窝点给打掉了,虽然还剩下不少,不过他们已经收敛许多了。”中年男子笑道:“挺好的,没有卧底被伤害。”

        掌握的证据,大概就是从中年男子身上流出的。

        李云知道,这是中年男子这十年之间收集的证据。

        此时,中年男子露出了自己的警徽。

        他也曾经是一个警察,一个缉毒警察。

        和无面警察一样,为自己的职业和正义付出了许多。

        只不过相比于自己的孩子,中年男子要幸运的多,只付出了一条腿为代价。

        膝盖中了一枪。

        然而,即使膝盖中了一枪,离开了原本的职位,依然没有忘记收集证据...

        真英雄是也。

        “不过那小子也是偏激,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下手,真的谢谢你啊,将他找了出来,没有让他去伤害更多的人...”中年男子见识过李云匪夷所思的手段,不过作为聪明人,没有多问,只有纯粹的感谢。

        李云则是看了看中年男子,淡然道。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你也是想着,能够像他一样,让自己化身为【法律】,用自己的方式去制裁他们的吧。”

        毕竟十年收集证据,真的没有一瞬间的杀戮来的痛快,来的干脆。

        这种知道仇人是谁又不能复仇的感觉,真的能让人内心燃烧殆尽。

        中年男子没有否定李云的话。

        作为活下来的缉毒警察,中年男子更狠,有更加丰富的知识,能做到比青年那种拿着砍刀到处晃的更好...

        就算没有李云,这青年也会很快的落网,可能第二天,可能第三天,绝对不可能让他蹦达到第四天,就算了解所有监控的位置,他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

        可最终中年男子还是没有这么做,依然选择了【程序正义】这一条路。

        “我害怕啊,我害怕变得像他一样...而且,我自己也有牵挂,我已经没有儿子了,可我还有儿媳妇,还有未出生的孙子...所以我不能,不能变得像他一样,我要用合法合理的方式,去行使自己的正义。”中年男子表情复杂的感慨道,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一条路,如果选择其他路的话,不就代表着,自己不认可孩子走的路,认为孩子的牺牲都是白费的吗?

        中年男子不想否定自己的孩子,更不想否定曾经的自己。

        “不被约束的正义并不是真正的正义,每个人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价值观,有可能在他看来是暴行,在他看来就是一件仅仅有些过分的事情而已,若是全数认可结果正义的话,恐怕就天下大乱了。”李云同样赞同中男子的话。

        就连王卫宫都有一套束缚自己的法则,除了本性让他坚定不移以外,更多的是不去沾染自己不理解的事情。

        打击打击欺负小学生的地痞流氓,见义勇为,在李云确定了的情况下去捣毁捣毁器官贩卖组织,就是王卫宫能做的所有事情,绝不越界。

        中年男子没有在这事情上纠结下去,同样的,也会将自己的【正义】继续履行下去。

        作为黑暗骑士,继续前行...

        此时,中年男子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家孩子来过这里啊,好怀念的味道...”

        “若是贫道说,你家孩子来过贫道的道观,你信吗?”李云似笑非笑。

        “当然,是信的。”

        李云笑着给中年男子递了一束香。

        “这一束香,不要钱。”

        “谢谢...”

        中年男子默默的来到大殿,弯腰跪下,点香焚烧祭拜。

        不敬天地神佛。

        只敬英灵。

        ........

        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一座小小的土坡处,埋葬沉睡着什么东西。

        土坡上长满了花草。

        原本就有些松动的泥土,开始一阵阵的晃动。

        有什么东西,要发芽了。

        和这土坡上的小花儿一起发芽。

        啪嗒——

        土坡抖动破碎。

        一只洁白的小手从泥土里破土而出,没有被沾染到任何泥土。

        出淤泥而不染。

        先是手破土而出,再是身体的其他部位。

        穿着灰色布衫的少女迷茫的站了起来。

        身形摇晃。

        太阳,好刺眼啊。

        为什么会那么的刺眼?

        少女迷茫的坐在土坡上,脑袋一阵空白,呢喃道。

        “我是谁?我在哪儿?谁在这里...”

        “好饿啊...”

        “好想吃...”

        “我能吃什么...”

        少女一把抓起了身旁的大青虫子,嘎嘣嘎嘣的吃了下去,还意犹未尽。

        此时,少女艰难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朝着前方走去。

        步履迷茫,没有目标。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

        走过千山万水,走过湖泊河流。

        走着...

        走着...

        来到了城市里...

        繁华的城市。

        “好美啊...”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166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