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二十章,人间道

第七百二十章,人间道

        鬼神不存于世间。

        这是所有人的价值观,人生观,社会观,就连李云也这么觉得,除了自己的道观,外边是绝对不存在鬼神的,毕竟被规则所限制,原本在神话时代满地走的旱魃,应龙,乱七八糟的神话生物统统没有。

        李云打包票,这些绝对没有,如果有旱魃啊,之类的神话生物在世间行走的话,当场吃三斤热翔。

        说到做到,绝对不骗吃骗喝。

        但,有一种还留存于世间的鬼神李云必须要认真的面对。

        那就是领导。

        “领导?”

        “人间的官职啊,上边有人要来象头山,要咱担待担待。”李云看着玄理发来的信息说道:“虽说是为了美景而来,不关咱们的事儿,但有时候啊,上边的人不这么想,但下边的人可不一定了。”

        这就是李云有些无语的地方。

        从架势上来看,人家就是打算安安静静的来逛个山,看个美景,喝喝茶,吃吃瓜的,然而却被各种歪曲,下面各种猜,各种想,想着领导来要怎么样,要用什么表情去接待。

        玄理也是这个想法,听到风声老紧张了。

        村长也来打了一声招呼,说有什么大佬要来,把他弄的是焦头烂额的,本来就没几根的黑头发又掉了几根——事实上是被他的大孙子给拔掉的。

        这声势越大,本来想用平常心来接待的李云也不得不稍微认真点面对了。

        面对的不仅仅是领导,而是更多的人...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人才是需要认真应对的目标。

        “啧,毫无意义,你们就这么喜欢玩这些么。”白沉言简意赅道。

        李云对此表示点赞...

        然而很快却说道:“老实说,你们真没资格谴责我们,神话历史中,哪个神仙出场不是金光闪闪,逼气环绕的,传说中的应龙也是,背生双翼,身旁伴有强风与泼盆大水,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这逼王降世。”

        白沉:“......”

        “我...我这不是故意...天生是这样的...我也没办法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几几啊!”

        白沉眼神闪烁,语气心虚。

        李云可是知道的,传说中的应龙来到南方后,这里立刻风调雨顺——所谓风调雨顺,就是意味着大风大雨是该来的时候来,不该来的时候不来,是可以控制的,不会像旱魃一样,完全无法控制自身爆炸的能量。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特么都心虚了还掩饰。”李云哭笑不得,看着陷入沉思中的白沉。

        白沉现在在思考自己还有什么黑历史没被挖掘出来...

        “这就涉及到很哲学的问题了,有可能在你们看来毫无意义的地方就是意义之所在,人生啊,就像被强【哔】,不能反抗就好好享受。”柳燕璃打了个打哈欠:“其实仔细想想,人领导来不也是人形宣传么,你这象头山,象头村,三清观多么牛逼,连市领导都能过来,老牛逼啊,到时候你这生意火爆,岂不是美滋滋?”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清静一点...”

        ...

        还没到时间呢,各种各样的人就先来到了象头山道观踩点蹲点,到处走走看看,一副生怕不知道有大人物要来的样子。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一个面容威武霸气,宛如上位者的中年来到了道观里,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逼气四射。

        好...好闪耀...

        身旁跟着各种各样的人。

        太威风了...

        周围不少人都对大佬投出羡慕的目光,觉得这人的人生真是幸福,被这样簇拥。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这中年人脸上隐隐有不耐烦,不过隐藏的很深,只有李云还有白沉能通过【气】来感受出来。

        他很烦。

        很烦周围的人。

        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表现出像现在一样,眉目带着和蔼微笑,同时又不失威严的样子。

        “他好像也不容易啊。”白沉啧啧道。

        “没有谁是容易的。”

        平常心对待。

        这中年人没有进道观,而是在这山上晃荡,赞叹美景。

        象头山不仅仅被净化了败气,同时还开始被道观所【同化】,变得宛如仙境一般。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李云拥有了一些【山】的六感,获得了一部分含香的职能,算是货真价实的象头山山神。

        反之,含香也获得了道观的【感】,虽说没有指挥权限,却能感知道观的哪个角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种共感一般用于小狐狸不想学习到处乱窜躲藏的时候,每次都能被含香揪出来。

        学习使人快乐——狐狸也是。

        “越看越可怜啊,他就想爬个山而已哦,就被这样围观,还不能把他们赶走...”柳燕璃不禁有些可怜他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这就是【代价】,他当了大佬,就必须面对这些,他自己也应该有这样的觉悟,觉得失去一部分自由能换来这些,感觉值得罢了,既然他觉得值得,那我等身为旁人又有什么资格替他惋惜呢?更何况,他还得到了常人一辈子没法得到的东西。”李云笑着说道。

        李云刚说完,有人进了道观里。

        按道理来说,谁进道观都无所谓的,每天来往的香客都有不少。

        这人进道观的脚步很慢,好像陷入了泥泞一样。

        一步步的行走。

        可能走完这一步,就没有下一步了。

        滴滴答答——

        一个老头,杵着拐杖进了道观里。

        枯槁的身形,皱鸡皮一样的黝黑皮肤,佝偻的腰。

        穿着朴素的白色衬衫,里边有一件白色小褂子。

        却清明的眼神。

        老人走累了,来到了凉亭,直接坐下。

        双目微微闭,享受着吹来的微风。

        李云见状,为老头子递上了一杯热茶。

        老头有些意外,最后笑了笑,接过了热茶。

        “谢谢你啊。”

        “茶,贫道的道观有的是。”李云微笑着坐下道:“可居士这样的人,却是不常见。”

        老头愣了下,说道。

        “老头子而已,又何必让道长那么上心呢...”

        “是吗,老头子而已啊...”

        李云默默的陪伴着老头子在这里吹风。

        老头也默默的享受这一份静谧和平。

        最后从自己的小挂包里拿出一块棋盘来。

        “既然我们俩都闲着的话,那么来下棋吧。”

        ......

        ......

        李云没有拒绝老头子小小的请求,开始下起了象棋来。

        象棋很老了,木头上的字迹早就模糊,有些甚至是重新画过一遍的。

        摸上手都能感觉时光的痕迹。

        棋,如人生。

        时间过去了,就回不来了。

        拱兵走马。

        老头的手很缓慢,李云也没有着急,每次都默默的等待着这行将就木的老头走棋。

        不得不说,老头虽然身体已经衰败,可思维还是挺清晰的,和李云下了个旗鼓相当...

        简单来说就是菜鸡互啄...

        “其实不不用让我这老头子的,我还是输得起的。”

        “贫道仗着年轻,思维比你迅速本就属上风,并没有让不让之说法。”

        说不出口。

        李云根本说不出口,其实自己就是那么菜。

        老头子却是下棋下的很开心。

        好久都没有下的那么开心了。

        “其实你知道不知道,陪我这个糟老头子下棋,其实还不如去山上,陪那个家伙看看风景,看看山水,说不定啊,什么好处就落到你头上了,他可是真正的贵人。”老头子的表情认真,没有任何弄虚作假:“你很不错,陪我下棋,不值。”

        李云自己喝了一口清茶,淡然道:“贵人与否,是对于个人而言,对于贫道来说,他不是贵人,贫道不必去陪他,相反,贫道更愿意陪居士下棋,这更能让贫道开心开怀。”

        “你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趣啊。”

        “所谓的人生啊,追求的不就是有趣么。”

        老头子再次笑了,这一次是大笑。

        大笑中还夹杂着几声咳嗽。

        李云挥舞拂尘,用术法缓解了老头的痛苦。

        “谢谢啊...”

        老头子不信怪力乱神。

        却下意识的感谢了李云。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必。”

        “开心啊,开心啊,能遇到小道长这样的年轻人,我真的很开心啊,不枉此行,不枉此行哈哈...”老头子杵着拐杖,站了起来,朝着道观的门外走去:“老头子我呢就先离开了,有趣的道士,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

        和普通香客不同,他没有进道观内上香。

        “他怎么不进来上一束香再走?”含香望着老头子佝偻虚弱的背影。

        “因为他不信鬼神啊。”李云指着他道:“他啊,就是人间的鬼神,才是此行来的大人物,上山的那个,是给他打掩护的。”

        “怎么看都不像是大人物啊,平平无奇的,我觉得他完全不需要打掩护的吧。”柳燕璃吃瓜耸肩,不觉得老头子是大人物。

        就算是曾经的大人物,苍老成这样,也泯然众人,毫无气质可言,丢到人堆里都不会被多看一眼。

        李云则是望着逐渐远去的老头子淡然道。

        “可能他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被时间给遗忘了吧。”

        ......

        “今天遇到个很有趣的道士...”老头子一边笑着一边哼着歌,回到家里,心情还挺不错的。

        “嗯,有趣的道士。”这中年男子突然抱怨道:“老师啊,以后少让我做这种事吧,我真的怕了那些人了。”

        “哈哈,年轻的时候我也挺怕的,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怕了...毕竟他们只记得你,不记得我啊,我也没想到啊,不过不记得我也好,不记得我也好啊哈哈,算是今天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老头子坐在安乐椅上,身形摇晃,好不悠哉:“还是道观里的风比较舒服啊,这院子的风总感觉要把我这把老骨头给吹散咯。”

        听到这里,中年男子突然不淡定了,咬牙切齿,双全紧握。

        “对啊,他们为什么只记得我,不记得你...明明你才应该是最应该被铭记的那个人,为什么那些虚伪肮脏的家伙只记得我,我...不服...”

        凭什么...

        凭什么反而是自己被记住了...

        两人同时出现,却无视掉了自己的老师...

        想到这里,中年男子的心就开始堵了起来。

        难受,想哭。

        “呵呵,你这样子要是被外边的人知道了,恐怕直接会称为被攻击的借口,在我面前说说就罢了,在外边千万别说漏嘴。”老头子突然不笑了,神色严肃的说道:“我是认真的...答应我,放弃掉这样的想法吧。”

        “我...”

        中年男子颓然。

        老头子说的有道理。

        他也只能在这里吼两声而已。

        对于外边的看法,他没办法改变,更没办法说出去。

        一旦说出去的话,他肯定会受到很严重的牵连,就连自己的老师也难以幸免。

        为什么会被遗忘?

        终究只是因为不用再去铭记了而已...

        “像我们这种过去时代的老东西,还是让老头子我安静安静吧,忘掉了也好,忘掉了也好啊。”

        “有些东西可以被遗忘,有些东西肯定是不行的,比如老师你。”中年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无论谁忘掉你,我都不会忘掉,忘掉您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永远...”

        “你太认真咯,淡定,淡定。”

        老头子继续享受着午后。

        看着轻松悠哉的老头子,中年男子也不禁放松了心情。

        既然老头子都不为此烦恼,自己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或许,这就是是老头子想要的人生吧。

        原本的烦恼消失了一些,至少暂时抛掉了人间的烦恼。

        等老头子睁开眼睛的时候,中年男子已经不见。

        整个大院就只剩下了老头子本人。

        空荡荡的,没有家人。

        原本就是空空的。

        从来道这里,到现在都是空的。

        多么希望房子不是空的啊。

        只可惜,这是无法实现的愿望。

        老头子感觉,自己的思维越来越缓慢了。

        动作,步伐,一日比一日衰弱。

        老头子隐隐猜得到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

        “可惜啊...”

        强撑着身子站起来,老头子打开了手里的破旧地图。

        保存的小心翼翼,重新绘过一遍又一遍的地图....

        红点上标注的一个地方,老头子看着上边,犹豫了片刻。

        “终究,还是要回去看看。”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1700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