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三十章呐喊

第七百三十章呐喊

        “快抢救...”

        “救不回来了,已经凉了啊。”

        “该死,你们就不能看紧一点吗...”

        “你能阻止一个人拼了命的想要自杀?还是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别说风凉话了好不好。”

        在学校后门隐蔽的地方,一个被白布披着的女孩从后面被架了出来。

        这个女孩死了,王卫宫不知道,李云也不知道。

        在宿舍里割腕自杀,用铁床突出的铁片。

        李云不觉得自己能救下这个女孩儿,她对这个世界已经心存绝望灰暗,只觉得死去才是解脱。

        “师祖...”

        “人是有权利的,有选择生的权利,有选择死的权利,连生死都不能由自己掌控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既然她选择了死,那让她安息便好。”李云淡然道,只是默默的念诵度化的经文。

        哪怕这女孩透露出半点的求生欲和对生的眷恋,李云身后的法相都能感知的到,只是结果显而易见,她没有求胜欲。

        和这里的一片【死寂】融合在了一起,孕育出的深深绝望,非死不可。

        她的死,是注定的,是她自己注定的。

        “你们在说什么...”中年领导感觉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只是与贫道探讨探讨哲学问题而已,居士你不也这么觉得吗?我们这些道士,也属于你们的【病人】范围内...”李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中年领导。

        “哪里哪里,道长你多想了,这种玩笑开不得,开不得啊。”中年领导不动声色,只是眉头微微颤动。

        李云和王卫宫不再多说,继续参观着这所谓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

        不仅仅是治疗网瘾,不听父母的话,同性恋,不爱学习,抑郁症,等等,这学校都能包治疗。

        甚至还有一些成年人都被送到了这里来,和这些孩子们一起学习。

        他们是因为什么?

        因为年龄大了,不愿意结婚,不愿意让父母抱孙子,抱外孙,所以才被送进来‘纠正观念’。

        比起孩子们,这些大人们更加麻木,更加的没有反抗性...

        被社会艹过一遍的他们,更加懂得妥协是什么,说怂就怂,不带含糊的。

        他们有病吗?

        至少王卫宫还有李云都觉得,他们没有病。

        当然也有不少是真的无法悔改,比如打骂父母,住在网吧,天天打架,街头称王的。

        更多的情况都是,不听父母的话,和父母在一些问题上理念不合,所以才被送到这里接受教育。

        无论是网瘾还是什么,最终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听父母的话’,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怎么样,对我们学校的印象,适不适合你们家孩子呢?”中年领导咪咪笑道:“现在入学我们还送一期夏令营还有免费辅导,还有八折八八的优惠哦,免费附送我们校长创始人签名的人偶玩具,机会只有一次,千万不要错过。”

        李云嘴角抽搐,这哪里像学校领导,这就是一卖保险的业务员啊。

        王卫宫沉默片刻后说道。

        “你...觉得这样是正确的吗?用这样的方式..去教育学生。”

        原本中年领导想用以前搪塞家长用的说辞...

        然而一抬头,就看到了王卫宫的眼神。

        探寻。

        认真。

        中年领导被这眼神刺的呆愣了片刻,随后低下了头后,道。

        “你问我个人的话,我觉得吧,这是很有必要的。”

        “有必要?”

        “对,有必要,小孩子就像是一张白纸,你教什么,他就学什么,家长也是,很多孩子在正确的引导下,会长成正确的人,这非常好,非常棒,不用我们操行,也不用多花冤枉钱。”中年领导神色一肃说道:“但是呢,有些孩子啊,就不一样了,在家长没有管束的环境下成长,接收到了很多不好的信息。”

        “你看现在的信息渠道多厉害,什么赌场,色qing,游戏之类的,铺天盖地,稍不留神就让孩子接触上了,防不胜防,这样的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基本都歪透了,父母也管不了了,这就只能让我们出场,让他们改正过来,改正这些恶劣不好的习惯,才能让他们未来的路中走的更高,更远。”

        中年领导表情认真,说的一番话也是真心的话。

        求财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你觉得,那样的方式真的能教育好吗...”

        “当然可以,咱们一直尊崇华夏老一辈的教育方法。”中年领导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华夏老一辈的教育方法。

        棍棒底下出孝子,当年谁不是被二棒子给敲出来的?谁又没被父母打过?

        中年领导觉得,学校只是代行了家长的职责而已,根本没有错!

        这下子轮到王卫宫保持沉默了。

        事实上,李云也知道,这是其中最矛盾的地方。

        大家的正义,和王卫宫的正义。

        这治疗学校奉行的‘治疗’方式,和很多家长的思想不谋而合,就算很多家长知道这里边暗里的教育方式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自己舍不得打,自己打不过,就让别人区去,把孩子打成孝子就是他们的目的,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没有教育成孝子,让孩子在学校里被管也是极好的,反正不用自己管就可以。

        岂不美滋滋?

        “是啊,很多人都觉得这是‘正确’的,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家长觉得这没有错,所以才会让错误变成正确...”

        王卫宫偏过头去,望向了正在喊口号跑步的学生们。

        和普通的年轻人不同,他们的双眼里,只有麻木,呆滞,失去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冲劲。

        很多人,变‘乖’了。

        变得麻木了。

        这是在毁了他们的人生...

        “或许有很多真的不良少年需要教育,然而教育的事情,不应该由学校来做,特别是这种施加暴力的教育。”王卫宫坚定道:“犯了错,就去少管所,犯了法,就去警察局,他们犯错,他们承担,他们的父母承担。”

        “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理念不合。”

        中年领导隐晦的拿出手机来,拨打校内电话。

        四面八方的‘保安’们,接到电话后,就一个个朝着王卫宫的方向走来。

        中年领导到现在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人来者不善,是来搞事情的。

        “无论你是记者还是什么人,既然不是客,那就出去吧。”

        王卫宫知道中年领导在叫人,没有去阻止,反而十分坦荡荡的朝着这操场的中间走去。

        站在最中间,气沉丹田,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吼。

        “大家,听我说!”

        大吼,激起风沙。

        ......

        ......

        声音很大,大到比原本用扩音器来大吼还要大声。

        所有人都听到了,朝着王卫宫的方向望去。

        “干嘛!都给老子跑起来!”教官刚想习惯性的踹一脚上去,就接到了中年领导的指令。

        “原来是来砸场子的....”教官面色狰狞的看着这些学员说道:“你们,给老子继续跑,谁今晚要是不给跑够的话,有你们好果子吃的...”

        面对凶狠的教官,绝大多数学员们懦懦的低下了头,继续跑步。

        有一些人,则呆呆的看着站立在中间的王卫宫。

        “你们,有想过吗?自己为什么被送进来!”

        “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做错了吗!不用问别人,就问自己!”

        左青龙右白虎的保安们全部冲了上去,可都被王卫宫三下五除二给打趴下了。

        这些肌肉男们,对于年轻的学员们很可怕,可对于王卫宫来说,比鸡仔强不了多少。

        究竟为什么被送进来...

        所有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我因为喜欢玩网络游戏被送进来的。”

        “我因为喜欢舍友被送进来的。”

        “我...我学习不好...爸妈以为我有病...”

        “我特么喜欢打架被送进来的,我特么敲爆了同桌的脑袋。”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

        王卫宫听不到这些人的声音。

        可李云听的到。

        有些人是真的过分,又是打架又是打骂父母,可以说是年轻人中无恶不作的恶棍也不为过。

        有些人是真的无辜,甚至还有便秘被送进来的...

        绝大多数人,都是因为所谓的网瘾被送进来的。

        喜欢上网,喜欢玩游戏,甚至沉迷。

        对于网络游戏呢,李云的看法是不贬,也不褒,作为娱乐方式,他和其他方式没有太大的区别,区别就在于很多小朋友控制不住自己,很多新闻都有报道,什么熊孩子,熊学生拿父母的手机去充值,去玩游戏。

        然而反过来想想,在这里边,父母就没有一点锅么。

        自己不施以引导教育,强硬一点的,直接控制手机电脑不就得了。

        很多种方式都可以解决,仅仅只是看父母愿不愿意解决而已。

        “网瘾真的那么可怕吗...”柳燕璃嘀咕道,真不觉得网瘾值得那么大费周章的送进来。

        眼前就有一个伪·网瘾患者,李云说道:“这就取决于社会认知了,刚刚那中年领导有一些话没说错,网络作为一个大染缸,对于接受能力强,但是过滤能力差的孩子来说就是一处处的陷阱,稍不留神就会掉到里边去,挣扎沉沦...”

        “然而说的有道理归有道理,理念可能没那么歪,可方式却是歪到不能再歪了,比起伤害孩子们的身体,这里更多的,是伤害了孩子们的心灵,这远远可比肉体上受到的伤害要多的多。”

        “古人虽说过,棍棒底下出孝子,但也有人说过,有些人活着,有些人却已经死了。”

        “这里比起打,更大程度上的是侮辱人格,这毁的是一个人的心灵啊...”

        “心死了,那人就真的死了。”

        ......

        不仅仅是学校的保安人员去攻击王卫宫了,就连一起来的家长也加入了战线之中,一个穿着红绿大褂子的中年妇女,指着王卫宫就是一阵大骂。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这是为了孩子好啊!你这杂碎在旁边说风凉话,你是人吗你!我家孩子学坏了怎么办!你负责的起吗!”

        和中年妇女一起来的,是一个有些矮小的初中生,被两个大人驾着来到了这里。

        孩子没能力反抗,面容呆滞。

        王卫宫二话不说,来到了这两个大人的面前。

        这俩大人吓了一大跳,中年妇女仗着王卫宫不对女人动手敢骂街,这两人可不一样,看着一地再起不能的保安教官是心中发怵。

        面对王卫宫犀利的眼神,两个大人退却了,双手松开,这孩子一下子就来到了王卫宫的身后,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中年妇女。

        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你这瓜娃子给老娘回来!看老娘不打死你这小废物...”中年妇女一边骂街,一边取出随身携带的鸡毛掸子。

        王卫宫保护着身后的孩子,一把将鸡毛掸子给拍掉。

        “杀人啦!救命啊!”中年妇女熟练的趴下来,大喊大叫...

        王卫宫没有搭理她,而是拍着小男生的肩膀:“你为什么会被送进来?”

        小男孩有些怯懦,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

        “我...我向隔壁的小花儿表了白...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答应了我,可是我爸妈不让我谈恋爱...我...我谈恋爱有什么不对吗...”

        早恋是对还是错?

        在父母家长看来是错误的。

        在王卫宫看来,这何错之有?

        而开明家长如果施以引导的话,这早恋说不定还会成为前进的动力。

        “你,没有错。”

        王卫宫气沉丹田,大吼道:“你们扪心自问,自己错了吗?”

        “你们,有人错了,错了的人就该接受教育,就该接受引导,而不是...接受这折磨心灵的刑罚!被调教成一条只会听话的狗!”

        法律还有规定轻缓重呢。

        “站起来!”

        “站起来!”

        “站起来!”

        “不为了自己,为自己的灵魂,站起来...”

        “人可以被杀死,但绝对不能被打败!”

        王卫宫一番话,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

        逐渐的,这些人停下了脚步...

        第一个反抗的是戴着眼镜的女人,激动的说道。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单身都犯法了!大龄剩女有罪吗!”

        “对啊,我特么不结婚都有罪...”

        “去nmd,天天打老娘的脸,你是打还是摸!我丑不代表要给你占便宜啊!”

        怯懦压抑之后。

        是火山爆发。

        :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4406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