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知道怎么输

第七百三十九章,不知道怎么输

        “考试很顺利,非常顺利,不知道怎么输,真的不知道怎么输,稳了啊,相当的稳,哎呀你别害我啊...”



        “可别毒奶了,你以为你黄旭东呢,这考试都考完了。”李云看着眼前耍宝的白沉说道:“我相信我家这位,肯定能考上的...”



        小苏璃双手叉腰,不开心的看着白沉。



        宝宝被嘲笑了,宝宝不开心,小嘴巴鼓鼓的。



        卖萌并不可耻,可耻的是不可爱的人卖萌,显然小苏璃的卖萌是不可耻的,是超可爱的。



        白沉落败,白沉打出了gg。



        李云则是在想着,玄道子老头的声音...



        “老头子啊,你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不是还在关注着我呢。”李云饮一杯浊酒,呆呆的看着天,想不通玄道子老头的声音出现,人又为什么不出现。



        滚烫的酒液直接下肚,有些困了...



        梦里,什么都有——



        梦中...



        玄道子的脸庞出现,带着一条大黑狗,打打闹闹,行走在繁华人间。



        并不是现代的人间。



        而是古代。



        具体是什么朝代,李云不知道,只知道玄道子老头带着黑狗到处走,看起来像在寻找什么,又好像是为了旅行而已。



        无尽的旅途,行走天下。



        最后黑狗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下了玄道子老头独自前行。



        人生如梦,大梦如真...



        “梦啊...”



        ...



        醒来后,李云发现含香在一旁,端着一杯热茶。



        感受着身后的柔软,李云大概知道自己现在用的枕头是含香的大腿。



        真香——



        “谢谢...”



        午睡后的一杯热茶,温暖人心,一口下去精神百倍。



        原本午睡醒来的精神疲惫都消失不见。



        “嘻嘻,师兄,咱两就别客气了...”含香笑着将空杯子拿开。



        “嗯...毕竟都爸爸妈妈了。”李云开了个玩笑,看到含香脸瞬间红了,开始手足无措。



        就算现在含香性格变得开朗许多了,没以前那么羞涩,然而对于某些话还是没什么抵抗力的。



        李云感觉自己好像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看着她脸红害羞的样子非常的愉悦...



        这含香的脸越来越红了,到最后好像快要燃烧起来...



        李云觉得够了没有再继续逗弄。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



        “不是玩笑...”含香鼓起了勇气,说道:“毕竟这是事实...”



        李云gg,李云被反将一军。



        超可爱,萌化了,就是一大一号的小苏璃...



        “咳咳,虽然打扰你们的兴致我感到很抱歉,但...咿?”白沉盯着李云,一脸疑惑道:“你的脸怎么红了...”



        “额,天气炎热,有点上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李云一脸淡然的说道,语气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嗯,总感觉你现在的心情有些不淡定,在假装淡定是什么意思...”白沉依然在口无遮拦的说着,弄的李云真的很想一拳尻爆他的龙头。



        丢人啊这玩意,他自己丢人不要紧,本身就够丢人了,然而最重要的是他在丢自己的人...



        这是最不能忍的。



        白沉感觉再这么玩下去可能要被禁言,于是耸了耸肩说道:“没什么,好像有人来找你了,没想打断你们你侬我侬来这。”



        “想要找我的人可多了去了...”



        李云走出后院,伸了伸懒腰,将午睡之后的疲惫驱散了干净,带着标志性的笑容出了门。



        看了来的人后,李云才知道,难怪白沉会哔哔,这来的人面容威武,虎背熊腰,行走之间龙行虎步,逼王之气四射,就算穿着普通的灰色衬衫都没法掩盖住他的犀利气质。



        人间的鬼神。



        该来的总是要来,李云知道,这位上次在见识过老兵方老头的事情后,大概就会对道观产生好奇。



        李云还挺好奇的,是代表龙组啊,国家灵异特搜队啊,还是别的什么名儿来的。



        挺好奇。



        “福生无量天尊...”



        “额...”这中年男子并不是很懂道家礼仪,只是不三不四的拱了拱手,最后大方承认道:“我不懂这些。”



        “咱们这也不兴这些。”李云招待这位人间的【鬼神】来到凉亭处道:“敢问居士有何事前来?是...代表什么来的?”



        “我仅仅只代表自己来。”中年男子的表情十分的随意:“你叫我陆道就好了。”



        “陆道,好名字,人间道,陆地之道。”李云微笑道,打算从陆道的眼神里看出什么来。



        龙组呢?灵异特搜队呢?名字超二的超能力组合呢?赶紧抖设定啊...



        你这么大个大佬应该懂这些的吧,不说来听听,招安啊什么的都行啊,这样拒绝起来逼格比较高。



        李云双目闪烁,面色淡然,心里还有点小兴奋。



        “道长你好像在期待什么?”陆道觉得被李云这眼神弄的有些浑身难受。



        “额,贫道是知道的,国家隐藏的对灵异力量,什么特搜部队啊,龙组啊...”



        “嗯...我说了,我仅代表自己来的。”陆道有些哭笑不得:“坦白说,上次我看的那些东西,甚至跟我领导提了一遍,他们普遍认为是我当时喝多了,有小部分则认为是我压力太大了,总之都当笑话掠过了...事实上,再度踏入这里之前,我也有一种自己是不是产生幻觉的想法。”



        陆道没有说谎。



        李云顿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不过倒是没有太大的失望,毕竟在唯物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世界里寻找这些东西本身就是有病。



        眼见则为实,见者信,不见者鄙,能唤起真正奇迹的地方终究只有这道观而已...可能还有不知道在哪里旅游,神出鬼没的玄道子老爹。



        “居士认为呢?是幻觉还是喝多了。”李云笑道。



        “我知道,这些东西让我大开了眼界,不过我的三观倒是没有什么变化。”陆道脸色如常,淡然道:“这并不是普遍事件,如果是普遍事件的话,国家肯定知道了,并且会有应对措施,既然国家没有措施,这只是偶然中的偶然而已,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依然是唯物的,就算有所谓的【偶然】,也仅仅只会发生在少数人,比如你身上而已...”



        “世界还是照常运转,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不会有人因为见了一起车祸,就觉得车祸是必然事件,更不会有人在巧克力蛋糕里吃出草莓味来就觉得巧克力蛋糕一定是草莓味的,不是吗?”



        强大。



        真正的强大。



        李云还挺佩服的,这种发自内心的强大比肉体的强大更加的难能可贵,着实是佩服。



        人中龙凤,当之无愧。



        “那么居士,因何而来?”



        “因为...这种小概率事件居然被我给碰上了。”陆道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说道:“你,认识郑恒吗?”



        ......



        ......



        “不认识...”



        “额...好吧。”陆道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家孩子,总说自己梦到一个叫郑恒的人,说这是自己的真名什么的...还有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跟着自己...什么的。”



        李云沉默。



        仿佛是一顶超大号的绿帽子顶在了陆道的脑袋上...



        李云觉得不是自己思想不纯洁,一般人都会这样认为的吧,自己现在的爹不是亲爹,其实自己的亲爹是隔壁老王之类的事情。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郑恒贫道倒是知道一个,不过,肯定不是你问的这个郑恒。”李云说道:“一般情况来看,应该是做梦啊,之类的事情导致的吧,年轻人,这个年纪很正常,总是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吸引人,比如贫道上学的时候,同桌就用女装吸引注意力...”



        “额...这个问题就有点大了,如果我儿子女装我肯定打断他的狗腿...”



        “还有啊,自从他上了高中后,就越来越叛逆了,唉...”



        说着说着两人的话题就说到亲子家教上去,在一旁伪装成普通哈士奇的阿二真的很难吐槽,只得艰难的跑到白沉还有柳燕璃的面前,将满满是槽点给吐了出去。



        槽点一出,整个人都舒服了。



        “果然当了爹的人就是不一样...”柳燕璃一脸想吐槽的看着李云的方向:“他俩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是普通的熊孩子,一个是像小苏璃一样的乖乖小姑娘,这就是差距...”



        像小苏璃这样的只会贴心,暖心,普通的熊孩子那直接就是揪心了...



        家长和孩子的关系,是世界上最难的一道题之一啊...



        此时,在凉亭里的陆道感慨道:“果然听君一席话,受益匪浅啊。”



        “哪里哪里,听你一席话才是啊...”李云是真心的听着陆道的教育经验——基本上反过来听就好了。



        聊了一会儿后,陆道离开了道观,作为高级别的大佬,他并没有多少的私人时间,来聊聊天已经是极限了。



        目送着陆道离开,李云的表情也逐渐的趋于平静。



        “怎么,交流为人父的经验结束了?”



        “嗯,是一位好父亲,人生经验也充足,就是在教导孩子这方面太趋向于简单粗暴而不是引导了。”李云没有再说人家的教育方针,只是认真的说道:“不过,他说的话我很在意...”



        “他说啥了,你们不一直在交流心得么。”白沉疑惑道。



        “他说他家的孩子,说自己叫郑恒...他自己明明是性陆的。”



        “爱是一道光...”



        和李云一样,白沉第一反应就是联想到绿色的帽子上。



        隔壁老王与娇妻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只是觉得有点太巧了,这个名字,和那个靠执念活到现在的城隍一模一样啊...”



        ......



        陆道回到家里,迎接他的是他年仅45岁的娇妻...



        和往常一模一样,回到家后,陆道原本铁血真汉子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下来。



        家永远是最温暖的港湾。



        “怎么风尘仆仆的...”陆道的老婆一脸责怪的说道。



        陆道笑道:“今天去爬山了,当然风尘仆仆了,别说,那里风景还真不错,去了一遍想去第二遍。”



        “那得见识见识了。”陆道老婆一脸可惜的叹气道:“不过最近没什么空,发质越来越差,不经常去做头发的话都见不得人了...”



        陆道仔细打量打量了自己老婆,年纪不小了,还风韵犹存,最近还越来越有女人味,越来越水润了。



        是不是做头发的功劳呢?



        陆道仔细想了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去好好的鼓捣鼓捣自己的头发,让自己也变得光华水润有年轻味...



        “嗯,年纪不小了还是要多运动运动。”



        “放心老公,我经常运动呢...”



        “谁信你。”陆道无奈一笑,收拾一会儿后,打开了自己孩子房间的大门,看到了床上我,宛如一条巨型咸鱼的儿子。



        戴着眼镜,斯斯文文,就是爱打游戏,手里捧着3ds在玩,直接无视掉了进门了陆道。



        “陆盔,别打那么多游戏...”



        陆盔依然保持沉默,只是良久后才淡淡道:“放假不玩游戏玩什么。”



        “你明天还要早起呢,年纪轻也要稍微注意一下吧。”陆道皱眉道:“你最近是越来越松懈了...”



        此时,陆盔将自己的3ds收起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



        有些瘦弱的身体,斯斯文文的样貌。



        可眼神,好像能看穿一切...



        陆盔盘腿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下巴说道。



        “对了,爸,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



        “什么事儿?”



        “吴阿姨...嗯抱歉叫错了,户口本上的母亲,也就是后妈,她今天去做头发了。”陆盔顿了顿说道:“去康迪大酒店做的头发,哦对了,还有隔壁高级发廊的两位tony小哥...嗯,真的是去做头发,回来的时候发型从波浪卷变成了爆炸波浪卷——就是有点乱。”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非常非常的安静,甚至开始死寂...



        钟声的指针行动声,成为了房间里的一切。



        陆道沉默片刻后,闷声道。



        “我出去一下。”



        “记得关门,吵架不要那么大声,吵着邻居就不好了。”



        砰——



        大门被重重的关上,随后是剧烈的争吵声。



        “得,没听咱说呢。”



        陆盔面目轻松的戴上了耳机,听着欢快的音乐,继续打开3ds玩游戏。



        终于没有人能打扰他了。



        此时,陆盔自言自语道。



        “明天的围棋比赛,我不会输的,对吧。”



        良久后,陆盔身后有点点白芒闪烁...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657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