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四十六章,富婆快乐球

第七百四十六章,富婆快乐球

        哔骚扰。



        这种事情发生在柳燕璃身上,那是相当的违和。



        毕竟这货除了脸蛋儿之外,其他的地方堪称一无是处,大概是不会称为被骚扰的对象的,再加上那若有若无的鱼腥味...当然鱼腥味这一点是李云恶意猜的。



        无论如何,老而成精的柳燕璃会被骚扰,李云是不信的。



        这货要是能吸引人到被骚扰,那不可能低调的活那么久。



        不过不信归不信,既然喊了还是要去看看的...



        此时,李云来到了前院门,胖头鱼在玩游戏玩到眼睛酸涩的时候就会来帮忙放松心情。



        在她面前,是一个看起来快哭了的小伙子...



        有点小帅,身娇体柔,瑟瑟发抖。



        看着这小伙子,李云张口就来:“哔骚扰的就是他...咿?我为什么要用肯定句。”



        李云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感到有些蒙圈。



        “不对...不对不对...”李云眯着眼睛看向柳燕璃说道:“你才是骚扰的那个人吧...”



        对上李云的双眼,柳燕璃双眼闪烁,心虚的一逼。



        李云算是知道为什么柳燕璃会喊哔骚扰了。



        先发制人,以女性的身份占据制高点。



        高,实在是高啊。



        “你...我...我只是下意识而已啊,你不也是心虚掩饰喊了出来吗。”柳燕璃撅着嘴抗议道。



        李云沉默,无话可说,自己刚刚也是下意识的行为。



        在看到眼前这面容清秀的小青年后,生出了【我刚刚哔骚扰了这小受】的想法,也下意识的开始先发制人,打算占据制高点。



        罪过罪过...



        “我说,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一个个怪叫个p啊,一点都没有年长者的姿态,要淡定,淡定懂不懂。”白沉摸着头发懒洋洋的走出来,撇着死鱼眼看着这青年下意识说道:“你特么哔骚扰我啊!”



        李云:“......”



        柳燕璃:“......”



        “我们都一样...”李云吐槽道。



        这下子,李云将视线放到了这青年身上。



        好像刚刚三人的行为吓着他了,一副要哭要哭的样子,跟个小受似的,让人一下子就有欺负他的冲动。



        在场的各位,就属白沉最遵循本能,在看到小受这要哭要哭的表情后,继续欺负道:“哎哟喂,哭了哭了,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但是娘炮哭了就是有罪,是不是有哪位小哥哥抢了你的小裙裙啊,哎哟喂...”



        小受青年哭的更厉害了...



        “真好玩。”白沉由衷感慨。



        “你这人还真恶劣。”李云真心说道:“你这还敢自称年长者呢...”



        “啧,其实你们也很想欺负他的吧,只是你们不遵循自己本能而已,其实这是不好的行为。”【31小说网  31xs.org】白沉拍了拍李云的肩膀沉吟道:“来吧,快活吧,一起欺负他啊...”



        “人家都挂了你就消停点吧。”



        李云直接给白沉一个三分钟禁言,掏出拂尘,对眼前的小受鬼魂来了一发静心术。



        静心安宁,终于在足足安慰了一分钟后,这小受鬼才没有继续哭...



        李云自认为自己这静心术这方面绝对是大湿中的大湿,基本上天天玩,天天用,有时候还用来安抚假装做噩梦,实际上想钻被窝的小苏璃。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维持了一分钟才安抚了这鬼。



        说好听点就是敏感纤细。



        说难听就是娘炮到了极致,内心的小神经实在是容易触动。



        一点点的东西就能让他哭的不要不要的。



        李云很想叹气,可既然人已经死了,还是不要说太多坏话的好。



        “抱歉...真的很抱歉...”小受鬼还在啜泣,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道:“我...我从小就这样...”



        “额,原来是鬼啊...”柳燕璃才发现了小受鬼的不对劲,刚刚那样子实在太像人,她也以为是人。



        不过在知道了鬼之后柳燕璃的情绪波动也不是很大,到现在不说完全适应鬼了,至少在道观里看到鬼不会害怕到哭...



        更何况眼前的鬼还那么的【可爱】。



        “亡者之灵,皆以黄泉为终,说出你的愿望,然后轮回转世去吧。”李云看着这小受鬼淡然的说道,从这人身上看不到任何怨气。



        他并非因怨而死的,遗愿大概只是吃一口小冰淇淋,或者玩一朵小花儿之类的...



        本我。



        身为魂灵,呈现在这里就是最真实的模样。



        让人不由得想欺负他也是,让人不由得想骚扰他也是,都是他的显现,他的本质就是那么吸引人去欺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诶...



        “额...其实我才发现我已经死了呢...”小受鬼诚惶诚恐,眼神懦弱,还弱弱的说道:“要说愿望的话...我也不是没有,就是...可不可以,把我的骨灰送回家乡。”



        人生就是一段旅行,离家者遍地都是,对于这种事情,早就篆刻在了华夏人的魂灵里。



        故乡,家就是最温柔的港湾。



        “叮,恭喜宿主应了【小受】的缘。”



        “任务奖励:???”



        “失败惩罚:将其特质强加于宿主身上。”



        李云才不想让这小受气质出现在自己身上的。



        其中最值得吐槽的是,这人的名字叫做【小受】?系统也太不给面子了吧,起码也得给个阴柔青年的称号意思意思。



        小受鬼感觉李云好像答应的样子,立刻就笑着解脱,转身化为一缕尘烟。



        李云隐隐看到小受鬼的后脑勺上有一团银白色的丝状物,不过魂都已经消失了,也没看清楚是什么。



        愿望还没有完成呢,就已经先去了...



        仅仅只是将这愿望简简单单的托付了出来。



        “啧,真是个乐观天真容易相信人的人,和他的气质一模一样呢。”白沉懒洋洋的说道:“他早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种人,活不久。”



        “算是很难得可贵的性格了,不过你也不要歧视懦弱的人。”李云认真的说道:“有时候,在看似弱小的身躯里,其实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因情,因义,因信念而强大,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强大。”



        “或许,这看起来小受模样的他啊,是为了保护别人而死去的呢,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活了那么久,你应该懂得【人性】的高贵所在不是吗?”



        白沉无言以对。



        因为觉得李云说的很有道理。



        因某种理由而强大的身躯,并为之而牺牲的真正强者...



        “是我以貌取人了,我道歉。”白沉肃然的看着小受鬼消失的方向,微微颔首。



        李云也笑着点头。



        此时,一旁的柳燕璃突然出声道。



        “我说我怎么觉得见过这人的样子,等一下,我给你们把新闻调出来...”



        “看,都上新闻了,大概是因为见义勇为而死的吧,唉,现在的社会风气真的是越来越好,越来越正能量了啊。”李云感慨万千。



        柳燕璃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搜索....



        叮,搜索结果出来了。



        一大串的新闻...



        “过失杀人案的受害者,死因大量失血而亡...”



        “凶器为...钢丝球。”



        钢丝球。



        丝球。



        球...



        ......



        ......



        真相有时候就是那么的滑稽,至少李云觉得,这真相直接抽了自己一大耳瓜子。



        耳光贼响亮。



        刚刚这位小受鬼离去的时候,脑袋上顶着的是富婆快乐球。



        白沉则是一边看新闻一边念叨。



        “嗯...男方的身份是一名男性肉体治疗师,专门治愈富婆的身心健康,在一次治疗富婆的时候,被富婆快乐球给一发带走。”



        白沉默默的低下了头。



        李云知道,这是白沉在酝酿挖苦的话了,站在制高点上,对这个出卖肉体的男人一顿狂喷...



        “真是....让人羡慕的男人啊。”



        “哈?”



        “我说,真是让人羡慕的男人。”白沉一脸羡慕的看着新闻上说道:“看到这一行没,根据记者调查,一个星期有五万华夏币...卧槽,这可是五万啊!你懂不懂五万是个什么概念,在放假一平一万的本市,一个星期就能买五个平方的房子,这可是相当的屌了啊...”



        嘴上说着羡慕,其实白沉是真的很羡慕,李云算是理解了白沉的脑回路了...



        只不过单就这个死法来说,还真的是让人...不能直视。



        包括新闻的评论还有各大论坛的讨论也是,绝大多数人都将这当成一个超大的笑话来看待,甚至还做成了表情包来调侃。



        有些表情包的调侃程度李云都看不下去了,这已经不算调侃,算侮辱了。



        然而这里更多的,是表述一个冰冷的事实而已,



        真是不幸的人生啊...



        事实就是,他死在了床上,收取尸体的时候,下边还在哗啦啦的流着鲜血,被有心人传到了网上。



        可悲,可叹。



        更可悲的是,这位仁兄在跟人玩富婆快了球的时候,是处于小受的一方...



        信息量太大,李云不想思考了。



        “难怪给他盖棺了个【小受】的称号啊,真是...不知道该说些啥好,还是劈个叉吧。”



        “嗯...既然人不是意外死的,而是有迹可循上了新闻的,一般来说都会由警察叔叔弄回家乡的吧,这是基本的常识诶。”柳燕璃疑惑道。



        既然可以归乡,又为何心中有憾?这不科学。



        无论这死法在大众看来多么可笑,被ps多少次,在警察们看来,这就是一个因为意外当场去世的可怜虫而已。



        “是否已经回到了家中,我们用双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



        灯红酒绿,闪烁着亮眼的霓虹灯,闪亮的酒杯,街头的舞女。



        李云施展着隐身术,带着白沉还有柳燕璃在这灯红酒绿的街道中穿梭。



        白沉眼神闪烁,在记着路过酒吧的电话号码,打算什么时候去应聘应聘,就算富婆快乐球对于白沉来说也只是洒洒水而已。



        快乐球,受得了——



        “就是眼前的酒吧了吧,他生前工作的地方。”



        和女性肉体治疗师聚集不同,男性肉体治疗师大概都是在酒吧之类的地方,等着寂寞少妇,寂寞富婆的上门...



        这小受鬼也是,生前曾经是这酒吧里的服务小哥。



        “欢迎光...”



        接待的是一个中长发的帅哥,露着八齿微笑,标准的姿势水平极高,然而在看到李云三人后还是愣了一下。



        道士,白色污染物,漂亮女孩儿。



        “福生无量天尊...”李云淡然道:“贫道有事询问...”



        “请问这里还招人不,我觉得我能胜任,什么一晚十八次,什么粗又.长,绝对达标,还有钢丝球游戏,随便玩...”



        白沉瞎哔哔到最后李云直接给丫来了一发禁言。



        此时这接待的男人眼神突然阴沉了下来...



        “我们酒吧不欢迎你们,如果是来看笑话的话,在网络上看就好了吧,为什么非得来到这里来呢。”



        这男人面色不善,随时可能大打出手的样子,心中的憋屈和怒火都显现在脸上了。



        李云叹了叹气,原本以为白沉不会那么二提着一岔的,没想到这货直接被金钱蒙蔽了双眼,把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



        是的,没错,这酒吧就是李云要找的地方,小受鬼生前的工作单位,这个消息还是从网络上查到的。



        既然是从网络上查到的,也就是说,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一条情报。



        这一段日子,肯定有很多人【慕名】而来这富婆快乐酒吧,对在这里供职的人投以异样的眼神——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既然开门做生意,那么名声怎么样总是有点逼数的。



        但人啊,是有尊严的。



        无论是男性肉体治疗师,还是女性肉体治疗师,都有自己的尊严,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那感觉肯定是相当的难受。



        “居士,大家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吧,咱家这位师弟嘴巴比较扯,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的。”



        “哼,假惺惺的,反正你们就是过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采访’我们的吧,来‘采访’他,炒热点,问不到东西就瞎编...我呸,你们算什么东西。”帅哥接待厌恶的说道:“你们自以为是,自以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然而你们明白什么?就觉得我们是男人中的耻辱,他更是耻辱中的耻辱吧...”



        “在我看来,他比在座的各位,在座的你我他,还有来的那些王八羔子都要更加的高尚!”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769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