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四十七章,难言之隐

第七百四十七章,难言之隐

        被拒之门外了。

        “怪我咯?”

        “不然呢。”

        就在李云和白沉吐槽的时候,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啧,还高尚呢,男性**治疗师怎么都不可能比人高尚吧,低贱的职业就是低贱的职业,我真是笑掉大牙了。”此时,在一旁听着的,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青年不屑的说道,面容中的不屑都快溢出来了...同时溢出来的还有他额头上的伤口。

        这青年被揍了一顿。

        青年左顾右盼,来到李云三人旁边,摆起真诚笑脸说道:“你们也是来这里取材的吧。”

        “额...”李云很想吐槽,自己这三人的行头怎么看都不像是‘取材’的吧。

        只不过这青年自我意识十分强,只是自顾自的给李云三人打上了标签。

        “妈d,这店的人也太粗鲁了,真话都听不得,我说来采访采访就把老子给揍了一顿,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蛇鼠一窝...呼,真是气死我了。”

        青年发泄完后,贼兮兮的说道:“不过呢,在我艰辛的调查之下,还是调查出了一些东西来...怎么,你们要不要,两百块钱卖给你们。”

        李云看着眼前的青年,点头说道,掏出了两百块钱来。

        “那么,你便将你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

        “我牛本伟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实诚人,和那些卖身的贱人根本不一样啊。”牛本伟又贬低了一遍这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后,一本正经道:“我先声明啊,这消息你可不能暴露出去,我只卖给你们的,独家新闻哦...”

        李云点点头,听着这牛本伟表演。

        从周围得到的消息。

        这里是周围富婆圈子比较有名的男性**治疗师酒吧。

        不仅仅质量高,而且还敢玩,男女都接。

        都是一群为了钱不惜一切的人。

        没有尊严,没有属于自己人格的行尸走肉。

        “周围的铺子都很讨厌这酒吧里的人,认为他们不是男人。”牛本伟点头说道:“其实我也觉得,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丢男人尊严的事情呢,真特么是男人之中的败类啊...又弱又恶心。”

        牛本伟义愤填膺的怒骂着这酒吧,甚至连人家父母十八代都带上了。

        就连嘴贱的白沉都皱起了眉头,拼命的给李云打脸色,询问可不可以尻这玩意一顿。

        李云面色平静,毫无波动。

        此时,柳燕璃忍不住出声了:“你可是被【不是男人】给无伤尻爆了脑袋呢,那么到底谁比较不男人呢...”

        “额...”牛本伟一阵语塞,梗着脖子说道:“我是文明人,怎么能跟人动手呢,我和他们可是不一样,我可是靠写文章过活的文人,文人懂不懂,文人怎能跟粗人动手?那掉的是我的身价。”

        “我觉得你这种做自媒体公众号还称不上是文人...”柳燕璃耸了耸肩,对网络上的东西可是知道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牛本伟还想反驳,甚至还说出了类似【我要生气】了之类的词汇...

        “福生无量天尊,居士何必气急败坏呢,继续说说吧,你所打听到的关于这酒吧的消息。”李云淡然一笑道。

        “我生气了!我就不!哼!要知道就再给两百块钱!”牛本伟双手叉腰还跺跺脚,还嘟着嘴。

        柳燕璃和白沉都受到了不少的精神伤害,特别是白沉,看着牛本伟的眼神像看着传说中的大妖怪一样。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人对白沉造成过真正意义上的伤害了...

        “精神攻击恐怖如斯...”

        李云没说什么,只是笑笑,掏出了两百块钱来。

        牛本伟看到两百块钱后立刻笑逐颜开,接下了钱。

        “哎哟,还是你比较爽快...好,那我就多说一点儿。”

        “被钢丝球刷死的那位,是店里边最拼命的一个,也是花钱最流水的一个,基本上是个月光族。”牛本伟说道:“头牌懂不懂,他就是这里男性**治疗师里的头牌...老实说,这张脸看起来就十分懦弱,让人很有欺负的感觉,就是一个缩子。”

        白沉和柳燕璃脸都憋红了,这货也好意思说人家是缩子懦弱。

        他自己不就是一个陈年老娘炮么。

        “周围的人也都说吃喝玩乐,要钱不要命,最后才落得这样的悲惨下场的啊,可以说,被钢丝球刷死是活该中的活该。”牛本伟一副大快人心的模样,好像富婆为男人除掉了一个大的祸害似的:“同为男性,我真的羞于为伍。”

        “可刚刚那位老哥说过,他可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高尚。”李云道。

        “你居然相信一个男性**治疗师的话?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牛本伟嗤笑道:“别开这种国际玩笑了好不好,一个好逸恶劳的人,你居然...你是没进入过社会吧,刚毕业的大学生?作为前辈我提醒下你啊,这个社会可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哦...”

        李云只是眯着眼睛笑,牛本伟感觉有点尴尬,自己在这里一个人表演。

        假装看看时间,牛本伟打算找个借口离开,反正钱已经赚够,照片也都拍够了,足够证明自己曾经来过这里取证...

        转身的时候,牛本伟感觉自己的脑袋撞到了墙壁。

        哦,不是墙壁,是一块胸肌。

        是刚刚在门前接待的小哥。

        一米八的小哥。

        一米六的牛本伟。

        “是啊,好逸恶劳的人,看来你还没有吃够苦头呢,居然还待在这里。”小哥一脸不善的看着牛本伟。

        “我...我错了...可不可以别打我...我要喊了啊...”牛本伟在看到接待小哥的时候瞬间缩了,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和刚刚的样子判若两人。

        牛本伟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可小哥一动不动,仅仅只是抓起了牛本伟的袖子,没有挥下拳头。

        此时,小哥淡然的看着李云三人:“你们还不走吗?不是已经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了,赶紧拿回去刊登吧,你们搞自媒体的不都喜欢这样吗...”

        “见真未必是真,见伪亦未必是伪。”李云面对小哥的审视,只是笑道:“你认为,世人对你等皆是偏见,可反过来说,你对于贫道等人又何尝不是偏见呢?仅仅只是贫道与这位牛居士交谈,就擅自的认为我们是一路人。”

        “你只是,在找发泄的渠道,仅此而已罢了,和这位以貌取人者又有何区别呢?”

        ......

        ......

        小资风情的酒吧,优雅的排列陈设,和大老粗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特别是白沉还有柳燕璃,一进来就被这小资到爆炸的风情弄的浑身难受,说不出的别扭。

        其实李云感觉也差不多,脸上风轻云淡,心里一阵mmp。

        然而事实上。只有真正的‘大老粗’才会光顾这酒吧里边的内容。

        就在李云三人还有牛本伟(被强制)进来的时候,就有一个五十多岁,全身上下挂着珠宝的大婶和一个金链子大哥进了酒吧的内部。

        接待小哥知道几人现在的想法,淡然道。

        “如你所见,这些人就是客人了,我们平时的服务对象也大多都是这样的人,当然,有时候这样粗俗的看起来还比较好服务,一些衣冠楚楚的,保不齐就是喜欢变态玩法的人...他不就是这样么,跟了一个斯文儒雅的富婆走,结果回去居然给他弄钢丝球...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的。”

        “所以说,见真未必是真,见伪未必是伪。”李云淡然一笑道。

        小哥沉默片刻后点点头:“嗯,是我的问题,第一时间错怪你们跟他还有那些人是一伙的了...不过你和他们的目的不都是一样的吗,想要知道小张的事情。”

        “嗯,知道啊,穷奢极欲,要钱不要命,为了金钱什么都做的出来的男性**治疗师。”

        小哥一脸阴沉的看着牛本伟。

        牛本伟又一次被吓得瑟瑟发抖,然而很快,就梗起了脖子来:“喂!这可不是胡编乱造的,我是真的采访过周围的人,摆摊的小哥,还有你隔壁的酒吧,旁边的宾馆,甚至连擦鞋的哥们我都问了一遍,他们告诉我的答案就是这样的,我有什么错!”

        说完后,牛本伟闭上了双眼,原本以为会被打一顿的。

        然而拳头却没有下来。

        只有无言的小哥。

        良久后小哥才缓缓说道:“是啊,无论周围的人,还是谁,他们都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是好逸恶劳,依靠躺着赚钱的人,嫉妒我们的收入,鄙视我们的行为,从来都没有和我们有过多的交流,然而,既然没有过多的交流,他们又是为什么那么了解我们的,这一点,你们知道吗?”

        “他们...仅仅凭着自己的印象,就对我们打分,就评价我们的行为,殊不知,我们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的话,会走上这一条路吗?至少,我是不会的。”

        小哥冷然一笑,扒开了自己的衣服。

        古铜色的皮肤,壮硕的身材,还有酷酷的纹身,一个健美型的男人。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牛本伟很自卑的垂下了脑袋,并捏了捏自己的肚腩肉。

        完败。

        然而这一身肌肉并不是小哥想要给人看的,他想要给人看的是身上的手术疤...

        “看到了吧,我有病,每个月需要大量的钱去维持身体,最后还要更换器官,这都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然而不幸的是,我没有钱。”小哥淡然道:“没有爹妈亲人,只有我自己,我又没有什么学历,当健身教练的钱又不够支撑我的医疗费,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我也很庆幸来到了这里。”

        “因为这里给了我另一条路,给了我活命的机会,我就要筹到钱了,可以医疗我的身体,之后我也不会在这一行干下去了...”

        小哥将衣服重新整理好说道:“我这么做并不是要改变你们的观念什么的,我只是想说,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面子啊,里子啊,什么羞耻心自尊心啊,这些都是虚的,只有命才是最真实的,我就想活下来而已,我错了吗?我觉得我没错,但你们认为我错了,认为我们错了,我们舍弃尊严,没有危害社会,仅仅只是丢了所谓【男人】的尊严就被这样侮辱...我们,错了吗?”

        仅仅,只是想要活下来...

        这是最基本,最本能的需求,走投无路之下的道路。

        没人能谴责他。

        就连早就良心丧失的牛本伟都偏过头去,嘟囔道。

        “可...这店里又不是你一个人,其他人,还有那个小张也不一定跟你一样的情况啊!”

        “所以说,你们鄙视归鄙视,当然可以,我做这行的时候就有觉悟了,大家都有觉悟,也是这样,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享受高收入带来的生活才入的这一行的,无论你们怎么骂,我们也最多骂你一顿,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么。”小哥眯着双眼说道:“因为啊,你不是对我们说这些话,你是侮辱了小张啊。”

        牛本伟呢喃到,他不明白里边的逻辑。

        可以侮辱,可以谩骂,可以鄙视他们。

        但是不能鄙视侮辱小张。

        “你知道小张他为什么干这一行么...他为的,是供养远在家乡的妹妹啊,每个月花钱如流水?啧啧,是啊,如流水,给自己的钱只够吃饭喝水,然后绝大多数的钱都打回了老家,给妹妹治病,供养妹妹读书吃饭,这样的人,就是你们这些人口中【骄奢】的人。”小哥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吗?我为什么要揍你...让你被揍个明明白白的...”

        “你...你为什么不早说...”

        “呵呵,我又不是没有说过,我不是说了吗,有很多自媒体平台来到这里采访我们,一开始我们认认真真的说,结果去她负责的公众号一看,却是完全相反的言论,现在让我相信自媒体的节操?呵呵...”

        小哥说的话让牛本伟有些无言以对...

        原本来这里的人,也只是来听想听的内容而已,那些人间惨痛之类的事才不是他们需要想的呢。

        他们也不会去想...

        牛本伟不知道是怎么走出酒吧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怀揣的是什么样的心情...

        是愧疚?

        还是无视这一段话...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789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