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四十九章,团聚

第七百四十九章,团聚

        屋子里洋溢着欢快的气息,各种各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麻将声,打牌声,怒骂声。



        六觉聪敏,通天法眼,亦能【听】物。



        这里毫无意外,是张文易的屋子,产权上属于他们兄妹的屋子。



        而现在,这屋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疾病缠身的孩子的屋子,没有任何【安静】的要素。



        此时,一个瘦汉子从屋里走出来,叼着根香烟美滋滋的抽着,然而看到李云捧着一骨灰坛子在门前,瞬间就炸毛了:“草,拿个骨灰坛子站在老子家门前干嘛,你找死啊!”



        一边骂人还一边揣着旁边的大树,尽显霸王风采。



        面对瘦汉子指着脸怒骂,李云只是平静道。



        “敢问,这里是你的家?”



        “这里不是老子的家难道还是你的家不成?”瘦汉子一脸厌恶的说道:“滚滚滚,别在这里碍着老子。”



        “这里,分明是张文易兄妹的家。”



        听到这里,瘦汉子瞬间就呆愣住了,脸上的表情瞬间阴狠了起来,看着李云的脸庞也一阵不怀好意,二话不说,想要抓起李云的衣袖来狠狠的削一顿。



        刚一出手,瘦汉子就感觉自己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



        没有任何征兆,就这么出现了这样的感觉。



        “贫道说,这里,是张文易兄妹的家,和你又有何关系呢?”



        “我...我...”瘦汉子一听到名字十分激动:“我...谁说是他的家!这房子也有我的份儿,我可是他亲叔叔,凭什么房子留给了他不留给我,这还是我爹建的呢!我不服气啊!谁敢说这是他的房子老子弄死他!”



        家族房产纠纷。



        李云叹了叹气,果然是这样的情况。



        眼前的瘦汉子是小受哥的血亲,这屋子是小受哥爷爷的,按道理来说,小受哥父母双亡,这房子应该留给眼前的瘦汉子才对。



        可最后,这房子还是留给了小受哥两兄妹。



        关于房产这件事,还真的就是家务事...



        柳燕璃吐槽道。



        “这种时候,只要有两套房子就能解决了。”



        “你很有想法,跟我学做菜吧。”白沉懒洋洋的说道:“学做红烧韭菜胖头鱼吧。”



        白沉的吐槽功力见涨,事实上这就是这种房产纠纷唯一的解决方法,有两套房就不是问题了——



        问题是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实现这个条件还是相当困难的。



        此时,一个个抽着香烟,噘着槟榔的人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跪在地上的瘦汉子,愕然道:“老张你咋了,被人削了?”



        “这不废话吗!赶紧帮忙把这三个外乡人弄走啊。”



        这些人不为所动,仿佛要看笑话一样,一边吃瓜一边笑着。



        瘦汉子脸面无光,满脸通红,最后说道:“我...我给你一百块钱行了吧,给你们每个人一百块钱!赶紧的,给老子把他们给削了。”



        “这才对嘛,记得可别赖账。”



        这些人满脸不屑的看这李云这个【外乡人】,白沉这个【小白脸】,柳燕璃这个【平胸妹】。



        “感觉他们在很恶意的诽谤我...”柳燕璃眯着双眼。



        乌合之众才不管那么多,立刻对李云发起了进攻。



        一秒后,乌合之众打出了gg。



        “既然家已经不属于你,那便将你送还给你妹妹吧...”



        李云踏入了这屋子里。



        里边依然有各种打麻还有打牌的声音响起。



        这房子直接被改造成了麻将馆,供人玩乐的地方。



        乌烟瘴气,臭不可闻。



        满地的烟蒂,还有槟榔渣。



        白沉皱着眉头道。



        “好浓重的败气,这些人还真会玩儿。”



        “我算是能够理解为什么这房子没留给他的原因了。”李云同样皱着眉头:“这样的环境对一个小姑娘来说和地狱没什么区别吧。”



        唯一的亲人兄长没有陪伴在身旁,住的的地方也变成这乌烟瘴气的模样,根本没有任何生存质量可言。



        这小楼一共三层楼,一层和二层都被用来当作这些人的娱乐设施了,大概三层是用来住人的。



        呈现在李云面前的场景,是败气和生气混杂的样子。



        充斥在一楼和二楼。



        三楼没有生气,只有残留的败气。



        三楼并没有人——



        李云随便抓了一个正在打麻将的光头壮汉出来。



        “草!老子就要赢了...你...”



        “回答贫道一个问题。”李云淡然道:“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小姑娘,她现在在哪儿。”



        “草...放开老子...”



        壮汉想动手,手刚挥舞,身体就不由自主冻僵了,舌头也不听使唤。



        挥拳,会死。



        生物的本能保护着壮汉,一开始还硬气,最后还是软了下来:“这里没有什么小姑娘,张癞子他没工作,没老婆,更没有孩子,要是有女人在这里出现的话,那肯定是小姐...”



        张文易有一个妹妹,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这里,什么都没有。



        连残存的气息都没有。



        李云沉默片刻后,平静道:“你是从什么时候来到这村子里的。”



        “我...我是三年前入赘到这村子来的...”



        “那时候,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就认识这位张癞子了吗?”



        “对...那时候我就认识张癞子了...”这壮汉又开始忍不住吐露道:“这里从三年前就是大家的娱乐场所了,大家在这里吃喝打麻将玩儿,还不用给张癞子钱,绝大多数人都不是本村子的人,都是外镇还有隔壁村子的...”



        “贫道已经知道了,多谢居士解惑。”



        李云放开了这壮汉。



        这壮汉也不打麻将了,立刻拿起衣服拔腿就跑,连头都不回,一边跑还一边喘着粗气。



        回忆起还不禁后怕。



        “太可怕了...表情太tm可怕了...表情越来越可怕...”



        “他这看起来是要杀人啊...”



        ...



        “老李,你的表情好可怕。”柳燕璃看着李云的表情担心道。



        平时里柳燕璃虽然二,但也知道现在的李云在怒火徘徊的边缘。



        李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问道柳燕璃:“如果张文易的妹妹三年前就不在这里的话,那么这些年来,钱去哪儿了。”



        “如果张癞子不收钱的话,那么他是依靠什么来维持烟酒不缺的体面生活的。”



        说话间,法相在身后浮现。



        依然是原本飘然的仙道造型,只是姿势有了变化...



        宛如明王盆怒。



        伫立于前。



        ......



        ......



        “晦气,真特么的晦气...”



        张癞子扭了扭酸痛的肩膀,一连气呼呼的踹着墙壁,面容扭曲。



        越想越气,干脆不想,张癞子拿出了自己的苹果8手机,开始玩起了游戏。



        【您的流量已经超出。】



        “草,瞧不起老子吗,流量钱对老子来说算个dio。”张癞子啧啧嘴,无视掉了这一条信息,立刻开始玩起了游戏:“md,怎么这个月的钱还没有打来...”



        游戏玩着玩着,突然眼前的场景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开始扭曲...



        手中的苹果8不见了。



        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场景,张癞子脸色都变青了。



        村后山的悬崖峭壁。



        风吹着很冷。



        很冷。



        “为...为什么又来到这里...”



        “你拿着这些钱来享受,不会觉得内心不安吗?”李云从阴影中走出来,盯着张癞子说道:“你知道,贫道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交还张居士的尸骨而来啊...”



        张癞子没来得及害怕,一听到张文易死了立刻面色一白。



        “他...他居然死了...怎么死的...赔偿金呢...赔偿金怎么没有来...”



        第一反应,是要赔偿金。



        一个可以长久提款的钱包没有了,就打上赔偿金的主意了。



        “就算赔偿金来了,也应该是他妹妹的。”



        “可他妹妹...早就已经死了啊...”张癞子呢喃道:“还是我亲自把她推下悬崖的。”



        说完张癞子打了个激灵,一脸恐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些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说出来。



        他看到了,自己的身旁缠绕着一支黑色的锁链。



        透骨冰寒。



        心里所想,口中所言,皆为真实。



        “你这样做不会心中有愧么。”



        “愧疚...我当然愧疚啦,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到现在都时不时被惊醒。”张癞子癫狂道:“可这有什么办法,我没钱啊!我要活下去啊,我要享受啊,凭什么房子不留给我,我弄死个赔钱货有问题吗?她本来就身患重病,投钱给她就是丢到水里,还不如补偿补偿我...我就想着...把她丢到悬崖,反正每年都会有不少小孩子失足掉下去,找到都是尸骨无存...”



        这些都是张癞子的真实想法。



        无论是李云白沉还是柳燕璃都觉得,眼前这人大概是没救了,这发自内心的恶和疯狂。



        心已经被腐蚀的不成人样,就算看起来像人,现在的他也只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而已。



        李云只是有些心疼小受哥。



        拼命的赚钱,本来是为了治好妹妹的,可想不到的是,那个真正爱着的亲人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只有一只吸血鬼在榨取着他剩余的价值。



        可以说,如果不是张癞子的话,小受哥就不会那么拼命的赚钱,就不会再干这一行,就不会玩钢丝球那么危险的游戏,也就不会因此而丧命。



        李云只觉得,这里边都是因因果果,往复循环啊...



        “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回家看看不就可以知道这事情了吗,也就不会导致现在的下场。”柳燕璃虽然觉得这张癞子很可恶,可张文易三年不回家看看,只是自顾自的打钱,和留守孩子有什么区别,让自己最亲的妹妹留在这里独自面对,也是滑稽。



        “因为自卑,懦弱。”李云说道:“没注意到吗?即使是张癞子他这样付出,将房子改成游乐场供人玩耍,也没有人真正的尊重他,尊重张家,当然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张文易是依靠什么赚钱的,而张癞子是依靠什么样的钱活着的...付出再多,也只能减轻嘲笑的声音而已。”



        “根子里,无法抹除自卑,也就无法面对家乡,无法在活着的时候回到家乡,只能在死后凭借执念来到道观里,委托我等将其送回而已。”



        李云解除了幻境,现场只有一脸被玩坏的张癞子,嘴角流着唾沫,大小便失禁,恶臭熏天。



        他已经疯了。



        精神世界已经被愧疚,懦弱,还有恐惧给搅合的一塌糊涂。



        当然绝大多数是恐惧,他本身就不是什么精神力强的人,面对不能承受的恐惧还有秘密曝光的恐怖,一下子变成了神经病。



        一个看起来凶狠,实际上脆弱纤细的男人。



        和小受哥完全相反,小受哥虽然懦弱自卑看起来脆弱纤细不敢面对家乡,但他在这种环境下坚强的过活着,还将妹妹的生命一起承担在肩膀上。



        此时,一个个村民路过,看着被玩坏的张癞子,只是发出阵阵嘲笑声,根本不关心这大男人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一副样子。



        其中甚至还有刚刚待在里边打牌,一起玩闹的人。



        可悲,可怜,可叹。



        “很快这些人就会忘掉张癞子了,就好像...忘掉了张家兄妹的存在一样。”



        ...



        李云来到了这后山的悬崖峭壁,和刚刚张癞子记忆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高,又冷。



        明明是大夏天的,这里却出奇的冷。



        李云觉得,很像这村子里人的人心。



        “很难想象,一个小姑娘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被推下去是什么感受啊,真不知道那人当时是怎么下的了手的。,”李云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间的空气,冷气灌入喉咙。



        转身,将这骨灰罐子打开,将这里边的骨灰尽皆倾倒在山崖下。



        白色的烟尘随风缭绕,很快就消失不见,骨灰和山崖融合在了一起。



        “啧,这里好像不是他的家乡吧。”白沉说道。



        “可他妹妹在这里啊...”李云淡然道:“【家乡】,家为前,乡在后...亲人之所在,才是家啊...若只有乡,无家的话,那么那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他们两个应该在地下团聚了吧...”柳燕璃伤感道。



        “很严肃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白沉懒洋洋道:“死亡时间不同,时间流也不同,能相遇怕不是白日做梦哦。”



        “所以说,你就不能看一下氛围么...”



        “抱歉,不能。”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6814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