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六十八章,来自过去

第七百六十八章,来自过去

        鬼灵的愿力。



        不在道观里,而是在这破败的建筑物里祈愿,传达到道观里的。



        “没有我的画像,没有我的神龛,想要传递愿力连媒介都没有...”李云将道袍换上。



        思来想去,没有媒介,究竟怎么传递愿力的...



        嗯...



        媒介?



        李云转身看着床头,那顺手被小黑用【固化】术法包裹的狐狸造型糖画。



        不会因炎热而融化,也不会因冰冷而变得脆弱,如今这糖画变得坚不可摧,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变成了能长久留存的艺术品。



        这是小黑的礼物。



        也是那个老头子的礼物。



        此时,小黑早就在门口等候。



        “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会直接冲进门来的...”



        “嗯,基于夫妻足够的空间是很有必要的。”小黑淡然道:“当然,最多也就等五分钟而已,我还是有这个耐心。”



        李云:“......”



        果然这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臭。



        小黑开门见山道。



        “你感应到了?”



        “嗯,我感应到了,大清早的还挺醒神。”李云点头道:“你懂的,跟那个老头子的故事有关。”



        此时小黑也不卖关子了,说道。



        “他曾经是军人。”



        “黄埔军校的军人。”



        ...



        英雄的悲歌总是让人惋惜的,特别是这位曾经在黄埔军校就读的高级军官,为抗战部队的一员大将。



        人生就是这样,早年在战场上杀敌,晚年落得如此下场。



        小黑和苏璃都因为他的故事而动容。



        生离,死别。



        说起来轻松,但听起来却是很难很难。



        特别是对于苏璃这小朋友来说,听到生离死别这种事情那是伤心的不要不要的,难怪要躺在床上和爸妈一起才睡得着。



        李云觉得,她这症状起码得持续个一个月...



        一个月后可能才能将这伤痛驱逐。



        当然也有可能一个月后就习惯了和爹妈同床,自己一个人就睡不着觉了...



        “你好像挺不服气?”



        李云听出了小黑言语中的情绪波动。



        还有点大。



        “没什么不服气的。”小黑淡然道:“只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保家卫国的英雄会落得如此下场。”



        “这个你问我也没用,你要问的话,还是问天道吧,反正编织命运的是祂才对。”



        “不,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



        小黑没有纠结下去,而是继续道。



        “你说的那一缕幻影,其实是一股极其强大的执念,跟那老头子有关,你要去看看么。”



        “自然是要去的,白送的愿力不可能不要不是吗?”



        李云微微一笑,让昆仑镜打开了一道大门,直接就朝着那地方走去。



        “明明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



        ......



        天还没亮,凌晨六点不到,周围没有几家开着灯



        “爸,我就先出去了...”



        怪大叔扛着一大桶的糖浆就走了出去。



        不是害怕被人看到,而是因为天亮了就睡不着觉。



        老毛病了。



        怪大叔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毛病,反正身体都这样了,得过且过吧,好在还有一股子傻力气可以用。



        早上的人少归少,但还不是没有...



        “马家的孩子啊,离远点...”



        “看多少遍都觉得好恶心。”



        “呕...”



        怪大叔听不到一轮的声音,看着那些人,‘友善’的咧嘴一笑,打着招呼。



        “桀桀桀...”



        那些人立刻吓得跑的比谁都快。



        整个街道就只剩下了怪大叔一个人。



        面对这些落荒而逃的人们,怪大叔只能无奈一笑,最后继续扛着这一大捅糖浆前进。



        来道了巷子尾的一栋小平房处。



        敲响大门。



        没有反应。



        “还没起床啊...”



        怪大叔直接坐在平房后院的地板上,等着人来开门。



        家养的土狗一直对他汪汪叫。



        无论来了多少次,都一样。



        狗眼看人低啊...



        过了有好一阵子,这大门才打开。



        这屋子的女主人才不耐烦的出来,看着怪大叔道:“马承...你把糖放门口就行了...”



        “好...好...”



        马承唯唯诺诺的将这糖桶放到了门后。



        此时女主人刚想关门,马承就纠结道:“老板娘,这个...结账的事情...”



        “哎,烦死人了你这人。”



        老板娘随手甩下一笔钱,重重的关上了大门。



        马承默默低下头,捡起钱来。



        这些钱,根本不够啊...



        然而最后,马承还是准备拾起零钞离开。



        毕竟,也只有这一家愿意收他的糖了啊...



        “等一下...”



        大门打开,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有些怂的中年男子从大门内走出,手里捧着的是一袋子鸡蛋。



        中年男子的眼神依然是害怕还有恐惧,但还是将手里的鸡蛋递了出去。



        “我家婆娘早上心情不好,给的钱少了真是抱歉,这些是补给你的,拿了赶紧走吧。”



        中年男子的表情嫌弃归嫌弃,但给的鸡蛋是很新鲜的...



        马承对着中年男子深深鞠了一躬。



        虽然态度还是那么恶劣嫌弃。



        但终归还是把他当成了正常人对待,没有像老板娘一样少给钱...



        老板,是好人啊。



        能让自己父亲吃上一顿好的鸡蛋面已经足够了。



        马承很满足。



        “世上有善人恶人,有观皮相之人,亦有观心之人,观皮相之人未必是恶,观心亦未必是善...”



        李云站在马承的身旁微微笑着:“马居士,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是那小姑娘的父亲...你...你好...”马承偏过头去,生涩的打着招呼,没有笑出声,是怕吓着李云了。



        害怕吓着这个对自己释放善意的人...



        而马承刚刚转过身来,就发现已经回到了位于三公里外的自己家里,老头子正在做一些手工艺活儿补贴家用,这已经是他唯一能够长时间进行的劳动。



        马承有些懵逼,脚步一个踉跄。



        一脸懵逼的,还有马承的父亲,手中的手工艺品都掉了下来。



        “福生无量天尊,两位稍安勿躁。”李云看着这一对懵逼的父子笑道:“贫道想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



        ......



        才刚回过神来,马承还有老头子就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周围也不再是自己的家里。



        而是一片寂静的空地,眼前有一栋建筑物。



        马承一阵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回来到这里,更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老头子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言语突然激动了起来:“你...为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会这样...我要走...我要走...”



        老头子颤颤巍巍的想要离开,可刚踏出一步就摔了一跤。



        很疼,脑袋都磕出血来了。



        马承赶紧去搀扶自己的老父亲。



        李云则是淡淡的说道。



        “疼么?”



        “疼...”



        “是当时比较疼呢,还是现在比较疼。”李云看着老头子说道:“是你比较疼呢,还是...她比较疼?”



        老头子嘴角抽搐,颤抖的低下了头。



        “是...她比较疼...她当时比我更疼...”



        “那么,还不站起来,这是你的恐惧,你的梦魇,你必须要面对的东西,你一日不去面对,它就会一直缠绕腐蚀你的心灵,让你连活着都是一种痛苦。”



        老头子依然十分的恐惧,但最后,还是依靠自己站了起来,没有让马承搀扶。



        嘴角依然在发颤:“你...你知道什么...”



        “贫道不知道,贫道只知道你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军人,曾经保家卫国,为这片土地抛头颅,洒热血。”



        李云说完,就踏入了这建筑物中。



        中山大学医学院,旧图书馆。



        这一栋建筑物,现在还伫立在这大学内,没有拆掉,也没有被再利用,被人遗忘在这里。



        “我们也进去吧...”



        马承很乖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搀扶着老头子进了这旧图书馆里。



        阴冷,布满了灰尘。



        如梦似幻,如真似假。



        周围很安静。



        安静的有些吓人。



        无论是从马承的视角来看,还是从李云的视角来看,都是一样。



        【阴】面还有【阳】面都没区别...



        “这里...曾经是我的噩梦...”老头子看着周围的陈设苦笑道:“和当年一模一样。”



        “爸,怎么没听你说过这里呢...”马承有些疑惑。



        “这是你出生之前的事情了...你没必要知道这些。”



        李云踏入这里后,看着这布满灰尘的环境,很想来一发除尘术让这里安静下来。



        最后还是忍耐住了...



        这里毫无意外,是幻境中看到的地方。



        可这里没有鬼。



        更没有人。



        没有气运,没有愿力。



        没有那绝望和悲鸣...



        这里从外表上看一共三层楼,三层楼有实验室,有休息室,布满灰尘的铁床,各式各样的道具。



        除了这三层,还有地下室...



        在来到地下室的时候,老头子停下了脚步,用一种近似乎本能的恐惧抵触着进去。



        “我不敢...我是个懦夫...我真的是个懦夫...”



        “贫道知道现在让你进去还是太勉强了啊...”李云叹了叹气,想要独自走进这地下室里,却被老头子给拉住了。



        近似乎无力的拉扯,干瘦的手臂,老头子哀求道:“求求你,别进去,里面都是噩梦,没有任何美好的东西...”



        “就算没有美好,但贫道依然要面对啊...”



        在踏入地下室的时候,身后的法相开始有反应。



        周身的灵海也被调动,缠绕分散在周围。



        好像有幻境在眼前重重叠加。



        模糊的幻影,真实的虚幻。



        无数场景。



        无数过去。



        此时,老头子和马承跟了上来。



        李云转身看着老头子微微一笑:“果然,你还是跟了上来。”



        “我...我...”老头子摇摇头,只是担心道:“鬼才知道,那么多年过去了,有没有残留的东西,如果有残留的东西的话...”



        “你为何要保护贫道的安全呢?”李云的这一句话用上了灵海。



        老头子下意识就说道。



        “我要保护平民的安全...”



        老头子惊讶,自己为什么就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李云淡然道。



        “和当年的选择一模一样,保护了平民的安全,即使没有保护成功,那你也是保护了的,何必成为心结郁郁至今呢,这一切并不是是赎罪,仅仅只是在自虐而已...”



        老头子面容一惊,还没想明白,就一阵阵的天旋地转。



        包括马承在内,也感觉浑身一阵阵的失重。



        李云倒是十分的冷静,看着眼前的监牢。



        “果然是这样啊...”



        身上,昆仑镜的力量开始涌动。



        和以前不声不响的启动不同,这一次昆仑镜启动的十分迅猛,甚至化为原型,不再是那五毛造型,而是铜镜造型。



        铜镜上的机关开始扭转,苍凉的气息喷涌而出。



        李云呢喃道。



        “这祈愿并不是来自于【现在】,而是来自于【过去】的啊...居然能跨越时空,厉害了我的哥。”



        场景开始重合,过去和现在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时间的流动开始异常。



        原本脏乱的过道,变得干净整洁。



        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有人路过。



        安静的地方,嘈杂的声音。



        色调变得昏黄,并不是肉眼可见的昏黄,而是以灵为视角的昏黄,充斥着败气和恶念。



        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人。



        衣衫褴褛,皮肤黝黑宛如死人的人。



        口吐白沫,被拉出去的人。



        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医生’还在笑着安抚这些衣衫褴褛的人。



        这笑怎么看怎么虚伪。



        没有大人小孩女人之分。



        只有活人,和死人。



        老头子的恐惧达到了顶点,大叫了一声,瘫倒在了地面。



        一声过后,这周围穿着白大褂的人都疑惑的左顾右盼,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李云给老头子覆盖了隐身术。



        这些医生没有找到,最后不耐烦的叫了一声。



        “八嘎压路...”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75460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