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七十七章,大地的伤痛

第七百七十七章,大地的伤痛

        世界上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李云不知道。

        但对于华夏人来说,喃京大屠杀,就是世界上最惨绝人寰的悲剧。

        篆刻在魂灵内的伤痛,直到现在都没办法忘记。

        当时侵华日军留下罪证影像,现在还留存在世界博物馆内。

        事实上,就算没有影像,李云也能从这一片土地的记忆中读取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全部都能直接体验。

        包括周围游荡的魂灵都昭示着这一点。

        “他们没有尸骨,很多尸体在当时就被损毁的不成样子,只有名字被刻在这慰灵碑上...像刚刚那个孩子,他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李云转身望去:“他的情况很普遍,当时的生命就是这样,失去的太多,让人无暇记得啊。”

        “有点难受。”小黑闷闷道。

        “难受就对了。”

        这一条大街简直是百鬼日行。

        数不清的魂灵在这里游荡。

        得亏这个世界是阴阳两隔互不干涉的规则,不然的话这里妥妥的就成了鬼街鬼城。

        “那么多年了,居然没有阴差管管这里...”李云很恶意的猜测轮回司是不是有玩忽职守的嫌疑。

        “对于凡人来说或许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但对于轮回司来说,这只是无数生命之中的极小部分而已,多了少了都不会影响秩序。”系统淡淡的说道:“你现在有怜悯和气氛之心,可等到你抬手可以决定亿万生命,亦或者是无数生命在你面前生生死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生命是很渺小的东西...”

        李云想了一下,感觉系统说的有些残酷,但好像有点道理。

        小时候觉得很珍贵的东西,长大之后看来也就是那样。

        或许对于执掌轮回的仙灵来说,凡人的生命就是无足轻重的东西,逝去亿万也无所谓。

        轻于鸿毛,死后轮回,依然是轻于鸿毛的生命。

        然而,李云却是摇头。

        “呵呵,我不会的,无论过了多少年,我都不会忘记,生命是多么珍重的东西,无论是我自己的生命,还是他人的生命,都是珍重之物。”

        “或许对你们来说,轮回之后的生命,依然是同一个生命,可对于我来说啊,生命只有一次,轮回之后,他还是他吗?不,那人不再是他,忘却一切,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出生...”

        信念。

        李云从未有感觉自己的逻辑那么清晰。

        在这件事上,自己的看法就是这样。

        道心不移,不会因为系统的几句话有动摇。

        系统沉默片刻后,赞叹道。

        “希望宿主你的想法能一直保持下去。”

        “嘿,那是当然的。”

        ......

        在送幼童来慰灵碑的时候,江小曲也来到了这市内,和李云相遇。

        江小曲好像预料到李云要来一样,苦笑道:“你们手脚还挺快的...”

        “嗯,高铁建设真的好。”李云笑着说道:“如何,再次体验人间与阴间。”

        “怎么说呢...我还是比较喜欢人间的味道。”

        江小曲不想再多说。

        再怎么喜欢这人间,她也不再是人,而是以判官之身降临的轮回司公务员。

        “其实我还挺好奇轮回司和人间的时间流的。”李云突然问道。

        江小曲不知道李云想问这个问题干什么,不过还是笑道。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轮回司的时间流不一样,在那里一天,相当于人间几年,我在轮回司外的地方接受试练,回到轮回司的时候也就过了数个月而已...你想干嘛?”

        “没,我就想去玩玩而已。”

        “别想了。”江小曲老实道:“活人不可入冥河,两边的世界,是分开来的,你再强也得遵守规矩,进不去的。”

        “是吗...”

        李云笑而不语。

        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小黑当然也不会说出,其实有偷渡的裂口来着...

        江小曲也没多说,继续朝着反方向走着。

        对于跟在身后的李云还有小黑都没有什么排斥的想法。

        而周围的魂灵呆呆的望着天,江小曲没有看着那些魂灵,仿佛无物。

        “你不是曾经生为这里的人吗?好像对那些魂灵没什么怜悯。”小黑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的话江小曲肯定是心有愤慨才对。

        江小曲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小黑,想要看出小黑的深浅来,却怎么都看不出。

        既然看不出,那就不看了。

        小曲判官还是十分豁达的。

        “怎么说呢,这些魂灵很可怜,真的很可怜,生前被杀,死后也无**回...可这都不是我应该【管】的事情...我是判官,不是鬼差,即使我是鬼差,也管不了这里,我不负责这个世界,也不负责这里。”

        “真是公务员啊...”李云发自内心的觉得这即视感太强了。

        不该管的不能管,这也太骚了...

        不过李云还是听的出来,江小曲语气之中的无奈。

        那么多年了,也算身经百战见得多,是个老公务员了,道上的规矩那是一清二楚。

        这就是‘神’。

        而不是‘神仙’了。

        神仙的话估计能直接让他们入轮回,不带犹豫的。

        像江小曲这种,只能在既定的程序内做既定的事情,就像螺丝钉一样,被钦定了型号,就只能插这孔。

        “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来着。”江小曲笑道:“只羡鸳鸯不羡仙...仙值得羡慕,而神就算了。”

        “当然我也没有不满的地方,毕竟这是我的选择嘛,当初我选择了鬼差这条路,就要走下去,现在管不了,不代表以后管不了,屌丝终有逆袭路,认真工作迟早升职加薪的对不。”

        “加油吧。”李云衷心的祝福。

        “这些魂灵,有人可以解放他们,不过这人不是我罢了...”

        说话之间,江小曲已经停下了脚步。

        一座大的公园。

        有老人,有小孩,男女,情侣,家人。

        各种各样的人在这里游荡。

        看起来是那么祥和,即使以李云灵视的角度来看,都是岁月静好,没有任何古怪的地方。

        江小曲拿出了自己的法宝来。

        一支笔。

        判官笔,判生死。

        李云恨不得当场拿出辣条来,想着能看看传说中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终于要踏入修真界,判官战鬼王什么的...

        此时,空间开始扭曲。

        ......

        ......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是生灵,就有感情这种东西。

        事实上,很多非生灵,也是有感情的。

        比如现在这踏足的这一片大地。

        啜泣声,从地里涌出。

        然而仔细一听又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听不到声音,却能感觉到情绪。

        这一片大地的情绪。

        “听到了吗,从这一片土地里,传出的声音...”江小曲抚摸着大地,感受着其中弥漫出来的情绪:“过去经受的苦难,她还没有缓过来。”

        李云自然是能明白的。

        大地母亲,大地母亲,对于大地来说,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任何生灵,都是她的孩子。

        此时,大地开始晃动。

        不是物理意义上晃动。

        此时,空间开始扭曲。

        李云,小黑,还有江小曲都被拉入到了这扭曲的空间内。

        一阵阵的爆鸣声响起。

        抬头看,是一颗颗炸弹从飞机上落下。

        轰炸着这城市...

        每一次轰炸,都能让这城市受伤,都能夺走这里的生命。

        “这是...什么...”小黑皱眉,对这玩意本能的感到恐惧。

        并不是飞机厉害,而是飞机上散发的,夺走一切的气息...

        是那么的真实。

        “这是日国当时的96式战机。”李云偏过头去,说道:“当时,日国接到的命令就是无差别轰炸,将平民屠杀殆尽就是他们的目的。”

        “有什么意义?杀害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小黑看着这轰炸现场,漫天的血肉和骨骼,情绪开始不受控制。

        这是愤怒——

        不分国界,不分种族,不分人仙妖鬼。

        只要有正常思维的,看到眼前这场景,都会生出理所当然的愤怒来。

        小黑也是。

        “没有意义。”李云摇头道:“就好像修真界里,杀戮平民的魔头一样,他们的行为有什么意义?并没有,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恶行,都能归类到【无意义】的范围内,硬要说有什么意义的话,那或许就是他们的私欲了吧...或许对他们来说,完成内心畅快杀戮欲望的瞬间,就是此行的意义所在。”

        “无法理解。”

        李云摇头。

        “我也,无法理解啊...”

        江小曲倒是淡定的多,看着眼前的场景脸色波动不算太大。

        李云明白江小曲的想法,并不是内心毫无波动,而是身经百战见得多,再加上,这里本来就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无论是愤怒,悲哀,还是伤感,都没办法改变这里的一切。

        “战争罪行,无论如何赘述都无法改变的悲哀,既然这一片大地让我们看下去的话,我们还是看完吧...”

        有人说历史书有时候存在夸大。

        比如说这一场屠杀,就有不止一次有人站出来反驳,无论是华夏人,还是日国人,都在质疑,究竟真的有那么残忍吗?

        事实证明,真相比历史书上赘述的更加残酷。

        如果说历史书是12禁的版本的话,那么眼前就是18禁的。

        在一轮轰炸后,真正的恶魔行经开始了。

        陆军,登录。

        手持太刀和枪械的军人们,磨刀霍霍的朝着幸存的平民们走去。

        “小黑,我觉得接下来的场景你还是不要看的好。”李云说道,挡在小黑的面前。

        “为什么?”小黑皱眉:“你是瞧不起我吗?我好歹也是太阴的化身。”

        话没说完,就有一个日国军人,好似害怕别人把眼前的猎物抢掉似的,狰狞着笑脸冲到面前。

        目标,是一个正在哭泣的婴儿。

        放声大哭。

        十分的嘹亮,健康。

        在被轰炸的时候,他的双亲已经被炸的稀碎,只有他逃过了一劫。

        日国军人冲到这幸存婴儿的面前。

        抽出太刀...

        刺入脖子。

        将他直接挑了起来。

        高举太刀,兴奋的大吼道。

        “哟西,我先得,一分。”

        寒风。

        坚冰。

        化为冰柱尖刺,朝着这日国军人刺去。

        千刀万剐之刺。

        李云第一次直观的认识小黑的战斗力...

        真尼玛强力。

        老牛逼了。

        寒流呼啸,属于太阴的灵力膨胀爆炸。

        江小曲直接被这战斗力弄蒙蔽了,寒流袭来也来不及保护自己,判官笔还在半道上呢。

        李云见状用灵海包围住她了。

        场面一度十分的残忍,毁天灭地的力量朝着这高举着刺刀的【凡人】袭去。

        如果是真人在这里的话,一秒内就会魂飞魄散,被这太阴的灵力震爆,轮回的资格都没。

        李云还吐槽了一下江小曲,这战斗力怎么在战场上生存下来。

        “你这战斗力也忒弱了,如果我不在的话你恐怕要遭重。”

        “额,我就一坐办公室的公务员,哪里会遇到这种情况。”江小曲勉强直起了身子:“遇到自己对付不了的我一般选择叫人。”

        啊,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在这近乎暴走的发泄后,小黑终于停了下来,只是表情依然十分的可怕。

        “我总算是明白了,这名为【暴怒】的情绪...”

        “所以说,叫你别看的啊,心智不全的见到这种情况估计会受不了。”李云无奈的撤去了灵海。

        眼前的终究只是幻境而已,即使被小黑狂躁的攻击一通,也只是在攻击空气而已。

        这样反而更让人生气。

        你一顿出力。

        人家皮都没磨破。

        这算什么...

        “这位大神真厉害...”江小曲擦擦额头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细汗:“惹不起惹不起...”

        幻境还在演示着,事实证明,这些日国入侵士兵真的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刺刀能够毫不犹豫的朝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刺去。

        无论是年轻的还是老的,亦或者是幼童。

        不分男女。

        只有一种人,他们不会去补刀杀戮。

        就是那些被轰炸机炸的只剩半个身子,依然在苟延残喘的人。

        他们在呼救。

        他们想活着。

        日国军人不杀他们。

        美其名,是仁慈。

        其实,是最大的残忍。

        就这么让他们在腐烂之中慢慢的死去。

        这种场景。

        让他们,心中愉悦。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7720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