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八十三章,明码标价

第七百八十三章,明码标价

        此时,中年男子刚走出大殿,就看到李云早就在此等候,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李云只是笑道。



        “那么,居士的眼中究竟是花呢?还是其他污秽之物。”



        “我...我....”中年男子心中矛盾,最后还是说道:“是脏东西。”



        李云又笑道。



        “那么,它的味道,究竟是香的,还是臭的呢?”



        中年男子很矛盾,看着手中的东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是香的...”



        对着一坨屎说是香的也是需要勇气的,中年男子很矛盾。



        但香味是没办法骗人的。



        自己手中捧着的,就是散发着诱人清香的屎。



        “形貌污秽,可追根究底,还是香的。”李云淡然道:“可若是内心都变得臭气熏天的话,那可就真成屎了...”



        中年男子沉默。



        最后脸上开始挣扎起来...



        “道长...我...我很迷茫...有些事情...”



        “所以说,究竟是当花儿,还是当屎呢,这个取决于你自己...”李云淡然道。



        此时,这中年男子身上的黑气还是消散淹没。



        最后归于平静...



        李云没有直接规劝这男子,让他放弃犯罪。



        以前有报道报道过,绝大多数犯罪分子在犯罪后,都会有后悔的情绪,后悔因为一时的冲动做出悔恨终生的事情。



        虽然有些是装出来的吧,但绝大多数都是这样。



        脑子一热,没想到后果。



        法律就是这样,让人知道犯罪的后果来杜绝犯罪,奈何有时候人的理性都会有一瞬间的消失...李云觉得自己,都有理性消失的时候。



        比如说,明明知道对女神告白会被发卡,可当年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对于眼前这人。



        让他自己认识到,犯罪了就会变成屎。



        直观的冲击。



        大概就能改变他的举动。



        从而改变他的一生。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不是开玩笑的。



        “叮,恭喜宿主获得10点福神气运。”



        此时,这中年男子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道长...其实在之前,我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这些想法无时无刻不在折磨我的内心,不过现在好了,这些奇怪的想法都消失不见了。”



        李云没有强迫中年男子说出来,只要他放弃这想法就可以了。



        至于为什么放弃,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都与人无关。



        中年男子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捧着手中之物转身离开了。



        现在,他手中的,是花。



        散发着香味的花儿。



        “混沌的人...”小黑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出现在李云身后,用一种睿智的表情看着中年男子的背影说道:“介于善恶之【31小说网  31xs.org】间...这或许就是普通人吧。”



        “嗯...你如果硬要归类的画,应该说是【走投无路】的人才对。”



        “走投无路...”



        “绝大多数人都是走投无路才想着去犯罪的。”李云顿了顿说道:“当然,刚刚那位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走投无路,事实上,他即使到了要犯罪的地步,生活也比很多普通人要好的多。”



        李云能看到,他身上的运线虽然不浓,但好歹比一般人要好...



        也就是说,在他看来生活方面的走投无路,要比一般意义上的走投无路要强的多。



        比如世界杯那些赌球跳楼的大佬们,输了车子输了房子,就以为一切都完了,跳楼自杀。



        殊不知,他们还有获取财富的能力,有工作,有不菲的收入。



        可比普通的打工者好的多,比三和大神要好的多。



        他们都没绝望呢,那些人就先绝望了,觉得自己的人生过不下去。



        认为到了那个地步,只能一跃而下,保留所谓最后的尊严。



        无非,只是内心的一个标准而已...



        认为失去了这些,就失去了一切。



        殊不知,失去了生命才是真正的终结。



        傻傻的很天真...



        ......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阿大看着眼前口吐白沫的混混,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阿大,这是第几次了...”



        “第三次...”阿大看着柳燕璃说道:“已经是我第三次把他们送到警察局里了,可惜的是,他们总是屡教不改,屡教屡犯,他们刚刚看到我的时候都已经露出了【老子已经习惯】的眼神,等着被我送进去。”



        “话说你有没有什么冲动,比如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了百了,让他们再也不能做坏事...”柳燕璃脸上跃跃欲试的,表现欲极强,心里把李云劝导的事情背了一遍,打算说出来教育阿大装逼呢。



        然而阿大却是淡然道。



        “他们充其量只是混混而已,做过最大的坏事也只是勒索小学生的午餐钱,死亡并不是他们的结局。”



        “卧槽...你就不嫌麻烦吗,他们以后也可能做大坏事啊,你看这些混混...”



        “那等他们做坏事的时候,再议论,现在他们是混混,不是罪犯。”阿大笑道:“至于你说麻烦还是不麻烦,那对我来说没所谓,所谓的【正义】本身就是很麻烦的事情,毕竟罪恶是不会禁止的,本熊能做到的,就是在不断的制止犯罪中,感悟自然,感悟自我,打击坏蛋不是目的,是过程。”



        一根竹杖,一席蓑衣,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目光深邃,充满睿智。



        什么叫觉悟。



        这就叫做觉悟。



        什么叫大湿,这就叫做大湿,武学大宗师,心灵和身手双重强大的大佬.jpg。



        柳燕璃瞬间感觉有些羞愧,自己这活了八百年的鱼还没人家熊猫看的透彻呢。



        真不是一般的羞愧啊...



        “咱们回去吧,是时候回家吃饭了。”阿大朝着道观往回走。



        柳燕璃也跟着回去,顺便还买了两杯麻辣烫。



        真香。



        阿大在看到麻辣烫的时候,原本的气质荡然无存...



        只有在吃东西的时候才是野生大熊猫。



        “还想教你东西的,没想到被你教了...”



        柳燕璃感慨之余,回到了象头山山村...



        一回来,就看到村门口有一堆堆的人在围观什么事情...



        是一个在哭的大龄青年,一个在哭的女人,还有围观的老人,也一起在跟着哭。



        柳燕璃瞬间就脑补了一大堆女人被拐卖到山区里当人老婆的剧情,闻者伤心,见着流泪。



        “上啊,你行使正义的时候到了...”柳燕璃提醒阿大是时候出手了。



        可阿大的表情毫无波动,就这么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可是拐卖女人啊...”



        “你就没有发现,那女孩儿和围观的老人长得有那么点像么。”阿大指着那边的人。



        柳燕璃仔细一看,果然是这样。



        隔壁村子的,闹到象头山村来了。



        过去了解了一下,才发现是有人将女儿‘卖’给别人当老婆了。



        和人贩子拐卖少女不同,这一次,卖家是亲属父母,而购买款变成了‘彩礼钱’。



        其实本质上嘛。



        一模一样。



        ..........



        ..........



        “话说,家长卖女儿算不算贩卖人口。”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李云看着一脸懵逼的柳燕璃说道:“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习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比如咱们村的赵大婶,也就是赵子黑他妈...在嫁过来之前都没见过赵子黑她爹的,都是当年赵子黑他爹彩礼钱到手了,她才嫁过来的。”



        “很多地方都有累死的陋习,不过万幸的是咱们村子没有了啊,毕竟现在不像以前大家一天到晚都是种田大法好,很多时候大龄青年,基本上出去打工的都能领一个老婆回来...”



        事实上最后这一桩婚事还是吹了的,本来女方没有反抗的,觉得随波逐流父母之命就好,然而在过来见了男方之后,发现丑到无法呼吸,才激烈反抗的...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事实上,如果真的是长得过去的话,大概率是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找老婆的。



        此时,有人上了道观,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儿,还有一个一直在抽着烟的老头子,沉默不语。



        这是刚刚在下面闹腾的那一些人。



        女的哭吧,也不是哭的要死要活的,就是在啜泣,老头子沉默吧,眉宇间也有一股说不出的悲痛。



        李云看了一遍,这老头子的情况,和刚刚才离去不久的中年男子一模一样。



        即将成为犯罪者,但最后都没有成功。



        中年男子是被开导放弃,这老头子是打算卖掉女儿,最后女人宁死不从,也不得不放弃。



        其实区别不是很大...



        “这人就是卖女儿的人啊...”



        “真可悲,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真是可怜。”



        “穷山恶水出刁民啊...”



        细细碎碎的声音响起,都在编排着这老头子,谴责着他。



        老头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在旁边站着,那女人则是进了道观朝拜。



        此时,那老头子自言自语呢喃道。



        “那些人什么都不懂啊...”



        “有何不懂呢?”李云来到老头子身边疑惑道:“莫非居士你认为卖掉女儿是正确的?”



        老头打量了一遍李云,没有继续沉默,而是说道。



        “家里穷,大山里,种田养自己都养不活,娃娃也不好看,什么技能不会,又不愿意去打工,在家里每天只能喝着稀米糠糠,那不是只能嫁出来了吗,本来好说歹说,有人啃要她了,都说好要嫁出去的,又说要等什么机长,说什么王姐刘姐都等到了什么机长富二代...唉,我就是为了娃娃好而已,她那样子怎么等得到哟,我就不说什么机长富二代这些我听不懂的了,就是隔壁镇子打工的都要不起她啊...”



        老头子诉苦诉了一大堆,李云也打量了一下这女人...



        长相有些抱歉,脸上还有很多麻子,嘴角流着口水,一脸狂热的看着月老,供奉的不是焚香,而是吴亦x,鹿x,还有一堆鲜肉帅逼的照片。



        在祈求月老赐予她和照片上那些人同等级的姻缘呢。



        事实上,月老并没有卵她,气运没有任何反应。



        不得不说,这位大妹子既没有好看的皮囊也没有有趣的魂灵,真要等二代机长那真的是眼瞎...



        “然而这些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们也不能将其作为卖女儿的理由,让她明码标价的卖出去...”



        “所以说我把彩礼钱退回给人家了,以后我也养不起她了,让她自己去外边打工吧,我们也不需要她养,她能养活自己就养,不能养饿死在街头我们也没办法。”



        李云摇头,饿死大概是不会的,但八成是不可能靠等机长致富了...



        “其实在我们贫苦山村啊,种地是吃不上饭咯,只有出去打工才是唯一的出路,有些不愿意出去的也只能受穷...”老头子感叹道:“以前村子里还有一户挺厉害的人家,规划村子里的田地,让大家规模化种植,有一段时间大家过的还算不错,可惜的是最后因为一些政策原因,不能这么搞了,他也倒闭了,阔过一段时间后又回到了原点,最后老婆也卷着剩下的钱跑了,一无所有...不过呢,他家女儿还算漂亮...可惜啊...”



        聊着,老头子就和李云熟络了起来,自来熟的掏出了一张照片来。



        很珍重的用油纸保存起来,是村民的大合照,大家都笑的很开心。



        虽然穷,但在照相的时候都有着同样的快乐心情。



        照片上最显眼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和周围村民的画风完全不同,穿着朴素的装束,但也很难掩盖她的容貌。



        有一种如同山泉水的美丽感觉。



        而且这脸看着有些眼熟...



        特别是这女孩身后的那个中年男子。



        不就是前段时间来的那个想犯罪没犯罪的人么,劝导他还得了一小波气运来着。



        “你说可惜?”



        “是啊,可惜...她和她男朋友是自由恋爱的,但她老爹最后索要高额彩礼钱,那一家人拿是拿的出来,家长反对也没用,但谁让人家是真爱呢,本来这事儿谈妥了的,到最后她爹反悔了,没要彩礼钱,让女儿堂堂正正嫁过去,这事儿到这里算是皆大欢喜啊。”老头子叹气道:“可惜的是嫁过去没几天呢,这孩子就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消失的蹊跷又干脆。”



        “可惜啊,可惜...”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7796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