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八十七章,白骨亡者

第七百八十七章,白骨亡者

        紫色的人形雾气。



        要么就是柳子清眼瞎了,要么就是在他眼里,自己的法相就是这么个玩意。



        “你具体描述一下?”



        “好像...好像有一点星光在里边...很模糊...嗯,现在直接消失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柳子清犹豫片刻后说道:“道长,其实你不必跟我装神弄鬼的,这种特效其实除了吓人没有什么用,假如你真的愿意帮我寻找我的妻子的话,一块钱也好,一百块也罢,一万块十万块我都能给你。”



        “那么一百万呢。”



        柳子清:“......”



        “我挺穷的,十万块是我全部积蓄了。”



        李云笑了笑,直接转移话题,看着身前的法相,帅气逼人,由灵海构成的神通媒介。



        在柳子清眼里,由紫色的雾气和点点星光构成。



        “眼神真好...”



        ...



        “在找到你老婆之前,贫道还有一事想要确认,就在你家楼下看看。”李云站起身来,转身说道:“你随贫道来吧。”



        柳子清犹豫了片刻,随着李云走出房间。



        房子很大,李云带着柳子清走着的时候,柳子清的父亲则是皱眉道:“你要做什么?”



        柳子清刚想说什么,李云便笑道。



        “无事,只是贫道在作法仪式而已,以道门秘法寻找,你大可放心吧。”



        “哼,装神弄鬼。”柳方俞十分的看不顺:“你也是,相信这些东西...唉。”



        说完,柳方俞失望的杵着拐杖离开。



        只留下疑惑的柳子清。



        “跟之前说的不一样,你就说下楼找找。”



        “这事贫道只跟你说,与你的家人无关。”



        “他是我的父亲,我的家人。”柳子清皱眉道:“你好像不信任他,简直...简直不可理喻,你的内心到底有没有亲情这个概念存在。”



        “当然有,贫道会无条件的信任自己的亲人,但他是你的亲人,并不是贫道的亲人,你信任不代表贫道可以信任,明白吗,对于贫道来说,包括你在内,都是陌生人而已...”



        柳子清沉默。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此时,李云在客厅里晃悠晃悠,走走停停,看起来真的像在做法事一样。



        突然,敲击地板。



        地板被打开了一个大洞。



        地板下,是空的。



        就连柳子清都没想到,自家的地板,居然会有一个那么大的空洞。



        到底...



        是什么时候开始就有的...



        “这是...什么。”



        仿佛内心的什么东西崩塌了一样。



        看道这地下室的冲击不亚于中了一枪。



        “如你所见,是地下室,刚刚贫道...嗯,替身使者找到的。”李云说道:“怎么,不相信么,不相信这个和谐美满的大家庭里,有隐瞒着你的东西...信任感开始动摇?”



        柳子清开始干呕,开始恐惧。



        看到了这一块大洞后,内心的思想飞速奔流。



        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如果这洞口里有自己的妻子怎么办...



        如果...



        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



        被警察发现了怎么办...



        “果然,你是不正常的。”李云淡然道:“你内心想的,和下意识反应的事情,是不同的。”



        孽镜台的锁链缠绕在柳子清的身上。



        他刚刚内心的纠葛想法倒映在了李云的内心里。



        很矛盾。



        属于柳子清的部分,在担心自己的老婆是否已经遭遇不测,被关到里面,有一股子仇恨和痛苦。



        还有另外不知名的一部分,在担心如果是亲戚们做的话,到底应该怎么办,怎么帮助亲戚脱罪。



        “不下去看看吗?你不必为此恐惧,真相这种东西,即使你不想去面对,但它依然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李云高深一笑,充分发挥什么叫做站着说话不腰疼。



        一跃而入,跳到这地下室里。



        柳子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咬牙,跟了下去。



        地下室很多灰尘,十分的昏暗,看起来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进来过了。



        这让柳子清稍稍安心了一些。



        既然很久没人进来过了,那自己老婆应该不会在下边吧。



        毕竟,已经那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冲鼻而来。



        对于学医的柳子清来说,这味道是那么的熟悉。



        “是不是觉得很庆幸,这腐烂恶臭的味道可能不是来自你妻子的...”李云挥舞拂尘,将这灰尘清理了个一干二净。



        地下室里,有灯。



        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灯。



        打开来开,是一具白骨以蜷缩的姿势被关了起来。



        关在,一个大铁笼子里。



        白骨十分的完整。



        笼子的旁边还有碗筷,上边还有腐烂的食物。



        这白骨的主人是饿死在里边的。



        面对白骨,柳子清的心漏跳了一拍。



        明明作为医生,早就已经见惯了这些东西的。



        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然而和李云说的一样,心悸后就是一阵阵的庆幸。



        成为白骨的尸体,不可能是她的妻子。



        绝对,不可能。



        “你早就知道了?”柳子清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贫道不知道,至少在见到实物之前是不知道的。”李云说道:“对于贫道来说,这一具白骨已经是最不奇怪的东西了...啧啧,真是可怜,20岁的年轻女孩儿,被活活的饿死在里边,直到生命尽头,都没有力气再做反抗了。”



        可怜,可悲。



        20岁的年轻女孩儿...



        “和她的年纪,一模一样呢...”柳子清发挥着自己身为医学生的本能,正想要去验验的时候,李云突然叫住了他。



        “先莫着急,还是让这位老先生来解释解释吧。”



        一开始,没有反应。



        随后,也没有反应。



        在保持着沉默的气氛接近一分钟的时候,地下室一道暗门被打了开来。



        柳方俞走了进来。



        杵着拐杖,走的很慢。



        好似行将就木的老者。



        他没有看向李云,也没有看向柳子清,只是来到了这笼子的面前,缓缓的坐下,满脸的温柔。



        “我回来了...”



        .......



        .......



        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一具死去至少有两年的白骨。



        场面一时间有些诡异。



        面对这个场景,柳子清认真道:“爸,你知道什么...”



        无论这尸体是谁的。



        柳子清都要得到一个解释。



        作为【家人】,第一次有了他不知道的事情,隐瞒的事情。



        “你们,相信人鱼吗。”柳方俞听完后认真的说道:“就是入水化为鱼,眼泪能化为珍珠的存在。”



        “爸,我不信。”柳子清果断摇头,就算觉得李云很神奇,但人鱼这种东西还是太过于奇妙虚无。



        李云相信,当然相信,这胖头鱼现在可能还在绝地求生呢...



        “传说,她们的眼泪能带来财富,她们的歌声带来安宁,她们的样貌带来沉沦,是完美的生物,活跃在很多版本的华夏传说中...”柳方俞淡然道:“只不过,后来,人鱼灭绝了,不知道因为什么理由,就像恐龙一样,突然消失...区别在于人鱼她消失之后,连痕迹都没有。”



        “爸,你想说什么...你自己不也跟我说不要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吗...”



        “我不信。”柳方俞敲击着拐杖,淡然道:“但有人信,家里的人,我的弟弟,我的哥哥,你的舅舅,你的表哥表弟们...所以,我不得不执行家规。”



        “什么家规?”



        “每隔一百年,献上年轻女孩的身体,为所谓的人鱼之神。”



        “你...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我怎么就不知道有这种家规...”柳子清不敢相信:“您的知识呢,您的智慧呢?你...愚昧...真的很愚昧。”



        “这些是我们家长辈才知道的事情,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一时间接受不了,况且,一百年一次,已经和你,乃至于你下一代没有关系了。”柳方俞说道:“至于愚昧不愚昧,我当然知道愚昧,但你也要知道,【家庭】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庭啊...”



        家庭...



        为了家庭...



        这词对于柳子清来说仿佛有魔力一样,原本的理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卡壳。



        像是诅咒一样。



        只要是为了家庭,这一切都是正确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纵使这事情在冲击着柳子清的理性,但这又怎么样呢。



        家庭觉得是对的。



        这就是对的...



        一切。



        都是为了家庭啊...



        “家庭,家庭,家庭,家庭...”



        “亲人,亲人,亲人,亲人...”



        “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一百年一个年轻女孩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啊...反正一天有那么多人死,那么多人失踪,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柳子清开始呢喃,看起来神志不清。



        原本内心里代表理性的拿一根线。



        被【家庭】两个字所掩盖。



        “道长,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但请你不要说出去,出去之后,我会给你20万,只要你守口如瓶,一切都好...你看意下如何?”柳方俞叹气道:“其实我的内心也很煎熬啊,要做这种事情,但是为了【家庭】我不得不做啊。”



        柳方俞背负双手,仿佛一个因为他人死去而悲伤的老者。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未入苦海,又谈何回头。”柳方俞叹气道:“看来我们是谈不拢了啊,你要想清楚,你这是在我家的地盘啊,你跑不掉的。”



        “贫道,何时说过要跑...”



        李云话还没说完,柳方俞手中的拐杖就刺了过来。



        一点也不残疾,一点也不佝偻。



        健康的一笔。



        假装成腿有疾的样子。



        在转瞬之间,李云看到了柳方俞的脸庞。



        扭曲。



        恐怖。



        是杀人者的眼神。



        “抱歉了,你也去死吧...”



        棍子甩到了李云的身上,直刺脊椎,十分的熟练。



        然而等棍子甩上去的时候,李云的身影开始变得半透明。



        身影化为一缕尘烟。



        柳方俞有些懵逼,转身看去,李云出现在这小小的监牢里。



        明明大门还是关着的。



        “柳居士,你就不好奇,这女性骸骨的身份是谁么,你知道了她被你家人杀害的原因,但却不知道她的身份。”



        “关心...我关心吗...”



        柳子清很想说并不关心。



        人是自私的。



        人是一种只会关心自己的生物,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哪管周围的洪水滔天。



        关他鸟事。



        死了就死了,又不是没见过死人。



        此时,柳子清的内心也在矛盾。



        是不是要帮助自己的父亲,暴力对待李云...



        一边是家人。



        一边是帮助自己的人。



        可理智在告诉柳子清,就刚刚溜进小笼子里的本事,就不是他能够理解的事情。



        “那...你知道...这人究竟是谁吗...是你认识的人?”



        “是你认识的人。”



        “额,我能记住名字的年轻女性就只有小雨。”柳子清摇头道。



        李云:“......”



        一个很标准的钢铁书呆子。



        也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内心动摇,某些东西就会迅速崩塌...



        李云将手抚在这一具白骨的身上,身后的法相出现。



        这一次柳子清好像没有看到法相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法相的灵力驱使着森罗万象,在这层白骨上衍生,回溯。



        红色的扭曲物体从白骨的身上延伸出来。



        肌肉,内脏。



        皮肤。



        宛如神迹...



        柳子清吓得摔倒在了地上。



        柳方俞更是恐惧。



        并不是对李云恐惧。



        而是对地面上,逐渐恢复的人形。



        女人,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姿态。



        没有活过来,只是形貌呈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她!这绝对...绝对不可能的啊...明明她早就已经死了,不可能是小雨的,绝对不可能!”柳子清的面容开始扭曲狰狞,看着地面女人的那张脸,心情宛如火山爆发。



        下意识的就觉得李云在骗人。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样的谎言,是最难拆穿的。”李云淡然道:“杀人是真,理由是真,但她的身份...”



        “你想用你们诡异的【家庭】关系来束缚住你儿子,但你不知道的是,有些时候,冲动这种情绪也是能冲淡所谓枷锁的啊...”



        地面躺着的,正是六天前。



        风光大嫁进来的女孩儿。



        柳子清的媳妇,曾经过了三天幸福婚后生活的女孩儿...



        其实早就已及其凄惨的姿态。



        死在了这里...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7864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