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九十八章,他还有家啊

第七百九十八章,他还有家啊

        “真厉害...”



        “是吧。”



        “跟神农似的。”李云评价道。



        “嘿嘿,我表姐她在村子里的外号就是啊。”赵子黑一脸自豪的说道:“当年神农也是尝试百草,小时候为村子里的人把药,什么头疼脑热风湿骨痛的一下子就好,老牛逼了...”



        即视感太强了...



        尝百草的神农。



        和神农鼎不是百分之百匹配么,几乎可以肯定是神农鼎的转世...



        送上门来的线索,没理由不要,李云笑着说道:“那贫道倒是要见识见识了...”



        赵子黑刻高兴的下山去,和普通的弟弟一样,知道喜欢的哥哥要一起去‘旅游’时,那表情叫一个兴奋高兴,走起路来都蹦蹦跳跳的。



        ....



        到了出发的那一天,赵子黑的父亲因为临时工作的原因没空,为此小黑还有赵大婶都感觉挺可惜的,甚至还在抱怨为了工作不顾家人...



        对此,李云笑道:“如果不是你父亲的辛苦工作,那么他能刷那么大的房子,能买那么好的车么。”



        赵大婶的家可是重新建了一遍,变成了三栋的水泥房子,那叫一个气派,车子除了那辆送货的小面包没换,私车换成了二十万的大众车。



        在村子里,赵大婶一家可是生活的十分滋润了...



        “我就感觉有点点不爽而已,都说好了跟我们一起去的...”赵子黑嘟囔着嘴。



        李云可以看出来,赵大婶也有点不高兴,一脸的抱怨。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父亲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为了给你们更好的生活,必须要用更多的时间去工作。”李云又说道:“换一句话来说,如果你父亲的陪伴,会降低你们的生活质量,你们会愿意吗?”



        “当然愿意...”赵子黑理所当然道。



        赵大婶则是有些犹豫。



        到底还是孩子——



        孩子不会去思考现实的问题,但赵大婶会。



        如果要降低生活质量到以前的话,自己会愿意吗...



        “不必回答,心中有数便好。”李云笑了笑道:“不管如何,他都是为你们的生活好。”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而作为替代赵子黑父亲的,是身经百战见得多的赵强,和赵大婶一家有一些沾亲带故的关系。



        “大师。”赵强看到李云后就热情的打着招呼。



        “你也来了。”李云微笑的看着眼前的赵强。



        “嗯,刚好我也要回去看看。”赵强说道:“是我姑姑的夫家,刚好有点事情要处理。”



        ...



        路途其实并不算太远,一路上,赵强可被赵大婶问了个爽,从生辰八字到初恋时间,乱七八糟的问题...



        作为公务员的赵强现在没有女朋友,赵大婶还觉得挺不可思议的,看样子是想撺掇撺掇...



        结果被赵强以三代以内呛了回去...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婶,现在三十岁没结婚的女强人多了去了,何必那么担心人家呢。”赵强一边开着车一边笑道:“男女都一样,有事业何患无妻呢,您这老一辈的思想可要改改啦。”



        赵大婶才不管那么多呢,一直在向赵强灌输女人相夫教子的传统思想...



        对此赵强的双眼闪过一丝丝蛋疼。



        李云为此感同身受。



        赵大婶哪里都好,就是思想太过于传统,和现代有些脱节格格不入。



        像这位能尝百草的表姐一样,假如换成呢男性身份的话,那么肯定不会有那么多逼事儿,三姑六婆们反而还会炫耀这位男性多么抢手...



        为此,李云也不打算改变什么,这是观念问题,从小注入的导致的。



        如果三观能够一言两语改变的话,那这人也太脆弱了一点儿。



        而赵强也一样,嘴上说着‘是是是’‘认同认同’,其实心里可一点认同没有。



        很快,目的地就到了。



        没有太过于偏远,望着来陌生的地方,赵子黑一下子就像脱缰的野马,下车开始到处乱窜,什么父亲没来的烦恼,什么看漂亮表姐的野望统统都抛在了脑后。



        这货,就是野。



        赵大婶也没有怀疑自家儿子的野外生存能力,也就让他去自由飞翔了。



        “哎哟,这位是赵强啊,长的可真是俊呢...”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出来迎接,看着赵强就是一阵阵的恭维:“听说你还是公务员呢,哎哟,正好啊,过来过来...”



        面对这样的热情,赵强还挺不习惯,赵大婶见状赶忙解围:“人家小年轻害羞,就别缠着人家了,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们象头山村的李大师,来给你家算算...”



        “李大师?这么年轻的大师...”这中年妇女满脸不相信的看着李云。



        对此李云只是面带微笑而不语。



        不过中年妇女不相信归不相信,但对李云也很热情的。



        远来皆是客,很淳朴的感情...



        “姐姐,最近日子过的怎么样啊...”赵大婶嘿嘿道。



        “还能怎么样,将就着过咯。”妇女眯着眼笑道:“哪像你啊,老公那么有出息,又是建水泥房又是买车的,可嫉妒死姐姐咯...”



        “哪里哪里,那货本来打算今天载我们来的,可又因为什么破事儿放了我们鸽子,唉...”



        两姐妹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絮叨着就来到了这屋子。



        同样是水泥房,比起赵大婶家来说可是要差劲了许多,门口停着一摩托车,一三轮车,上边还有一些手工货。



        里边还挺热闹,还有几个女孩儿在做手工活儿,都是村子里刚刚结婚的妇女,左手抱着孩子,右手忙活的停不下来。



        赵大婶姐姐的手上有很多类似的伤痕,她也在做着这些手工活儿。



        “你也在做这个啊,你是哪家厂子的...”



        “哎哟,福龙啊,他们给的价格可高了,一个三毛钱呢...”



        ...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待在小乡村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愚昧,有很多观点都很落后。”赵强看着正在讨论贴补家用的两人感慨道:“其实很多传统的美德在她们身上闪烁,可比一些都市大女孩都漂亮的多了。”



        “是挺漂亮。”李云点头笑道。



        此时赵大婶好像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左看右看,最后疑惑道。



        “姐,你老公呢。”



        赵大婶的姐姐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最后说道。



        “不在。”



        ......



        ......



        在距离乡村不远的工地上,一个瘦弱的中年汉子正扛着水泥袋子。



        走没几米路,就气喘吁吁的趴了下来。



        爬下来还带咳嗽两声的。



        一旁的工头见状,一脸的无奈。



        “马本强,你这身体情况还是别跟咱一起做了吧,你做不来的。”工头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来:“不用找了,多的算请你喝酒,你走了吧...”



        “我...我还能...咳咳...”马本强拉扯着工头的手,很想留下来。



        “你看你,走吧走吧,我们自己可以干的。”工头有些不耐烦的甩了甩手:“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我们这里留不了你这样的大神...”



        马本强还想哀求,但工头已经离开。



        最后,马本强鞠了一躬,颓然的离开了工地。



        诺大的工地还在施工,工人们像机器零件一样,完成着自己的工作。



        工头也加入到了零件之中。



        “老大,你让马本强走了?”其中一个大工休息一下,擦掉脸上的汗水,喝了一大口矿泉水后说道:“他还挺惨的...”



        “挺惨?挺惨有什么用,他干活效率只有别人的三分之一,我又不是做慈善的,养不起他。”工头白了一眼这大工。



        大工倒没什么,只是耸耸肩而已,反正被炒掉了也是马本强而不是他。



        “大家都有大家的难处,我小作为他以前的同学,收留他一个月已经仁至义尽了。”工头叹气道:“这人啊,以前就和村子里的小混混们混在一起...”



        “他是小混混?”



        “不,是被小混混揍的那一方,因为长相懦弱身体孱弱,所以混混特别喜欢欺负他。”工头说道:“性格懦弱吧,最后还讨了个要强的老婆,本来女儿都那么大了,也应该相安无事才对,只可惜的是,这货太弱了,女儿还厉害,家里没地位,外边也没地位,简直凄惨的不行...”



        “他还有家?”大工意外的说道。



        “你不知道?”工头皱眉:“你什么意思。”



        “没,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



        宁静的乡村。



        孩童的喧闹声。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自然,仿佛最完美的世界。



        和谐,与自然。



        清澈的小溪让人忍不住想喝两口...赵强就没忍住。



        “比咱村子的水质好多了...”



        “其实喝开水比较好。”



        “嘿嘿,要什么开水啊,煮开的话这泉水不就没有清甜的味道了。”赵强又喝了两口,一脸的愉悦:“好久都没来过啦,感觉好怀念...对了,我现在要去我姑姑那儿看看,你跟着来不。”



        李云点点头,去见见这位鬼差的母亲。



        路过小道的时候,李云看到了一间‘房子’。



        与众不同的房子。



        一般再穷的人吧,都会弄上个瓦房竹楼什么的。



        这房子与众不同在于,它就是在一条小巷子中间搭个纸皮而已,旁边就是猪圈。



        里边还传来一阵阵的香味,和猪圈的臭味交杂在一起,更加的**。



        是一个瘦弱不堪的男人,在纸皮里泡着泡面,隐约看到破旧的床垫,还有薄薄的床单。



        “大师?”



        “你先过去吧,贫道稍后就来。”李云笑了笑。



        赵强看着小巷子里的男人,隐隐知道了点什么,随即就转身离开了。



        李云则取出拂尘,使用呼风术将周围的恶味吹散。



        这男人原本迷茫的双眼有了一点点的光芒。



        这双眼的光芒,来自于泡面的香味。



        没有臭味伴随的泡面,对他来说就已经是小小的幸福了。



        李云没有过多的停留,驱散完这里的臭味后就离开。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



        “大师...”



        赵强的姑姑看着李云表情还挺激动的,表现的那叫一个热情。



        一个劲的端茶递水。



        “上次我还做了一个美梦啊,梦到了我和小曲儿小时候,当时的生活真是幸福啊...”



        赵强的姑姑还在一个劲的回忆,此时赵强突然说道:“对了姑姑,隔壁好像有一个流浪汉在住着...”



        “流浪汉?...是不是很瘦,浑身脏兮兮的,眼神很闪躲的中年人?”



        “是啊,姑姑你怎么知道...”



        赵强的姑姑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我刚刚回到村子的时候,听说有人看到了马本强...也就是赵家的丈夫在外边流浪,我一开始还不信的...”



        “你说那人是赵家的丈夫?他不是有房子吗,怎么还在外边流浪。”



        “原本是有的。”



        “现在归赵家母女了。”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80103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