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八百零四章,代价是什么

第八百零四章,代价是什么

        马莉榕很久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了。.

        自从两年前开始

        “瘦了,瘦了很多”

        脏兮兮的衬衫,灰的发黑的脸庞,胡子拉碴,头发一半花白,身上还散发出奇怪的味道,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上边的味道,和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

        不对,就是流浪汉。

        可为什么,流浪汉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他不是离开了吗?

        离开了这个家。

        太多太多的疑惑环绕在马莉榕的脑海里。

        马本强急匆匆来到了马莉榕的面前,焦急的说道:“我看全村人都变成这样怎么办对,要赶快去医院。”

        “她中毒了,由细菌引发的恶性疾病。”李云说道:“全村子的人,都犯上了这样的疾病,追根源头,当然就是离你们家不远处的那制药厂了”

        马本强抱头痛哭,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

        “我就知道,绝对不能跟他们妥协的,绝对不能像黄强妥协的我真是个没用的东西,为什么要答应啊我抗住不就好了吗都是我的错”马本强开始狂扇自己的巴掌。

        “你当时没有同意”马莉榕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反对过这样的事情,当年在说这个的时候明明是保持着沉默的。

        此时,在一旁跟着来的工头突然说道:“你们是不是听说你爸他赌球还是赌博把钱都花光了?才不是这样的,黄强那一伙人带着当地的混混来威胁你爸,说你爸爸不把钱拿出来就拆你家的房子,把你绑架卖到偏远大山里给人生孩子。”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为什么不报警”马莉榕一脸动摇,不敢相信的模样,这种情绪甚至盖过了身体的疼痛。

        工头打了电话,呼叫附近自己施工队的人来,打算用空货车来拉人去医院。

        一边打电话的时候,还一边说道:“他们就威胁你,不打你,不骂你,我们这样的人能怎么应对?警察来了也没有证据,然后就这样被他们威胁?你不给钱,他们时不时来一下,时不时拍一拍你和你妈的照片给他,他能怎么样,他害怕啊,他没办法啊,他只能拿钱去黄强那乌龟王八蛋”

        听起来有些愚昧。

        不敢反抗,只能顺从。

        但马本强又能怎么样,没钱没势,什么都不懂,也不懂得运用法律武器

        就像马莉榕说的一样。

        是建筑工人。

        他不懂那么多东西,只懂得,用自己理解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莉榕突然哭出声来了。

        工头仿佛要将全部都宣泄出来一样,说道:“你知道你爸他为这房子付出了什么吗,付出了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大半人生,为的就是让你们有一个舒舒服服的窝,年轻时候搬砖留下了一身的病根,现在脸最简单的劳动都做不了,为的是谁?难道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你们啊,你们居然还把他赶出家门真的是愚蠢。”

        是啊,她什么都不懂。

        那么些年来,的确是有一个人在保护自己

        那个人是父亲,用最笨拙,愚蠢,只有自己能理解的方式来保护。

        “听说你们最近和黄强那乌龟王八蛋子走的很近是吧,我告诉你,那玩意从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时候用树枝弄了一个女同学下边,他还威胁她不报警,这事儿谁都不知道,只有我们少数人知道,后来那个女同学得了抑郁症就搬离了这里这货长大了也不干好事儿,凭着远房亲戚给的好差事弄了个人模狗样,就喜欢骗年轻的女孩子,上完床就丢,十足恶心的人,他威胁你爸爸,让他只能对外称,不能说钱给了他们这不是很刺激么,抢了你家的钱,还能假装成正人君子的样子泡受害人的女儿,多刺激啊。”

        一旁听着的李云都不禁对这黄强感到佩服。

        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渣

        “你们连了解都不了解一下,就抛弃了他,以为最大的受害者是自己,在你们眼里,原来会奋斗那么多年,用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来拼命的工作,拱你成大学生,将房子留给你们,还会在周围徘徊,生怕黄强他们带人来骚扰你们。”

        工头还想说些什么,被马本强给拦下来了。

        “别说了,这些都是我愿意做的,咱们赶紧报120,赶紧叫人来吧”

        工头点点头,来到村子外边,和周围的村民们一起动员。

        尽快的,让尽量多的人去就医

        “周围的村子都沦陷了,目前来看,基本可以说明问题出在水源里了。”工头了解情况回来后,嗤笑道:“短视的人为了两千块就出卖掉了自己的健康,真是可笑的不行,我原本以为我这种没文化的人已经够短视了,没想到村子里出了那么多大学生还那么短视。”

        “你不能这么说,黄强他们的威胁我们不能无视啊他拿我们的家人做筹码啊”马本强颓然摇头。

        此时,工头却是继续说道。

        “你所有人都不同意的话,他们会那么嚣张吗?你们一起抗议的话,他们连生产的资格都没有,哪里有迫害你们的机会,告诉你们,就是有一部分人被利益诱惑,而这是大多数,只有少数人在反抗,在拒绝,这少数人根本翻不起风浪来,少数人只能选择妥协,还有被他们威胁迫害难道你以为村子里的人不知道这种威胁的情况吗?事不关己而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大多数人,都是活该。”

        马本强从最开始就在拒绝,反抗,用孱弱的身躯保护家人的健康。

        但赵大婶的姐姐还有马莉榕,刚刚吃饭的时候就表明了态度,从一开始就是接受并表示乐意的

        马莉榕最后苦笑一声。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咎由自取吧”

        村民都被集结了起来,一个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悔恨,不带重的。

        悔恨当初没有反抗,而是选择了妥协

        “阿旺啊早知道我就应该相信你的”

        “呜呜呜好痛”

        “该死的制药公司,我qnmlgb”

        全村人的哀号声响彻,连隔壁村子的声音都能传过来。

        这一次,最先来的居然是制药公司的人,一个满脸冷汗,手还在微微发抖的中年人。

        中年人一来就很不客气的被工头按在了地面上:“草尼玛,你们到底弄了什么东西让村子里的人变成这样”

        没有喝水中毒的年轻人们也都一个个围上来,甚至有人想直接拳打脚踢

        中年人遮住脸,瑟瑟发抖道。

        “我们也不想啊,我们也很绝望啊,你知道不知道你们身体出了问题我们也要担责的,我们排的医疗废气虽然是臭的,但对身体没有多大影响”

        “至少短时间内没影响”李云在旁边默默的补刀。

        中年人面色羞赧,就是短时间内不会造成影响,长时间下就不知道了。

        长时间造成影响,他们早就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关他们屁事儿。

        但短时间内造成的影响就不一样了,村子里的人一旦有个头疼脑热估计都会联想到他。

        此时,中年人哭丧,也没有否认是公司的锅道:“我们公司里的一个人报复社会,世界杯输掉了全部身家,就想投毒大家同归于尽,投完毒就跳楼自杀了,但这种毒烧开水就无效了我也没想到,你们村子里的人那么多喝生水的。”

        村子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有着喝生水的习惯,不烧开就直接喝,图个清甜口感。

        中年人以为最多只有几个人中招,毕竟喝开水是华夏人的习惯

        没想到探查了一遍后,几乎周边的村民都中招了,只有少数没来得及喝水的人才幸免于难。

        几个人医药公司赔得起。

        几百个,几个村子的人,估计连同他这个负责人都要吃花生米。

        这时候原本打算打一顿这中年人出气的人都垂下了身子。

        现在行使暴力,仅仅只是无力的发泄而已。

        无力绝望的感觉弥漫在村子的周围。

        此时马本强很不成熟的哭了出来。

        懦弱的像一个孩子。

        “我真没用,我就是个垃圾,帮不了家人,帮不了大家我老婆当年骂我骂的没错,嫁给那么没用的我,委屈了她”

        “你真是直到最后都在为你家人找理由啊。”一旁的李云一脸无奈的说道。

        马本强这时候才注意到李云这个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的道士:“你没中毒”

        “贫道并未喝水。”李云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喝了这水也不会中毒。

        “你好像一点都不着急”马本强看着神态略有轻松的李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不过马本强想了想,又不是人家的亲人倒地不起,是自己的亲人倒地不起

        “倒不是不着急,只不过眼下的局面,贫道无法改变。”李云突然笑道:“听说,你的女儿,她能依靠中草药的味道,就能分辨出种类和毒性来,真的很厉害她很有天赋。”

        她很有天赋,作为父亲的马本强曾一度为止骄傲。

        和自己这个只会搬砖砌墙的工人完全不同

        卑微的存在,和闪光的存在。

        纵使马莉榕以他为耻,但马本强还是很骄傲,内心满足。

        现在的马莉榕吃下了止痛药,在用自己的知识,帮助村民们缓解痛苦。

        就算有些小虚荣,尽研究表面功夫,内里还不咋滴。

        但医者却终归是医者。

        仁心常在。

        “闪闪发亮,和我完全不同”

        “神农尝百草,当年我们华夏医祖神农氏也是一样,以凡人之躯,尝遍百草试毒,其中不乏烈性毒药,毒害残躯,然而纵使残躯尽毁,也依然在尝试”李云淡然道:“以凡人之躯,留下薪火,为人,为后人争一个千秋万代。”

        李云看着马本强说道。

        “其实,你也能那么闪闪发亮”

        “我也能?我连搀扶人都做不到”马本强看着热火朝天的现场,自己只能杵着拐杖喘粗气,疾病和长时间的营养不良摧残了他的身体。

        也许,就算没有其他什么原因,他也活不了太久了。

        对于他来说,活到这个岁数也已经够了

        此时,马莉榕捂着肚子站起来,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倒是舒缓了许多。

        止痛药失效的出乎意料的快。

        马本强只是默默的将烧开的灌装矿泉水递过去,然后退回来。

        父爱是沉默的。

        特别是对于马本强来说,本来性格就沉默寡言不善言辞。

        从小被欺负到大。

        万幸的是,有了一个漂亮聪慧的女儿。

        马本强从那时候开始,就觉得自己的生命其实是充满了亮光的。

        很开心,很愉悦。

        很,幸福。

        直到高中的那一年家长会。

        马本强知道自己给女儿丢脸了。

        那一年后,马本强很少和女儿说话。

        不过马本强不在乎,只要努力工总会有幸福。

        幸福,就是供养女儿去读大学,每天能吃饱饭,简简单单的生活。

        这就够了,不用奢求太多。

        直到现在,马本强觉得,能够在距离家里不远的地方搭上一个小小的帐篷,每天持着泡面傻乎乎的看着家的方向笑就是幸福的人生了。

        眼看着,连这一点点幸福都没有了

        马本强转身皱眉道。

        “你说,我也能”

        马本强只是想帮助自己的女儿而已

        李云点点头。

        最后马本强犹豫道。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李云淡然的说道。

        “生命。”...

        

  http://www.abcxs.com/book/13440/18092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