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罪恶调查局 > 第五十六章 矫正中心

第五十六章 矫正中心

        卢振宇当即问民警,能不能派人把包子救回来,民警说这种案子我们接触过,基本上百分百都是家长送去矫正治疗的,签了合同的,监护人有权这样做,司法机关无法干涉。

        “可是包子年满十八岁,是完全行为能力人了。”卢振宇争辩说。

        民警冷笑:“三十多岁的还有被绑去矫正的呢,咱们国家的法治并不完善,基层公安机关的法制意识不强,对于这种案子确实没办法处理,我就算帮你去把人救出来,回头他父母投诉我,还是我倒霉”

        这是因为卢振宇是徐副局长带来的自己人,民警才据实相告,说的也都是实在话,不能为难人家基层警员,这事儿想解决,还得靠自己。

        卢振宇回去后在网上搜索关于龙阳四院的信息,这家医院本是名不见经传的二级医院,严重缺乏医护人员和医疗器材,处于入不敷出的破产边缘,后来有聪明人承包了医院,学习全国各地的先进经验,成立网瘾治疗中心,用独特的方法进行青少年心理矫正,从此一不可收拾,成为江东省内无数家长心中的圣地,也成为龙阳县卫计委力捧的医疗新星,包子想必就是被家长花钱送到那里治疗去的。

        网上关于临沂四院的磁爆步兵杨教授和豫章书院的打龙鞭的新闻很多,本以为这种严重侵害人权的野鸡医院和学校都被取缔了呢,没想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都活的好着呢。

        与此同时,胡萌也联系到了几个同学,通过当初学校留的资料辗转找到了包子的家长,电话里包子的父亲坦然承认,孩子不学好,沉迷于网络,早该送去矫正了,你们这些孩子也该去接受一下教育,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卢振宇决定,明天开车去龙阳,拿着自己的记者证,就不信不能把包子捞出来。

        可是当他驾车来到龙阳四院矫正中心门口的时候,立刻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龙阳四院本部是在县城热闹位置,矫正中心则放在相对偏远的城市边缘,这里原先是一所小学,因为出生率下滑,人口断崖式减少,学龄儿童也相应的大幅度缩减,很多学校合并,原校园空置,又无法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就只能继续办学,矫正中心是一所集合了临沂四院和豫章书院双重特色的医院办的学校。

        此刻在矫正中心的大门口,正站着一个中年妇女,冲铁门内的人苦苦哀求着什么,里面的人很不耐烦的说了几句就把门关上了,门内传出上门栓挂锁的声音,看来不光防外面的人进去,更防里面的人出来。

        这是一扇森严的大铁门,大门里套仅供单人进出的小门,为了增加威压感,特地用黑油漆涂得比旧社会的夜空还黑,围墙很高,拉着电子围栏,让卢振宇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在近江曾经待过的拘留所。

        他坐在车里,耐心等那个妇女失望离去,这个位置比较偏僻,只有一班公交车经过,因为是大年初二,公交车班次减少,许久也没有车来,冷冷风刺骨,卢振宇驾车过去,降下车窗问道:“去哪?”

        卢振宇以一名贫嘴黑车司机的身份顺利套到了情报,妇女也许是正想找人倾诉,巴拉巴拉说了一路,她是一位单亲母亲,长久以来疏于对儿子的管教,儿子迷上了网络游戏,整天逃学上网,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有一次还以为打架斗殴被拘留了一星期,当母亲的实在没办法,把儿子送进了矫正中心。

        本来事情到此就算过一段落,但是忽然有人打电话给她,说是捡到一封求救信,上面有自己的号码,内容含糊不清,于是跑来要求探视儿子,看一看究竟,但矫正中心竟然拒绝探视。

        “亲妈都不许探视,这也太不讲道理了,你咋不报警呢?”卢振宇这样问。

        妇女说,送儿子进去的时候是签了合同的,初入校的一个月内禁止探视,自己是按了手印的,也怨不得别人。

        “这比监狱还狠啊。”卢振宇感叹。

        “这是军事化管理,虽然不近人情,但是对于管理小孩是有效的。”妇女倒是怨气不大,反而觉得矫正中心很负责,很正规。

        “这不过年么,他们也不放假?”卢振宇又问。

        “都说了军事化管理,你见过部队过年解散回家的么,越是重大节日,越是要坚守岗位,这个年虽然不能团圆,但是把小孩管好了,走上正轨,以后这么多年就都能团圆了。”妇女说。

        卢振宇将这位母亲送到县城,驱车返回江北,矫正中心这么牛逼哄哄,亲妈都不让探视,更加不会允许媒体采访了,没必要触这个霉头。

        ……

        大年初三,文讷和舅舅一家人去近江团圆,他们塔吉克人不过春节,主要走亲戚联络感情,卢振宇没法陪着去,他留在报社和老张策划一个新的暗访行动。

        这次的目标直指龙阳四院矫正中心,所谓的军事化管理说是监狱化管理更合适,这里面猫腻一定很多,而且卢振宇还有另一个想法,就是用非常规手段把包子救出来。

        女儿走了,老张蔫了吧唧的,说你觉得行就行吧,我配合你,卧底肯定是你去。

        过年报社是不休息的,但是幼儿园放假,胡萌把小雨涵带在身边上班,这小孩吃过苦受过罪,经历过的磨难使她有着越同龄人的乖巧和眼力,在报社乖乖的自己玩,从不添乱。

        胡萌是实习生,主要负责给老师们端茶倒水,鞍前马后,偶尔写几个豆腐块的文字,她听到两位老师的密谋,忍不住说道:“那个,我可以去卧底么?”

        卧底侦查,是最牛逼的调查记者才刚干的事情,胡萌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实习生就有次勇气,固然可佳,但操作性等于零,网上关于这类网瘾学校的帖子很多,绝非一般人能承受,再说胡萌这么乖,也不像需要矫正的人,所以张洪祥打了个哈欠就给她否决了。

        胡萌没有反驳,她本来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且不说自己是胡国良的女儿,就算是普通实习生,老师也不会让她一个女孩以身犯险。

        “这样,我打电话让龙阳四院的车来拉你,如果车牌号码对的上,那就k。”张洪祥说,“你先做做功课。”

        “装网瘾少年,我在行。”卢振宇自信满满,他才不会说自己上初三的时候以为迷上游戏而落榜重点高中的事情。

        “那我就打了。”张洪祥无精打采的拿起电话,按照徒弟百度来的号码拨通了龙阳四院矫正中心的号码,百度搜管用的东西不大行,搜这种交了广告费的医疗类野广告简直不要太好使,绝对权威。

        电话使用免提,对方是个说不标准普通话的女人,态度相当热情,老张说自己的儿子沉迷网络,不服管教,过年都不回家的时候,那头表现出极大的愤慨和同情,说我们专治这种重度网瘾少年,如果家长没有能力送来的话,我们免费上门去接。

        “费用怎么算?”老张问。

        “咱们这里包吃住,还教文化课,一个疗程是三个月,每月基础费用是六千,另外还有详细的收费标准,咱们是物价局核定的收费标准,绝对不乱收费。”

        “那行吧,我儿子整天泡在网吧,你们先过来,我带你们去网吧。”老张和对方达成口头协议,挂了电话。

        现在留给卢振宇的准备时间只有一晚上了,其实也没啥要准备的,只是矫正中心绝对不会允许带手机进去,暗访设备也很难带进去,至于用什么法子,就看老张的本事了。

        第二天下午,老张接到一个电话,接人的车已经到了江北,他们约定了一个地点接头,老张故意迟到了一会,其实是在暗地里观察车辆,这辆金杯面包车和拉走包子的就是同一辆,可以按照原计划进行了。

        老张出现了,他愁眉苦脸,一副穷困潦倒的打扮,和带队的龙教官说自己是个送外卖的,没啥钱,能不能分期付款,先交一个月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龙教官说没关系,可以先把孩子接走,看到效果再付钱。

        “大叔,我们又不是那种赚钱的网瘾矫正机构,我们是医院,医者父母心知道不,我们干这个工作,主要是想为为社会做一些贡献。”龙教官腰板挺直,穿一件警用多功能外套,一张国字脸严肃无比,很有军人风范。

        老张感激涕零,带他们来到一家网吧,走进去将“儿子”卢振宇叫了出来。

        卢振宇一身嘻哈打扮,满脸不耐烦,是被父亲强行拽出来的,父子俩正在争吵,龙教官带着两个人从背后上来,把人叉了就走,金杯车急刹车停下,车门刷的拉开,人被丢进去,绑架车也跳上车,整个过程不过十秒钟,简直比中情局抓人还利索。

        卢振宇在车里大吵大闹,龙教官从前排探头过来,拿着一个电击器,啪啪闪着蓝色的火花,被绑架者立刻消停了。

        两小时后,卢振宇重回矫正中心,大门为他敞开,矫正中心大楼前,上百名身穿o7数码高原迷彩的少年男女在寒风中屹立,当车门打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继而是整齐划一的声音:“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新战友加入大家庭。”

  http://www.abcxs.com/book/15440/11435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