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八零符娘小军嫂 > 137 超度

137 超度

        有了上次的经验,文桃再想给丈夫改善伙食的时候,就只能在附近大大野鸡,套个兔子了。虽然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架不住她有空间啊!为了给丈夫补充营养,文桃一般都是隔一天就出去三四个小时,回来就会带来野鸡、家禽、鸡蛋、水果,还有各种蔬菜,文桃在七天之内只给丈夫吃流食,但这流食也是有讲究的,最开始的时候,给的只是空间里的粳米熬的米油,后几天的米油则是带着点肉味儿了。有的时候袁铭觉得饿,文桃也给他灌得的是药膳鸡汤。

        之后的几天,鸡肉粥、瘦肉粥,龙须面,好一些,这才吃少量的米饭和炒菜、炖菜,但是量都很少。这个时候,袁铭的战友们也算是见识到了团子媳妇的厨艺了。这么多天给他们团长做的饭,就没有重过样。连带着他们团的伤员也多少能分到一点。这个时候,文桃虽然照顾自己人,也就是主要照顾袁铭所在团的伤员,但是最先供给的还是那些重伤员。这个时候,是没有人有意见的。

        过了七天,袁铭就拔了掉尿管,可以自己下地了,此时彭杰的情况也不错,不过,他似乎很情绪很差,袁铭说过,这个彭杰已经是连长了,家里是有妻子的。作为农村兵,哪怕是连长,那也是前途堪忧的,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面对。在农村,一个家庭失去了主要劳动力,那日子会如何?

        文桃不知道彭杰的生辰八字,更没有办法看到他的相貌,文桃也没有办法给袁铭一个答案。至于救了袁铭的两个小战士,一个叫钱英才,今年十七岁,重伤,好在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是农村兵,性格开朗,很将义气,一米七八的大小伙子,却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没有多少肉,非常瘦的。

        另外一个叫林九华,袁铭说过,他非常的聪明,袁铭还建议他多学点东西呢!小伙子长得特别帅气,奶油小生,今年才十六岁,他个子高,瞒着年龄来部队的。也是重伤,两个人的伤非常重,恢复需要时间,但总算是没有生命危险,而且没有残疾,他们救了自己的丈夫,当然,还不只是他们两个,另外,袁铭也救了许多人,这些人可是和袁铭扯上了不少的关系,另外,还有三个人,比较特殊,虽然他们现在也是烈士了,但是文桃没有这个能力化解他们的怨气,这个不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离开野战医院之前,文桃从空间买了许多的纸钱、元宝、香烛,更是准备了不少的极品,从空间拿出供桌,穿上道袍。来到山上的公墓。文桃这一次可是没有任何的私心杂念,更没有任何的压力,等布置好了,文桃突然发现,身边来了一个外人,一个女人,她的头上绑了一个辫子,这绑着辫子的头绳,是白色的。她是未亡人,文桃非常难得的没有生气,说道,

        “你要阻止我吗?”

        那女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捆的纸钱,放到文桃的供桌上,然后跪在一边,她说道,“帮我一下,顺便也给我家那口子,还有他的战友烧点钱。”

        文桃心里不好受,难得了大发慈悲,愿意破例,问道,“你想见他一面吗?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

        “可以吗?”女人的眼睛亮了,但随即又暗了下去,说道,“我怕他会更加牵挂我,还是不要了,让他走好,我就放心了,我没有别的要求,我不用他记挂,也不用让他惦记父母,我会替他养老送终的。”

        “你怀孕了,也不告诉他吗?”

        “你知道了?”随即又喃喃的说道,“是啊!看你的样子,也不是普通人。”我想告诉他,谢谢你。

        文桃问了她丈夫的生辰八字,问了他的姓名籍贯,所以,最先做的,反倒是招魂法事。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会做招魂的法事,因为控制不好的话,会送不回去,各个何况,人死了,一起都不该和阳间有关系,这是违反天道的事情。想要见到死去的人,这是一种执念,对谁都不好,死去的人因为有牵挂,没有办法投胎,甚至可能跟着活人生活,活着的人若不放下执念,那更不好,因为不仅人生道路止步不前,更是一种痛苦。人生六苦,道出来的是故事,道不出的是心酸,哪里有那么容易扛过去啊!

        可今天不同,文桃就是要帮这个女人,因为她是孕妇,文桃让她先退到一边,开坛之后,文桃先是招来了这个女人的丈夫,可一看,文桃就皱眉了,心里酸酸的,死后的灵魂,和他死前一刻的样子差不多的,但这人,死的太惨了,他的头和胸部是有的,但是整个腹部都没了,留下一条整支的腿,还有一条是半支,只有一点皮肉连着,这要是让她媳妇看见了,哭的流产咋办,文桃先给他包装了一下,然后这才给那个女人开了天眼,让两个人叙旧,时间不久,只有一刻钟。

        对面的夫妻叙话,文桃没有兴趣听,但文桃想见见那几个救过袁铭的人,他们见到文桃很高兴,他们说,终于见到真人了,果然和录像带,还有照片里看到的一样,他们说,团长说自己的妻子是最美的,最温柔的女人,他的妻子非常的有才,是大学生,他说文桃是最特别的。如今看来,团长果然没有说错,嫂子竟然可以见到他们。文桃很真诚的对他们笑,询问他们的愿望,询问他们的牵挂,询问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很意外的,这些人,这些可爱的人们,他们的愿望很单纯,就是希望自己的亲人不会太悲伤,希望他们的牺牲,可以换来和平,换来祖国美好的未来。文桃听这也跟着掉眼泪,眼前的鬼魂或者支离破碎,或者惨不忍睹,但在文桃的心里,他们是最可爱,最可敬的人们,他们那么勇敢,那么忠诚,那么伟大。大家一起出现,有人打趣几个小战士到死都没有结婚,文桃不赞成搞冥婚那一套,但又不想让他们失望,马上说道,自己跟鬼差的关系好,他们又都是战死的,下辈子各个都有好姻缘,好运到,不仅不会受苦,还会聪明伶俐,若是想当兵,那也是最容易的,那个时候,他们就能够见识到祖国的强大,见识到他们用生命守护的祖国,会多么的令人骄傲。

        文桃开坛,先净坛,开鬼路,引来鬼差,献上大量的金元宝,这么一大批,想要走后门,显然不是来的鬼差可以决定的,所以来的鬼差带着元宝回去先疏通去了,文桃这边把整个墓地的鬼魂都招来了。一边等着疏通,一边听他们的心愿,他们本来还想让文桃拿笔记下来,但文桃说了,她过目不忘,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不可能泄密,也不会觉得文桃吹牛。这么多的鬼,当然也不是全部的鬼都想离开。就比如面前的这个小护士,

        “不用你,多管闲事!”一个腰很细的小护士,长得应该是不错的,就是少了半个脑袋,让人有点没办法称之为美女,

        旁边一个胸部中弹的护士,倒是能看,她拉着小护士的胳膊,试图说服她,旁边有战友表示很诧异,不明白她到底是为什么,早点入黄泉的好处,文桃早就说了,但这个小护士坚决不听,又死活不说缘由,让人着急,看已经有人怀疑早入地府黄泉的好处了,文桃只能开口道,..

        “她暗恋袁铭,所以对我这个情敌,当然是不配合的。”

        “你胡说,你就是没安好心,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小护士顿时戾气加重,

        而此时鬼差已经回来了,还带来了不少的鬼差,看来大批发得到允许了,文桃赶紧对起小护士说道,“姐妹……我说老妹儿啊!咱们冷静点行不,你要是活着,那根袁铭还有希望,可是你死了,赶紧投胎,十八年后又是一条……不,一枝花,到那个时候你接着来抢,我绝对奉陪,那时候袁铭正值中年,肯定是位高权重,更帅气,更爷们儿,你继续追,不是一样吗?”一着急,东北话都蹦出来了,这东北话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和东北人待久了,不顺拐才怪呢!尤其是一着急,马上嘴就秃噜,

        鬼群里笑开了,小护士也算是下了台,前边鬼差拿着小旗子,领着队伍往前走,而周围还有许多的鬼差维持秩序,顺便把周围的小鬼也带走了,当然,这是因为他们跟文桃打成了契约,脏在这里的,不管是有尸体的,还是没尸体的,只要魂魄在这里,也就是被文桃召集来了一部分埋骨他乡的烈士也要带走,所以,这才有了顺便带的。

        送走了他们,但也不是完全没事了,他还记住了五十多个鬼魂的遗愿和嘱托,尤其几个和袁铭有关系的,文桃都得安排好了。看来,自己得多积累点人手了。否则一个人忙不完啊!好吧!这次虽然是帮助袁铭,但没有想到自己反倒做了功德,修为大大增进了。这修为一事,不能智取,不能强求,全看缘分。不过,修为和功力还不是一回事,修为上去了,功力可消耗不少,吃丹药虽然速成,但不扎实,修为务必求稳,文桃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心。

        在凝神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总算是有所进展,距离筑基指日可待了,不过文桃经历过一次,也知道了,这修道的事情,不仅靠自己,也要看天命。文桃不强求。

        袁铭这次看到媳妇来了,真是说不出的高兴,但以他的聪明,也早就看出来了,媳妇为了他,肯定是又一次辍学了,不过没关系,反正以后也有他养着没关系的。现在,袁铭每天的事情,就是给阵亡的战士家里写慰问信。他不能辛苦,文桃代劳。只看过一次名单,文桃就记得非常清楚。有的时候,他真是词穷的,不是不愿意,更不是觉得烦,而是写一个人,就连带着回忆起他们平时的样子,他们牺牲的情景,回忆一次,就是一次伤害。好在文桃马上就发现了,也很快就整理出一个思路来,出去多少人,中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都有谁说了有趣的话,他们遇到的战斗情形怎么样,都有谁做了什么,他们的职责是什么,中间有谁受伤了,有谁牺牲了,从始至终,一条线顺了下来,这样的信就好些多了。

        文桃看了这些受伤和牺牲的战士的资料,也联系到了自己得到的那些鬼的嘱托,所以在袁铭说给写信的的时候,往往只要开个头,之后就有文桃来润色了,加入了那些鬼的嘱托,有的人带了钱和粮票回去,有点说了他们希望和担忧,这些事情,本来袁铭是不知道的,那些人在出发前也不会说,除非是和他们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所以文桃代替袁铭写的信,不仅让那些烈士的家属感到安慰,更是把袁铭当成了自己儿子或者丈夫生气最好的朋友和上司。

        文桃的人脉有限,有些愿望暂时无法实现,不过,文桃相信有机会的。等袁铭的伤势稳定了,他们就到了省城的总医院,这里也住着很多重伤员,有许多都是他们团的,因为在这次战斗结束之后,袁铭所带的团是最后一批撤回来的。而先前的伤员或者好了,或者转院,或者去了去了疗养院。因此袁铭他们这一批,算是这里最病号,当然,还有陆续送来的紧急病患,他们和袁铭所住的病区又不同。

        陆续有家属来探望,文桃每天都能听到哭声,来自家属的,也来自那些失去战友,自己却活下来的人。文桃觉得自己的心也经历了一次洗涤。

        到了城里,文桃给丈夫改善伙食就方便了,买菜做饭,这里的厨房师傅们还是乐意给文桃方便的,在他们住进来的第五天,文桃端着午饭回到病房,没开房门,就听到说话的声音,而且不是文桃认识的人。袁铭住的是单间,来这里咋呼的人,让文桃很是反感。一脚踢开了门。

  http://www.abcxs.com/book/15865/13484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