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伊塔之柱 > 第九十九章 乌鸦预言 II

第九十九章 乌鸦预言 II

        “最初是因为一次失败的任务,一次护送任务,由会长带队——新任会长,由公会高层推举出的人选,你们不认识,这个人原本是三团的团长,一二团的团长都跟着尤古朵拉他们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他们和银风骑士团的人一起行动,护送的队伍受到了影人的袭击,没活下一个人,东西丢了,任务也宣告失败。”

        “其后公会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噩梦当中,任务的雇主是艾尔帕欣的一位大人物,据说国内超竞技联盟一直在试图得到这位原住民高层的好感,因此派出了一支调查队伍专门对这次任务失败的原因进行调查。但调查并无进展,那个负责人只是一个典型的联盟官僚,没什么能力,实际上只是在对我们公会进行诘难而已。”

        “那段时间公会的日子很不好过,但还好有彩虹同盟的人帮忙,我们毕竟加入了他们,他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倒霉。但也不是安了什么好心,只是在警告超竞技联盟井水不要犯河水。”

        走下阶梯之后,前方漆黑的甬道好像无比漫长,没有尽头,除了砂夜的声音之外,人们只沉默无声地走着。游侠们走在前面,没有人举火,每个人都好像走过无数遍这条路,黑暗中没有任何光,只剩下一片轻盈、沙沙的脚步声。

        在这些脚步声中,方鸻可以轻易分辨出属于自己的脚步声,因为与游侠们轻盈的步子不同,显得最为笨重。但还有一个比他更为沉重的步子,是从女仆小姐方向传来的。

        “你如果觉得路不好走的话,可以抓住我的手,艾德先生。”砂夜忽然停了下来,说了一句:“这条路我们早已默记于心,形成了条件反射,不举火,反而更安全一些。不过你们可能会不习惯,但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危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地下明明没有一丝微光,但他竟然隐隐约约可以看清楚甬道的轮廓——就像是在依督斯的地下一样,龙王之新赋予他的力量在长时间的沉寂之后,好像又渐渐回来了。

        方鸻隐隐意识到,这可能与金焰之环的复燃有关,尼可波拉斯的力量又回到了他身上,因此龙王之心就像是又获得了养分。但这究竟是好是坏,一时间还难以说得清楚。

        但黑暗之中除了一成不变的甬道之外,还有两道锐利的目光,从谢丝塔处落在自己身上。

        他想了一下,理智地摇了摇头——既然看得清楚,也不需要占人便宜。而且抓着陌生人的手,让他自己也有一些不习惯。

        对于他的选择,砂夜不置可否,继续说下去:“但转折点出现在不久之后,市面上出现了对于我们公会不利的传闻,造谣我们与一年之前失踪的龙火公会有联系;这个说法说真不真,说假也不假,龙火公会在北境活动,如果公会之间的正常交易与交流也算是联系的话,那与他们没有关系的公会与组织在北境几乎不存在——”

        “但那个联盟的官员听信了这个说法,他委任了一个出身自鸦爪圣殿的高阶骑士来对我们进行调查。这种调查本来也不算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我们公会都被牵连进龙火公会的事件当中的话,北境其他公会也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其他人也清楚这一点,因此没人把这件事当真,连彩虹同盟的人大约都以为这个官员要么是完全不了解艾塔黎亚的事务,要么是脑子有问题。”

        “可麻烦出在他委任的那个人身上,那个鸦爪圣殿的高阶骑士与我们有过过节,他抓住这个把柄就开始在各方面为难我们,并要求我们的人配合他们调查。鸦爪圣殿虽然在我们看来只是一个原住民组织,可此人背后毕竟是超竞技联盟,为了不惹麻烦,公会都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只是派出去接受问讯的人大都一去不返,被鸦爪圣殿的人软禁了起来。”

        “这样的做法当然激怒了我们,在无端的情况下,无论是原住民还是选召者的人身自由都不应当受到限制,这是公然违反《星门宣言》。公会的高层直接把对方的做法捅到了彩虹同盟处,但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是砂夜第一次提到他们与鸦爪圣殿冲突的来由,方鸻可以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定至关重要,甚至可能是导致现今她们处境的原因。但对方的语气仍旧平淡得好像是白开水,像是在念一段枯燥无味的文章一样。

        “……不知道对方是掌握了怎样的证据,我们的会长出逃了,就是最开始我向你提到过的那一个。他们在荒野之中抓住了他,在他手上找回了艾尔帕欣方面丢失的货物,在问讯下,这个人供出了我们公会中的大部分人。接着这些人都被捕了,也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与拜龙教徒有染的事实——”

        方鸻听得一愣一愣的,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猜不到结尾的故事一样,原本人们所以为的庸碌无为的官员,竟然成为了一个目光如炬的英杰人物,能力出众,一下就抓住了内鬼的尾巴。

        他自己也和黑暗信徒打过交道,当然清楚这些人伪装成普通人时有多么难以辨认,伊斯塔尼亚大公主身边那位阿基里斯的背叛,至今还让他感到有些出乎预料。

        联盟的官员都这么精明强干么,但好像与他认知当中又有些不符。

        砂夜停了下来,第一次沉默了很长时间,“不管你信不信,我也算是公会的中高层,可我从来没听说过那些事实,我至今也不相信塔波利斯会与拜龙教有染。但随着越来越多人落网,其他人也难以置身事外——我们当时在伊德里斯接到公会的命令返回,并不清楚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只是我们一抵达北境,大多数人就被控制了起来。”

        “只有我和小空,还有利弗特逃了出来,你们应该也在伊德里斯见过利弗特,他是小空的团长。我们始终不相信公会会和龙火公会一样,涉入拜龙教事件如此之深,因此一直在积极调查整个事件的真相。但就在我们的调查有一些进展的时候,我们又一次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在那个地方,影人像是地下的火焰一样冒了出来,我们所有人都受了伤,我死了一次,小空带着其他人逃了出来。”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在那之后不久,在我们重新试图把人集结起来的时候,鸦爪圣殿的探子——赏金猎人们发现了我们。在其后的围剿之中,小空和利弗特都被捕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身逃了出来。后来我一直在灰鸮镇附近谋划,并遇上了现在的同伴们,鸦爪圣殿抓了不少人,并将这些人与小空他们一起关押在某处庄园的地牢之中。”

        她停了停:“为了找出那个地牢的位置,我们在昨天从审判场上救出了一批人,这些人当中就有被关押在那个地方的犯人。从他们那里掌握了确切的信息之后,我们才向那个地方发动袭击,在鸦爪圣殿的人反应过来之前,把人救了出来。”

        方鸻恍然大悟。

        果然如他们的猜测,这些人劫审判场,就是为了得到关于那个庄园的一手信息。所以他们才会在今天发动袭击,并一举得手,整个行动甚至称得上干净利落。

        只是有些奇怪的是,鸦爪圣殿崛起得如此之快,背后应当有一群精明能干的人在主事才对,但他们而今的表现比想象中要迟缓得多,甚至在今天早些时候灰鸮镇都没有怎么戒严。

        还是说这个组织正因为扩张过于迅速,变得有些尾大不掉起来?

        他斟酌了一下,但最终没有开口提出这个疑问。

        毕竟他们也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后才推论出前因后果的,颇有些事后诸葛亮的意思。在劫持审判场的时候,谁又会猜得到对方会如此大胆?在鸦爪圣殿看来对方或许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而已,谁会想到这只丧家之犬在咬了自己一口,还马上敢来咬第二口?

        正是这种反其道而行的思维,让对方措不及防。

        方鸻看了看那些走在前面的游侠,问道:“他们是?”他已经明白这些人的确不是橡木骑士团的人,但他们怎么会和砂夜一起对抗鸦爪圣殿的人。若说砂夜是因为塔波利斯自身的事情,这些人又是为何缘故?

        砂夜也看了看自己的同伴们:“他们是难民。”

        “难民?”

        “诸如塔波利斯这样的例子在北境并不罕见,只是我们是唯一一个在两大联盟之内的公会被拿来开刀的。为了打击异己,鸦爪圣殿把很多北境的公会与组织拆分了,让这些小公会不得不加入圣殿,或者是彩虹同盟,弗洛尔之裔——依照你是原住民,或是选召者而定。”

        “由于有超竞技联盟支持,大多数小公会也都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彩虹同盟与弗洛尔之裔的人更乐见其成,这件事你们应当也听说过,它之后在南境闹得沸沸扬扬,但在北境其实没掀起什么风波,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鸦爪圣殿的控制。”

        “不过就和塔波利斯的分裂一样,总会有人对此不满意,这些人要么主动退出了公会,要么被动成为了自由冒险者。但这还不算完,鸦爪圣殿对于选召者还算宽容,但对于原住民就没那么客气了,因为影人的存在,他们时常要去抓捕那些可能的‘潜伏者’,正如前一天你们在审判场上见到的那一幕。”

        “从古拉到艾尔帕欣,他们从乡野之中抓人,有时候并不需要什么理由。你们在灰鸮镇看到的平和只是一种假象,只要反抗他们的人,甚至整个村落的人都被带走,一部分人被迫成为信徒,另一部分人被关押起来,至于被关押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带,靠近古拉港的村镇尚且还好,而越是远离的地方,越是呈现出一片凋敝的景象。”

        “大规模的戒严,还有沉重的宗教税导致了许多人离开自己的土地,成为难民,他们不得不逃亡南方,看看能不能寻求前往卡普卡或者罗戴尔的机会——这是逃难者唯一的生机。但更多的人冻死在迁徙的途中,少有不想死的人,团结在一起,反抗鸦爪圣殿的高压统治。一些因为第一阶段而吃过鸦爪圣殿亏的选召者,因为看不过圣殿的行为,也加入了这些人之中,这就是‘难民’的由来。”

        方鸻听得张大了嘴巴,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离开旅者之憩的这一年来,北境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或者不如说,是糜烂——如果砂夜说的是真的,鸦爪圣殿的崛起给整个塔伦带来的并不是什么生机,而是灾难。

        “社区上从没有人提起这些?”

        砂夜看了他一眼,“因为超竞技联盟不允许人们讨论,相关的内容全部要通过审核之后,才能发表。何况这是原住民的事情,选召者们大多数也不关心这些。”

        方鸻心中有点意外,因为他知道现在社区并不是超竞技联盟在管理,而是星门港军方的人在插手,军方没有理由帮超竞技联盟压制相关的讨论才对。

        他压下这个疑惑,决定有时间问问苏长风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他大致可以理解弗洛尔之裔与彩虹同盟的态度——鸦爪圣殿对于选召者表现出的‘宽容’,与其不如说是与这两大组织之间达成的默契,它们各自划分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并共同瓜分北境的这块蛋糕。

        自从超竞技联盟根据龙火公会的‘教训’发布了新的规则之后,它们就一直在从中源源不断获取好处。

        而只要超竞技联盟还在继续给艾尔帕欣那位执政官大人当舔狗,想要进入介入考林—伊休里安的政治纷争当中,并从中牟取好处,就会继续当前的所作所为。

        眼下唯一的困惑是,究竟是什么力量让鸦爪圣殿走到今天的地步,让它可以成为这桌上棋手当中的一员。

        方鸻很清楚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方的态度,应当是来自于艾尔帕欣——因为一般来说,艾尔帕欣那位执政长官的态度,就代表着王国的态度。而从鸦爪圣殿的发迹路线来看,艾尔帕欣方面似乎对此表现出了一种放任的意思。

        他不禁又一次回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猜测,关于鸦爪圣殿的来历,背后究竟是哪一方在支持。

        不过无论哪一种原因,这都意味着鸦爪圣殿在北境的存在而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定事实,并同时得到了三方的默认。

        这也意味着,自由选召者在帮助难民们对抗鸦爪圣殿之时,其实也在对抗其背后的超竞技联盟——甚至包括国内的两大公会同盟。而且从砂夜他们的处境来看,他们的‘同伴’应该并不多。

        这也很好理解,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尤其是他们帮助的人,在旁人眼中处境显得有些微妙——鸦爪圣殿宣称这些人中有许多为黑暗信仰所控制,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可也不一定是假的。

        方鸻沉默了半晌,不禁有些不太看好这些人的处境。

        因为北境眼下最主要的矛盾并不在于鸦爪圣殿的高压统治,而在于人们迫切需求安全得到保障,在尼可波拉斯的爪牙威胁着整个北境存亡大背景之下,鸦爪圣殿在这里的地位几乎不可能被动摇。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人们甚至可以容忍牺牲另一部分人的利益,毕竟在鸦爪圣殿抓来的人中,的确有一部分是影人的‘宿主’。

        在没有权威的情况之下,唯一掌握着鉴别‘它们’方法的鸦爪圣殿,也是人们当下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

        而为了应对与日俱增的威胁,鸦爪圣殿好像也的确有壮大自身的必要,至于这个过程是否正义,眼下并不是主流的声音。方鸻心中当然也明白这并不正常,但也同样清楚这世界上有些事情并不是用简单的是非对错来论述的——

        这是他付出了许多代价之后,才明白的事情。

        当然明白归明白,并不意味着他认同——

        只是除非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尼可波拉斯的威胁消失,或者让鸦爪圣殿消失,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现状——方鸻自然也不能。只是作为朋友,如果能帮上这些人一些力所能及的忙,他是不会拒绝的。

        虽然双方只有几面之缘,但他对那个少年游侠的印象还算不错,而且砂夜告诉他的这些事,解答了他不少疑惑。

        “所以你们从鸦爪圣殿手上,把小空和其他人救了回来,”方鸻意识到促成这次会面的原因,是因为对方想要见自己一面,“他现在的状况究竟怎么样了?”

        砂夜摇了摇头:“他受伤很重,状态很不好,可能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

        “伤口没有办法恢复么?”方鸻有点意外,“伤口上附着了诅咒?”

        砂夜停了下,声音有些幽然:“小空的伤不是鸦爪圣殿的人留下的,他是被影人所伤,我们不知道应该处理那伤口之下的火焰……那紫火逐渐蔓延开来,像是在吞噬他的生命力……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等你见到他就明白了。”

        “我不指望小空可以活下来,他也明白这一点,他听说你在这里,离开之前想要见你一面,你是多里芬的英雄,他听过那些故事,曾经也是你的崇拜者,我希望可以在他留在这里最后的时刻,至少满足他这个仅有的愿望。”

        “如果打扰到了你们,我可以代他向你们道歉。”

        方鸻摇了摇头,表示这不算什么。不过影人竟然有这样的力量,它们留下的伤口可以侵蚀星辉,使人生命力为之流逝,这倒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这种力量似乎与黑暗力量系出同源,黑暗巨龙也掌握着这样的力量,只是不知是不是相同的类别。他原本对于影人的来历还有一些怀疑,但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尼可波拉斯带来的?

        “一点办法也没有么?”他问道。

        “我们试过了各种办法,”砂夜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于他语气当中对于小空的在意有些意外,“而且‘受赎者’那里流传着一个说法,为影人所伤之人,没多久之后也会化作它们当中的一员。”

        “什么是‘受赎者’?”方鸻问道,这是他第二次从对方口中听到这个名词了。

        砂夜再一次沉默。

        黑暗中脚步声轻缓了下来,似乎这条漫长的甬道,终于要走到了尽头。方鸻听到另一边游侠们停下来的声音,他们似乎在推动一扇石门,从那一头发出低沉的声音。

        过了一阵,对方才打破沉默道:“我们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但两者的来历都差不多。他们自称是被‘救赎者’,他们同样也是鸦爪圣殿的对手,但力量比我们大得多,他们是尼可波拉斯的追随者——”

        “尼可波拉斯的追随者?”方鸻吃了一惊:“拜龙教徒?”

        “不,”砂夜摇了摇头:“他们不是拜龙教徒,至少他们是这么自称的,他们只是追从尼可波拉斯,他们宣称龙魔女与拜龙教徒早已决裂,它并不是人类的敌人,而艾塔黎亚正面临着更深重的威胁……”

        方鸻觉得今天听过最离奇的故事莫过于此。艾塔黎亚的确面临着更深重的灾难,那就是祸星降临,但黑暗巨龙也是从中而来,两者其实并无太大区别。

        不过他下意识想起了不久之前在宪章城的荒原之上的遭遇,不禁用手按了了一下挂在自己胸口的金焰之环——假设尼可波拉斯真的在约束龙兽大军呢?

        马扎克的老管家告诉他巨龙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那句话似乎另含着深意。

        而那究竟是米苏女士,还是龙之魔女尼可波拉斯?

        砂夜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便并未再继续深谈这个话题——或许是因为她也不太熟悉‘受赎者’,但也可能是不希望和这些人产生什么联系。

        毕竟公然宣称追从黑暗巨龙的人,在普通人听来无论如何也不算什么好人。

        方鸻也没多问,北境的事情看来已经差不多搞清楚,唯一的疑问是在背后支持鸦爪圣殿的势力,还有影人的来历仍旧成谜。不过他也没打算一次性就弄清楚这里面的细节,如果之后还有机会,他还可以从其他来源调查一下这件事。

        他想弄清楚影人的来历,主要是想搞清楚它们与第三祸星的关系而已,影人的出现,是不是与即将到来的灾变有关。

        至于小空的伤势,如果他有能力的话,会尽量为其想办法。但如果仅仅是留下一道伤口就让人束手无策,那也未免太令人不寒而栗了一些,影人的威胁恐怕也得重新评估。

        但砂夜好像从他的沉默之中读懂了他的意思,“小空只想见见你,他其实对于自己的情况已经有所准备了。”

        “总有办法。”方鸻答道。

        倒是不盲目自信,只是在他的字典中,很少有轻易放弃这回事。

        砂夜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正如他的猜测,他们在这条地下甬道中走了近半个小时,总算走到尽头。游侠们将外面的岩石推开,出口通向一片落雪覆盖的森林之中,在两块犬牙交错的尖岩下面,借助了一个天然的掩蔽。

        不过他们离开之时游侠们并没有再对洞口作隐蔽,因为这里肯定会被从后面追上来的鸦爪骑士发现,他们已经打算放弃这条密道。留在后面的人只清扫了他们离开的痕迹,并很快追了上来。

        穿过森林,方鸻看着树冠疏密的方向大致能判断出他们在向东北方前进,不久之后风雪停息,月光从黑压压的云层背后显露出来,天空中依稀出现了几颗星辰。

        他叫不出那些星座的名字,不过本地人对于这个时节出现的星辰如数家珍,猎人们甚至可以根据不同时间夜空之中出现的星座来寻找方向。

        带路的是一个原住民,他们在弯弯绕绕的完全分辨不出道路的密林之中穿行,落雪扑簌簌落下,是森林之中唯一的声音。不过在月光显现之后,四周的景象在方鸻眼中倒是一片通透,到了此刻,他才意识到龙王之心的力量的确在自己身体之中复苏了。

        不久之后,远处的树林之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光,这个地方距离灰鸮镇已经相当远,前面似乎是森林之中的一个营地。方鸻看了看这片森林,这个地方大约在修道院西边不远。

        他又回头去看箱子,箱子已经把他们的信息传回了罗昊那边,让等在旅店之中的人不至于太过为他们担心。

        队伍很快接近了营地,不过他们还没靠近那边篝火的光芒,一个有些稚幼的声音忽然从前方黑暗的树丛背后传来:“砂夜姐姐,你们回来了?”

        一个小不点儿跌跌撞撞从那后面跑了出来,在黑暗之中用明亮的目光看着他们,箱子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影不由微微一怔——事实上那个小女孩看到他时,也楞了一下。

        她显得有点儿意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

  https://www.abcxs.com/book/19430/48370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