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73章 紧急指令和小插曲

第273章 紧急指令和小插曲

        艾格对军事其实一窍不通,给罗柏所献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想当然,看上去老谋深算而有说服力,到底是否最佳选择……其实有待验证。



        北境从中获得的利是否大于弊他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和守夜人军团成了这场谈话的最大赢家。



        首先,罗柏向自己这个理论上必须保持中立的守夜人征求了意见,两人间不仅在私人关系上又多了个共同的秘密,同时他也又欠下自己一个人情。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罗柏便没法真正铁面无私地进行巡查——只要这趟组团赠地视察不出什么太大的岔子,他多半都不会撕破脸皮叫停赠地安置计划



        其次,新的北境守护原本前往赠地巡视是真心打算看看安置计划的进行情况,被一通忽悠后却改主意决定把“北上巡视发现情势不妙”添入不参战理由中——当做某事的意图不再单纯,注意力便没法完全集中,结果多半也会发生变化。



        最后,不会再离开的北境主力军队,本身便是守夜人天然的强力“预备队”。这意味着长城对异鬼的防御容错率将会获得巨大提升——即使出现差池,守夜人也来得及发出警告,局面仍有挽回的余地。



        ***



        这场谈话比想象的要久了许多,但艾格算是圆满实现了自己出发南下时内心制定的目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结束,也顺利把北境的新主人唬住,艾格的第四次告辞总算没再出什么幺蛾子,他离开了临冬城主的书房。



        从不离身的几个侍卫仍在屋外等候,艾格朝他们点点头,随口向隶属于史塔克家的两名守卫告辞后,不慌不忙地带着自己人向住处走去。



        作为守夜人首席后勤官和此战驱逐铁民的重要功臣之一,即使在这种军队尚未彻底解散、城堡内外仍然到处都是人的情况下,艾格依然在临冬城内有单独客房可供休息。带着几名下属向住处方向走了几分钟,一俟离开临冬城内守卫和下人们的视野,他面上的轻松表情立马消失,脸色一变,招手示意侍卫中最可靠能干的那名靠近自己,接受紧急命令。



        “你现在立马出城,带上十几个人,骑马出发返回后冠镇,告诉亚姆:北境守护会在两天后出发前往赠地巡视,做好准备。”艾格语速飞快地说:“具体要做什么,我在出发前已经详细交待过他,你不用多说,他懂我的意思。但计划稍微出了些意外,我原先教给他的应对策略也要做出相应变动,接下来的内容你要一点不差地记住,并清晰明了地转达给后冠镇的镇长及后勤官。”



        年轻的侍卫表情肃穆地点头:“是,大人您吩咐吧。”



        “第一,是接待规模和方式,北上巡视的贵族由一家变成了五家……”



        艾格一边走、一边想、一边交代,一时间感觉自己颇有曹植七步成诗的风范,但他毕竟不是在创作。从书房离开到客房短短百米路程,他绞尽脑汁地尽快罗列了几条添加事项……如此短的时间内绝不可能把一切都考虑得面面俱到,但没办法,时间紧急,他必须得今天就派人回去报信。



        而作为一方势力的领袖,有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他也决定放一些给下面的人自己处理。



        ……



        “暂时就这些了,告诉亚姆和亨佛利,如果他们感觉有什么遗漏,大胆替我补上。现在就出发,正常赶路就行,不必特意加急,路上当心。”



        “是。”



        亚姆和亨佛利一个家里曾经给兰尼斯特家管理金矿,另一个则是西境原先在君临商会的会计,待人接物方面,再差也不至于一窍不通。



        小伙子转身离去,艾格回过头来,仔细想了想确实没再发现有什么要补充的,便摇摇头,打算推门进房间。



        “艾格……大人?”一个清脆的童音传来,让他站住了脚步。



        他回过头来,看到从走廊转弯处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小女孩。



        女孩看上去比艾莉亚还小,【31小说网  更新快】艾格很快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第一反应是,瓦里斯派他的小小鸟儿来给自己送什么密信……但随即又意识到,自己在那太监眼里应该压根没存在感才对。第二个反应是,这女孩真是相当漂亮,粉雕玉琢的小脸冻得有些发红,一头浓密漂亮的金发连皮帽都兜不住,漏出来几缕就足以吸人眼球。



        “是我。”女孩看起来已经等了有一会了,艾格放弃了猜测:“小姐您是——”



        “我是梅芙,梅芙·雪诺。”



        这特么又是谁?艾格依旧一头雾水,一个私生女?可这女孩看起来养尊处优且举止相当优雅,她说自己是艾莉亚的妹妹、史塔克家三小姐都有人信……但守夜人很确定:史塔克家并没有这样一个成员。



        “你好,梅芙小姐,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艾格微笑着朝女孩点头,拿出了对贵族小姐的礼数。



        “不……大人您言重了。”女孩眼神略微有些慌乱,但很快恢复镇定:“我听到消息说——我的哥哥和弟弟,即将跟随您去长城,披上黑衣,加入守夜人。”



        这要还猜不出女孩是谁,脑子就白长了。



        弥赛菈·拜拉席恩,原先的七王国公主!



        艾德·史塔克生前给这女孩安排的出路,如今看来已经走入正轨……不过,改名换姓便改呗,怎么还给她弄了个北境的私生子姓氏?要是詹姆知道自己唯一的女儿如今顶着梅芙·雪诺的名字,在临冬城可怜兮兮地寄人篱下,该是什么想法?



        稍微胡思乱想了几秒,艾格意识到自己的下意识想法有些冤枉艾德了。



        艾德·史塔克当初定下这安排时,还压根猜不到詹姆会阴差阳错披上黑衣,这一系列举措绝无刻意羞辱任何人的意思——作为举国皆知的乱亻仑产物,若想保护弥赛菈,只能让她原先的身份从世上消失。而要做好保密工作,这一步操作便不能让任何外人插手……借用姓氏给这“孽种”用会被哪怕最破落的小家族视为侮辱,那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像琼恩一样披上私生子的伪装了。



        让弥赛菈以不明身份贵族的后代、临冬城养女的身份长大,然后嫁给某个小贵族或新获封骑士,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平平安安地度过这辈子……很可能已经是艾德·史塔克这老好人能想象出给敌人女儿的最好结局。



        (詹姆现在是自己的誓言兄弟,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弥赛菈岂不是也能算是自己的“誓言侄女”?)



        艾格不知为何冒出这么个奇特想法来,略微摇头将其从脑海中甩出,他长叹了口气:“您得到的消息属实,小姐。”



        “属实吗……”弥赛菈费了好大力气打听了艾格的住处前来找他,当然不是为了来确认这条消息的真假。她并未露出意外的表情,低下头,怅然地叹了口气……盯着自己脚尖看了一会,才重新抬起头来,似乎是鼓足勇气才开口:“我的哥哥,他是个坏家伙,不瞒您说,我早就觉得该有人来教训教训他,让他吃点苦头了。但托曼,他……他真的是特别善良的一个孩子,平时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一只……他对我母亲和舅舅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说着说着,弥赛菈眼中渐渐闪出泪光,说话也哽咽起来,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但无论如何是没法把想说的说完了。



        虽然女孩一通话说得没头没脑,甚至有说乔佛里坏话的嫌疑,但艾格大概能猜出对方的真实意图——这个不知道是九岁还是十岁的小公主,即使自己从天堂跌落到地狱,都不忘要保护自己的两个兄弟,为此特意问清了自己这个守夜人军官的住址,跑来求自己不要虐待乔佛里和托曼。



        真是……懂事到让人心疼。



        艾格心一软,轻轻拍拍女孩肩膀:“小姐,我不知道守夜人军团在您眼中是怎样一副形象,但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您的兄弟,他们会得到公平的对待。”



        明明是父母管不住下身的产物,却要让孩子一起来接受惩罚,从现代人观点来看……也确实有点作孽。从个人角度来看,艾格超级厌恶乔佛里,同样是熊孩子,他和艾莉亚的那种调皮完全是两种性质——但是,他现在有许多事情要干,绝没心思无聊到刻意去对付落入自己手中的这个小反派。



        他会给乔佛里和托曼公平的对待,这是实话,但老实讲——长城会成为政治犯的流放地当然不是毫无缘由的。那种鬼地方,就算没人刻意欺负,又能舒服到哪里去呢。



        “感谢……您的保证……大人。”弥赛菈抹掉眼眶里的泪水,似乎坚持要把话说完:“但我有个不太合情理的要求……我希望……您能在公平对待的基础上,稍稍照顾一下他们……可以吗?我知道——我知道这可能有点过分,但我愿意……愿意拿任何东西、做任何事……”



        说到这里,大概是想到自己既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也没法为眼前这个身居高位、管着成千上万人,还深得史塔克家信任、能随意出入临冬城主书房的成年男子做任何事,弥赛菈没再继续说下去——自己倒是改名换姓隐藏起了身份,但为七国政局稳定,她的两个兄弟却必须以原来的身份正式宣布加入守夜人,一想到他们将会在周围人看待怪物的鄙夷厌恶目光中度过一生,她就心如刀绞。



        女孩终于憋不住泪水,捂着脸哭出声来。



        艾格有些无奈地望了望身旁围观这场好戏的几名侍卫,但所有人都只是爱莫能助地耸耸肩,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小姑娘。



        “好了,梅芙小姐,我答应你。”艾格无可奈何地屈服在自己誓言侄女的泪水攻势下:“我会尽可能地确保你的兄弟在长城安全且感觉良好——无论是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如有必要,你还可以向临冬城城主申请,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方式去探望他们,这个回答,小姐可满意?”



        “谢谢您,大人……谢谢您……”



        艾格都不知道弥赛菈是真的崩溃了,还是故意做出这副模样来博取同情和许诺,但他有点怕让女孩继续说下去,什么“以身相许”、“做牛做马报答”之类的狗血玩意也会冒出来,赶紧朝身旁一名侍卫使了个眼色:“送梅芙小姐回住处,照顾好她!”



        ……



        瑟曦那种奇葩女人,竟也能生出这种聪慧善良的女儿来,要艾莉亚有她一半懂事,该能给她家长和自己省多少心?



        但转念一想,这种“懂事”本身就是十分可悲的东西——从热闹繁荣且温暖的红堡内搬到临冬城这个冰冷冷的要塞中来,靠敌对的仁慈幸存、看别人的脸色生活,想要帮助保护一下自己的亲兄弟,还得绞尽脑汁打听消息、甚至用上眼泪这种终极武器。



        这就是输家的下场。



        虽然每次见面都被烦得要死,但艾格很确定:如果将来自己也会有女儿,自己宁愿她也是个像艾莉亚那样的熊孩子,会在自己忙的时候来缠自己,会惹下麻烦来让自己摆平……可以无忧无虑地度过童年,永远保持天真、快乐和对生活的热爱。



        当然,别害死自己就行了。



        莫名地感慨了一会,目送自己的侍卫将弥赛菈送走的艾格长长地松了口气,旋即想起了件重要的事。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大概知道……”



        “那个绿帽国王的女儿呗。”



        “不,正确答案是,不知道。”艾格严肃地瞪了眼那个自作聪明的下属,然后环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她只是临冬城收养的一个普通姑娘,你们既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清楚来历,更没听到过今天这场对话,把嘴巴管严实了,听明白了?”



        看长官的表情,几名自君临时就开始追随艾格的士兵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立马肃然回复:“是,大人。”



        艾德·史塔克的安排虽然说不上完美,但也算相当考虑周全了。无论是出于对这个已故大人物的敬意,还是为单纯保护一个无辜的姑娘,艾格都不想让对弥赛菈身份的隐瞒工作砸在自己手里。



        嗯……偶尔当一回纯粹而高尚的好人,这感觉还不错。



        ——



  http://www.abcxs.com/book/20162/20124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