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诗与刀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刺杀皇子(4200+)

第二百一十一章 刺杀皇子(4200+)

        一句“楚大家在等候了”,掌柜的听得一愣,那五皇子与一众仆人全部把目光往那说话的小厮聚了过去。



        徐杰却是起身就走,直接往那小厮走去,抬了抬手,说道:“劳烦小哥头前带路。”



        小厮看着无数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转身作请,往里面雅苑带路。



        只是徐杰才刚走出后门,已然听得身后一声大呵:“慢着!”



        出言之人就是五皇子身后的仆人,但是徐杰犹如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迈步往里去。



        便听身后一阵脚步,几人快步追了上来,已然挡在了带路的小厮前面,身后把路拦住了。



        小厮有些愕然,转头去看掌柜的。



        此时掌柜的也是焦头烂额,因为那十四五岁的五皇子已然站了起来,手指着掌柜的开口怒道:“听你说得这么一通,本还觉得有几分道理。不想你这奸商,只是在蒙骗于我,当真好大的胆子。要钱你就直说,我可是出不起你这点银两?”



        “殿下,当真不是银两之事啊,头前那位是大江郡的解元公,乃是楚大家的故人,所以……”



        掌柜的还未说完,已然有人上前掌嘴,掌嘴之人口中也怒道:“老小子,你当我家主人是你能蒙骗的,两个土包子带了一包裹的银两罢了,叫你开价,你便开价就是。”



        挨了一巴掌的掌柜,着实为难,遇仙楼本也不是任人欺负的,能在这京城把生意做起来的,身后岂能没有点助力?若是哪家官员的公子,今日的打白挨了,但是今日的事情倒是不难解决。可是面前是个皇子,事情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这个五皇子虽然算不得有什么势力,但是身份在这里,硬是要胡搅蛮缠,谁来了都没用。



        掌柜的还在想着如何接话。



        头前被拦着的徐杰,已然有些不快,稍稍摆头示意了一下徐虎,徐虎两步上前,挥拳就打倒一人,然后伸手拉住带路的小厮,便往前去。



        旁边还有三人,见得忽然打起来了,皆是抡拳踢腿往徐虎而去。



        噼里啪啦几下,徐虎已然越过了几人,徐杰跟在身后,迈步跨过一个昏死之人,已然往里面走去。



        事情总是没有这么简单的,徐杰心中清楚,因为身后已然传来破空之声。



        也是徐杰压根就没有把这什么五皇子当回事,也是有些事情机缘巧合之下,解释也没有意义,卑躬屈膝更是做不出,不如这般直接解决自在。连那真正的王爷夏翰,徐杰都是直来直去,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皇子,徐杰岂有那份闲心与之周旋。



        破空之声来了,徐杰却也只顾往前走,并不回头。



        一柄长刀从上直劈而下,徐杰还是没有回头。



        倒是徐虎回头了,徐虎腰间也带了刀,已然伸手就去拔刀。



        长刀就要落在徐杰肩膀上了,徐杰方才又了反应,伸手凌空一挥,三指并拢一捏。



        那长刀的锋刃就停在徐杰肩膀上三寸许,长刀后背,竟然被徐杰三个指头捏住了。



        “滚!”一声暴喝,空中还能看到徐杰一条腿挥过的残影,也还有倒飞而出的一个身形。



        徐杰已然大摇大摆消失在蜿蜒曲径之中。



        那位少年皇子,看着就跌落在身前不断哀嚎之人,有些发愣,有些目瞪口呆,金殿卫出来的人,何时这般不堪一击了?全天下都知道金殿卫里都是高手,这位皇子更是对此深信不疑。



        只是眼前这一幕,好似让那天下人人皆知的金殿卫忽然变成了一个笑话。



        金殿卫里都是高手不假,但是这高手也分个等级,如夏翰夏文,身边有先天高手,如夏锐,身边只有一流高手。到得这夏业,身边倒是也还有一流高手,只是这一流高手的含金量,看起来实在不高。从这主动出手的架势,就知道这人武艺只在一般,但凡本事不凡的,架子也不小,即便会帮夏业出手,也当是夏业好言好语先吩咐一句。



        主动出手的原因倒是也简单,就是这人还需要巴结一下夏业,金殿卫的差事也分好坏,贴身护卫皇子的差事,其实是好差事,至少生活也极为奢豪的,要做的事情也相对而言比较简单轻松,平常时不时的也能得到不少大恩小惠。



        五皇子名叫夏业,头前十几年都在皇宫里,最近才刚刚出宫有了自己的府邸,年纪大了一点的皇子,自然需要出宫自己居住。倒是天高任鸟飞了,来这青楼之地寻头牌花魁,为的其实就是破了那处男之身,也尝一尝女人的味道。



        宫里女子无数,却是没有一个是他敢动的,即便是伺候人的宫女,夏业也不敢动分毫。若是在宫中出了那通奸之事,女子必死无疑,这位皇子怕也要受一番大罪过。皇宫里的女人,只有一个主人,那便是皇帝。夏业早就听得人说了许多销魂事,大概也是憋坏了。



        回过神来的夏业,左右看了看,徐杰早已消失,却听他骂骂咧咧说道:“他娘的,岂有此理,掌柜的,那人是谁?哪里的解元公?好大的狗胆!”



        掌柜的何其聪慧,这祸水自动往东去,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连忙开口答道:“淮西大江郡的徐杰徐文远,乃是刑部尚书欧阳正的弟子,颇有才名之辈。”



        夏业咬牙切齿,又低头看了看地上还未爬起来的高手,脸上皆是失望,口中却怒喊一句:“刑部尚书?狗仗人势的东西,大江徐文远,我夏业与你没完。”



        这一句怒喊,已经走到雅苑小厅的徐杰,倒是也听到了,楚江秋已然在小厅之内,正事要紧,徐杰摇了摇头,已然开口与楚江秋说起了正事。那一包裹的银两,也放在了楚江秋的面前。



        骂骂咧咧的夏业,却也还是转身出了这遇仙楼,掌柜的一脸的欢喜,直送出去百十步。



        事情办妥,徐杰直接带着徐虎回家而去,待得傍晚,八个清倌人也就到了徐杰家中,安排了住宿之后,又给了一笔不菲的银两。



        刚一入夜,这夏锐就开始醉生梦死了。



        徐杰坐在门口台阶上,忽然又觉得这般的办法,也不知到底有没有用。



        皇城之内,老皇帝夏乾拿着一份奏报,看得满脸的笑意,奏报里的内容,事无巨细。看得老皇帝发笑不止,也是连连点头。徐杰这一系列的动作,老皇帝显然了若指掌。



        老皇帝笑的是徐杰给夏锐安排的夜夜笙歌,却自己坐在门口台阶之上皱眉沉思。这些动作,老皇帝岂能不懂缘由?徐杰要保护夏锐的命,想的办法倒是不错。至少在老皇帝看来是不错的。



        老皇帝显然没有想过把皇位传给夏锐,也从未想过徐杰会有能力影响到皇位的归属。所以单纯看这件事情,倒还真觉得有点乐趣,也觉得徐杰还真有点聪明才智。



        夏锐的歌声还在,半夜不止。



        徐杰也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徐杰也是从没有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下睡觉,多以许久难以入睡,直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入了梦乡。那歌舞之声,却还在继续。



        方才刚刚进入梦想的徐杰,忽然又陡然而醒,饮血宝刀在手,开门直冲而出。



        到得前院的徐杰,已然看到杨三胖站在了院中,也看到了种师道飞奔而出,随后徐牛等人、云书桓,徐虎,邓羽都奔到了院中来。



        因为那院墙之上,不断有人影飞跃而入,丝毫不隐藏踪迹,动作也是极为的连贯与一致。



        转眼之间,已然有几十号人跃了进来。



        还听得头前有人大喊:“徐杰徐文远何在?”



        徐杰往前走得几步,左右看了看,心中也有紧张,来人几十,最低都是二流的手段,一流的不少,那开口问话之人还是个先天之人。



        在京城里这么大的阵仗,还如此有恃无恐,而且都是统一着装,动作也是一致连贯。除了金殿卫,徐杰再也猜不出还有哪里的势力了。



        徐杰上前拱手:“在下徐杰徐文远,不知诸位半夜造访,有何贵干?”



        那先天之人,听得徐杰答话,走近几步,开口说道:“徐文远,你刺杀五皇子夏业事情败露了,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徐杰闻言一惊,今日倒是与那五皇子夏业发生了一点冲突,徐杰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位五皇子夏业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调动金殿卫如此大的阵仗来报复,当真完全出乎了徐杰的预料。



        徐杰捏了捏手中的刀,开口问道:“刺杀五皇子?从何说起?听闻金殿卫向来都是圣谕才能调动,今夜这般的阵仗,莫不是有人公报私仇?”



        那金殿卫的先天之人也在打量着徐杰身边之人,似乎也有一些忌惮,最为忌惮的就是徐杰身边那个胖子,便开口再道:“徐文远,人证物证俱在,岂由得你狡辩?今夜子时,五皇子被人刺杀在宅邸之中,金殿卫赶到之时,刺客有二,当场抓获一人,逃跑一人。严刑之下,被抓之人已然都交代了,另外逃跑之人,正是你徐杰徐文远。今日你与五皇子夏业在遇仙楼起了冲突,当场人证皆已到衙,此乃你行凶之动机。你是自己束手就擒呢,还是要让这宅子里的人全部与你陪葬?我金殿卫可不是你家江湖门派,你当好生掂量一下。”



        一旁的杨二瘦听得徐杰竟然杀了皇子,开口便是大笑:“解元公,老子都没有想到你有这般的大本事,厉害厉害,佩服啊!”



        徐杰看了一眼精神分裂的杨三胖,并不答话。心中却是狂澜大作,本以为是夏业公报私仇,没想到这五皇子夏业真给人杀了。



        徐杰也知道,夏业之死,还真与自己脱不了干系。若是夏业没有与徐杰起那一番冲突,也不会被人利用来设这么一个局。这夏业,一个闲散皇子,当真是无妄之灾。



        徐杰已然明白过来,手中的刀也攥得更紧了,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只要徐杰被人拿了,什么沉冤待雪都是不可能的,最有可能的还是被人当场杀死,以拒捕为借口。那些什么人证物证,必然被人造得滴水不漏,甚至徐杰这柄饮血刀,也会到得案发现场,与那夏业身上的伤口吻合一致,那徐杰就真成了刺杀皇子的凶手。



        但是面对这几十号金殿卫,如何破局?



        徐虎却知道这所有的前因后果,更是一直跟在徐杰身边,徐杰哪里有出门杀过人?徐虎已然开口大喊:“休要诬陷我家少爷,如此血口喷人,金殿卫也不过如此,今日爷爷与你拼了!”



        徐虎手中的刀在空中不断摇晃。



        那金殿卫的头领走近几步,眉目露出了凶狠,口中狠厉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徐文远,动起手来,今夜这宅子里当没有一个活口。金殿卫千余人手,援军无数,你若是再不掂量清楚,老子可就要动手了。”



        徐杰左右看了看,与众人都对视一眼,徐牛等一众老一辈之人,如何也不会相信就要考状元的徐杰会动手刺杀皇子,与徐杰对视之时,都是紧握手中的刀。



        徐虎更是义愤填膺,连带种师道也丝毫无惧。却是这杨三胖还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被人擒拿是不可能的,徐杰深知这个道理。那便无话可说了。



        徐杰刀鞘一出,口中大喊:“随我往南出城!”



        事已至此,被逼无奈,要想不被人随意拿捏,必然先要保命,保命之后才有后续,保不住这条命,一切皆休。



        徐杰唯有紧咬牙关,杀出去,口中大喊:“干他娘的!”



        还听得杨二瘦笑了笑:“嘿嘿,干他娘的!”



        真是一语成谶,杨二瘦似乎真有一语成谶的本事,说要与金殿卫干一架,果然就干起来了。



        金殿卫众人,动作极其一致,徐杰方才刚刚飞身而起,几十人也全部动身。



        杨三胖左手拿剑,右手拿刀,直奔那金殿卫的先天高手而去。徐杰更是连拼几招,已然斩落一人。



        先天高手,在杨三胖眼中从来都算不得什么。金殿卫的先天高手,似乎也算不得什么。



        刀剑合璧之法,杨三胖第一次拿出来与人拼杀,这金殿卫的先天高手,已然就是满脸的惊骇。



        倒是杨三胖还有些混乱,口中两个人还有争执。



        “胖子,你攻下路,我攻上路。”



        “二瘦,你攻下路,我攻上路。”



        争执之下,刀剑都攻了上路,犹如一柄大剪刀一般,横剪而去,剪得那先天的金殿卫,连退不止。



        后宅里的歌舞声,此时也戛然而止,那酩酊大醉的夏锐,听得前院打斗之声,步伐却是极为稳健往外来看。心中更是慌乱不已,只以为要杀他的人来了。也还庆幸自己住在徐杰这里,不然怕是早已一命呜呼。



  http://www.abcxs.com/book/21049/15516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